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张角走出大堂,忽然停步抬头凝视月空,突然之间,心神不由自主的回忆到以前,当时他也曾意气风发,仿佛下一刻就要拥有天下,一切仿佛就在昨日。

    转眼之间,他又从梦想中醒了过来,心中泛起了无可压抑的憋闷之感,其实他数日之前,就已经接到了最后通牒,北域那位长公主送来了威胁之语

    君速速来投,当不失列侯之位……勿谓言之不预也!

    只是当时,参看天象,荆州有变,他又说动了那荆州黄巾部的渠帅孙信,只要荆州被黄巾占下,到时他就可以舍弃这冀州的基业,南下荆州,当年楚国能凭借一域之地,力抗天下,张角自信拥有荆州基业,可以有坐山观虎斗之局。

    待得收拾江东、益州之后,还可进取天下!

    五天的时间,才过了四天,余下还有一天,但是雄心壮志却已经完被磨灭。

    张角猜的不错,此时,杨伊此时,已经到了赵国和魏郡之间,正处于一个山丘之间的溪水的边上,此时,兵马正在朝着这里不断的汇聚,赵国本来已经沦陷,只是作为双方的缓冲地带,谁也没有染指。

    名义上赵国是被黄巾占据,而此时,杨伊大军汇聚在此,黄巾却没有得到一点消息,此处黄巾早已经降了,在北域大军未曾动弹的时候,就已经降了。

    如今汇聚在此的人马不多,因为各将已经分别领命,前去合围黄巾,此处也就剩余了万许人而已,虽然只有万许人,俱是精锐,此时这些兵马沉默不言,随时等候命令而出击。

    当然,还有十数万的辅军,如今正在来的路上,他们的规模太大,因此本来是驻扎在北地渔阳郡的,年前休整调拨到燕国,经过月余的休息,体力都已经恢复,此时从燕国正迅速而来,如今道路畅通,前后只需两三日的时间。

    杨伊此时,正在山石上端坐着,周围侍卫都离得远远的,未有人来打扰她,在月照之下,此时她的双眸紧闭,灵台间一片澄明,感受着天地之间,某一玄不可测的奥秘,以及深不可测的力量。

    以此界之法,配合着神祇的权柄,轻易的操纵了千里之外的天象,不是那种小打小闹的,而是人力不可抵挡的倾盆大雨形成的洪流。

    这数日来,不理政事,专于此事,如今,方才是终于有了结果,见了分晓,那梦中大汉龙灵启示的未来,已经完被改变。

    青州残破,青州士族北迁,董卓虽然为青州牧,不过想要整军安民,没有三五年时间,根本难以见成效,没有士族辅助,董卓想要获得力量,却是难了,如此釜底抽薪之策,董卓这个隐患已经去了;荆州黄巾,这股大雨之下,恐怕十不存一,皇甫嵩也是沙场名将,定然会把握住机会的,如今,隐患再去其一。

    而士族和张角,也就是冀州,杨伊亲自来解决,一出手就是部实力压上,不给张角任何机会,如今,已经布下十面埋伏的大计,发动之时也不远了。

    但是就在这时,杨伊忽然睁开了眼睛。

    一位峨冠博带的老人,留着五缕长须,面容古雅朴实,身穿宽厚锦袍,显得他本比常人高挺的身躯更是伟岸如山,正凝神垂钓,颇有出尘飘逸的隐士味儿。

    此人坐在对面小溪水边,见得杨伊此时凝神而看,这人嘴角逸出一丝笑意,凝神注视手中垂丝,面露喜色“有鱼!”

    鱼竿上提,整条鱼竿竟吃不住牵力的弯曲起来,脚旁的鱼篓仍是空空如也,这显然是此人钓到的首尾大鱼,但是钓丝缓缓离水,赫然竟是空丝,没半个钩子。

    若是旁人,瞧着此时那空无一物,却给扯得弯曲的鱼竿,恐怕要赞叹这世间竟有如此玄功,而杨伊则是冷笑的看着,看见这一幕,就知此人是道门真人,这番作为,无非是一种显示实力的威吓而已。

    再见得鱼丝在半空荡来荡去,就像是真的钓到大鱼般,那人一把揪着,手中还呈示出大鱼挣扎,快要脱钩,鱼身湿滑难抓的动作景像,一番工夫后,那人终把无形的鱼解下,钓竿回复本状,然后熟练的把“鱼”放进鱼篓去,封以篓盖,然后朝杨伊瞧来。

    看到此人双眼,杨伊却是心中一动,这是一对与世无争的眼神,瞧着它们,就像看时与这尘俗没关系的另一天地去,仿佛能永恒地保持在某一神秘莫测的层次里,当中又蕴含一股庞大无匹的力量,从容飘逸的目光透出坦率、真诚。

    仿佛这是一位修真者,不过杨伊不在意,若是真的太上忘情的道门真士,又如何会出现在此处?

    这位道门真人此时也感觉到了杨伊好整余暇的眼神,半点也没有为他的无上神功所撼动,他此时倏然轻拍脚旁的竹篓,露出垂钓得鱼的满足微笑,仰首望天,柔声道“看!星空多么美丽。”

    杨伊此时随他仰观壮丽的夜空,点头说着“今晚的星空确是异乎寻常的动人。”

    这位道门真士此时仍目注目星空,悠然自若的说着“殿下可曾听过想相濡以沫,不若相忘于江湖的故事吗?”

    杨伊自然知道他这是想点化自己,事实上,现在一举一动,都是此人尽其所有力量的体现,以营造一个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氛围,使她不自觉中受制于人,杨伊心中却丝毫不起波澜,脸色不变,说道“这是庄子的话,泉涸,鱼相与处于陆,相呴以湿,相濡以沫,不若相忘于江湖。”

    听得杨伊此言,这人的目光也回落到她身上,并微微一笑,道“殿下可知这是何意?”

    杨伊此时微微笑着道“阁下可是要开导本宫,要本宫顺乎自然行事,不过,什么是自然呢?先贤有言,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阁下是不是要想把你的天意,强加到我的头上呢?”

    顿了一顿,脸色转寒“人之道,不外乎弱肉强食,现在吾军强盛,甲士何止十万,尔竟然还来本宫面前,狺狺狂吠,真不知道来苦来由,再说,张角于你何干?”

    两人互相对视,这道门真士目光清如水,带着与世无争的状态,但是此时杨伊的目光已经锋利透明,带着杀机,而此时,已经由侍卫在旁边待命,随时准备来杀戮此人。

    “殿下心志之坚,是本道平生仅见,既然殿下心意已定,本道也不多劝了,还望殿下记得上天有好生之德。”

    说完,此人负手身后,气定神闲的淡然说着,然后飘身离去,一边走,一边歌声“持而盈之,不如其己;揣而锐之,不可长保;金玉满堂,莫之能守;富贵而骄,自遗其咎;功遂身退,天之道也!”

    其实论言辞,这人肯定还有得辩,但是这根本没有意义,杨伊也根本不可能为他的言辞所动,既然如此,不如立刻就走,不然,等着甲士聚集,杨伊一声令下,此人就可能丧命在此,不然,也会对所属道门有害,这点倒是甚有气魄。

    “此人乃是一代宗师,武功深不可测,末将疏忽防范,请殿下责罚。”此时,史阿近前来请罪,并说着。

    “恩,此人应当是那南华老道,是太平道的上代祖师,在太平道覆灭之前到来吾处,也算是合理,现在既然知道事不可为,就此退去,那是上善,如果还敢干涉,本宫也只好千方百计的要他人头,灭他道统,株连其九族了。”杨伊冷笑的说着,这是实话,也是心理话。

    此界道门真士,就有南华、于吉、左慈三人,都曾做下一些事,尤其是南华,和黄巾牵扯甚大,在黄巾覆灭之前,想要干涉一二,却也不是不可能。

    不过此人若是敢再深入干涉,那就是彻底不死不休了,杨伊可不是宽宏大量之人,在这么下去,定然会要了此人性命的。

    顿了一顿,杨伊又说着“既然本宫的位置已经被查知,现在最要紧的事情就是立刻起兵,和大军会合,命令烟花信号,按计划行事,攻邺城。”

    现在这样情况,如果还等着给张角机会,那就有些太瞧不起张角了,那南华老道就算不出手了,也会把消息告之,再不汇合大军,只怕张角可能就会生出一些心思,妄图擒王也不是不可能,毕竟此处只有万许骑军,若是邺城黄巾倾巢而来,也是麻烦事。

    不过,其实这也曾计划,如今杨伊的这支镇卫,哪怕是弃马步战,只要不被断了水源,守上几天不成问题,这样的时间,援军早就到了。

    杨伊此时油然笑着说“现在,吾已经备下十万精锐之师,明日,还会有至少五万的兵马到来,黄巾虽有百万之众,可能抵挡吾之精锐?不知张角会怎么样应对?若是彻底联合士族,河东汉军尽数反叛,倒是能让吾此次大计不成,只是,张角敢么?”

    ……

    “也不知冀州如何了?”

    洛邑,陈曦忽然说了一句。

    “子川何必忧虑,吾主兵强马壮,良将如云,那张角无非是仗着道法精深,黄巾剩余之辈,哪个堪用?”

    两人正在说着话,此时忽然跳来了一人,这人上前,禀告的说着“长史,军师,传来消息,何进要动手了。”

    郭嘉此时听了,微微皱眉,当下说着“知道了,你退下吧!”

    然后又苦笑的看着陈曦说着“何进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敢于动手,看来是得了支持,外戚士族联合,好了不起啊!”

    其实他们心中早有这个准备,何进的大将军府,一半的幕僚都是士族出身的人物,双方联合,是水到渠成之事,只是双方之前意见不统一,比如士族鼓动何进诛杀宦官,而何进想要等到刘宏死后再按着规矩接掌权利。

    如今,却是要逼宫了,这一步行出,对于何进就是一步也不能退了,一旦要退,就是身死族灭的下场!

    ……

    江陵,皇甫嵩踏入了江陵城,尽然兵不血刃的就进了城,而进了城之后,守门的黄巾力士才瞧出不对劲,不过此时已经晚了,他已经被武安国冲过来给砍下了脑袋,正大喝着“投降免死!”

    汉军!

    江陵城中,还有数百的黄巾兵马和数万的黄巾家属,这些人若是组织起来,并不见得不能将皇甫嵩赶出城去,可是,此时城中的大将早已经被调派去往襄阳战场了,剩余的,尽是胆小懦弱之辈,哪怕力强,却也是不敢使力,任由宰割了!

    大雨逐渐停歇,朝日出现,瞧着蔚蓝的天际线,深吸了一口河风,此时皇甫嵩悠然神往的说着“这江陵南依大江,西抵汉水,规模宏大,若是让那黄巾占据上数载,恐怕这荆州就要变天了。”

    说话之间,他已经到了江陵城外的一截里许长的河道,就见到附近泊满了大小船只,少说也有二、三百艘之多,岸上的旷地处,搭有十多座凉棚,不过,见得汉军前来,个个吓的连忙逃窜。

    武安国此时跟着皇甫嵩,亦步亦趋,看着周围,他疑惑的说着“这么大的城,未必就如此轻易得吧?黄巾经营许年,应该有些实力的,可这是这么一回事?”

    本来以为着会有一场厮杀的,可是如今,敌人都是望风而逃,让他一身本事无处发挥,这么大的城,竟然这么容易就夺到手里了,这简直是在做梦一般。

    ……

    邺城,见得快到城下了,杨伊顿时下令暂停,数万人扎营,扎营实在是一门科学,先必须寻找合适的地点,不受火水威胁的地点,并且要留有后路。

    顿时,汉军轮流出动,砍伐树木,一排长一排短,又有专门人员点燃火柴,把树干底下烧焦以后埋二分之一入土,长树干排成紧密的一排在外,短树干排成一排在内,然后在两排树干之间架上木板,分为上下两层,这样长树干长出的部分就成为护墙,木板上层可以让士兵巡逻放哨,下层可以存放防御武器和让士兵休息。

    营地内部,一个营帐五十人,营帐两两相对,在营帐的周围和营区之间要挖排水沟,设警卫线,基本上,那种想偷营的想法面对如此阵营,根本无法偷袭,只能强攻,因为士兵只有在自己的营区可以活动,乱窜者立刻拿下审问。

    甚至连吃饭饮食,都是五个营区一灶,饭、水、厨都不同,没有人能够下毒让所有人中毒,如此种种如此严密的军制,与黄巾那种乱哄哄的根本不是一个水平线的。

    wozaijianghuzuonvxia00

    。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我在江湖做女侠 爱搜书 我在江湖做女侠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我在江湖做女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弓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弓诚并收藏我在江湖做女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