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清晨,天际刚露出一点鱼肚白。

    大地还笼罩在一片雾霭之中。

    佛堂内。

    小丫鬟靠在墙睡着了。

    一阵风吹来,身子一激灵,冻醒了过来。

    她睁开惺忪的睡眸,就看到南漳郡主倒在地上。

    丫鬟以为南漳郡主和她一样扛不住睡过去了。

    赶紧爬起来,拿了披风帮南漳郡主盖好。

    小丫鬟缩回墙脚,睡回笼觉。

    早上睡的没夜里安稳,两次醒来,南漳郡主还保持一样的姿势。

    小丫鬟这才觉察不对劲,上前唤了几声。

    没人应她。

    小丫鬟脸色一白。

    她抬脚就往外跑,急切声打破清晨的静谧——

    “不好了!郡主晕倒了!”

    苏锦刚醒过来,就得知了南漳郡主晕倒的消息。

    苏锦嘴角抽抽。

    虽然罚跪很辛苦。

    但也不至于一晚上就累晕倒了吧?

    “姑娘说要派人盯着,南漳郡主肯定没敢偷懒,”杏儿道。

    “她人晕了,还要她跪倒中午吗?”杏儿问道。

    苏锦挑了挑眉头。

    这还真是个问题了。

    “罚南漳郡主跪佛堂的是老夫人,不是我。”

    “听老夫人的,”苏锦道。

    和往常一样,苏锦起床洗漱,然后吃早饭。

    偏巧老夫人和她一样的想法。

    “要罚南漳郡主的是大少奶奶,听她的,”老夫人道。

    等着我,我等着。

    谁也不发话。

    事关三老爷和三太太,南漳郡主安安分分的跪了一夜。

    没人发话,赵妈妈不敢把人抬回牡丹院,到时候在横生事端来。

    她急的在屋内来回的走。

    谢锦瑜和谢景川知道南漳郡主晕倒的消息,匆匆赶来。

    “怎么不把我娘抬回牡丹院?!”谢锦瑜发难道。

    赵妈妈为难道,“郡主在罚跪,没有老夫人发话,不敢走。”

    “我娘什么时候这么怕老夫人了?!”谢锦瑜恼道。

    赵妈妈不知道该怎么说好。

    此一时彼一时啊。

    郡主是不怕老夫人,可万一老夫人要鱼死网破,后果也不堪设想。

    谢景川没那么多话,抱起南漳郡主就出了佛堂。

    赵妈妈不敢阻拦,乖乖跟在后头。

    苏锦饭刚刚吃完,就知道了南漳郡主回牡丹院的消息。

    虽然着急回东乡侯府,但苏锦没有动,在花园内给花浇水。

    她的一举一动,都有丫鬟禀告老夫人知道。

    老夫人气不打一处来,“人都跪晕了,她还不满意?!”

    “会不会是没给钱啊?”王妈妈道。

    老夫人眉头一皱。

    等一万两银票送到苏锦手中,她屋子都没进,直接出了沉香轩。

    老夫人知道后,气的心口痛。

    没见过这么爱钱的!

    出了国公府,暗卫赶马车过来。

    杏儿望着暗卫道,“姑爷的马呢?”

    暗卫,“……。”

    说话的功夫,谢景宸把苏锦扶上马车后,自己也钻进去了。

    车夫赶了驾马车来,专门给杏儿一个人坐的。

    杏儿撅嘴。

    姑爷为什么要和她抢马车。

    杏儿瞪着暗卫。

    暗卫望着杏儿道,“就不想早点见到小少爷?”

    “我回侯府就见到小少爷了啊,”杏儿道。

    “……。”

    “我说的是大少奶奶给大少爷生的小少爷,”暗卫心累道。

    杏儿眼睛都亮了起来。

    麻溜的钻进后面的马车内。

    马车内,苏锦瞅着把她位置霸占了的谢景宸,一脸郁闷。

    那位置最宽敞,最软,最舒服。

    好好的不骑马,跑来和她抢马车。

    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暗卫朝马车走过去,透过车帘就看到苏锦坐在原来杏儿的位置上。

    他坐上车辕,马鞭一甩。

    马车往前一跑。

    苏锦身子往后一倒,谢景宸顺势一接,就把苏锦抱到大腿上坐着了。

    苏锦,“……。”

    她就这么被投怀送抱了?

    太过分了!

    苏锦挣扎起来。

    可她越挣扎,谢景宸抱的越紧。

    “好好坐着,”他声音暗哑。

    “放开我!”苏锦反抗。

    然而动一动,就有东西抵着她了。

    苏锦,“……。”

    谢景宸,“……。”

    气氛突然安静了下来。

    结果暗卫作妖了。

    故意赶着马车从一块石头上压过去。

    马车哐当一声传来。

    苏锦身子往后一倒,后脑勺直接撞谢景宸鼻子上去了。

    “呲,”他闷哼出声。

    虽然后脑勺很疼。

    但苏锦还是觉得暗卫干的漂亮。

    苏锦憋笑憋的腮帮子疼。

    然后一直手伸过来扯她手里的幽兰绣帕。

    苏锦拽的紧紧的。

    “干嘛?”她恼道。

    “流鼻血了。”

    “……。”

    苏锦回头就看到谢景宸一脸抑郁模样。

    绣帕被他拿来擦鼻血。

    谢景宸咬牙道,“好好赶马车!”

    暗卫坐在车辕上,心都虚了。

    用力过猛,把大少爷给坑了。

    暗卫稳住心神,把马车驾的很稳。

    但再稳的马车,也架不住有意外啊。

    前面马车拉的木材,突然绑的绳索断了,木材滚下来。

    马车颠簸了一下之后,又颠簸了一下。

    吓的暗卫连忙道,“大少爷,我不是故意的。”

    没人说话,只有苏锦的闷笑声。

    “很好笑吗?”

    这几个字是从谢景宸的牙缝中蹦出来的,他见不得苏锦幸灾乐祸的模样,搂着苏锦的胳膊在用力。

    苏锦疼的龇牙咧嘴,但就是不求饶。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苏锦道。

    谢景宸手一伸,把苏锦脑袋上的一支金簪取下来,随手就扔马车外去了。

    苏锦见了道,“干嘛啊?!”

    “别乱动,”谢景宸呼吸粗重。

    苏锦就不动了。

    等到了东乡侯府,苏锦才知道谢景宸为什么扔她金簪。

    他的脸被金簪给划破了。

    苏锦,“……。”

    暗卫,“……。”

    暗卫已经不敢看谢景宸的脸了。

    杏儿揉着后脑勺走过来。

    见谢景宸脸上的划伤。

    她啊了一声,“姑爷的脸怎么受伤了?”

    “不会留疤吧?”她担心道。

    “放心,有我在,不会留疤的,”苏锦道。

    虽然可恶,但这么妖孽的一张脸留疤,这不是膈应自己吗?

    进了侯府后,南安郡王他们见到谢景宸的脸,又是一阵吃惊。

    “妹夫是遇到高手了?”苏崇道。

    “是谁打的?”

    “我们去帮报仇!”苏崇豪气冲天。

    谢景宸一开口。

    苏崇秒怂。

    “妹,”谢景宸道。

    苏崇一脸尴尬。

    他拍拍谢景宸的肩膀。

    “认命吧,这么多年,我都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

    “习惯了就好了。”

    谢景宸差点没喷血。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