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全集txt下载,全文免费阅读,电子书,请记住【爱主题小说网】

    赵诩和施大将军两个脑门上的黑线一个比一个粗。

    一边使出浑身解数的撩银川公主,一边绞尽脑汁要和她退亲。

    他就不担心北漠王真同意退亲了,到时候他去北漠求亲得多尴尬?

    要不是银川公主逃婚和苏阳碰上,当街救人又一同入狱,银川公主清誉有损。

    荆山公主还真想让自家父皇同意退亲,到时候让他苦苦求婚去。

    不过荆山公主敢这样想,还真不敢这样做。

    她和赵诩现在都还没弄明白苏阳娶银川公主是因为喜欢她,还是因为把银川公主晒黑了,对她负责。

    再者把银川公主晒的这么黑,荆山公主把自己压箱底的美白秘方都拿出来了,几天过去,收效甚微。

    银川公主逃婚离宫,晒的这么黑的回去,北漠皇室丢不起这个人啊。

    尤其这桩亲事还是她父皇花了三十万担粮草和十万两黄金换来的。

    虽然当时的情况,钱粮借给大齐是最好的结果,婚约是顺带的。

    但大齐要还粮草,北漠没要啊。

    这样得来的婚约,最后都没嫁成,还晒的那么黑,荆山公主还真担心自家皇妹退亲后嫁不出去。

    就算嫁了,肯定也免不了被人耻笑。

    不然,荆山公主哪会轻易便宜了苏阳?

    为了不娶她的小皇妹不惜拿蜜蜂蜇她,花轿都到北漠了,他这个新郎官却选择了逃婚。

    逃婚又如何?

    不还是落她小皇妹手中去了吗?!

    当然了,荆山公主向着自己的皇妹这样想,赵诩的想法就大不相同——

    可怜银川公主都从北漠逃出来了,还遇到了苏阳,被他当成男子训练,晒黑了一张脸。

    荆山公主说几句气话的时候,赵诩忍不住泼她冷水。

    他在东乡侯府待过不短的时间,知道苏阳的脾气。

    苏阳要真喜欢银川公主,同她退亲了之后,肯定会去北漠求婚的。

    但苏阳可是从小找打找到大的。

    他的对手是他爹东乡侯。

    北漠王不是东乡侯的对手。

    苏阳去了北漠,说他能把北漠搅个天翻地覆,赵诩一点都不怀疑。

    别的不说,单说平王府护卫用的刀剑不同这么点细微差距,苏阳就能嗅到平王府有异心,这样细致的观察力,有几个能比的上的?

    更重要的是,苏阳发现了还没有说,而是夜探平王府,确定平王心怀不轨,才禀告于他。

    他行事大咧豪爽,不拘小节,又观察入微,心细如尘。

    老实说,隐瞒银川公主的身份,忽悠苏阳,赵诩内心都有点不安。

    苏阳对他是毫无防备的信任。

    他怕哪天露馅了,苏阳转过脸就报复他啊。

    这小子脾气可臭的很,当初东乡侯把苏阳抵押给了北漠,他知道后,可是要贱卖他亲爹的……

    还是尽早送他回大齐吧。

    赵诩权衡的时候,苏阳也在纳闷。

    他来南临都城有些日子了,起初东乡侯府的暗卫还能逮住他,他行事要格外小心,才能不暴露身份。

    可现在——

    他走在大街上,东乡侯府的暗卫也没有现身。

    他隐隐感觉找他的人已经离开了。

    可既然是奉命出来找他的,也知道他人就在南临都城,不该无功而返啊。

    苏阳总觉得哪里不大对劲,可又说不上来。

    这个疑惑,他直接问赵诩了。

    东乡侯府的暗卫来南临后,直接找赵诩了。

    他们离开,应该会同赵诩打声招呼。

    这事苏阳还真问对人了,可惜赵诩肯定不会和他说实话的。

    苏阳和银川公主的事,赵诩让人如实告诉了东乡侯府派来寻找苏阳的暗卫。

    他们要抓回去的二少爷喜欢上了同样逃婚的银川公主,他们抓人回去,得把银川公主一起带走才行。

    比起捅破这层窗户纸,不如任由他们顺其自然发展的好。

    暗卫没想到会是这样,这人还用得着找,用的着抓吗?

    再说了也抓不着啊。

    暗卫急着把这个好消息禀告东乡侯和唐氏知道,就一起撤退了。

    至于苏阳的安全——

    找打作死了这么多年,还活的这么阳光灿烂。

    和苏锦一样,碰上苏阳,暗卫更担心他的对手。

    “我告诉东乡侯府暗卫,有了意中人,非她不娶,”赵诩回道。

    “我和皇后愿意成全们一双有情人,说服北漠退亲,暗卫就走了。”

    “等有好消息传来,就可以回大齐了。”

    出于对赵诩的信任,这番话,苏阳没有怀疑。

    不用躲暗卫,苏阳也放松了。

    平王进宫向赵诩告罪,为街上的事和赵相还有施大将军赔礼。

    因为事情的起因是一盘子加了巴豆的红烧鲫鱼,赵诩训斥了平王几句,罚了一年俸禄,这事就算了了。

    至于平王谋逆,赵诩已经决定除掉平王了,但现在还不知道平王手中到底有多少筹码,贸然出手,必定生乱。

    先稳住他,再将平王一党一网打尽,连根拔起。

    他对南梁旧臣已经仁至义尽了。

    他的善待换回来的是他们的不满和野心。

    这一回,赵诩不会再心慈手软了。

    从他眸底泻出的寒芒,注定了南临朝廷会血流成河。

    ……

    转眼,半个月过去了。

    这半个月,苏阳的日子过的是要多滋润就有多滋润。

    不用躲暗卫,可以大摇大摆的在街上行走。

    不论是靖王义子还是施大将军少爷的身份都够他横着走了。

    而且赵诩给他赐婚,施大将军府和赵相府联姻,就更没人敢惹他了。

    苏阳喜欢热闹,又擅交友,闲来无事同一群朋友在街上晃荡,再逗逗银川公主,不要太快活。

    然而——

    这半个月足够赵诩把他和银川公主的事传回北漠和大齐了。

    北漠稍微近一点,北漠王得知消息后,脑门上黑线那是一茬接一茬的往外涌啊。

    北漠皇后更担心女儿的脸,毕竟对女儿家来说,脸太重要了,她问道,“晒的多黑了?”

    暗卫支支吾吾不敢说。

    “如实禀告!”北漠皇后道。

    “和……和属下差不多,”暗卫声音飘的厉害。

    想他一个暗卫居然有能和银川公主比的一天。

    北漠皇后心口一滞。

    “和东乡侯府二少爷比呢?”北漠大皇子问道。

    “……。”

    “东乡侯府二少爷白,白一点儿,”暗卫声音更弱。

    “……。”

    北漠大皇子想给自己来一拳了。

    他为什么要多问这么一句?

    北漠皇后气的想把苏阳吊起来揍了。

    她要派人接回银川公主,送她出嫁。

    北漠王扶额,阻拦道,“还是别接了吧,朕丢不起那人。”

    “让她直接去大齐,把脸养白了,再带着女婿回门。”

    “敢这么对朕的女儿,朕绕不了那臭小子!”

    北漠皇后则道,“可银川不回来,这花轿空着抬去大齐吗?”

    “没有这样的先例。”

    北漠王皱眉道,“空着也没事,东乡侯的儿子不也逃婚在外,银川要是没逃婚,花轿抬去东乡侯府了,少不得东乡侯府要让公鸡代替拜堂了。”

    想到公鸡——

    北漠王笑了,“挑只老母鸡代替银川上花轿吧。”

    北漠皇后,“……。”

    北漠大皇子,“……。”

    这主意还能更馊一点吗?

    不过好像也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了。

    然后——

    飞虎军在北漠待了许久后,迎回了一只老母鸡。

    飞虎军,“……。”

    这羞辱也太大了。

    可要命的是自家二少爷人还在南临,和银川公主待在一处,有气都不能翻脸。

    忍着想把老母鸡炖了的冲动,飞虎军抬着花轿,浩浩汤汤的启程了。

    十里红妆,风光大嫁。

    这只老母鸡是北漠皇后亲自挑的,也很给力。

    回大齐的路上,每天下一个蛋。

    飞虎军,“……。”

    持续了半个月后,下蛋少了,两三天才下一个。

    飞虎军骑在马背上,听见老母鸡咯咯叫,回头道,“这老母鸡还神了,在北漠境内,每天都下蛋,过了边关,两三天才下一个,这是对我大齐不满吗?”

    其他飞虎军肩膀直抖。

    “这只老母鸡是代替银川公主的,这么会下蛋,赶明儿咱们这位二少奶奶要给咱们东乡侯府添上七八个小少爷,”有飞虎军笑道。

    “那敢情好,侯爷子嗣单薄,二少爷从小会折腾,又有九皇子他们待在府里,每天都热闹,不觉得冷清。”

    “二少爷一逃婚,九皇子他们也各回各府,府里一下子就冷清了,我都待不习惯了。”

    “这还真是,只是二少爷这么会闹腾,将来小少爷要随他,来上七八个,东乡侯府的屋顶真得被掀翻,”有飞虎军笑道。

    伴随着老母鸡的咯咯声,飞虎军的笑声传的很远。

    这些事,苏阳和银川公主谁也不知道,没有暗卫,再加上信任赵诩,不止消息闭塞,还都是接收的假消息。

    飞虎军浩浩汤汤的回大齐。

    因为拜堂之日早就定下了,为了不错过吉时,一路上快马加鞭。

    那只特别能生的老母鸡受不起马车颠簸,病倒了。

    随行的太医成了兽医。

    紧赶慢赶,总算在吉日这天赶回了大齐。

    东乡侯府前,张灯结彩,热闹非凡。

    按理这喜宴该取消,可北漠把聘礼送来了,总不能就这么直接抬进府吧。

    毕竟是公主出嫁,怎么能不轰动一点儿?

    实在想不到两全其美的办法,干脆让公鸡代替拜堂了。

    至于苏阳和银川公主回来,大不了再补一个拜堂。

    然后——

    一场把人惊呆在前笑晕在后的喜宴就诞生了。

    见过冲喜新郎或新娘一方没法出席让公鸡母鸡代替的,可还真没见过两个都不在场的,这也太荒诞的点吧?

    东乡侯表示等苏阳和银川公主回府,再补一回喜宴。

    那天,大家都空着手来,没有办一次喜宴收两回贺礼的道理。

    说完话,便让公鸡母鸡拜堂,大家入席。

    丫鬟小厮抱着公鸡母鸡拜堂的,没出什么乱子。

    只是拜堂的时候,公鸡打鸣,母鸡下蛋。

    在公鸡欢快的打鸣声中,一颗鸡蛋下在丫鬟怀里,差点点就摔碎了。

    丫鬟一脸惊奇的看着掌心的蛋,“下蛋了。”

    哄堂大笑。

    都说这鸡是照着苏阳和银川公主性子找的。

    一个能闹,一个能生。

    这喜宴太过奇葩,从东乡侯府传开后,传的很远。

    赵诩和荆山公主骗苏阳和银川公主,北漠和东乡侯府亲事已经退了,苏阳可以带着银川公主回大齐了。

    嗯。

    回大齐治脸。

    等脸恢复如初了,再送回南临,八抬大轿把她迎回去。

    晒黑了银川公主,苏阳心虚啊。

    虽然有赵诩赐婚,但苏阳不想惹未来岳父不快,便把随身携带的银票交给赵相,当作迎娶银川公主的聘礼。

    希望未来岳父看在他这么有诚意的份上,不生晒黑他女儿的气。

    苏阳诚心十足,只是这份诚心赵相觉得烫手,添了五千两交给了银川公主,算作是给她的嫁妆。

    就这样——

    苏阳攒了这么多年的钱转了个弯就上交媳妇了。

    苏阳,“……。”

    他恍惚从自己身上看到了姐夫的影子。

    银川公主喜滋滋的把银票收了。

    因为嫁给苏阳是荆山公主做主的,做皇姐的总不会坑她这个皇妹。

    偏偏坑她最惨的就是自家皇姐。

    荆山公主骗她东乡侯府二少爷有了心上人,即将举办喜宴,她晒黑的脸只有苏锦能医治,赵诩便把去大齐送贺礼的差事交给了苏阳,护送她去大齐。

    赵诩和东乡侯府关系不错,不能因为她和东乡侯府二少爷退婚生出嫌隙来。

    他们退亲后,都各自找到良配,皆大欢喜。

    银川公主没有怀疑什么,毕竟是自家皇姐嘛。

    至于她是北漠公主的事,等他们道贺完回北漠,她和赵诩再和施大将军坦白不迟。

    银川公主一一点头,“都听皇姐的。”

    荆山公主没想到自家皇妹这么好骗,良心都有点儿不安啊。

    遂多给了银川公主两万两,让她在路上花。

    银川公主推不掉,便收下了。

    回大齐的一路,苏阳是要多扎心就有多扎心啊。

    银川公主特别的固执。

    苏阳说去大齐道贺没那么着急,银川公主就选择步行。

    说着急,银川公主就选择骑马。

    总之,那张脸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对着太阳。

    刚到南临边关,银川公主的脸又晒黑了一圈。

    银川公主想的很好。

    大齐镇北王世子妃医术高超,她肯定能治好她晒黑的脸,既然能治好,那晒的再黑也不怕了,长胸最重要。

    她的胸就跟吹了气似的鼓起来,几年没长的,几个月补回来一大半了。

    她得再接再厉。

    再者,晒黑一点儿,也能取悦东乡侯府。

    晒的这么黑,东乡侯府会庆幸退亲了,就更不会和赵诩生出嫌隙来。

    然后——

    银川公主就可劲的糟蹋自己的脸了。

    苏阳劝都劝不动。

    “反正都这么黑了,我去大齐就是治脸的,”银川公主道。

    “……。”

    苏阳无话可说。

    他打算和银川公主坦白,他就是大齐东乡侯府二少爷。

    反正已经退亲了,坦白也没关系了。

    可就在他准备坦白的小茶摊,银川公主去净手,苏阳坐在那里喝茶,等她回来就和她坦白。

    结果凑巧,隔壁桌在谈论他和银川公主。

    公鸡母鸡代替他和银川公主拜堂的事传了千里,传到边关了。

    苏阳,“……!!!”

    他不敢置信。

    他问隔壁桌,确定此事无疑。

    苏阳怒火中烧,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虽然不是他亲自拜堂的,可公鸡代替他的,他也得认啊。

    银川公主净手回来,道,“刚刚说有件事要和我坦白,要和我坦白什么?”

    苏阳,“……。”

    要不是听到这事,他就如实说了。

    这会儿只能先蒙混过去了。

    要叫她知道,他是大齐东乡侯府二少爷,已经娶了北漠公主,她跟着他只能做妾,还不得掉头就走?

    这里距离大齐京都还早,总能想出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我,我要和坦白,我身上已经没钱了,”苏阳嗓音飘的厉害。

    “……。”

    就这么点事?

    刚刚一脸严肃的样子还吓了她一跳呢。

    银川公主翻包袱道,“我有钱啊。”

    说着,拿银票给苏阳。

    苏阳拒绝道,“不用,男人怎么能用女人的钱呢?”

    “那没钱怎么办?”银川公主问道。

    “我找几个贪官打劫下,不愁没钱用。”

    不让打劫别人,但打劫贪官,皇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银川公主小声道,“在往前走就是大齐了,可别胡来。”

    “我有分寸,”苏阳道。

    银川公主就放心了。

    等到了大齐,她才知道苏阳的分寸是仿造大齐东乡侯的令牌,她差点没吓晕。

    她都不知道他身上到底藏了多少块令牌了。

    在银川公主的逼迫下,苏阳把身上的令牌都掏了出来。

    施大将军的令牌走之前物归原主了,但他找赵诩要了块真的。

    除了这块之外,还有一块是北漠的。

    必要的时候可能会躲到北漠去,毕竟最危险的地方也最安全。

    北漠王肯定想不到他逃婚会逃到他眼皮子底下去。

    所以北漠的令牌也有。

    不过这块令牌是真的,他托九皇子从宫里拿的。

    嗯。

    他虚晃一枪,让九皇子他们以为他去了北漠,万一他扛不住皇上逼问招供了,追兵也只会往北漠追。

    是以,三块令牌都是真的。

    银川公主拿着北漠那块,左右翻看道,“这令牌做的足以以假乱真了。”

    连她这个北漠公主都看不出哪里假了。

    苏阳也没解释,就让银川公主这么误会也好。

    他现在有更烦心的事啊。

    不知道他能不能和北漠公主和离?

    直接给休书,北漠王会不会气的挑起战事?

    还有,他逃婚了,用公鸡拜堂是逼不得已的举动,怎么北漠公主也用老母鸡代替啊?

    这是气愤之下的举动吗?

    苏阳没往银川公主也逃婚了上面想,毕竟北漠王不是一般的想把女儿嫁给他。

    北漠王不大可能让自己的女儿逃婚。

    更不可能逃婚了,飞虎军在知道的情况下,还选择迎娶空花轿回大齐……

    苏阳思来想去,觉得这极有可能是他爹放出来的假消息,好把逃婚在外的他气回京。

    他爹做什么都别有深意,这回肯定也不会例外!

    全集txt下载,全文免费阅读,电子书,请记住【爱主题小说网】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