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小七小心翼翼地端着红糖水回来时,朱颜醉除了脸色苍白些外,竟无事人儿一样跟宁葬沫有说有笑。

    好奇地打量着他们,不知该不该打扰,却听见宁葬沫邪魅冰冷的声音响起:“端进来。”面对朱颜醉以外的人,宁葬沫更多的是邪魅而疏离的。

    朱颜醉疑惑地看向他:“不是不疼了吗?怎么还要喝?”

    “傻丫头,真气只能让你一时不疼。”他记起,自己曾无意间听到打扫的大婶闲聊,似乎说到红糖水对女人有好处。

    “不想喝,不喜欢那个味儿。”朱颜醉不从,要不是之前实在痛得没法子,着实不愿意喝这红糖水。

    “醉儿乖,这又不是药,喝了对你有好处的,来,甜的呢。”小七在一旁偷笑,这花葬公子对大当家可真是好呢。

    “宁葬沫,我又不是小孩!”朱颜醉嗤笑。

    两人你推我搡地僵持了好久,宁葬沫突然狐疑地盯着她看。

    朱颜醉被他盯得有些发毛:“花葬公子,怎的用这种眼神看着奴家?”

    许久,宁葬沫懒懒地开口:“女子葵水一月一次,这么久了,怎的就这次这般模样?”宁葬沫想问的是,是不是之前她都瞒着自己忍了下来,却不曾想朱颜醉支支吾吾地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嗯?”对于爱护朱颜醉身体这件事上,宁葬沫是从不肯妥协的。小七见他们这般亲昵,早已经知趣地退了下去。

    “那个,我,我今天一时贪嘴,吃了半个冰西瓜。”说完像是怕宁葬沫会打她似的,缩了缩脖子。

    听完,宁葬沫气不打一处来,却又无奈道:“小馋猫,没有我,你可怎么办?”

    朱颜醉抱紧他,满足地在他的肩头蹭了蹭自己有些发痒的鼻尖:“我不会没有你啊。”

    宁葬沫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背,犹豫再三,说道:“丫头,我们离开金陵好不好?”

    金陵来了孙雪影,自己今天又不受控制杀了那个肮脏的生物,只怕生出事端。再加上振山鼓的出现,他很怕自己照顾不好醉丫头。

    朱颜醉秀气的眉皱巴巴的,从他怀里抬起头:“为什么?”

    见她如此反应,宁葬沫不敢再多说:“没什么,以为你在这儿会腻呢。”

    “才不会呢,我讨厌居无定所,我已经把梅妆当成自己的家啦。再说,我是一个特别念旧的人,如果离开这里,我会想念这里的一切的。”

    “好,我也只是怕你无聊,随便说一说罢了,瞧你激动的。”

    宁葬沫宠溺地亲了亲她的额头,“丫头,我想成亲。”

    想了想,又郑重地加了一句:“我想与你成亲。”

    既然已经相爱,这样拖着总让他心里不安。

    “怎么又要成亲了,你是结婚狂吗?”朱颜醉有时候很是有些口无遮拦,翩翩宁葬沫却拿她没有一点办法。

    “我想成亲!”宁葬沫偏执地撒着娇。

    “成,成!上街上随便拉个人成去!”朱颜醉当他又是肾上腺激素分泌过于旺盛,随便打发着他。

    “朱颜醉!我对你的心天地可表,你却让我跟旁人成亲!你,你始乱终弃!你不负责任!你风度翩翩,玉树临风,才貌双,顶天立地,风流倜傥……”宁葬沫越说越离谱。

    朱颜醉不禁笑瘫在他怀里。

    金陵的天气向来干燥,可是破天荒的,这几日竟连日多雨。

    梅妆在大当家的带领下,从上到下一副慵懒做派,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就当是这般模样。

    宁葬沫粘朱颜醉粘得越发紧了,可是连龙擎苍都能看出来,他的不安似乎越来越严重。

    大家仿佛有了默契一般,不约而同地叫着朱颜醉“大当家”,连“朱颜醉”的任何一个字都不再提起。

    这日大雨中骤然出现两个人,蓑衣蓑帽遮得严严实实。其中一人,纵使此番狼狈的模样,也难掩浑然天成的贵气。

    “贵客大驾,二楼雅间有请。”小童很有眼力见,不卑不亢又不失礼貌。

    来人从蓑帽中抬起头,纵使见惯俊男美女的小童也是为之一震。

    此二人清风朗月般的风姿让人眼前一亮。

    “我们……找人。”青衫男子环顾了一下四周,急不可见地蹙了一下眉。

    “不知二位要找的是?”

    “不知贵处可有一位白公子?”

    小童思索了片刻,恭敬地摇了摇头。

    “莫漓!我们找莫漓!”一直不曾开口的白衣公子说道,语气中竟有些紧张。

    小童端详着二人许久,方才说道:“二位稍等片刻。”

    “二位跟我来吧。”见到来人,易了容的冷峻严肃地说道。来人正是拓跋辰野与唐若书。

    二人没有任何迟疑,跟随冷峻来到后院。

    只听一个慵懒的声音带着一丝不屑:“倒是比本尊预料的提早到了。”

    说话的正是端着茶杯轻轻晃荡的宁葬沫,那副邪魅的样子,连正眼都没有瞧来人一眼。

    倒是朱颜醉听到他怪里怪气的话之后,一双好奇的眼睛不住地打量着来人。

    “本尊?你是?”拓跋辰野的手不自觉地颤抖,紧张激动让他连一直盯着他瞧易了容的朱颜醉都忽视了。

    宁葬沫一抬头,易容的脸竟凭空撤去,一张足以倾倒众生的脸出现在众人面前。

    朱唇轻启:“若不是本尊有意放水,你们如何能找到这里?”

    之前他动用了魔宫半数力量,将消息封锁在金陵城。怎奈丫头想见朋友想得紧,只好有意将消息泄露给暗地里四处寻人的拓跋辰野。

    二人先是震惊,接着慢慢在内心消化着所有的事情,然后拓跋辰野猛地看向一旁样貌平平的女子。

    女子小巧的嘴樱桃般点缀在白皙的脸上,鼻梁俊挺,五官分出来看,着实精致,可是奇怪的是组合到一起总有种说不出的平凡。拓跋辰野打量了她许久,才看向那双灵动的眼眸,只觉有一种灵魂深处的触动,让他鼻子一酸,红了眼眶。

    朱颜醉也好奇地打量着他,看着他奇怪的模样,撅着嘴往宁葬沫怀里缩了缩。

    “姐姐?”拓跋辰野在震惊中还未回过神,倒是唐若书试探地喊出了声。

    朱颜醉清澈地眸疑惑地看向宁葬沫,歪着脑袋询问意味明显。

    “丫头,他们就是你的朋友,唐若书和……拓跋辰野。”魔尊大人傲娇地将怀中的朱颜醉紧了紧。

    “姐姐!你真的是醉姐姐?”唐若书稚嫩的脸上难掩激动的神情。

    “小……小醉。”拓跋辰野眼中的泪终于落下,一瞬不瞬地盯着朱颜醉。

    朱颜醉对这种认亲桥段有些难以应付,哭笑不得却又故作轻松地打了个招呼:“Hi.”

    “姐姐,你?”不高兴见到我们吗?

    唐若书最终还是没有将心中的疑惑问出口,以为朱颜醉是因为介怀曾经的事,所以将他们这些人都屏蔽在自己的世界之外。

    “那个,以前的事,我不记得了。”朱颜醉看着二人如此激动,虽然心中无感,但是出于礼貌,也有必要跟他们解释一下。而且据说他们是自己的好朋友,看他们如此激动的模样,该是很在意自己的吧。

    听她这么说,二人了然地看向宁葬沫,魔尊大人施舍般地给了他们一个眼神,却不做解释。是自己封印醉丫头的记忆也好,是醉丫头自己失忆也好,总归跟两个外人没有多大关系。

    唐若书由于被水沐槿抹去了那段记忆,对于朱颜醉失忆的事很是不解。

    拓跋辰野也终于反应过来,为何小醉会跟魔尊在一处,并且关系似乎很亲密。

    “那个,那个,沫沫说我们以前是好朋友是吗?”朱颜醉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后脑勺,试探地问道。

    “我们不只是好朋友,我们……”拓跋辰野说到一半的话却吞回了腹中,晦暗地低垂着眼睑,是啊,他们之间除了好朋友,从来都没有过别的关系。

    他的话却让宁葬沫浑身警惕,眼底深处的一抹紫一闪而过。

    “我们是很好很好的朋友。”拓跋辰野抬起头,嘴角一抹宠溺的笑。

    “你们谁是三皇子呀?”狡黠的目光在二人之间提溜地打转。

    “我,我是,怎么了,小醉?”拓跋辰野迫不及待地上前。

    唐若书却了然地笑了笑,这个醉姐姐,真是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演绎了个十足。

    “皇子是不是很有钱呀?”

    “那是,本皇子别的不多,就是金子银子多!”拓跋辰野将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眼泪噗嗤噗嗤地往下掉。

    朱颜醉只当他是故人重逢喜极而泣,接着说道:“那……作为好朋友,能不能借我点呀?我们梅妆小本经营,日子过得苦巴巴的,我……”说着故作难过地耷拉下了脑袋。

    “不能。小醉用银子,怎能是借?我有多少,只要你要,我就给你多少。”他的后半句话哽咽在了喉间。曾几何时,一模一样的对话回荡在耳边,当初的他们青涩懵懂,那时的小醉天真烂漫,与这时的一模一样,可是却又不一样,当初的小醉没有受到过伤害,而此时的小醉,他们都假装没有受到过伤害。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逆天魔妃 爱搜书 逆天魔妃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逆天魔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恋小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恋小破并收藏逆天魔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