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徐成海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爱上一个女人。

    他不喜欢男人,但也不喜欢女人。更准确的说,爱情跟婚姻,在他眼里是虚妄的,徒有虚名的。普通家庭中那种看似幸福的状态,他从没感受过。

    从前他没有那么讨厌女性,只是无意间发现了父母婚姻的真相,看到父亲的女秘书勾引他,看到母亲眼里唯有利益,完全不管他的感受开始,他忽然觉得,原来旁人口中的爱情,在这个家族,只是利益的结合而已。

    长大后,他越发不喜欢女人的碰触,觉得难受。可因为需要,他必须要一个妻子,完成生理上的传承。

    他遵循母亲的意愿,在她挑选中的人选中,挨个尝试,想要挑选一个女人当妻子。只要她能顺利为自己诞生继承人,双方可以各过各的,互不干涉。

    可他错了,他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厌恶女人。连基本的碰触,都觉得厌恶。

    这样的他,做好孤独终老的准备,只要有钱,他不担心会像贫穷的孤寡老人,死去多时无人知。

    他不期待普通人所谓的亲情,不期待爱情,生活里有的除了工作就是工作,这世间,唯有金钱让他满足。他喜欢钱,更喜欢在商场上横扫一切,得偿所愿的感觉。

    偏偏就是这样的他,遇上了跟她一样,厌恶异性的邓薇安。

    要怎么形容自己感受?

    徐成海想了想,最后总结出一个词,天注定。

    不是别人,偏偏是她。明明他们都讨厌异性,可偏偏在日常的相处中,有了感情。他到达洞江镇,住到百味草屋,是为了老头子的遗产而来。

    那时候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给跟这样的女孩有所瓜葛。

    从什么时候,对她有好感的?是从她亲自送餐到屋里,自己触碰了她的手,没有厌恶?还是在天台上听到她的歌声?或者是她的厨艺很好,十分对自己的胃口?

    徐成海想不清楚,好像忽然就喜欢这个人了,没有任何理由。后来他想,这大概,就是缘分。

    永远也不知道,自己会遇上一个什么样的人,会如何爱上她。当爱了,心里就明白,只能是那个人。

    只想跟那个人走完余生,其他任何人都替代不了。

    当他汲汲营营,找寻那块绣片的时候,却牵扯出一堆往事。卓平阳的老底被揭开,朱遇的痛苦被加深。

    他拿着手里,邓薇安送来的半块绣片,惶惶不安。他第一次怀疑自己做的是否正确,他更想不到,自己跟邓薇安的缘分,从那么早就开始。

    很久之前的那个夜晚,他记得自己跟父母吵架,那天卓平阳生日,他因为心情不好,喝了点酒。遇上被坏人欺负的邓薇安,上前收拾了人家。然后骑上摩托车离开,并没留意当时被自己救下的人怎么样了。

    多年以后,竟是在这样的场景下相遇,又是用如此不堪的方式被赶出去。他曾经以为自己不在意,不过是个女人,怎么比的上即将到手的财产?

    可后来他并没有多快乐,他如愿得到了徐氏,但是那有如何?他不缺钱,相反,他很有钱,很多很多钱。他甚至很有能力,就算一夜之间一无所有,也能很快重新赚到那么多的钱。

    可他这样的的人,竟然跟无数无能的男人一样,会为了唾手可得的利益,抛弃内心的感情。

    感情多虚伪啊,说变就变了,是最不稳定,最有风险的投资。人心易变,爱情虚无。怎么说,都是看得见摸得着的钱,更有价值。

    但心里为什么那么难过呢?他不快乐,一点也不快乐。年夜饭上,父母虚伪的聚集在一起吃了一顿没滋味的饭,然后各自出去寻欢。他忽然十分厌倦这样的生活,男人想要的名利财富地位,他哪一样没有?

    为什么还是那么不痛快?

    直到洞江镇火灾的新闻传来,他恍然意识到,自己是有多害怕失去邓薇安。

    他回来了,一面帮着救灾,一面缠着邓薇安。如果说这世上还有什么事是他渴望的,也就是眼前这个女人,还有她的感情。

    他要得到她。

    本以为事情会很顺利,可朱遇失踪了。所有人都着急找人,他却不操心,觉得那丫头大概就是出去玩而已。

    他的心思全在邓薇安身上,想尽各种办法讨她欢心。给她买她喜欢的所有东西,帮着她研究各种新菜。贴心照顾她的一切,消除她心里的小疙瘩,一步一步走进她的内心,将她包裹。

    正当他以为就要成功的时候,却传来了朱遇的死讯。三人的关系被揭开,徐成海第一次感到绝望,自己这是要失去她了?

    可谁知才几日,就峰回路转,朱遇居然自己回来了。一想到她是被搞传销的弄走,差点害死,徐成海就比卓平阳还愤怒。那帮杂碎,差点害的他失去幸福。

    他徐成海什么人,怎么可能忍?

    恰好,徐其韦跟他一样的想法。两人第一次联合,找人将那帮搞传销的,搞进了监狱,没个十年八年,别想出来。

    随着朱遇的归来,邓薇安终于不再抗拒他。徐成海开心不已,乘胜追击,学着徐其韦的招数,将邓薇安哄上床,怀孕了。然后快速扯证,三对新人一起举办了婚礼。

    当邓薇安从教堂那头走来的时候,徐成海心里觉得,他这辈子算是圆满了。

    -------------------

    朱遇气喘吁吁跑了好一段路,发现那帮人真的没有跟来,才找了路边一个大石头坐下喘息。小玄奘累的跟狗一样,蹲在她身旁,唾骂道“大爷的,这么对待和尚,小心死后下地狱。”

    朱遇白他一眼“就是个假和尚,佛祖才不会保佑。”要是保佑,咱们会沦落到这下场?

    小玄奘呸一声道“我怎么不是和尚了?老子光头都剃了,我这是在历劫懂吗?唐僧取经还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呢,我看我距离成佛不远了。”

    “见过哪个和尚吃肉喝酒看有色电影的?还说不是假和尚,我看啊,也别赖在寺庙里,赶紧回家去,以免祸害我这样的无辜小姑娘。”朱遇喘息的差不多,担心那帮人转个方向,再次找来,艰难站起来,准备继续走。

    她想着,但愿路上遇到个好心的大叔大爷,能稍他们一顿路,不然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他们晚上该怎么办?

    小玄奘站起来,哼笑一声“知道什么,我就是不想祸害小姑娘才出家的。”

    朱遇听的一愣,转头一脸八卦看他“听起来,有故事哟!!!”

    小玄奘走在前面,天色已经较晚,四下无人。小玄奘忽然道“朱遇,为什么跟那只平阳虎掰了?”

    朱遇闻言,呆滞一下,扯出一个干干的笑容“大概是,天不遂人愿,没缘分吧。”然后就将卓平阳是如何关了她,以至于后来她奶奶车祸死亡,等等一系列事情,说了清楚。

    小玄奘听完,嗤笑她“就这样?”

    “这还不够吗?我觉得我的承受已经到极限,实在没有勇气继续跟他在一起。一想到他导致了后面的事,我真的没办法继续跟他在一起,我奶奶知道了,一定会恨我的。”朱遇叹息一声,望着没有尽头的道路,心里惆怅万分。

    “知道,我为什么要出家吗?”小玄奘问。

    “不是碰瓷赖上智能大师的吗?我都听师弟说了。”朱遇贼兮兮笑笑,样子很贱。

    小玄奘给她后脑勺一下“不要胡说八道,老子是那种人吗?!”

    “干嘛打我?”朱遇气恼,就要去踢他。

    小玄奘跑开两步道“打是为了打醒,要是听完我出家的原因,就不会这么想了。”

    “那说吧,要是我不满意,就打死!”朱遇拿起地上一块转头,恶狠狠道。

    于是两人在路边坐下,一边等车,一边聊往事。

    原来,小玄奘的父亲是个有家暴历史的人。一旦情绪不好,或者喝了酒,就会打他妈妈。为了小玄奘,他妈忍耐多年。后来小玄奘还是知道了,他控制不了自己的冲动,差点杀死了父亲。

    他妈心疼儿子,为他遮掩了这件事。可小玄奘的父亲并未因此改过,反而变本加厉,比之前更肆无忌惮的虐待他妈。

    他妈一直忍耐,直到儿子考上大学。在送走儿子以后,他妈终于忍不住,亲手杀了他父亲。小玄奘从大学毕业赶回家,看到的就是母亲被考上手铐,关进了监狱。

    他想要救人,想了各种办法,可还没等他将人救出来,他妈就在监狱自杀了。

    “我那时候交了个女朋友,原本想着毕业以后就结婚的。可谁知,我家里发生了那样的事。我心里难过,就一直喝酒,我女朋友来劝我,我不听,争执间,我差点打了她。”

    小玄奘苦涩笑笑“那一刻我才意识到,我爸的家暴因子,可能遗传给我了。我很害怕,我怕我要是也变成我爸那样的人,会不会再造出一个家庭悲剧来。”

    “我很怕,怕死了,我只能丢下我心爱的丫头,逃了。这一跑,就到了庙里。听到老和尚念经的那一刻,我恍然觉得,冥冥中自有天意,这里才是我的归宿。”

    朱遇还是第一次听小玄奘的往事,原来这才是他出家的原因。

    果然,这世间,个人有个人的孽障啊。

    “怎么忽然愿意跟我说这个?”朱遇想了想“是想告诉我,跟卓平阳分开都不算事,不用放在心上吗?”

    小玄奘写诗她一眼,瘪嘴道“老子是想告诉,跟那小子相遇,是命中注定的。他欠的,所以来还债,为什么要赶他走,就应该留下他,奴役他一辈子才好。”

    朱遇顿一下,古怪道“这是什么歪理?”

    “真理!”小玄奘嗤笑“这些年,受过的罪也够多了。我要是奶奶,看到自己亲孙女因为这件事遭受这么多折磨,早心疼死了。我看啊,这小子就是奶奶弄来的,让他爱上不可自拔。就应该理直气壮嫁给他,折磨他,折腾他全家,打击报复他,这样才对。”

    “谁像,只懂得逃避。逃避要是能解决问题,美国跟中国还用的着打贸易战?”小玄奘嗤笑。

    朱遇委屈苦笑“可是我爱他,舍不得为难他。”若是只有恨就好了,那就怎么痛苦怎么报复,让他全家都痛苦才好。

    可是,她爱他,很爱很爱,这辈子,只会爱这么一个男人了。

    小玄奘愣了一下,慢慢从口袋里抽出一根烟,点燃吸了一口,吐出烟圈“那就更应该跟他在一起了,奶奶千辛万苦把他送到跟前,就是希望幸福。若是揪住过去那个小失误不放,岂不是白费了奶奶一番苦心。”

    朱遇沉默良久,不安道“说的,都是真的?他....他真的.....”

    “什么真还是假,听我的,这次回去,要是还能遇见他,就逮住他不放。看这德行,这辈子也就这么一次机会把自己嫁掉了,错过这个店,就只能跟我一起出家,当尼姑了。可惜,老子的庙里不收女尼。”小玄奘又吸了两口烟,损她道。

    “这么能耐,怎么不跟前女友在一起?”朱遇鄙夷道。

    “我们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小玄奘凝视她一眼“的痛苦是偶然的,有治愈的可能。我的痛苦是遗传的,跟人家在一起,就是害人家一辈子。”

    “小丫头,运气好一些,不紧紧抓住机会,是要遭雷劈的。”

    朱遇陷入沉默,带着这样的疑惑,回到客栈。当她还有些小犹豫的时候,卓平阳执着疯狂的告白,让她彻底沦陷。

    就这一次吧,给自己一个幸福的机会,也给别人一次幸福的机会。

    朱遇抵不住这样深深的感情,到底还是认输。

    -------------------

    “这么说,一直都在骗我?”朱遇目露凶光,瞪着卓平阳。

    “那不是怕跑了吗?我也是被逼无奈啊。”两人原本沿着小山路散步,结果聊着聊着,自己装疯,假装在梦里的事,就被拆穿了。

    “那现在就不怕我跑了?”朱遇气鼓鼓,男人果然都是骗子,亏她还一直担心他的病,谁知这小子早就清醒过来。

    卓平阳笑笑“现在肚子这么大,能跑哪里去?证都扯了,去哪都是我媳妇。”他笑的贱兮兮,朱遇气恼看看自己圆滚滚的大肚子,打他一下,扶着腰走开。

    卓平阳赶紧贴上去,哄着她道“别这样媳妇,我错了还不成?看大着肚子,可千万不能生气。”

    朱遇原本也不是真生气,只是想吓一吓他,见他如此紧张,忍不住勾了勾唇角“什么时候清醒过来的?”

    从她回到客栈,不是一直以为自己在梦里吗?

    “真要说?”卓平阳笑笑,神情古怪。

    “还要骗我不成?”朱遇白他一眼,气鼓鼓想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别生气了,文姐让咱下个月去参加她儿子一周岁的喜宴,要是气坏了,就见不到干儿子了。”文书语跟徐其韦结婚后,顺利生下一个儿子,但是因为产后虚弱,徐其韦不放心,带着人去徐家老宅疗养,一屋子保姆医师待命。

    到如今,孩子都满一岁了。

    卓平阳笑笑,凑到朱遇耳边,小声道“从咱俩做那事以后,就明白了。”

    朱遇刷的一下脸通红,抿唇看着他。卓平阳继续道“做梦哪有那么爽!”朱遇羞愤,狠狠打一下他的手臂,抬脚往客栈走。卓平阳贱兮兮笑笑,追上去,一个劲儿的媳妇老婆大人的哄着,两人一路往回走,甜蜜的冒泡。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百味草屋 爱搜书 百味草屋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百味草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蚕丝如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蚕丝如故并收藏百味草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