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最新网址:.xqishuta.co

    跑,往哪里跑,大门被锁住了,这回,不是王灯明干的,也不是秦怀干的。手机端

    用美国人的话来说,这很糟糕!

    两个人一头扎进了神父的卧室,对于整个教堂来说,神父的卧室最结实。

    还来不及弄清楚怎么回事,嘭嘭嘭,房门被撞,灰尘掉落,撞门的人,那力气相当大的模样。

    秦怀找来一张桌子,使出浑身力气,推过去,想着将房门顶住。

    他发现,王灯明却傻站着。

    “王灯明,帮忙那,傻站着干什么?”

    王灯明憋出一句:“你他娘的不是说是捉魔高手,你刚才怎么说不会捉魔了?”

    秦怀大言不惭:“我只会做僵尸,中国的会捉,西方的,我真不会,黑驴蹄子,桃木剑,那是没效果的,推啊,赶紧那,门要倒了!”

    警长急忙和大师一起将桌子推过去,将门顶上。

    “你老实说,外边的东西真不是你捣腾出来的?”

    秦怀两只手指指着头顶:“我对天发誓,真不是我弄出来的,撒谎了天打五雷轰!”

    门外,撞击还在继续,看上去,这道木门是扛不住撞击,谁在撞击,不用猜,是外边的那个黑袍人。

    “那玩意哪冒出来的?是人吗?”

    秦怀:“不像是,是恶魔,美国佬的恶魔,丧尸一样的恶魔。”

    “丧尸,你怎么不会是狼人呢,靠!”

    两人顾不上斗嘴,使命顶着房门,防止被撞破。

    “警长,你这么能打,冲出去,跟他决斗!”

    “决斗你妹,枪都打不死,我有赢的概率吗,猪脑!”

    外边,撞击停止了,周围,安静下来,静的让人不能呼吸。

    “走了吗?”

    王灯明摇头:“我哪知道!”

    “呼叫支援那?”

    王灯明马上想着打电话,然而,一摸,手机不知道掉哪里去了,细想一下,可能是从后院翻墙出去关门吓萨摩,阿奇罗的时候,手机掉地上了。

    “糟糕,真的很糟糕!”

    “警长,最麻烦的是那只黄鼠狼,你见过那么大的黄鼠狼吗?”

    王灯明骂道:“那他妈的已经不是黄鼠狼,是他妈的妖孽!”

    秦怀:“怪不得这个镇子的黄鼠狼这么多,很明显,它就是祸根,带着一大群黄鼠狼军团在这里兴风作浪,得把它灭掉。”

    “有本事,你去吧,我就不明白了,你还说闻着妖气就兴奋,你妹的,萨摩说的没错,你果然是个骗子,大骗子!”

    “不是,不是你误会我了,外边的不是僵尸,新品种,搞不定那。”

    新品种?

    王灯明啼笑皆非,哭笑不得,他现在越发的看不清这个秦大师究竟是什么人,自从他变出来那条蛇之后,王灯明就服气了,高人那,现在,啥人这是?

    王灯明还在想着这个兔牙哥的身份,窗户边,现出一道身影,不,是两道巨大的身影。

    来一个已经够呛,来两个?

    两道巨大的黑影往窗户边靠,隔着贴着薄薄装饰半透明塑料纸的玻璃窗,王灯明已经看见他们的拳头的阴影,巨大的拳头!

    你妹的!

    手枪的子弹一口气被打出了一大半,玻璃被打得稀里哗啦。

    黑影不见了。

    秦怀紧张的问:“打,打死了吗?”

    “不知道,鬼晓得,打不死,我们就歇菜了。”

    半天,外边没动静,王灯明射击的同时,听到外边传来了惨叫声,难道子弹又起作用了?

    “看看去。”

    王灯明打开门,探头探脑的望了望,没情况,就是很安静。

    两人出了房门,转个弯,来到神父卧室另一侧的窗户边,一看,王灯明整个人都僵化了。

    地上躺着两人,不是别人,是萨摩和阿奇罗,一个脑部中枪,而且是两枪,一个胸口中枪,三枪,不得不说王灯明的枪法很好,确实的好!

    秦怀也彻底傻帽:“怎么回事,这两人怎么又回来,怎么又回来了?”

    王灯明站在原地十几秒,突然扭身一把揪着秦怀的衣领,大骂:“我怎么知道,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大师吗,捉妖大师吗,你解释一下,解释一下,这他妈的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你告诉我怎么回事,这两个该死的怎么又回来了,怎么又回来了,你告诉我,你告诉我!”

    王灯明的情绪已经失控,这不是玩笑,不是的,他亲手打死了两个人,两个警察,他的两个部下,他的枪管现在还有热气,没错,是他亲自开枪打死的。

    秦怀乱了手脚,只能说:‘冷静,冷静,你让我想想,你让我想想,你让我想想。‘

    王灯明缓缓的松开手,呢喃的说道:“我明白了,这就是阿拉斯古猛镇的诅咒,对警察的诅咒,妈的,这是诅咒!”

    听到王灯明这么说,秦怀整个人抖动了一下,朝着四周看,突然,他说:“警长,看!”

    只见通往后院的走廊上,一只黄鼠狼静静地坐在地上,前脚支撑着上半身,像个人一样,正朝着两人观望,那暗红色,阴森奇诡的双眼中,仿佛带着点愚弄。

    “黄鼠狼之王?”

    “我看,是它捣的鬼,制造出幻境,让你开枪杀了萨摩,阿奇罗,它,才是罪魁祸首。”

    王灯明咬牙切齿:‘孽畜!老子与你无冤无仇的,为什么这样害我!“

    他拔枪就追!

    黄鼠狼反应极为的灵敏,扭头就跑,往后院去。

    王灯明紧追不舍!

    教堂后院的那堵围墙有差不多两米高,那只畜生的弹跳力极为的惊人,三蹦两跳就跑出了围墙,王灯明气恼之下,爆发力惊人,扣着围墙的石砖,身子一纵一跳,也出了围墙。

    围墙后,是一条小路。

    警长来不及开警车,也没想到开警车。

    今晚,没下雪,天空露出了星辰,星辰暗淡的光线笼罩着雪地,让雪地有了一丝光芒。

    黄鼠狼的影子在雪地上奔跑着,让警长能够死跟着。

    然而,黄鼠狼的速度奇快,警长一边追,一边开枪,几枪过去,都没打中。

    警长气的眼睛直冒火,奔跑中,用最快的速度换上备用的弹夹。

    砰砰砰,枪声不断,一人一兽,从教堂一直追逐,直到来到镇子北边的林子。

    如果让黄鼠狼进了树林,那王灯明肯定是追不上了。

    一怒之下,手枪里的子弹部射出,然而,黄鼠狼如有神助,在最后时刻,还是跑进了树林,在那一瞬间,它,停止了脚步,回头张望,像是嘲笑警长的无能。

    警长追到树林边,黄大仙已经没了踪影。

    警长狠狠的将警帽摘下,扔在了雪地上。

    凌晨三点,道奇宾馆9012房间,门铃响起。森西起来开门。

    “亲爱的警长,镇子上是不是发生枪战了,我听见了枪声,很密集的枪声。”

    王灯明进了房间,默默的将房门关上,来到内间,从酒柜里取出一支白兰地,咬开瓶盖子,咕咚咚的喝了几大口。

    “警长,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王灯明在树林外呆了两个小时,身上的汗水早已干透,糟糕恶劣的心情,随着白兰地的下肚,恢复了不少。

    他突然问:“你相信诅咒吗?”

    森西坐在他的身边,两人挤在一张椅子上。

    “我,相信。”

    “你觉得我是个好警察吗?”

    “一直都是。”

    王灯明又喝了口酒,想了想,说道:“你对我,有感情吗?”

    森西认真的考虑了一下:“有一点,不是太浓,就像是白酒与啤酒之间的酒精含量。”

    “谢谢。”

    “亲爱的,你现在能说发生什么事情了吧?”

    “没事,就像是你说的,刚才街头有人驳火,我去制止。”

    森西将他手里的瓶子抢过来,笑道:“警长,你的样子,我是第一次看见,出事了吗,对你不利的。”

    王灯明咂咂嘴,也笑道:“跟你没关系的,再问你一个问题,你喜欢我吗?’

    “我已经回答过你了。‘

    “我要你亲口说。”

    森西歪着脑袋想了想,捏捏他的鼻子:“喜欢,但不是.....”

    “别说了,谢谢,我走了,今后你自己照顾自己,再见。”

    王灯明往门口走去,森西站起来,挡在他的面前,说道:“虽然我们只是互相利用,但我希望我们这种互相利用的关系能够永远的继续下去。”

    王灯明忽然笑道:“我很奇怪,为什么我会第一时间来找你。”

    “我也奇怪,你为什么会第一时间来找我,说吧,发生什么事情了,说出来让我分享一下,也许,事情并不是想象的那么坏。”

    王灯明盯着她:“好吧。”

    十分钟后,森西笑道:“这有什么,这不是麻烦事。”

    她的手伸向了王灯明腰部。

    “你想干什么?”

    森西已经将王灯明的手枪拿在手里,说道:“手枪上现在有我的指纹,是我打死了萨摩,阿奇罗,是我不小心打死他们的,是我和我们玩游戏的时候开枪打死了他们,这个理由可以吗?”

    王灯明眼睛眨巴着:“你真的很蠢。”

    “现场,你可以伪造,供词,你可以编造,这对你不是什么问题,你是镇子的治安官,你完可以办得到,我进去后,对付默恩那只恶魔,你就会利索点,答应我,请救出的妈妈和弟弟。”

    “你是为了你的弟弟,和妈妈,才这样做的吗?”

    森西将手枪扔一边,说道:“我才不是为了你,你想的太复杂了,警长。”

    王灯明道:“我是不会让你这么干的。”

    “你别无选择。”

    “为什么?”

    森西提起那瓶白兰地,喝了一口:“你进监狱,我肯定活不成,默恩会一定会杀了我,我会死的很难看,被他折磨而死,之所以我能活到现在,那是因为你,他现在还不敢动手,如果你消失了,你觉得,默恩我还能活着吗?他才是恶魔!”

    王灯明没说话。

    “我进监狱,你能活着,你还能帮我救人,用我一个人,换三个人,这笔买卖,我们值得做,难道你不这样认为吗?”

    王灯明抢过白兰地,一口气部喝完。

    “想通了吗?”

    王灯明将酒瓶子砸在墙角,狠狠砸!

    “狗屎,这是个狗屎主意!狗屎买卖!”

    “你还有什么更好的主意?我进监狱,那是迟早的事情,早一天和晚一天没什么区别,你不也是这么想的,但是,你不舍得,不舍得将我送进监狱,难道你不承认这一点吗?”

    王灯明的眼睛变得有些血红。

    凌晨五点,王灯明冲了一个热水澡,拿起森西的电话,他要自首,他绝不会让森西替自己背锅,这不是男人该做的事情。

    森西使劲地按着电话:“亲爱的,我来吧。”

    电话响起,森西街了电话,是秦怀打来的:“森西,森西,是你吗,警长在不在你这里?你在哪里?”

    ”警长在我这,稍等。“

    森西把电话给了王灯明:

    “大师,你又想干嘛,你怎么找到森西这里来了?”

    “能听到你的声音,我就放心了,吓死我了!听我说,告诉你一件离谱的事情,萨摩,阿奇罗都没死,都还活着,我又去了教堂,没看见两人的尸体,我就看见两只被打碎的乌鸦。”

    王灯明手机掉落在床上。

    森西问:“亲爱的,又发生什么了?”

    警长摸着她的秀发,娇媚的脸蛋:“你真的喜欢我,对吗?”

    森西重新躺回床上,转过身,背对着他,不说话,也不回答。

    警长下了床,穿起衣服,走向门外,森西说话了:“不是喜欢,是,爱上了你。”

    警长停住脚步,三秒钟后,走向了房门。

    房门重重的被关上,森西的眼睛里,有泪珠在涌动,终于,忍不住,一滴眼泪,滴在洁白的枕头上,接着,又是一滴....

    宾馆的门口,王灯明望着头顶的星辰,默默的望着,东边,有些许鱼肚白,不久,就要天亮了。

    一辆警车出现在宾馆的门口,是加西亚。

    ”长官,上车吧。“

    王灯明准备上车,然而,止步,又回头,往宾馆里去,他再次敲开9012的房间,抱着森西,忘情的跟她亲吻,直到森西就要到窒息的边缘。

    最新网址:.xqishuta.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在美国当警察的日子 爱搜书 在美国当警察的日子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在美国当警察的日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波斯少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波斯少校并收藏在美国当警察的日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