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最新网址:.xqishuta.co

    屠戈登布的手下终于明白怎么回事,乱哄哄的一窝蜂而上,想围殴王灯明。

    一个不知好歹的东西,啊啊啊的叫着首先冲上去,被王灯明直接一掌击在脖子上,顿时就软趴趴的倒地。

    “还有人上吗?”

    血月帮的人,你看我,我看你,再没人敢上去。

    琼斯梅迪神气起来,举着枪,喝道:“所有人,双手抱头,都趴下地下,趴好了!说你呢,还有你,你这个白痴!”

    于是,饺子馆的门口前,整齐的趴着一排双手抱头的强壮男人,被一个女警用枪来回指着脑袋。

    “琼斯梅迪,去问一下,这帮人总共欠饭馆多少钱?这里有我。”

    “是!警长!”

    一会,琼斯梅迪报告:“警长,九百美元!”

    王灯明蹲下声,拇指和中指之间搓了搓,发出一声漂亮的响哨,笑道:“现金,还是信用卡?'

    屠戈登布眼睛血红,想把王灯明吃掉的模样,可他没办法,只好叫手下给了九百美元现金。

    “先生,你涉嫌妨碍警务人员执法,以及有意向的猥亵女警察,亲爱的,你被逮捕了!”

    王灯明说完,将他的双手顺势一掰,就把他反拷起来,屠戈登布疼的嗷嗷叫,却拼命挣扎着:“混蛋,我已经给了钱了,你凭什么抓我,凭什么,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知道我是谁吗,我不会放过你的!”

    “知道你不会放过我的,荣幸之至。”

    琼斯梅迪指着抱着脑袋的那伙人问:“这些人怎么办?”

    “让他们滚,我们警局警力有限,不要把警力浪费在这群人身上,收队。”

    在屠戈登布气急败坏的吼叫声中,他被王灯明捉小鸡一样,塞进了警车。而他的一帮手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老大被抓走。

    警车内,琼斯梅迪开着车,后排,王灯明靠在座位上,一只脚踩着屠戈登布。

    这东西,还是不老实,还想着反抗,被王灯明踩在脚底,只能嘴里不停的骂人。

    回到警局,王灯明将屠戈登布踹进了看押室,和琼斯梅迪来到自己的办公室,他进来后,首先就是打电话。

    “喂,麻烦你转接一下蒙哥隶耀警督。”

    琼斯梅迪一听,赶紧问:“你打电话给警督干什么?”

    “你不是想调走吗?”

    琼斯梅迪一把就把电话给按下,说道:“警长,我就是开个玩笑。”

    王灯明笑问:“不走了?你刚才可是很认真的要走的。”

    琼斯梅迪也笑道:“在半个小时前,我就决定,我会愉快的留下......”

    ”愉快的留下?“

    “是的,警长。”

    两人正说着话,办公室右侧的关押室内,咚咚咚,喀喀喀的刺耳敲击声,一阵阵传来,那是屠戈登布在踹关押室铁栅栏的声音。

    “放我出去,我要告你,臭警察,我要找律师!我要见我的律师!”

    琼斯梅迪气恼的说道:“还不老实,我揍他去!”

    王灯明笑笑,从头到脚望了望她,说道:“我确实很想看看,一个白嫩嫩的美女,是如何暴揍一个匪徒的,你打得过他吗?”

    琼斯梅迪顿了一下,说道:“在警校,许多男警员都被我打的屁滚尿流,但这个,像只暴龙,我承认,打不过。”

    “有自知之明,很好。”

    “我可以用电棍,您看这个主意怎么样?”

    “还在为饺子馆的事情生气那。”

    “这是对我的羞辱,对警务人员的羞辱,警长,出了什么事,让他告我就行,和警长没关系。”

    王灯明微笑道:“你长得确实漂亮,也很性感,我是实话实说。”

    琼斯梅迪不好意思的说道:“谢谢。”

    她顿了一下说道:”警长,我看出来了,你和那个坏种子好像有很大仇恨?“

    “是的,镇子上很多事情,都是他那伙人弄出来的。”

    ”警长的意思是?“

    王灯明狡黠的一笑:“你如果真的想揍他,我不反对。”

    “警局有电棍吗?”

    “有,给你,电压很高,德国产,够胆吗?”王灯明在办公桌侧边的一个杂物箱里掏出了一根黑黑的电棍。

    “哼,我的愤怒不是警长可以理解的!”

    ”好,那我们就好好地侦讯一下,出问题了,和你无关。“

    ”收到!我会很严格的执行你的命令。“

    琼斯梅迪凶神恶煞的拎着电棍蹬蹬蹬的就去了四号看押室。

    王灯明不放心跟了过去,屠戈登布虽然带着铐子,脚还能打人。只见琼斯梅迪拿着电棍,往屠戈登布的身上一捅,那家伙却更加的暴躁!

    口里还不停的骂人,骂的更难听。

    琼斯梅迪用钥匙打开看押室,冲进去,挥着警棍对着屠戈登布一顿狂揍,王灯明双手抱胸一边微笑着看热闹,也防止屠戈登布伤到琼斯梅迪。

    结果,琼斯梅迪给了屠戈登布一二十下,那家伙愣是没倒下,像只发疯的狮子一样,死都不示弱,还咬牙切齿的说,等着吧,等我出去,弄死你们两个,我让你们五马分尸。

    侦讯暂时停止,看押室外。

    琼斯梅迪捣鼓着警棍:“警长,是不是没电了?”

    “应该不会吧,你打我一下,我就知道了。”

    “打你?”

    “轻轻的,别那么重。”

    ”确定?“

    ”打吧,轻点就是。“

    “好吧,警长。”

    啪!

    琼斯梅迪对着王灯明的手臂还真的来了一下,一刹那,王灯明哎哟一声,弹簧一样的跳起来。

    “警长,youok?”

    王灯明龇牙咧嘴的笑道:‘妈的,有电啊,那混蛋不怕电?“

    琼斯梅迪说道:”警长,今后你可不能干这样的蠢事。“

    ”我蠢吗?嗯,好像有点。“

    琼斯梅迪发笑,问:”警长,这个人还是那么狂妄,那只能让他坐牢了。“

    “不,他的那个律师好厉害的,他现在就是吃饭不给钱,你关不了多久,弄不好交点罚金就没事了,你让我想想.“

    ”警长,他袭警,那是很严重的罪行!“

    “袭警?他手上可是没武器的,法官不好判,判了也不会太重,不要着急,他本来就是个黑拳手,皮厚,耐打,我低估他了。”

    “那我们该怎么教训他?”

    王灯明想了一会,像是下了什么重大的决心,脑袋甩甩,说道:“进去。”

    看押室里边,屠戈登布被揍得坐在地上,口中依然大吼大叫,看见两人再次进来,爬起来后,还想来揍人。王灯明闷声不吭,趁着他冲上来的时候,一只手指朝着他的肋骨某个部位点了一下,一瞬间,屠戈登布先是打了一个喷嚏,随即,脸上居然露出笑容。

    屠戈登布自己都被吓了一跳,为什么我要笑,我应该很愤怒才对,但他控制不住脸上的肌肉,笑一下,憋着,肌肉抖一下,又笑,如此不停的循环,他的样子就像是个舞台上逗人发笑的马戏团小丑。

    而王灯明早已退出看押室,锁好铁栅栏。

    屠戈登布终于感觉不对劲,冲到铁栅栏边,暴怒的吼道:”混.....蛋,你,你对我做什么了?“

    他吼叫的时候,口齿已经不是那么顺了,像个结巴,但行动还是很暴力,拇指粗的铁栅栏被他摇的哐哐响。

    王灯明捏着下巴,不表态,看他的反应。琼斯梅迪好奇:“渣滓,居然还笑!警长,多关他几天。”

    七八分钟之后,屠戈登布从发笑,到狂笑,最后整个人笑的手舞足蹈,抽风一样。再没力气摇晃关押室的铁栅栏。

    琼斯梅迪感觉有些惊悚了:“警长,他怎么了?”

    王灯明用手指挖了挖耳朵,说:“可能在怀疑人生吧,我想睡午觉,你也去休息吧。”

    屠戈登布为什么不停地笑,那是王灯明戳中了他的笑穴。

    人的身上有几十个死穴,很多搏击高手都深谙其道,还能让敌手一招毙命,唯独对传说中的笑穴,哭穴的运用,偌大的世界,没几个人会,这是一门濒临绝迹的奇术。

    王灯明算是其中的一个,这是他的独门秘诀,可惜,他今天破戒了。

    他的师傅一再警告他不要轻易使用,今天手痒,不知道怎么回事,是想在琼斯梅迪面前显摆一回,还是对屠戈登布确实憋了一肚子火,反正用上了,首次使用。屠戈登布很幸运的成了他的第一只试验小白鼠,至于效果,王灯明很不满意,起效太慢了。

    原因,王灯明分析,也许还没练到火候,制敌肯定不行,但用来审问顽固不化的疑犯,倒是个不错的阴招。就像是屠戈登布这样的家伙,相当的合适,身体棒,结实。师傅告诉他,这两个穴位,身体弱的人,千万不能乱点,很容易出问题的。

    琼斯梅迪当然不明白其中的道理,

    她就看见屠戈登布就像是吸了笑气不受控制的狂笑。

    王灯明若无其事的起睡觉了,琼斯梅迪很好奇,没走,她就想看看这人笑到什么时候。

    慢慢地,随着时间的推移,里边的这个人还在狂笑,两个小时后,疑犯脸色开始发红,发白,发青,最后,开始翻白眼.....

    琼斯梅迪被吓住了,赶紧去敲王灯明的房门。

    王灯明打着哈欠,淡淡的说道:“什么事?”

    “屠戈登布他,他......”

    ”我还以为是他的律师来了。“

    ”可他,他.....“

    “他,死不了。我昨晚熬夜了,还没睡醒呢,六点半,你再叫我,记住,不到点,不要打扰我。”

    王灯明说罢,房门嘭的一声关上,又去睡觉了。

    琼斯梅迪忐忑不安的又去关押室盯着,还问他要不要喝水,哪知道,屠戈登布想说话,就是说不出来,一直笑,笑的喘不过来,笑的嘴唇都是青黑的。

    琼斯梅迪看看手表,现在是三点半,离六点半还有三个小时,她真的有点怕这个流氓顶不住,若是翘了,怎么说也是一条人命,那她和王灯明肯定会惹上麻烦的。

    好不容易等到六点半,琼斯梅迪飞一般的将王灯明叫醒。

    “警长,快,犯人好像不行了,喘不过来,有窒息的危险。”

    “大惊小怪,你大笑一个下午,看看你会不会窒息?”

    一会儿,王灯明进了关押室,在屠戈登布的胸口戳了一下,他顿时不笑了,然而整个人瘫在地上,老牛一般呼呼呼的喘息。

    足足五分钟,这家伙才算是调匀了气息,王灯明又蹲下身,笑问:“先生,知道你为什么被关进来吗?”

    屠戈登布一回神,一对牛眼凶光四射,骂道:“婊子养的,你记住了,这事没完!”

    王灯明叹息的摇摇头,手指又是往他的肋骨一戳,顿时间,这家伙像是变得冷静下来,六七分钟的样子,屠戈登布开始时不时的抽泣一下,跟着小哭,渐渐变成哇哇大哭,暴哭,眼泪鼻涕一起来。

    琼斯梅迪都被吓住了,赶紧问:“警长警长,你对他又做什么了?”

    “没什么,这是个感悟能力很好的人,他对人生的理解又进了一步,他已经感悟了,所以在忏悔人生,没事的,让他宣泄一下吧,我今晚要去一下塔齐木阁镇,去办点事,警局就交给你了。”

    “可是,他在哭哎!”

    “哭一下,有益健康,我明天早上就回来了,哭不坏的,另外,任何人来保释他,包括他的那个该死的八婆律师,都不行,就这样。”

    ”八婆?“

    最新网址:.xqishuta.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在美国当警察的日子 爱搜书 在美国当警察的日子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在美国当警察的日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波斯少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波斯少校并收藏在美国当警察的日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