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如此诡异的一幕让夏枫久久没回过神来。

    厨房里,夏小雨快速刷完汤锅,放到一旁的煤气灶台上。

    回过身抓起灶台边的一摞碗,举起来淋干里面的水渍,转身放到敞开的竹柜里。

    一切都有条不紊,什么也没有发生。

    等看到夏枫呆呆的站在桌旁盯着她时,夏小雨奇怪道:“哥,你看什么呢?”

    “啊?”回过神的夏枫,疑惑了一声后惊疑的看了眼已经关起来的竹柜,摇摇头道:“呃……没什么。”

    夏枫觉得,可能是自己刚刚重生,精神还不稳定,出现了幻觉。

    嗯,一定是这样。

    一个挂逼再带个金手指,这他妈的也不带这么写的。

    夏枫揉揉眉心,把抹布递给小妹,转身去了卫生间。

    站在镜子前照了照,镜子里是一张还算英俊的脸,健康的小麦色皮肤,一双桀骜不驯中透着三分稚气的眼睛,鼻子嘴巴都是有模有样。

    可惜,顶着一头软趴趴的莱昂纳多式中分,配上蓝色格子衬衫以及一条黑色喇叭牛仔裤,衬衫下摆还被塞在裤子里,露出里面的黄色牛皮腰带。

    曾经非常有逼格的造型,在来自9012年的夏枫眼中,简直就是一个标准的矬逼。

    夏枫一阵汗颜,赶紧把衣服下摆从裤子里抽出来。

    至于发型只能明天再说了。

    洗了把脸回屋睡觉。

    今天发生的一切,让他有一种梦境般的荒唐感,他想好好睡一觉,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

    ……

    第二天早上,当夏枫睁开眼,看到布满蜘蛛网的墙角时就知道,自己是真得重生了。

    “顶你个肺吖!”

    骂了一句,无奈起床,从衣橱里翻出一套皱巴巴的灰白色运动套装穿上。

    刷过牙洗过脸。

    早饭是稀饭配咸菜,外加热腾腾的烧麦,夏枫一口气吃了两大碗。

    临出门前,周玉梅嘱咐道:“昨晚你二姑奶打电话过来,让我今天过去帮忙,晚上我要是回来的晚了,晚饭你们自己解决。”

    说完周玉梅从口袋里摸出一张80版的10块钱递给夏枫,“听到了吗?”

    夏枫知道老妈口中的“二姑奶”,就是她之前上班的裁缝店老板娘,只是论辈分这么叫罢了,实际上没撒亲戚关系。

    至于中午饭,他在学校吃,夏珂和夏小雨则是到那个二姑奶家吃。

    顺手接过来钱,应声道:“木问题老母!”

    “一天到晚嘴里说的什么东西啊……”

    夏枫赶紧闪人。

    到了楼下巷口的小店门口,夏小雨拽住夏枫胳膊说:“哥,给我两块钱,我买两个大大超人。”

    夏枫想也没想就把攥在手里的10块钱给了她。

    夏小雨眉开眼笑,拉着夏珂就跑进了小店。

    三分钟后,两个人出来了。

    一人手里拿着个汽水棒、一袋跳跳糖以及一瓶娃哈哈,口中还嚼着大大超人,笑得跟朵花似得。

    夏枫楞了楞,然后才猛然想起,早上吃早饭的时候,他顺嘴跟老妈提了一句,自己要剪头发,老妈这才给了他十块钱。

    而不是因为看他长得帅嘴巴甜,就大发慈悲主动给钱。

    夏枫赶紧问道:“还剩多少钱啊?”

    夏小雨把手中里拿着的娃哈哈夹到腋下,摊开手心说:“喏。”

    里面攥着一张皱巴巴的纸币五毛钱。

    “瓜批——”夏枫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抓过钱转身就走。

    “哥,等等我……”

    夏珂和夏小雨就读的小学挨着二中。

    到了校门口,夏枫把身上挂着的书包,没好气的塞到两人怀里,“好好学习,敢谈恋爱,腿打折!”

    “我才不会呢!”夏珂傲娇的哼了一声,一甩马尾辫进了校门。

    夏小雨很小大人式的拍了拍夏枫胳膊,“放心哥,你妹看不上学校里这些小毛孩。”

    然后双手插兜,施施然的进了校园。

    夏枫砸吧了一下嘴,暗自琢磨道:“难道现在就有大叔控的倾向了?不行,回头一定要纠正她的恋爱观!”

    想到距离关闭校门还有半个小时呢,正好去理发店把头发剪一下。

    顶着一头汉奸式中分,实在有损他的颜值。

    刚准备走,身后有人喊道:“夏枫。”

    夏枫转头看去,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圆脸小胖子,浓眉大眼,未语先笑,身上也穿着蓝白相间的面口袋校服。

    “夏枫,你昨天不是说去我家的嘛,怎么没来啊?”过来的小胖子笑问着,然后从肩包里掏出一本书,塞到夏枫手中,“喏,这个给你。”

    夏枫低头看了眼,黄色书皮上写着“小李飞刀之群芳艳谱录—下册”。

    “……”

    与此同时,夏枫终于认出这个小胖子是谁了。

    他小时候的邻居兼死党——邓文杰。

    邓文杰从小到大成绩都非常好,前世如愿考上浙省一所重点名牌大学。

    硕士毕业后参加国考,然后进了体制内。

    因为说话办事憨直,得罪了上司,一直都没有得到提拔,导致郁郁寡欢。

    2018年,酒后突发脑溢血死亡。

    如今再看到这个活生生的儿时玩伴,夏枫一时间感慨万千。

    不等夏枫开口,邓文杰便问道:“夏枫,你真得不打算考大学啦?”

    回过神的夏枫,笑了笑道:“就我那全班倒数的成绩,哪个大学肯要我啊?”

    邓文杰安慰说:“那也不一定啊。我听我爸说,今年国家高等教育可能会出台重大改革方案,现在上面已经开始吹风了。”

    邓文杰爸妈都是区中学老师,对这方面比较关注。

    听到邓文杰的话,夏枫猛然间想起,好像就是从今年开始,中国大学开始扩招的。

    如果记忆没错的话,今年应届大学生将超过150万人,比起98年增加了50万人。

    同时,也是今年开始分一本、二本、三本、高职专科。

    那些成绩不好的,稍微努力一下,还是有机会上个三本大学的;

    即使吊车尾,临阵磨磨枪,说不定也能上个专科院校。

    当然,这里面不包括夏枫。

    他本身就是个学渣,再加上二十年没碰课本了,上辈子学校里学的那点东西,早就还给老师了,现在让他去参加高考,估计能考出个历史新低来。

    他笑着道:“这样啊……那我考虑一下。”

    “嗯!回头需要什么复习资料跟我说,我那里全有。”说着邓文杰跟到:“快走吧,要迟到了。”

    “你先进去吧,我去剪个头。”

    “噢~那我走啦,拜。”邓文杰摆摆手,小跑着进了校门。

    夏枫也是快走几步,来到马路斜对面的小美理发店。

    店里正放着黄安的老歌《样样红》:青春少年是样样红,你是主人翁,要雨得雨要风得风,鱼跃龙门就不同……

    正在擦桌子的理发店老板娘“大美”,看到夏枫进来,把录音机的声音调小后,走过来笑问道:“同学,剪头发啊?”

    “嗯!”

    “想剪个什么发型啊?”

    夏枫摊开右手,有些尴尬的说:“那个……剪个五毛钱的。”

    老板娘楞了一下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来来来,你告诉我五毛钱的怎么剪?”

    夏枫一听老板娘这口气,知道有戏,立马打蛇随棍上,抬起手嘿嘿笑着比划道:“两边剪短,中间打薄,像这样……这样……再这样……姐姐,行吗?”

    夏枫最后一声“姐姐”,喊得老板娘心花怒放,眉梢带笑,非常痛快的笑说:“看在小弟弟嘴巴这么甜的份上,今天就破例了,坐吧!”

    等夏枫坐下后,老板娘大美拿起旁边椅子上的围布,抖了抖上面的碎发,在他脖子里系好。

    用喷壶把头发喷湿,然后“咔咔咔”的剪了起来。

    “再推掉一点,能看到头皮为止……上面打薄后修一下,往前梳,对,就这样………”

    在夏枫的指挥下,老板娘三两下剪完了。

    然后夏枫自己到门口的盥洗台那边简单冲了一下,用风机吹干,然后喷了点定型胶在手心里涂匀后抓了个凌乱的飞机头出来。

    笑眯眯站在旁边的老板娘大美,等夏枫弄完后,眼前顿时一亮,“好帅啊——”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我的1999年 爱搜书 我的1999年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我的1999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二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将并收藏我的1999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