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最新网址:.xqishuta.co

    这时杨莹琳听到有很大的嘈杂声,她看到季冉带着一行人架着李婷婷和他的父亲来到她的面前,季冉一脚把他们两个踹到地上。

    李婷婷的父亲冷笑:“看来这杨小姐果真不简单,难为你发疯一样的搜变整个城市翻了个底朝天,甚至连蒋家的面子都不顾了,不知道蒋小姐知道了会怎样。”

    周旭然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知道又怎么样,最坏的结果是我们两家两败俱伤,鱼死网破,而你李家是彻底玩完。”

    周旭然态度异常的坚决,李婷婷的父亲始料未及,他语气开始服软:“我并没有对杨小姐做什么过分的事情,李家我可以不管,只求你们救救我的女儿,看做我是一个普通父亲的份上,你们上次说过她会没事的,可是好了几天,又变成了之前的样子。我就是难受气不过,还有就是特别的着急,所以才忍不住出手的。”

    杨莹琳从周旭然的怀中挣扎着起身,看到眼前的李婷婷,她开始明白为何李家会做这样的事情,眼前的李婷婷:面容枯槁,要不是强撑着一口气,就像是一具白色的骨架干尸,不知为何她忽然想起老肖的妹妹说的老肖的死状,会不会就是这样。或许李婷婷的父亲是真的着急了,再晚一点,李婷婷会不会像老肖那样是真的没救了。

    “让她过来。”杨莹琳指着李婷婷说道。

    “李家对你这样,你要帮她,我看他们就是罪有应得,之前也没少害人。”季冉一副解气的表情。

    其实这也是杨莹琳心里的真实想法,李婷婷之前因为刘振嫉妒成疯,身上确实背着命案。

    “她都这样了,不能见死不救,还有这件事可能跟你们提到的张大师死后作祟有关,说不管还能真不管吗?那是气话而已。”

    李婷婷被架到杨莹琳面前的时候,一副枯骨,整个灵魂都被掏空了。杨莹琳用手抬起她的脸,李婷婷这次确实和上次不同,她没有煞气缠体,整个人一点精神头都没有,杨莹琳咬破手指滴在她的额头,竟然意外的看到有一缕魂魄漂浮在其中。这缕魂魄并没有因为她的极阴之血而消失,反而漂浮起来,更像是传达某种信息。

    杨莹琳觉得非常的蹊跷,她拿起《天书》,咬破手指,滴在上面轻念符咒,《天书》并没有像之前那样发出刺眼的光芒,而是将魂魄收入其中,看来这缕魂魄怨念并不强烈,只是寄生在李婷婷的魂魄中,抽空她的灵肉养活这缕魂魄,所以李婷婷整个人身形特别瘦削,感觉被吸干一样。

    难道这张大师真的是高人,他并没有真的火焚而死,他的魂魄在吸收别人的魂魄,用来重新聚魂,那岂不是跟邪灵转世一个道理,杨莹琳设想到这个场景就后怕。

    但是现实并没有像她预想的这版,杨莹琳看到那缕魂魄在天书中化作一场景,有张大师慌张吞掉某样东西的场景,而后转向映现出一个地方,随即化为青烟飘散而尽。

    《天书》随即封闭,李婷婷倒在地上。事情解决的这么简单,反倒弄得这件事好像不会真的就这么简单,杨莹琳一时间没有想明白的疑问有好多。

    “她已经没事了,这次没有上次那么严重,只要好生调养就能好,放过他们吧。”杨莹琳向周旭然和季冉眼神示意,周旭然明白她的意思是有话想单独跟他们说。

    所有人都撤走后,季冉忍不住问“是什么情况,《天书》感应似乎并不强烈”。

    “确实是跟张大师有关,但是和煞气无关,更像是留个我们一个讯息,那缕魂魄里面有一个影像,有张大师慌张吞入东西的场景,还映现出一个地方。周旭然,张大师到底是怎么死的?”

    “我找人调查过,目击证人是张大师的弟子,张大师的弟子号称他看见张大师在自己经常闭关修炼的密室里说身体灼伤的难受,然后张大师疯狂的跑了出去,说是自己马上要被烧死了,然后就是张大师体内忽然燃火自焚,顷刻化为灰烬飘散。”

    “那么张大师为何会内燃起火,还有这缕魂魄传达的镜像是不是张大师故意留给我们的线索,想要告诉我们一些事情,所以我们现在务必要找到化境中的地方,知道张大师到底是要告诉我们什么事。”周旭然默认点头。

    “事不宜迟,我们得感觉出发。”杨莹琳想挣扎起身。

    周旭然一把轻抱起杨莹琳往外走:“你身子伤着了,这两天先修养一下,我和慕渊会派人去搜集张大师生前经常去的地方,拍下影片,你确认是哪个地方,我再出发,季冉,莹琳这边留给你照顾,可不能再出差错。”

    季冉一边看着周旭然抱着杨莹琳的样子,心里怪怪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又有些抱歉和心疼:“那天我们就应该拦着你。”季冉语气充满自责:“结果让你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反倒是杨莹琳抓住季冉的手安慰他说:“没事的,就是头有点疼疼的,所以这几天你要好好照顾我,听到了没有呢。”

    “每次都答应好好照顾你,却每次总让你受伤,是我做的不够好。”看出季冉的难受,杨莹琳反倒安慰他。

    “这是我们这几天搜集的资料,是张大师生前比较常去的地方,你看看里面有没有境像中指向的地方。”

    杨莹琳仔细的看了一下:“这张大师看不出来,业余生活还是蛮丰富的,不过都不是。”

    “那你好好回忆一下,那境像中的场景的环境是什么情况的,可以帮我们缩小一下范围。”

    “应该是在山上,环境清幽,有树木环绕,远处有湖水。”

    “那范围可就大了。”季冉听完说道。

    “对了,是有不寻常的地方,绿绿葱葱环绕,但是有一块圆形地面,周围寸草不生,显得特别的突兀。”

    周旭然听完一顿,他从手机中翻出照片,“你看看是不是这个地方。”

    “是,就是这。你这不是有吗?刚才为什么不拿出来,这是哪?”

    “这是张大师火刑死亡的地方。他在这里焚烧而亡,之后这地方形成圆形地面,寸草不生,没有想到的是张大师留下这缕魂魄指向他死亡的地方,是要告诉我们什么事情,亦或者是这本就是一个圈套,想要引我们上钩也未可知,看来我们得谨慎些。”周旭然说道

    “但是现在的状况,我们没有时间紧密的布置和思考,圈套也好,线索也好,真相也好,我们必须去了才能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最近这段时间邪灵销声匿迹,绝非单单是因为上次受到重创养伤有关,更像是故意营造的一种假象,很有可能是暴风雨前的平静,目前我们所剩的时间和机会本就不多,所以我们不能放弃任何一个机会。”慕渊说道。

    “道理确实是,总之不管那么多了,见招拆招,那就赶紧出发吧,到了现场才能一探究竟。”周旭然果断的说。

    “你说我们出发就出发吧,这身黑衣黑裙,怪不自在的,是当法师呢,还是去参加葬礼呢,周总裁,我觉着自己还缺一副黑口罩。”杨莹琳在车上坐着,这一身黑她觉得别扭。

    “黑口罩在这。”周旭然说完非常周到的递给杨莹琳。

    “你真的有?我就是随口一说,不过你怎么现在才拿出来。”

    “一会下车戴上,现在戴着在车里不得闷得慌。”周旭然解释说。这个理由充分到杨莹琳无力反驳。

    “你们给我配的这一身,会不会显得太突兀了,本来还想低调些,但是一身黑反倒弄得有些不低调,太亮眼。”

    “一会你到了,就知道这真的很低调,你看看那些假鬼假怪的法师,就知道他们的造型有多浮夸,你这要多正常就多正常,要多低调就多低调。”季冉补充说道。

    “暂且相信你们。”

    杨莹琳趴在窗前看着沿途的风景,忍不住感叹说:“怎么大师都喜欢往山上扎根。”

    只是这一路下来,杨莹琳也算开了眼界,虽然人不多,但是有豪车加持,每辆都开得飞驰而去,跟逃债躲命一般,那么迫不及待,反倒衬的他们的行程不急不慢的有些悠闲。

    “快看,那是不是那个那么厉害的企业家刑昭,前几天报纸还登他的专访,说他年轻有为,并且热衷慈善事业,大为夸赞。”

    杨莹琳兴奋的看着那辆从她身边疾驰擦肩而过的车,里面的人引起了她的注意,她感叹的说道。

    “你居然还会看经济版面。”季冉提出了质疑。

    “倒不是什么经济版面,我对那种事情不怎么感兴趣,就是我好像记得曾经在八卦新闻上看到他和张大师的合照,顺带里面有对他的身份做了详细介绍,令人印象深刻。这位经过这里不会也是来驱鬼的吧?”

    “是。”周旭然回答的简单明了。

    “看来八卦新闻并非都是空穴来风的”,杨莹琳兴奋的说道,只是她转念轻叹:“没想到啊,看来他和张大师的关系是真的好。”

    “那倒未必,以我对他的了解,这家伙活着的时候拜神,死了之后拜鬼。”

    他们一行人终于到达现场,只是那场景是杨莹琳完没有想到的,简直是人满为患,来了好多厉害人物,张大师身后有着巨大的关系网,他的死带走了好多秘密,而这些人张大师生前和他们交往密切,看来张大师死后寝食难安,不得安宁的人有好多。

    本来杨莹琳觉得自己的一身黑显得尤为突兀,现在看来真的像季冉说的那样正常低调多了,几乎每个来这里的“厉害人物”,带着各路号称“神仙或者大师”的人物来这里驱鬼驱魔。

    杨莹琳果断的带着口罩,跟着周旭然来到这里面,因为人很多大家都见怪不怪,杨莹琳仔细打量着这些法师和能人,穿着各异,法器各异,行头装备非常隆重。

    只见这现场有摆法阵的,有念经超度的,有跳大仙舞的,好不热闹,她从没想到从事这个行业的人会这么多,能聚在这里更是难得。看来之前传说好多幕后大老板有养小鬼的,有供着大师的事并不完是空穴来风,可能却有其事,而且这样的人看来还不在少数。

    她用探究的眼神看着这些法师级的人物,不简单。能混进去,得到这些大老板的青睐,想必还是有一点本事的,哪怕没有半点灵力,但是忽悠人也算是本事,当然其中也是有一些真有本事的人。

    她看到那个法师身上有着别人的灵魂,想必是因为鬼上身所以能够看到一些常人看不到的东西。

    还有有点修炼的道士,修为不高平时还能管点用,估计这次张大师这里是够呛的。

    还有狐仙上身的人物,甚至还有精通风水的大师,不过在这里处理怨魂和鬼火估计专长是用不上了。

    她沿途道听途说,说是这些法师们来这有好几天了,大家各显神通和本事,也不分彼此,管用就行,都想尽早完成任务有所交代,但是时至今日好像并没有用,这些大老板还在不断的请更有名气更厉害的法师来这里驱鬼。

    杨莹琳跟着周旭然一路小心翼翼的走在他的身后,尽量低调一些,毕竟她和这些法师可不是一类人物。但是有一些有道行的法师,似乎感觉到了她强盛的灵力,用眼神打量她,自动退避,给他们一行人退出一条靠近张大师死亡之地的路,慢慢的杨莹琳开始引起有的人注意。

    比如之前上山的时候,与他们擦肩而过的那个邢昭。季冉刚才絮絮叨叨说了一路,刑昭家族的势力其实和周家旗鼓相当,和周旭然年龄相仿也是竞争对手的关系,此刻他充满敌意的打量周旭然,但却眉目含笑的走过来寒暄,有几分笑面虎的意味。

    “没想到呢,你也来这里,据我所知你不是一向对张大师不屑,不应该说是看不上眼呢,怎么也来了,估计是因为依依吧,依依和张大师的关系近来尤为密切,张大师闭关的时候谁也不见,只见她,我们受的罪,她肯定比我们更严重吧,外界近来传言,周家有意想取消婚约,依依那么优秀的女孩,那么高的门第,想想你也不会放手,想来你还是心疼你的未婚妻。”

    周旭然笑笑;“看来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关心我,但是你未必知道所有的真相。”

    这邢昭笑笑:“对于你,我知道的事比任何人都多。外人可能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你们周家不简单,你们的起家方式可能和别家不太一眼,你们家大业大的,谁能料到你们周家的传人习得异术。”说完有些神秘的贴近周旭然:“这事我知道,但是我不会告诉别人,你要是真有本事,何不亲自动手,灭了张大师这作祟的怨魂,不要让大家都受罪了,大家平安无事,一切都好。”

    周旭然也是皮笑肉不笑说:“都说了那是传言,我可是没那本事的”

    邢昭一副不相信的样子,你休想骗我的表情,转而打量周旭然身边的人,杨莹琳明显引起了他的注意:“那这位应该就是你特意带来这里的人了,看样有点意思。”

    周旭然没有说话,算是默认,杨莹琳知道为什么周旭然不想出手,要推自己上前的原因,他亲自出手处理确实太突兀了。

    邢昭傲慢的打量着杨莹琳从头到脚,能把人盯出个洞来,但是显然对此也不满意,眼神中充满鄙视,杨莹琳被她盯得浑身不自在,这时候刑昭的秘书悄悄的趴在他的耳边低语几句,他的表情转为喜悦。

    “不巧,我的大师也来了,这可是和张大师不相上下的头号厉害人物,我也是想尽办法请师傅上来的,估计他要是没有办法,那这世间就真的没人能制得住了。”邢昭说完一副傲娇的表情,这师傅的到来就是给他长脸。

    杨莹琳越发的好奇,到底是那号厉害人物,她想着邢昭可别把话说得这么满,砸了自己的脚,这些号称厉害的师傅她听得多也见得多了,包括张大师,但是真的像传言描述的厉害人物可没见过几个真的。

    说话间,这个所谓的重量级人物缓缓走来,登场现身,穿着布卦,着装简单,带着一副黑色的墨镜,倒是有几分大师傅的气度,看来确实有名气,他一出现,这些先前来的法师们都停下了手中的各类法事,主动退让。

    那人走到邢昭面前,并没有表现的很有热度,气场依然有,没想到傲慢的邢昭反而都对他非常客气表示尊敬,然后有些骄傲的带着他来到周旭然面前:“这位人物,这姑娘要是混这个圈子不会不知道吧,论辈分见面也不叫一声大师傅,有些失礼了。”

    最新网址:.xqishuta.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驱魔小纵队 爱搜书 驱魔小纵队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驱魔小纵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柒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柒疯并收藏驱魔小纵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