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    那道黑影顺风而行,快地肉眼几乎难辨,眨眼间就从我的身旁飞掠过去。若不是我一直提着神儿观察着周围的风吹草动,根本就发现不了。

    “她不是被转轮王抓进地狱了吗?怎么会在这里!”震惊之下我的脑袋根本转不过圈来。刚才所见不会是幻觉,我看的明明白白,那人就是苏南烟,错身而过的瞬间,劲风撩起的发丝中,她脸上的丑陋胎记历历在目。

    我喃喃自语,“怎么可能,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座遍地枯骨的古城中?”身体一震,“不对!她刚才没理由看不见我啊?”

    我不在多想,赶紧朝她消失的方向追过去。然而未追多远,四周忽然飘起了薄薄的烟雾,不出片刻浓厚的已经不见五指。

    “这到底怎么回事儿?”我大声喊道,“小蜻蜓,小蜻蜓……”

    悠悠的声音拉出好远。我试图以这种方式引起苏南烟的注意,因为我相信若刚才真的是她的话,不会对我置之不理的。

    可是我想错了,过了许久,除了越来越浓郁的惨白烟雾,剩下的没有什么了,就连地上成堆的枯骨似乎也消失了,一路摸索走来都是平坦光滑的路面,根本没有踩到任何的异物。

    猛然地——一阵剧烈地狂风席卷而过,那些围绕着我的烟雾就像被一个巨大的吸尘器吞噬着一般,快速地消失着。

    随着那些弥漫着的烟雾逐渐地消散,我的眼前出现了斗转星移般的变化。仿佛电影的快退,这座死气沉沉的枯城极速地恢复着生机。就在那一瞬间,先前的遍地枯骨变成了万家灯火,人声鼎沸中一片生机勃勃,整座城哪里还有先前的死气笼罩?

    “这他妈到底怎么一回事儿!”瞠目结舌中我随着各异古装的人波逐流。此刻似乎是元宵佳节,楼房亭宇上各种奇特的花灯倒挂,街道两旁彩练装饰,拥挤地街道上不时的有拿着纸糊的彩色风车的孩童追逐嬉闹。这里真是一处欣欣向荣的富丽景象!

    还未等我震惊完,画风突变,我突兀的出现在了一座巍峨的府邸前,那府邸的红漆大门上挂着一块烫金的大匾。奇怪的是我根本看不清匾上书的何字,它就像被打了马赛克一样,模模糊糊看不真切。

    我凝神细看之际,那红漆大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一队身着漆黑铁甲的士兵鱼贯而出,守在大门两侧,凝神戒备着。

    先前烦闹地街道此刻落针可闻,虽然家家户户灯火通明但却大门紧闭。

    这又是怎么回事儿?我纳闷不已。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一件一件的奇特怪异,每一件事儿都像是一块巨大的落石压在我的胸口,闷地喘不出气。

    一道闪电般迅速地黑影几个跳落,站在了这府邸的大门前,那些士兵见到来人,行了一个军礼,并未阻拦。

    苏南烟?她怎么会在这里?那道人影不是别人,正是我一直寻找的苏南烟。虽然她一身黑衣,蒙面,但我知道就是她,错不了。

    此刻牌匾上的朦胧散开了,露出‘文王府’三个苍劲有力的烫金大字!

    我踏步跟上去,画风忽然又一转,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扇白纸糊窗的精致木门,虚掩着,我试探着推了一下,那门就咯吱一声打开了。

    屋内古朴生香,没有古玩字画,花草鸟木,两边墙壁上反而挂满了各式各样的兵器。我顺着前行,穿过屏风。

    苏南烟半跪着,上方的台案背对着站着一个魁梧的男人。她的蒙面已经拿掉了,露出了一半天使一半魔鬼的容貌。此刻她的面色似乎很是焦急,布满了祈求的神色。她的嘴里说着什么,可是我却听不到半点儿声音。

    “喂,你谁啊?干嘛让她对你下跪!”我气得吼了一声,上前去拉苏南烟,“你为什么给他下跪,小蜻蜓?”但我一个踉跄,双手从她的肩膀一抓而下,穿了过去,差点儿摔了一个狗啃地。

    这,这怎么回事儿?我痴痴的看着双手。刚才我的手穿过影子一样毫无阻力的透过了苏南烟的身体。她似乎根本没有发现我的存在,那双漆黑漂亮的眸子死死地看着前方的男人。

    我也跟着看过去,那男人慢慢转过了身,我骇地“哇”了一声跳出老远。这男人不是别人,正是我!

    不,或者说长得和我几乎一样的男人!因为我的年纪没有他大。他的面庞已经经历过了沧桑,岁月在他的脸上留下了一丝的痕迹,两道鱼尾纹补上了他的眼角,一绺银发飘下了他的额头。他很魁梧,青筋如虬龙一般盘扎在他的手背上,一路向上,没入金光灿灿的战甲之中。

    这一刻我深知自己不是他。因为我没有那刀削般坚毅的面孔,没有那睥睨天下不可一世的坚毅眼神,没有那如山岳一般的无敌气概。

    此刻面对他,让我不自觉想起了曾经面对珠穆朗玛峰时的那种感觉,是那种不可攀越的深深的无力感。

    一个人怎么能给人一种面对神祇一般的感觉呢?不等我思考出答案,那个“我”说话了。似乎因为他的张口,我终于能听到了声音。

    “我文毅岂会做那贪生怕死之事!此话若在提半个字——军法处置!”文毅的声音苍劲有力,气魄十足。

    苏南烟抿抿嘴,眼泪顺着面颊流了下来。这般情景,绕是文毅心如铁石,也不可能无动于衷。他走上来扶起苏南烟,道:“我身后是百万的城民和万千的将士,若是我这个主帅临阵脱逃,那……我便是死,也不会安心的。”

    “可是……”苏南烟擦掉眼泪,“将军,我们已经弹尽粮绝了,将士们早就精疲力竭,此刻若不弃城撤离,一日后敌军援军一到,我们便彻底的没了希望啊。”

    文毅摇了摇头,转过身去。

    “毅哥,”苏南烟突然上前抱住了文毅,脸贴在他宽阔的背上,泪水止不住地流下。

    文毅浑身一震,抬手想要推开苏南烟,但举起的手僵在了半空。良久……他猛然转身,抱住苏南烟亲了下去。

    我惊讶的看着,就像看一场身临其境的电影一般。

    “你……”文毅突兀的僵在那里,想说话但舌头开始打结,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他双眼中满是不可置信和疑惑。

    苏南烟轻轻的在他厚实的嘴唇上亲了一口,说“毅,黑甲军不能没有你,大梁国不能没有你。”一边说着一边脱下文毅的盔甲穿在自己的身上,“药效三个时辰后会解除。”

    苏南烟说着用手帕擦拭了嘴唇,丢了一颗黑乎乎的药丸吞了下去。原来她刚才在嘴唇上涂了药物,文毅吻她中了毒。

    “进来!”苏南烟穿好文毅的战甲后娇喝一声,两个身披甲胄的士兵便冲了进来。“带队军士,速速带将军由西门突围出去。”

    那两个士兵相互对视一眼,看着文毅。苏南烟喝道:“难道你们想看着将军战死沙场吗?还不快走!我会在南门拖住敌军。”

    “是!”那两个士兵上前架起文毅,嘴里说道:“将军,事后我等以死谢罪。”

    苏南烟不敢去看文毅愤怒的眼神,等他消失在视野里才留着泪自言自语,“对不起毅哥,我不会让你死的,我不能让你去死……”擦了擦眼泪,她带起金甲头盔,放下面罩,提起墙壁上挂着的一把宝刀,出门喝道:“众将听令,速速南门集合,与敌决一死战!”(未完待续)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活阴差 爱搜书 活阴差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活阴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七角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角杯并收藏活阴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