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正午的阳光丰沛鲜盈,柔柔暖暖、喷香流溢的芳馨和煦里,甘甜的暖阳普照在每个人的臂膀上。于太阳的照射下,满布战场那纵横十几里的空间内,数十万副铠甲甲叶金光重叠,向日映辉,神采奕然,灼日璨彩洋溢在衰飒的沙场上,使泾渭分明,春风难掩十里浓郁的血腥味。

    “是明军。”

    张皮绠勒住战马的缰绳,回头眺望。顺军的炮击还在持续,在红夷炮的火力上,大顺军已经毫无疑问可言地彻底压倒了清军。

    特别是在占领环壕一线以后,清军布置在壕沟附近的大量火炮,或者被顺军缴获直接倒转炮口开火,或者便是被大顺军的卫军民兵们用铁钉封死了炮门。

    尚可喜的藩下兵全都覆灭以后,清军最精锐的炮手也都死伤殆尽。大清的红夷炮火力,只剩下孔有德指挥的一支炮军,还部署在多尔衮的中军附近,射程难以覆盖顺军战线,只能远远射出几发无伤大雅的炮弹,还失去了落点。

    此刻战场上轰然未止的炮击声,全都来自于大顺军自己的红夷炮。雷动阵阵,嘈杂的响声打断了张皮绠的话语,顺军骑兵继续变换着队形,向前冲杀,将数量更多的清军驱赶出阵地,或者是将敌人挤压成一团,由自两翼压迫过来的大队步卒完成收割。

    刘芳亮驰骋纵横,尽享复仇的甘甜滋味。殿左军的战士都为获鹿大战的结果耿耿于怀,他们中的精锐都是闯营元从之士,哪一个人不是对闯王万分爱戴呢?

    今日正可以为李自成复仇,又可以尽情地杀戮满洲人。三堵墙的马槊长矛和利剑,寒光闪耀,形成一条长宽皆达数百米的银色光带,横亘战场之上,充塞敌阵,所及之处,清军无不人仰马翻,难当这些老骑士们的肆意一击。

    现在最有大将气度的人还是郝摇旗,他约束住了后队的殿中军羽林骑兵,将许多深陷清军阵中的马队拉了出来,重新拼凑冲击队形。

    郝摇旗细致地与友军同袍们交换右翼战场的情报,他断言道:

    “明军已到,江南兵再是羸弱,那也是好几万战兵,不是好几万头猪。我们必须派兵增援右翼,否则被敌人从侧翼突破,一旦明清联军合流,以大兵向中央卷击,大顺军就会有被沿着壕沟分割成两半的危险。”

    明军的旗帜和阵势都稍显松散,但这样一场关键性的大会战,郝摇旗实在不敢掉以轻心。他没像多尔衮那样,将胜利的希望寄托在明军身上。

    多尔衮希望明军足够强大,可以依靠优势兵力缓解清军不利的战况。难道顺军也能这样想吗?

    郝摇旗大喊道:“我们不能把胜券握在明军不堪战上面!羽林骑士,都跟俺走,去右翼!”

    羽林骑士们缨盔上都树立着黑白相间的鹖鸡翎,伴随着战马调转风向,扬武剑在风中直指如雨横贯,根根羽毛飞扬恣意,与大军上空漫天席卷的黄龙大纛旗帜,形影不相离,声色壮于天下。

    飞舞昂扬的骑兵队伍转了一个弯,殿左军都着红白二色铁甲、打刘芳亮的白色大纛,羽林骑士则着黑衣黑甲、打李来亨的黄色大纛。风卷走动,马走人惊,千骑席卷过平冈,日月为之失色,天地因而动容。

    号手们不失时机地奏响冲锋号,哨子声和海螺声也同时响起。不明所以的清军士兵大为骇然,都以为顺军骑兵又将要发动一次猛烈的攻击,绿营兵飞快溃逃,即便是骁勇善战、顽强不屈地八旗兵们,也感到体力透支,做好了战死沙场的准备。

    不意顺军骑兵拐了一个弯,迅速脱离了中央战场,只有刘芳亮和张皮绠继续带领部分手枪骑兵切入敌阵四面射击。大部分的枪骑兵,还有手持扬武剑的冲击骑兵,都跟随郝摇旗暂时脱离了战场,

    他们先撤到距离混战中央稍远的地方,接着改换回了纵队纵队,以整齐快速的步伐向右翼战场转进。

    郝摇旗的想法与李来亨不谋而合,他们都认为不能将胜券寄托在明军的羸弱上。不管明军战力多么低下,这毕竟是一支多达五万人的庞大军队,突然投入战场,如果不管不顾,万一逆转之势形成,可就不能挽回了。

    “去右翼!去右翼!”

    郝摇旗奔走之间声嘶力竭地呐喊,接着羽林骑士们都高举刀枪,齐声狂呼“去右翼”、“去右翼”。巨大的声量在短时间,甚至超过了轰鸣不止的炮声,吸引了战场上所有人的注意力。

    也是在同一时刻,郝摇旗敏锐发觉到了清军阵列的变化。一直受到顺军压迫,战线不断向后移动的清军阵列突然间就都稳住了,坚如磐石,显而易见是有新的生力军投入战场。

    但兵力限制了郝摇旗的行动,他咬咬牙,还是认为右翼战场更为重要,中央战场的混轮厮杀只能交给郭君镇和刘芳亮处理了。

    “郭帅也已经带亲军入阵了吗?好,有两位权帅身先士卒督战,就算多尔衮亲自出马,中央战线也不会有问题的。

    兄弟们,随俺去右翼!咱们走着嘞!”

    其余各队步卒主力已经从左翼和中央完全跨过了壕沟,连郭君镇这个素来喜好决胜运筹帷幄之中的人物,此刻都手持单刀,深入阵中,与满洲人白刃相拼。

    郭君镇的武艺相对一般,几次陷入险境,亲军们拼命将他救出以后,参军院派来的一位参谋官姚振道赶紧劝说道:“斩将夺旗非郭帅所长,郭帅……前线自有刘国公在啊!”

    另一位参谋官周昌,他比在河北作战时显得成熟老练了许多,此时也学着郭君镇那样,以表字行世,改名叫了周培公。

    周培公飞快跑来,拽住郭君镇的战马,苦笑道:“晋王要我看顾好郭帅,郭帅,不要让我们为难呀。”

    郭君镇抹了一把刀刃上的鲜血,耸了耸肩膀:“马队赶去右翼了吗?晋王殿下呢?”

    周培公回答说:“郝大将军,郝大将军已经亲督羽林骑士,奔赴右翼堵截江南兵。至于晋王殿下……宫中宿卫已经全部出动,也往右翼去了。”

    郭君镇闭上双眼,好像在用耳朵和鼻子观察战场的变化。他深思着最后几个问题,然后睁开眼睛,一个字一个字地说:

    “白甲兵已动,杀多尔衮!”

    iisoshu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明末不求生 爱搜书 明末不求生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明末不求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宇文郡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宇文郡主并收藏明末不求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