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张昊天抬头看着眼前面若冰霜的田灏,无法理解。明明是他得到了山骨龙血的恩惠,明明山骨龙都在他面前逝去了,可他却连一丝丝感激,一丝丝哀悼之意都没有,能够从他的脸上看到的就只有毫无温度的冰冷。

    “为什么……你能够无动于衷!”不知何处冒腾起来的怒火占据了张昊天的理智,让他一时间忘记了自己和田灏之间的实力的差距,龙文符已经握在手中。

    “喉结火,口闭热——”张昊天的符咒才念了一半边曳然而止。

    田灏只是伸出手对空一抓,一只虚化的金龙爪浮现,牢牢地将张昊天抓在爪中,张昊天根本无法动作,跟别说是使用符咒了。同样是龙血皿,可是两人的实力之差却有天地之遥。

    田灏冷笑了出来:“喉结火?你想用来干什么?砸我吗?你连进阶的符术都不会多少还想攻击我?你未免太天真了一些吧。”

    “为什么……你要将身上的血换成山骨前辈的血?”张昊天只能田灏真的会告诉他这个答案。

    “龙血皿,龙血皿,容纳龙血的器皿用来装龙血不过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总有一天你也会希望自己变成这样的。看到了吗?拥有了龙血,我们就跟真正的龙灵一般,不需要道符就能施展龙灵的符术。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变得更为强大!才能做到自己想要做到的事情!”

    “你凭什么换山骨前辈的血,因为你,山骨前辈他……”张昊天绝望地冲田灏嘶喊着,竭力得有些失声。

    “你是不是耳朵有些问题,山骨不是跟你说了么,他根本熬不过今晚的。况且他巴不得将龙血给我,本来我就和他约好在他死去之日换取他的龙血,我可没有强夺他的龙血。

    “啧啧啧,看看你这张怨恨我的脸,是不是很恨我,你有资格恨我吗?我帮了你多少次?嗯?你就这样对帮过你的人吗?就算你恨我,你有实力打败我吗?”田灏尽情地嘲笑着张昊天,每嘲笑一次,张昊天脸上便会多上一丝怨毒。

    “还真是让人讨厌的表情呢,不过比起你来,还是我更加讨厌你哦,张昊天!这具肉体之下的灵魂是多么的丑陋而无趣……”田灏笑着笑着,脸便变得向恶鬼一般狰狞恶毒。

    张昊天能够感觉到,田灏是真的在憎恨着他,真的恨不得要杀了他,无穷的杀意仿佛在时间的长河中发酵了数十年。

    金龙爪大手一挥,将张昊天扔到了一边,张昊天倒在了地上,猛烈的撞击让他一时间痛得动弹不得,但是身体实际上受的伤并不严重。

    田灏挥散金龙爪,走下了山骨龙地,此时谁也看不到他的表情了,那是他绝不会展露于人前的表情,并不是刚刚展露在张昊天面前的那种狰狞,而是挥之不去的悲凉。

    “永别了,山骨。”

    这一句告别,便是田灏最后对山骨龙的告别,没有人知道田灏与山骨龙以前的故事,只有田灏一个人会深深地埋藏于心中,世人所知的不过是无情的田灏而已。

    痛觉渐渐地消失,蜷缩着身体慢慢地可以重新舒展,张昊天勉强着自己爬向山骨龙,他深知自己非常无力,能够做到的事情实在太少,他唯一能够为山骨龙做的就只有好好地跪在山骨龙永远垂下的龙首下,一个人静静地默哀着。

    张昊天不知道自己跪了多久,夜晚时间的流逝总是让人无法察觉,当他意识到的时候,多了一个人站在了他的身边。

    “山骨果然走了……”钟老沧桑的声音在张昊天耳边响起,今晚的他失去了一位能够畅所欲谈的忘年交。

    “宗主?”张昊天抬头望着钟老,他没有想到钟老也会来到此处。

    “昊天,你不必感到悲伤,没有生命可以拒绝死亡,死亡也只不过是道灵回归大地的仪式罢了,道灵才是我们真正的生命,他们永生不息,山骨不过是换了一种方式留在我们身边。”钟老如此安慰张昊天。

    “前辈逝去后,青城山不就没有支撑了吗?宗主不担心吗?前辈他数千年来一直支撑着青城山,我无法想象这数千年的时间究竟有多么漫长,可前辈他却真的经历过那悠久的时间,他经历了那么久的时间,真的就甘愿将自己的龙血拱手相让吗?我想不明白。”

    “那就不必去想,昊天,你不过十一岁,没有必要去想这些。那个换走龙血的人,本应就是我们长辈应该去应付的,还不用你一个孩子为我们担忧。我们是为了你们的成长而去铺路的人,而不是给你们留下麻烦的人。”钟老劝慰最终还是起到了一些作用,张昊天心里好受了一些。

    “宗主……”张昊天望着钟老,心底不由地升起一丝感激。

    “况且山骨他可不是什么都没有留给青城山,昊天,你看。”钟老指向山骨龙的龙首,张昊天被泪水弄得有些朦胧的双眼看到龙首下似乎有什么在散发着模糊柔和的光。

    钟老让张昊天站起身来,随他走过去一看。跪的时间太长,张昊天双脚有些麻了,好不容易才站起身来,缓缓地跟着钟老向着那团光走过去。

    就在山骨龙的龙首旁边,静静地睡着一条小龙,小龙没有肉身,只有一身白骨,看上去却反倒充满生机,他的身都散发出让人觉得温柔的白光。

    “宗主,这是……”张昊天有些不敢相信眼前所见。

    “这便是山骨给青城遗留之物,昊天。这小骨龙并非龙灵,而是山骨龙满布道灵的身骨灵化而生的妖灵。”

    “他是妖灵?”张昊天实在难以置信,他生在灭妖世家,却因老师教导而不信灭妖之道,此刻见到新生妖灵,更是为此等玄妙之事而欢欣。

    “妖灵的诞生可谓是世间最为奇妙之事,若不是三水同我说过,我恐怕对此灵妙仍旧不知。”钟老感叹。

    “是老师告诉宗主的吗?”张昊天睁大眼睛问。

    钟老回以微笑:“三水是我带出来的学生,后来他因故进了雪城雪花派修习符器之道,之后遇到生命中最为重要之人才让他洞悉了妖灵之秘。是三水让青城知悉对妖灵的误解,我想,那个孩子希望的是让整个道界都重新认识妖灵吧。”

    “我能够帮上老师的忙?”张昊天听到此处,欲为张水做些什么,可他却没有信心能够做到。

    “昊天,你告诉我,你姓什么?”

    听到钟老的话,张昊天先是一愣,旋即反应过来,向钟老回以一笑。

    青城山下,冥王森在夜色下更显的幽暗,田灏停在冥王森的空区中,面前挂在树上的木牌被风吹动,发出吱呀的声音,木牌上面写着“非冥王森生存赛时间青城弟子禁入,蓝阶琴通以下符术师禁入。”

    田灏对于牌子上写的内容并不在意,而是抬起头看了一眼头顶上悬浮在半空中的青城山,巨大的青城山遮蔽了半片夜空,若不是有山骨龙作为青城山骨,那青城山又何来道界第一山之名。

    那仿佛是因为山骨龙逝去而降下的雨水浸湿了田灏身,天空中的云层还带着泛泛的金光,偶尔会有几束闪电点亮云层,可能够听到的雷声却像被云层蒙住,十分低沉。

    “山骨陨,骨妖诞。”望着青城山的田灏喃喃道,此刻他的脸上看不出刚刚在山骨龙地时的疯狂,反倒一脸迷茫不知自己是错是对。

    “我应承你们的,一定会去做,但你们就一定是对的吗?”

    田灏转身向着冥王森走过去,低声吟咏着龙文符咒:“四方壤,皆附道灵,无龙心不达之土,吾选之地,明谭城兒家!”

    话语刚落,田灏的身影便消失在原地,瞬息之间,田灏便出现在遥远的东域明谭城的兒家大院中,单凭自身便能在瞬息之间来往如此遥远两地的生物,恐怕就只有剩下仍旧活着的龙灵和田灏一人可以做到了。

    田灏落下的地方便是兒家中兒燕闺房前的院子,回到这里田灏明显觉得自己放松了许多,不像刚刚那般压抑,这里说不定是唯一可以让他感到安心的地方。

    他向兒燕的房间望过去,发现兒燕闺房的灯仍旧亮着,田灏笑着摇头:“这丫头还没有睡吗?要是被她爹看到可少不了一顿骂。”

    说罢,田灏走向了兒燕的闺房,停在了她房间门前,轻轻地敲了几下门:“兒燕,灏灏回来看你了。”

    “灏灏!”兒燕开门的速度可把田灏吓了一跳,仿佛她每个晚上都一直在等着似的。

    一把抱住田灏的兒燕双手扣得紧紧的,似乎一刻都不想松开田灏。

    “好啦好啦,你抱那么紧,灏灏会很痛的。”等兒燕抱够,一脸欢喜地笑出来后,田灏便让她松开手。

    田灏抓住兒燕双手蹲下来,望着眼前兒燕,兒燕兴奋之后显得有些委屈,刚刚的笑颜又收敛起来,似乎是在和田灏闹别扭:“灏灏这一个多月都到哪里去了?都没有人陪燕儿玩,爹爹骂我的时候都没有人替我说话了。”

    “灏灏呢,和第一次见到燕儿的时候一样,都迷路了,为了找到回来的路,灏灏我就花了好长好长的时间。所以才让燕儿你等了那么久。”

    “那灏灏以后还会迷路吗?”

    田灏摇摇头,笑得很温暖:“不会了,我就呆在兒家那也不去,陪着燕儿玩,好不好。”

    “好!”兒燕兴奋了一小下之后马上又耷拉下去,“可是爹爹让燕儿以后好好修炼八符之术,不能去玩了,还让我以后去参加兽灵塔大会,可是燕儿不想练符术,也不想到那个塔里面去。”

    看着兒燕委屈的小脸,田灏觉得自己也有些难受,他望向了兒燕心脏所在的位置,一想到那里有着一个只有死亡才能剥离的咒印刻印在上面,便感到一阵心痛。

    田灏没有让自己的心痛表现在脸上,让兒燕看到的仍是那个暖心的笑容,这样的笑容他可能只对兒燕展露过:“就算是要修炼符术也没有关系的,我会好好地陪着燕儿修炼符术的,怎样?”

    “真的一直陪着我修炼术?”听到田灏这句话,兒燕看起来心情好了些了。

    “嗯,我保证会一直陪着你的。”

    田灏许下了这样的承诺,尽管他明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多少年的时间可以陪在兒燕的身边。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逆道蛮徒 爱搜书 逆道蛮徒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逆道蛮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雷剑魔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雷剑魔弹并收藏逆道蛮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