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    “王子殿下……”苟特看着异常激动愤怒的查尔斯,虽然知道这小子是担心露娜,可要不要这样啊?

    掐死这蝙蝠,那他学生就真的有嘴也说不清,只能坐实了再次偷听的事情了好不好?

    “先生?!”查尔斯望向苟特,目露凶光。

    “放手!你是要掐死她么?”苟特无奈的看着奶凶奶凶的查尔斯,不忘把最后一口小蛋糕塞进嘴里,才去拍那死死钳住莎拉脖颈的手。

    “殿下,先让苟特先生问清楚。”到底年长一些,沃特扯住查尔斯的袖管儿,低声帮着劝道。

    胸膛剧烈的起伏了片刻,查尔斯才一把把莎拉灌在了地上,喝道:“再敢胡说半句,我撕了你!”

    “咳咳咳……没,没什么好胡说的。那天,羽国使者来,公主就在王上书房的休息室里,这就是事实。”莎拉趴在地上边咳边仰起头,虽然气息不畅,但断断续续的一段话,却很清晰的传入了在场的每个人耳中。

    可这样的莎拉,让沃特下意识的就蹙起了眉头,她虽然依终被迫保持着兽型,蝙蝠脸上也看不出太多表情,可沃特总觉得,莎拉的样子很让人看起来很不舒服。

    好像,每每对露娜的名誉造成伤害,甚至是看着发火的查尔斯,这只蝙蝠的眼睛里都会划过很奇怪的情绪,透着几分癫狂,几分愤恨,还有那么一丝隐隐的痛快,这让注视着她的沃特,不禁心底有些发凉,却又想不通,为何面前的这只蝙蝠会是这个样子的。

    沃特想不通的事情,苟特却是看的分明。

    在他眼里,这只蝙蝠竟是不知为何,已经走到了崩溃的边缘,如今的她所做的一切,与其说是报复,倒不如说是想拉上所有能拉的人一起去死。

    会是因为她的母亲么?苟特不禁带着几分职业病式的提出了假设。

    可却不敢肯定,毕竟这样的病例,他见过的虽多,但几乎每一个发病的原因都不尽相同。

    倒是莎拉对于母亲,堪称病态的在意和依恋,苟特认为值得探究一番。

    从随身的口袋里掏出一个小本本,用碳条随意的记录了几笔,苟特才重新看向了莎拉,对于露娜能知晓羽国使者与塞拉斯交谈内容的事情,他并不怀疑。

    相处的这段时间让他早就知道,凡是被露娜那小东西,盯上的事情,她总能有办法去搞清楚。

    苟特现在更感兴趣的是,露娜到底是用了什么办法,让面前这小蝙蝠背叛了王,也背叛了贝斯家族,把塞拉斯面见羽国使者的对话内容,翻译给她听,如今又让这只小蝙蝠这般疯狂的想要把露娜拖下水的。

    “也就是说,露娜在休息室,王是知道的,那么你能不能告诉我,露娜是如何能听懂世界语的?”苟特收起小本本和碳条,缓缓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莎拉问道。

    “她不说,我如何知道?!”莎拉的眸子里划过一抹暗沉,反问道。

    “那这事可就奇怪了,作为她的老师,我可是一句世界语都没有教过她的。”苟特在台子上的糕点盘里,又拿了一块小蛋糕,递给了查尔斯,随即在台面上蹭了蹭手指上残留的糖霜,转而看向塞缪尔的管家,说道,“帕克,借你家主人的地牢用一用。”

    “好的,我这就安排人给殿下带路。”帕克虽然尽职的应承着苟特的话语,可一双眼睛却死死的盯着刚刚被苟特蹭过手指,被糖霜污染了的光洁台面。

    “叫沃特带上她随帕克管家去。查尔斯你随我来。”苟特似是已经习惯了帕克的对于卫生病态般的苛刻,毫不在意的点向查尔斯说道。

    沃特领命,等帕克用洁白的手帕,擦拭干净台面后,才随他离开。

    查尔斯则捏着沃特给的小蛋糕,跟着他走到了院落之中。

    “知道我要与你说什么么?”走到后厨的鸡栏边,随手抓了一把麸子洒下一些,苟特开口问道。

    “是我太冲动了。”查尔斯垂头,在苟特说出露娜不懂世界语的时候,他就明白,他差点儿掐死莎拉是做错了,也误会了妹妹。

    “不,这要是有人威胁到我的家人,我也会很生气的。”苟特摇了摇头,用和蔼柔和的目光望向了查尔斯,“我想提醒你的是,不要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先入为主,这样会使你丧失最基本的判断力。”

    “先生……”查尔斯看向苟特,想要辩解什么却又说不出口,他确实是从一开始就认定了露娜会偷听。

    “露娜这小东西确实是有她的问题,我作为老师,自是会教导她,我看她最近是太闲了。”想到某个最近在城堡里到处闲逛的小东西,苟特捻了捻指尖残留的麦麸,才继续道,

    “倒是殿下可有正视自己的问题?

    天生拥有权力的你,可能做到不带感**彩的,去看待事情?

    又能不能分清,什么事是需要感情,什么事又是需要理智的呢?

    这些才是你现在需要学会的。”

    查尔斯定定看着时不时对着鸡圈里洒下些许麦麸的苟特,这一瞬,他似乎明白了他父王对这位老者的尊敬源于何处。

    “谢谢先生。”查尔斯诚恳的说道。

    “不要忙着谢我。这些话,大多数人都能听懂,可当事到临头,能做到的却是少数。等你能做到的时候,再来感谢我也不迟。你就没什么想问的么?”望着查尔斯白皙的面庞,苟特挑了挑眉问道。

    “我……”查尔斯有些犹豫,毕竟他是没有立场去置喙塞拉斯的决定的,可她父王在露娜身边留下莎拉这样一个隐患,还是让他不能理解,“父王,他,为什么要把莎拉留在露娜身边?”

    “想问就问,这怕什么?塞拉斯是你父王,可他做的就一定是对的么?年轻人,不要想那么多,不懂就问,才适合你的年纪。”

    苟特笑吟吟的拍了拍查尔斯的肩膀,才接着说道,“我来问你,你可有想过莎拉效忠露娜的原因?”

    “露娜是公主啊!早晚都会有骑附庸者效忠她的不是么?”查尔斯有些不明所以的看向苟特。

    “可露娜还没有化形,距离她的化形至少还有两年时间,在这两年里,可以发生很多事的。”苟特眸色微凉,毫无一丝感**彩的叙述道。

    “不会,露娜不会发生任何意外,她一定会化形成功的。”查尔斯一脸严肃的看着苟特坚持道。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北方有二哈 爱搜书 北方有二哈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北方有二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感觉挺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感觉挺冷并收藏北方有二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