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    第二百二十二章,糜梦儿与糜小月

    黄叶眉见糜广德这副样子,也不再想着要不要去看土质的问题了。

    只是恼怒的踢了糜广德一脚,正好踢到了糜广德伤口,疼得他呲牙咧嘴,可却依旧在笑着,两种不同的表情集合在一张脸上,别提有多么怪异了。

    夏伟可能算是除了司马义之外脑子最不灵光的了,瞅了众人一眼,疑惑道:“意思是,咱们这一晚上,白忙活了?”

    慕华都不好意思回答自家男人,这还看不明白,问什么问,他们一群人被一个人耍了,不嫌丢人吗?

    几人之间的陌生导致了太多的不愿交流,加上糜广德的计划实在是漏洞百出却又天衣无缝。

    最主要的是他们这些人都不在意除了连环杀人案之外的任何案子。

    从而让糜广德给糜广龙挣脱了足够的逃离时间。

    夏寒深吸一口气,平缓着内心的浮躁,走向糜广德,静心问道:“说说吧,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不是单凭猜测就可以知道一切的智者,糜广德此时的表现即便给了他答案也只是一部分,其中依旧有着无法解释的问题。

    而这些,说不定就对他们接下的案子有用。

    糜广德差点就要蒙住头等待一顿狂风暴雨的暴揍了,没想到那么暴力的家伙也会这么和气的说话。

    反倒让他有些无所适从起来。

    好一会儿,等所有人都围在了他身边才反应过来,他最好还是乖乖的把事情盘托出,否则,今天十有**他真有可能交代在这里。

    他得罪的哪里是警察,根本就是一群土匪。

    只有土匪才会如此杀人不眨眼。

    “俺,俺保证什么都跟你们说,你们别打俺,求求你们了。”糜广德求饶道。

    虽然他能想到自己的下场不会太好,可如果能为自己争取少受些皮肉之痛,他还是愿意的。

    “广龙跟俺其实是兄弟,俺两的爹娘死后就一直住在一起,这里,也是我家。”糜广德借着夜色,打量着院子里能看到的每一处,他能想到,或许再过不久,他就要有很长一段时间回不来了。

    而糜广德的这句话更是让夏寒几人无语,他们被骗的不冤,其实如果糜广德醒来时直接找一家人问一下,糜广德立刻就原形毕露了,哪里还会有后来的这些事情。

    糜广德不清楚围着他的这些人都在想什么,继续说着:“前天晚上,广龙去地里溜食儿回来的很晚,回来后一个人撑不住,就把事情跟俺说了,他,可能杀了人。”

    “可能?什么叫可能?”黄叶眉问道,她现在真的是不敢相信这个老实人的任何一句话了。

    糜广德仿佛放开了所有,青一块紫一块的脸上露出一抹憨厚的笑容,如实回答道:“俺也不是什么都骗你们了,广龙真的不知道小月那娘们是不是他杀的,他当时真的是去了树林里,遇到了小月娘们,见她晕过去没忍住就……

    等想着去试探她呼吸的时候,她就死了,死的可邪乎了,当时看着还在笑呢,要不是尸体腐烂了,估计你们也能看到,真的挺吓人的。”

    糜广德说的可怕,但表情却越发从容,见没人问自己什么,就继续说了下去。

    “那天晚上,广龙回来后把事情跟俺说了,俺老实了一辈子,当了一辈子裁缝,头一次动了坏心思,俺不能让俺的弟弟被抓走,就算他杀了人也不行,俺兄弟两相依为命,俺怎么舍得他进牢子里。”

    “俺当时啥都没想,摸黑就带着广龙去了树林子把那小娘们埋了,要俺说,那小娘们也是活该,大晚上的哪有在树林子里溜达的,肯定也是要办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俺早就听人说了,那小娘们见天的往家里跑,说什么她婆婆揍她,她男人也折磨她。

    俺反正是不信,她男人俺又不是不认识,也是个老光棍了,好不容易娶房媳妇还不得把她当祖宗供起来,怎么可能见天的有事没事就打老婆,肯定是那娘们想的多,嫁过去了还想往外跑。

    你们说俺们这几个村怎么了,不都是过日子吗,又饿不着,非要嫁到外边去干嘛,村里这么多单身汉总不能都不过了吧,家里没个女人算什么样子,你们说是不是这个理?”

    糜广德气愤无比的说着,丝毫没有发现自己已经扯的越来越远,还抬头希望争取众人的认可。

    这一抬头,才突然明白过来,他不是在和村里的老光棍们聊天,而是在被一群警察审讯。

    而且还是一群被他给耍了得罪的死死的警察。

    “那个,你们都是天上的仙人,可别跟我一个凡夫俗子一般见识,可别,嘿,嘿。”糜广德语无伦次的扯着吉祥话。

    “没想揍你,问你个事。”夏寒无视了糜广德恭维,想到了一个问题,询问道。

    “您问,您问。”糜广德又把尊称喊出来了,这是真的怕挨揍,弟弟都跑了,他少说也是一个包庇罪,肯定要进局子的,还不得好好恭维一番,他不是什么都不懂,有些罪名可大可小,都是某些人嘴皮子上下一动的事儿。

    即便已经把人得罪死了,这时候也不能想着破罐子破摔不是,人往高处走,皆如此。

    夏寒懒得猜糜广德在想什么,他此时已经动了杀机,别看他心平气和的,越是如此,反倒证明他的愤怒越多。

    咬人的狗不叫。

    呸,反正就是这个意思了。

    此时,但凡夏寒感觉到糜广德再有一点点不老实的,他立刻就会选择带离周小楚,将糜广德埋葬在他自己挖好的坑里。

    “你说糜小月她男人虐待她对吧?”夏寒问道。

    糜广德一愣,想了想,道:“对是对,可俺也是听别人说的,当不得真的,俺真的觉得这种事不可能发生在强军身上的,他那人实诚,比俺小三岁,俺经常去他那边拉呱儿,他不像是不知道珍惜得来不易的媳妇儿的人。”

    夏寒点点头,道:“知道了,你继续说吧。”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夏队长。”夏伟问道。

    还没等夏寒回答,黄叶眉就抢先回应道:“有问题,很大的问题,你们还记不记得我们看过的档案,据当时的走访记录,案中死亡的少女受害者,都是被夫家虐待过的,手段极其残忍。”

    周小楚也补充道:“当时法医鉴定结果表示,三名少女受害者,她们的身体都受过或多或少的**打击,很多都成了老伤。

    我当时也在走访调查的队伍中,据我了解,这三名少女受到的精神折磨更加可怕。”

    “卫红家女娃也被她男人打了?”糜广德本来听的好好的突然插话道,语气中满是不敢置信。

    “你不知道?”夏寒急忙问道。

    这,很有可能是一个突破口,糜广德也是糜寨村的人,旁边就是小里河村,怎么可能连这种传的沸沸扬扬的事情都不知道。

    糜广德摇摇头,道:“俺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卫红家跟俺家是近门儿,梦儿是俺从小看着长大的,要知道这事儿,俺早就过去把她男人宰了,出点钱了不起了不是,多少人想出钱还没机会呢,要不是看他是个实诚人,怎么可能会嫁给他?”

    “也就是说,你是知道糜梦儿嫁给孙富强的事情的?”周小楚插话问道。

    “对。”糜广德点头。

    “你很疼糜梦儿?”周小楚又问道。

    “对。”糜广德继续点头,并疑惑道:“怎么了?”

    呵。

    周小楚冷笑一声,道:“你疼她还把嫁过去?知道孙富强多大了吗?38岁,糜梦儿呢,14岁,差了整整两轮啊,24岁的年龄差距,你这叫疼她?”

    “知道吗,如果糜梦儿没有嫁给孙富强,她不一定会死的,我告诉你,即便没有这一起连环命案,糜梦儿早晚也是一个死,被孙富强折磨死的。”

    周小楚冲着糜广德怒声质问,她是接触糜梦儿一案时间最久的人,也是对其了解最深的人,糜梦儿受过什么折磨,她一清二楚,即便那些走访调查只有十分之一是真的,也足够让人触目惊心了。

    “孙富强?折磨?”糜广德懵了,脸上满是不敢相信的神色,问着自己,问着别人。

    “这,这怎么可能?俺当时想着孙富强是个实在人,家里也还算过得去,又没爹娘压着新媳妇儿,是个好去处,怎么,怎么会?”

    糜广德到底从哪得来的消息,众人没有想继续问下去的心思,只能说他是被人骗了,尸检结果,是不会撒谎的。

    等待着糜广德冷静了不少,夏寒才说道:“别想了,把你和糜广龙的事情说完,天也快亮了,带你回去你想怎么想都有的是时间。”

    糜广德听到夏寒的话语也是苦笑一声,现在自己都自身难保了,还想那么多干什么。

    定了定心神,继续说道:“咱们今天挖尸体用的铁锹其实就是那时候俺们兄弟用完丢在那里的,怕带回来不吉利。

    把糜小月那娘们的尸体埋好后俺就想着让广龙赶紧跑了,广龙也答应了,不过他实在不想离开家,跟俺合计着先留下来看看风声,真要事发了有人要找糜小月了再跑也来得及。

    俺当时也觉得对,实在不舍得自己兄弟背井离乡,就同意了,谁知道,才过了一天,你们就来了。”

    糜广德苦笑一声,他是真没想到会这么巧,否则他是不会把自己陷进去的。

    “你们刚来的时候,其实广龙是不知道的,地里没啥事,他也爱在家躺着,要不是俺凑巧从树林子里过来听到卫红家有动静,估计真的被你们抓到了。”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无限帝王 爱搜书 无限帝王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无限帝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末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末忆并收藏无限帝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