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半个小时后……

    “来,下来吧,快点的。”老车拽开车门,回头招呼着我们几个。

    “这车让开的,都他妈给我干出怀孕的错觉来了……”刘瑞蹲在地上缓了好半天,才说出这么一句话。

    我下了车,站在街边的马路上,抬头一看,还真他妈是小蜜蜂KTV,而且旁边竟然还真是昨日重现夜总会。虽然一个叫夜总会,一个是KTV,可其实我觉的这俩家规模差不多,都有点类似街边洗头房的感觉。

    但是很明显昨日重现夜总会的生意要比这个小蜜蜂强不少,最起码人家门前还停着几辆车,没事还有人进进出出的。在看这个小蜜蜂,门口都他妈该长野草了,窗户上的玻璃也都落了满满一层灰,要不是那个还在隐隐发光的粉红色LED屏,累死我也看出这是个歌厅。

    “老车,这个小蜜蜂还营业呢啊?”我看着眼前的场景是在有点忍不住想问一嘴。

    “算营业,也算不营业……”老车想了想说道。

    “啊?这是啥意思?”刘瑞一愣。

    “说他营业吧,还他妈没有人,说不营业吧,我还天天开门,现在没啥事我到晚上就整俩大喇叭在门口放点最炫民族风啥的,吸引那些跳广场舞的大妈。前两年啊,我这歌厅还行,现在不行了,我准备收拾收拾给他兑出去,然后专心整我的网络营销……”老车大咧咧的解释道。

    “也对,我感觉那个网络营销是个路子……”杨松傻了吧唧的点头表示赞同。

    “实体的要是能干谁他妈乐意整网络那些啊,都是虚拟经济不一定啥时候就给我封了……”老车摇了摇头说到。

    “不跟我说生意挺好的吗?”刘瑞问道。

    “那不是吹牛逼呢吗!”老车脸不红心不跳的回答道。

    “艹,我他妈还想着跟好好混混呢……看这样也帮不了我们啥啊……”刘瑞撇个大嘴有点不乐意的说到。

    “没事,过几天我就把这里交给们看着,给们开点钱,然后我专心的整我的网络营销,虽然我这两年落魄了,但是养活们几个还是没啥问题的……”老车听完也没生气,笑呵呵的说到。

    “这要是不缺人,我们找点别的干也行……”我看小蜜蜂这个落魄的样,说心里话我觉得养活老车他一个都费劲,何况再加上我们几个呢,所以我想了想有种想走的冲动。

    “别啊,都奔着我来的,我能让们走吗?嫌我这地方小啊?们这样找点啥干都费劲,还是在我这老实待着吧,们要是干好了,把我这小蜜蜂盘活了,没准咱们还能发大财呢!”老车傲然回了一句。

    “行吧,就是怕麻烦……”我看老车这么热情也不好意思再拒绝了。

    “哈哈,出门在外的靠的就是朋友,有啥麻烦的啊,走,屋里还有一个我的合伙人,我带们去见见……”老车爽朗的一笑,就带着我们往屋里走去。

    我们进屋后,我发现小蜜蜂里面装修的还可以,跟正常的歌厅没什么区别,只不过就是凄凉了一点,大堂里面一个人也没有,也没看见服务员。

    “们先坐,我去把我朋友叫来,认识认识……”老车随手从冰箱里拿出几瓶饮料递给我们,大大咧咧的说到。

    小蜜蜂KTV仓库里。

    “个SB咋他妈又在这睡觉?前台都他妈没人了,歌厅让人搬空了他妈不知道……”老车转悠了几圈之后终于在库房里找到了他那个所谓的合伙人。

    “咋地?进贼啦?”躺在折叠床上的青年扑腾一声坐了起来喊道。

    “进尼玛贼啊!”老车极度无语的说到。

    “我也说呢,谁家贼瞎了啊,跑这偷东西……”青年打了个哈欠,拽了拽被又准备接着睡觉。

    “别他妈睡了,外面来几个人,出去跟我见见……”

    “谁啊?”青年随口问道。

    “几个朋友,过来找点事干……”

    “找点事咋还找咱这来了?”青年点了根烟问道。

    “我准备把他们留下帮咱俩看着这个店……”

    “咋地,他们看店咱俩干啥去啊?失业了呗?”青年虎了吧唧的问道。

    “咱俩研究研究网络营销的事……”

    “我说是不是有病?缺心眼啊?还他妈跟我提网络营销,我他妈一分钱没挣着不说,还让忽悠给那个傻老娘们刷了两万多块钱礼物,最后娘们没卖出去,那娘们非得要跟我睡一宿,我艹!赶紧把钱还我,跟就他妈没有好事……”青年听完老车的话立马激动了起来,抱着老车喊道。

    “哎呀,这都他妈啥时候事了啊,再说了没有点付出哪来的回报啊……”老车尴尬的解释道。

    “行,这时我就不说了,那又整来这几个人算咋回事?干啥啊?要打仗啊?屯兵啊?歌厅现在效益不太好,哪有那么多工资给开?人赶紧给我整走,他们不走我走!”青年翘着二郎腿瞪着眼睛说道。

    “都是朋友,让我咋撵?”老车斜眼问道。

    “大哥啊,以前咱挣得多,招俩人就找俩人,现在他妈的自己活着都难,还能管得了别人吗?拿啥给人家开资?青年无奈的说到,随即转身就要接着睡觉。

    “过两天我准备把我妈留给我的房子抵押出去,贷点款咱俩把这个歌厅好好整整……”老车想了想叹了口气说到。

    “他妈疯了吧!”青年一听老车的话又坐了起来。

    “没辙啊,我也不能就看着这个歌厅就这么黄了,咱俩出来这么多年了,要是这么灰头土脸的回去也不甘心啊!”

    “……”青年听完老车的话,没吱声,用手捻了捻烟头不知道想些什么。

    “走吧,出去看看我的朋友……”老车拍了拍青年肩膀释怀一笑。

    “可是……”青年欲言又止。

    “别他妈墨迹了!一会人家等着急了……”老车甩了甩手大步流星的走出了仓库。

    ……

    “来来,我给们介绍一下,这个是我朋友也是我的合伙人,段辉。”老车走到我们面前,一屁股坐在沙发下,随口说道。

    “大家好,既然来了就都好好待着吧,待会我跟老车好好招待招待们……”青年揉了揉眼睛,一副没睡醒的样子跟我们打着招呼。

    我抬头看了看眼前这个青年,年龄应该跟我们差不多二十岁左右,带着一副黑框眼镜,高高瘦瘦,看上去很斯文的样子,而且这个人长得有点像唱单身情歌那个林志炫,就是脸比人家长。

    “叶寒,以后多照顾啊!”我看着段辉伸手打着招呼。

    “有啥照顾不照顾的,老车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我俩大能耐也没有,但有啥事们就吱声,能帮们办的,我俩躲一下都不是爷们……”段辉坐在了老车旁边笑呵呵的回道,听这话倒是给人一种很豪爽的感觉。

    “行,有事肯定找俩。”我点了点头,因为我们已经来人家这了,H市除了他俩我们谁也不认识,找他俩找谁!所以我就没客气。

    “哈哈,这哥们脾气可以,不装!”段辉一乐指了指我,跟老车说到。

    “我朋友能差的了吗,哈哈!”老车也笑了笑。

    “孟亮,刘瑞,宋元,杨松……”我指了指我身边的几个人,给段辉介绍道。

    “以后都是哥们,都不用客气啊……”段辉看着他们几个笑道。

    “这个哥们咋了?”段辉指了指双眼发直的段辉问道。

    “不用搭理他,他就这样,小时候跟猪掐过架……”刘瑞喝着汽水随口说道。

    “呵呵!”段辉看向刘瑞顿时无语,随即点头笑了笑说道:“挺好,一会们把行李放下,咱们出去玩玩,给们接风……”

    “呵呵,没事儿,我们也是过来打工的,不用这么客气!”我听完这话立马说道。

    “那啥,小辉,这还能腾出几间房?”老车站起来问道。

    “还有两间。”

    “不够啊……”老车面露难色。

    “没事,我们挤挤就行。”杨松大大咧咧的说到。

    “这样吧,们两个人一间,剩下那个跟我一屋,都是大老爷们不嫌弃我就行……”段辉想了想说到。

    “那个,亮子咱俩还一个屋吧……我昨天跟睡得挺好的……”杨松小眼睛转了转看着孟亮说到。

    “我手里要是有军刺,他妈都看见今天的太阳了,知道吗!”孟亮听完杨松的话,近乎嘶吼着喊道。

    “哎呀,看这个脾气……咱俩不铁了啊?”杨松一把搂住孟亮的肩膀,咧嘴笑嘻嘻的说到。

    “滚!我他妈这辈子都不想跟在一个睡觉了!!!”

    “哈哈……”我们几个听完这俩人的话,都大笑了起来。

    由于孟亮不想跟杨松睡一个屋,我也考虑道如果俩人再睡在一起,真容易出人命,不是孟亮把杨松杀了,就是杨松把孟亮折磨死。所以最后决定我跟刘瑞一屋,元元孟亮一屋,杨松跟段辉一屋。段辉对杨松也不了解,所以欣然接受了这个安排。我们几个心里都暗暗为段辉祈祷,希望他能挺过杨松的呼噜。

    我们几个收拾好东西,然后就跟着老车还有段辉来到了一个规模不小的饭店,我们几个随便坐了下来,老车随手扔过菜单说了一句:“想吃啥,随便点!”

    刘瑞跟杨松接过菜单就开始一个接着一个的开始点菜,不一会菜上全了,老车从边上顺手拿起一个杯子。

    “来,今天给们接风,多的不说,以后咱们事上见!”

    “咱们虽然认识时间不长,但是既然认识了,就是缘分!”我也站了起来举起杯子。

    “敬缘分!”

    其他人也跟着吼了起来。

    我们几个年龄都差不多,而且都十分豪爽,不知道是谁说过一句话,东北人喝酒是加深感情最好的办法。我觉得十分有道理,无论是仇再大的俩个人,只要能坐下来喝顿酒那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我们几个有说有笑,这顿酒喝了大约得有两个多小时,老车酒量不错,段辉的酒量可就不咋地,让刘瑞跟杨松灌得直往桌子下面跑。

    “不早了,咱们该走了吧……”我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提议道。

    “好,下一站接着喝……”老车站了起来点了点头。

    “还喝啊!!!”段辉从桌子底下伸出脑袋,满脸通红的喊道。

    “就这点酒量还跟我俩叫嚣呢啊……”刘瑞一个眼睛睁开一个眼睛闭上迷迷呵呵的看着段辉说到。

    “他还跟我说他千杯不醉呢……”杨松好不容易把脑袋从裤裆里拔出来说到。

    “今天不在状态,咱们改天再喝……”段辉摆了摆手,尴尬的解释道。

    “元元,醒醒,换地方了……”我一把拽起已经被老车灌得睡着了的元元,我们几个互相搀扶着晃晃悠悠的往酒店门外走去,从酒店出来后我们突然看见马路上停着一排的车,打头的是一辆牌号为8888的路虎揽胜。所有车都打着大灯,看上去画面感很强。

    “这车队谁的啊,这么牛逼?结婚姐新年啊?”刘瑞也发现了马路上的车队,大舌啷叽的问道。

    “结啥婚啊,婚车得挂俩小气球,一看就啥也不懂,土鳖……”孟亮鄙视的看着刘瑞说道。

    “这俩傻逼……”我低着头拽着元元赶紧往酒店旁边迪厅走去,实在不想让别人知道我们认识他俩。

    就在我们准备接着走的时候,又有好几辆豪车打着大灯晃晃悠悠的开了过来。

    “这打头的是啥车啊,我咋没见过?”杨松望着车队嘴里吐着泡泡好奇的问道。

    “那辆车叫克拉森,一般都是私属设计定制,原来我爸的朋友就有一辆,我还坐过一次呢,特别舒服……咱们中国哪个姓马的首富坐的就是这个车……”元元看了看车后说到。

    “我靠,这么牛逼呢啊,这车得老贵了吧……”杨松听完立马不吐泡泡了,一脸惊讶的样子说道。

    “我靠,他俩都来了啊!”老车看见车后惊呼道。

    “谁啊?”我看着老车惊讶的样子问道。

    我刚问完,只见一个差不多五十来岁,穿着简单的阿玛尼白色T恤,脚上随便踏拉着一双千层底布鞋的中年男子背着手从路虎车上走了下来。虽然这个男子年龄不小,但是看上去非常精神,非常干练。

    另外那辆克拉森车中也走出一个体型比较胖的中年男子,这个中年男子看上去跟路虎下来那个年龄差不多,但是俩人穿着差距确实有点大,金项链子,大金表,手里还拿着一串不伦不类的佛珠,从远处看就跟个带链子的肉球一样。

    “哈哈哈,刘哥,好久不见啊!”微胖的男子笑呵呵冲对面的人打起了招呼。

    “哎呀,我这小店开业,都亲自过来了啊!”路虎车旁的男子同样笑着回应道。

    “这俩人又碰一块了啊……”老车看着对面的两个人惊讶的说到。

    “这俩人谁啊?还没说呢?”我扒拉老车一下问到。

    “不是我们市的不知道,开克拉森那个叫于祥,干拆迁起家,我们市最大的地产开发商,我们市百分四十的楼盘都是他开发的……”老车伸手往前一直,跟我们解释道。

    “这么牛逼啊!”刘瑞惊叹道。

    “就这么跟说吧,前面这个楼盘就是他开发的……”段鑫接着说到。

    “那另外一个呢?”孟亮这个时候开始好奇了起来。

    “另外一个叫刘永,认识的都喊一声永哥,属于我们市首富级别的人物,我们市的娱乐行业基本上都被他垄断了,前面那个百乐门迪厅就是他的第八家分店,城南四家,城北四家,他跟我从另一个角度上讲,也算是同行,属于我们小蜜蜂最大的竞争对手……”段辉语气傲然的说到。

    “可拉**到吧,就那个破歌厅跟个危楼似的,还跟人家竞争呢,先把隔壁的昨日重现干黄了再说吧……”刘瑞说话一点不惯着。

    “额,这话说的我很尴尬啊,兄弟……”

    “哈哈,我们跟人家比不了,看见刘永旁边那三个男的没?”老车笑着说道。

    “那是谁啊?”我也发现了刘永身后跟着三个男的,这三个无论是从气质还是穿着上都不像是保镖。

    “那三人是刘永的三把刀,年龄最大的那个叫老鬼,二十岁就跟着刘永出来混,主要帮着刘永搭理赌场那一块,此人心狠手辣,根本没啥人性可言,背着刘永打着刘永的旗号,不知道做了多少丧尽天良的坏事。在我们H市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宁可砍刘永一刀,也别骂老鬼一句!”

    “我一看他就不是啥好人,长得比杨松还贼眉鼠眼……”刘瑞看着杨松一眼撇了撇嘴说到。

    “滚犊子,我长得多正气啊……”

    “老鬼旁边戴帽子的那个叫姚宝石,一般都管他小宝哥,为人低调,给刘永当了五年保镖,现在帮着管理城北四家百乐门,平时他也不怎么在H出现,所以我了解的也比较少……就知道这人身上的疤都是替刘永挡的子弹还有片刀……”老车接着说到。

    “那最后一个呢?”我问道。

    “最后一个叫张哲,年龄跟咱们差不多,具体啥身份不知道,反正就是刘永的干儿子,最近几年在我们H市蹿起来的,名声不错,为人也比较和气,是人见了都给他几分薄面,将来很有可能接刘永的班……今天这个百乐门就是给他开的……”

    “年少有为啊!”刘瑞感叹道。

    “呵呵,说心里话,我都有好几年没看见刘永跟于祥一块出现了……”段辉吧嗒吧嗒嘴说道。

    “为啥啊?他俩属大公鸡啊,见面就掐呗?”杨松问到。

    “都是有钱人,于祥地产时间干长了,就有点想往娱乐行业伸伸手,刘永娱乐行业做久了,就也想在地产方面试试水,本来俩人各干各的挺好,这样一来二去的,难免会有点摩擦……”

    “那他俩谁更硬一点?”

    “刘永钱多买卖大,于祥后面关系硬,说不好谁比谁硬,但是前一阵子俩人因为老城区开发的项目弄得不可开交的,今天又跟个好哥们似的,真不知道他俩到底咋回事……”

    “行啦,别看啦,一会我这边过来几个朋友,咱们去迪厅热闹热闹……”老车一把搂过我们几个,往前面的迪厅走去。

    “自己家开歌厅,还跑别人家迪厅喝酒,真是有钱烧的……”刘瑞摇了摇头无语的说到。

    “滚犊子……”老车一巴掌拍在了刘瑞的脑袋上笑骂道。

    我们到了迪厅后,老车的朋友已经都到了,大约有七八个人,男女各半。我们随便的坐在了卡间的沙发上。

    段辉一屁股坐在了着一个长发女孩旁边,那个女孩长得挺漂亮的,而且看上去也很豪爽,这一杯一杯的啤酒不断,喝的自己小脸儿通红。

    那个女生画着浓妆,皮肤粉嫩白皙,大大的眼睛,看起来是真的蛮淑女的,可是站起来说话办事,和人干酒,划拳,跟她的外貌一点不搭。

    “她叫高美,是一个富二代,我们都管她叫二美,段辉追她很长时间了,要是看上我给介绍介绍……”老车发现我盯着二美看,一脸奸笑趴着我的耳朵说到。

    “算了吧,辉哥看上的,我就不夺人之美了……”我摆了摆手说到。

    老车看我对二美没啥意思,就没再逗我,接着跟那群人喝酒划拳,我靠在沙发上,捂着自己的脑袋,准备醒酒,突然想起了火车上的那个苏稣,准备回去之后给她打个电话,联系联系感情。

    过了一会,我看见二美手上拿着一个筛盅,嘴里面叼着烟,眯着眼,一脸的社会样,走到我面前摇晃了摇晃筛盅“会吗?帅哥。”

    “不太会。”我摇了摇头“没少喝了,不要在喝下去了。”

    “哎呦,怎么着,还害怕我喝多了**了啊?不会还是小处男吧,看这小白脸。”

    “哈哈!”我尴尬的笑了笑没说话。

    二美“哈哈”的笑了笑,拿着筛盅找别人去了。

    “这性格有点意思……”我望着二美的背影笑着说到。

    “咋样,这娘们带劲吧?”段辉冲着我问道。

    “带劲……都他妈给我看硬了……”还没等我说话,元元傻了吧唧的说到。

    “这可是我的昂,们不许抢……”段辉哈哈一笑。

    我们在迪厅大约玩到了十二点多,就又回到了老车的小蜜蜂歌厅。因为都没少喝酒,回到屋子后他们几个趴在床上就开始呼呼大睡了起来,而我偷偷地拿着手机跑到了厕所,准备给苏稣打个电话,联络联络感情。

    “喂?谁啊?”电话响了几声后,终于接通了。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我的传奇岁月 爱搜书 我的传奇岁月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我的传奇岁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做梦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做梦无罪并收藏我的传奇岁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