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开门见山的说,加拉哈德学校里正在办酒会。

    酒会的主办是校长,分作两位,一位炼金,一位炼丹。

    炼金的好说话,求财嘛。是个西方人,名字叫伊莱·克拉克。

    炼丹的难沟通,求命嘛。来自东方,名字叫炀煜,本姓贺,全名贺炀煜。

    这两位就是加拉哈德魔术学校目前的话事人。

    在以勒、海拉、亚米特兰、列侬的四国边界,沿着西北的乱峰险栾看去,有一条直通群山幽深之处的山路。往盘山走道上看,有不少人家居住于此,为这座超脱尘世的魔术学校运去食宿补给,送去人间烟火。

    零散的货郎和商队到最近的南国城镇上买来耗材,在加拉哈德的武术院求一两个老师,赶走野兽和劫匪,也能安安稳稳地把这桩生意谈妥。

    六月下旬是学生返校开学的日子,也是开学酒会举办的日子。

    酒会在加拉哈德一号线灵网的飞行平台上进行,如果你听不懂这个词,我可以详细地描述这个飞行平台是什么样子的。

    它位于加拉哈德三座分院的中央,在主城堡的第三支和第四支塔楼上方,由四个铬镍合金桥接结构造成,成为连接大书库与实验区的飞行塔台。

    它的主要飞行器是一支钢铁扫把,通过十六个符合手性分子排列顺序的魔术符阵(这里称为灵网),将人员送往各个分院。

    可能你会奇怪——我是不是少看了一本书?

    为什么这种东西在西国大陆没有广泛应用?连帝王家都没有出现过?

    原因很复杂,但我会说得简单一点。

    ——人与人的差距,是比人与狗的差距还要大的。

    这些居住在深山古林里的魔术师,除了衣食住行需要凡俗之物以外,几乎与外界完全绝缘。

    恰恰相反的是,各国皇家都希望把一些没有政治才能,文武双废但是足够忠诚的子女送来魔术学校里进修,让这些废物越过星界大门,好为国家发挥最后一点光与热。

    要成为魔术师,是难如登天,要变成像修斯先生那样,以一人之力扭转整个西线战场的魔术师,成为信息战里的战略武器,更是比载人航天还要难。

    于是加拉哈德的身价自然水涨船高,与爵爷皇帝儿女一起送来的,还有数之不尽的金银珠宝、实验器皿与魔术触媒。

    这座盘踞在四国交界的险峰原本是地缘政治上极为重要的天然关卡,可是西国的友好和平协定里,早在一千多年前就定为了禁止战争的绝对和平区。

    不论是学成归来的王孙贵族,或者是学不会魔术的不可回收垃圾,都不能带走任何属于加拉哈德魔术学校的财产和技术。

    言归正传——

    在飞行平台的栏杆前,两张长椅上。

    ——回到伊莱这位校长身上。

    他是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今年八十八岁,在加拉哈德星球上简直是活神仙,配得上这座魔术学校的“仙居”之名。

    “我要告诉你一个坏消息,炀煜。”

    他身上披一层大红袍,绒布做的,纯手工品,金丝线镶边,胡子花白老态龙钟,手里捧着一杯来自西北列侬的葡萄酒酿,还是冰镇好的。

    他如此和伙伴说:“我们的生源出了问题。”

    “这值得我担心?”炀煜反问一句:“你的头发掉光以后,马上就得掉胡子,东方有句话叫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王国覆灭的那一天,连国王都没了,怎么会有小王子给咱们送钱来呢?”

    伊莱校长扭过头,看着身旁的炀煜副校长。

    看着这位好伙伴,好老师。

    从外貌来看,这位东国炼丹师的造型非常奇特,身上披着一层厚实的橄榄叶,两手没有指甲,皮肤反倒像是纯粹的木头纹理。脑袋上的头发是一把枯黄的稻草,两颗眼睛像极了被子植物的花心。

    用“植物人”来称呼炀煜毫不为过。

    伊莱与老友碰杯。

    “你说得倒轻松……”

    炀煜:“确实很轻松,嘴上吐出去一句,能不轻松吗?”

    伊莱指着远方矮丘上零零散散的勤务人员,指着骑马打球击鞠教官,指着每一个眼中能看见的校园劳工。

    “下个月工资怎么发?”

    炀煜耸肩,身上的花叶跟着沙沙作响。

    伊莱又指着天上的月亮,漆黑天幕中的群星。

    “星界的魔鬼醒来了,第一位客人已经在敲咱们的校门啦。这可怎么办?”

    炀煜接着耸肩,树木枝丫的骨干发出咯吱的脆生音符。

    伊莱一拍老脸,有种悔不当初的感觉。“我怎么选了你当副手呢?你这个老笨蛋!”

    炀煜是一问三不知的模样,反倒开始安慰起伙伴,“船到桥头自然直,这不是来了个小家伙给咱们解决麻烦吗?伊莱,我们东方还有句话,叫做在家靠亲戚,出门靠朋友……”

    “难怪养出了你这么个废人。”伊莱翻着白眼,终于是想通了:“果然西方人和东方人聊不到一块去是有原因的……”

    “是的!没错!”炀煜给老同事鼓掌,两只芭蕉叶子在袖口舞得虎虎生风,有种滑稽到可爱的感觉:“你真棒!你好棒棒啊!我爱你!天塌下来有伊莱顶着!”

    伊莱:“我也爱你。”

    炀煜:“你能再说一遍吗?”

    伊莱:“等价交换。”

    炀煜:“我爱你。”

    伊莱:“好的我爱你。”

    没等这对老活宝继续你侬我侬的英式友谊继续下去,从塔楼下方的灵网节点,晃晃悠悠飞上来一个年轻人。

    正是伍德·普拉克。

    他抓着铁扫帚,像个刚接触魔术道具的菜鸟,差点一头撞上生活区的大烟囱,好不容易在保卫科的巡逻小哥指导下,飞上了平台。

    等这位年轻才俊落地,像个绅士一样拍干净大衣上的煤灰和蜘蛛网,对两位长者鞠躬行礼。

    “我来得不是时候?两位校长!?”伍德表现得大方自然,行为举止潇洒自如。

    伊莱一动不动。

    炀煜也是一动不动。

    两人的眼中窥伺着这个星界而来的异样灵魂,顺便把对方身上的手性分子也给解析了一通。

    伊莱小声问:“是黑山羊的子孙?”

    炀煜补充道:“非常纯粹,灵魂的纯度快把我的眼睛给闪瞎了。不过很温暖,你瞧瞧……我身上的土豆种子都快发芽了。”

    伊莱又问:“那就是来者不善了?”

    炀煜跟着说:“那是土曜日的神,是本星的星魂,我们才是来者,这个成语不是这么用的。”

    伊莱再问:“能谈钱的事儿吗?”

    炀煜反问:“他像是有钱人?”

    伊莱:“我看像。”

    伍德一时搞不清两位校长的口癖,也弄不懂两人沟通时的暗语,可是听到钱,终于插上了一句话。

    “是的,我有钱。”

    从兜里掏出一张地图,往地图上指,从尼福尔海姆指向列侬,一路到森莱斯,以及部分亚米特兰的版图。

    “这些地盘,暂时由我代管。”

    此话一出,校长们和这个客人之间的关系,发生了剧变。

    只用了一分钟的功夫。

    炀煜伸出一束束花叶,把伍德送到长椅上。

    伊莱从口袋里掏出口琴,用着身上那点使唤老头乐的劲,狠命地吹着,吩咐实验区的留校女生都打扮漂亮了,给贵人端来果盘。

    两个老人家站着,伍德这位客人坐着,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实验区的姑娘们原本无精打采,在一次次尝试开启星门的实验里吃尽了身心的苦,看见伍德这个俊哥哥时简直像是狼群见了带血的鲜肉那样热情。

    伍德想解释:“我不是来找乐子……”

    校长伊莱打断了伍德先生的解释。

    “是您自己入校?还是您的孩子入校?”

    副校长炀煜在身上挑了几支胡桃苗,拼做一把算盘,已经开始算账了。

    “入学费八万,飞行保险六千,实验资料十三万,加上食宿托管一共算下来……共计一百万个北约银币,不赊账谢谢老板!”

    伍德又问:“一定得用银币结算?”

    炀煜解释道:“银子在魔术师眼里是硬通货,就算您再发动一次世界大战,我们也收银矿,银有自洁功能,对真菌病毒这种魔鬼的克害效果很强。也是魔术触媒拘束器的原料。”

    一旁的校友小妹们举起手。

    “我可以!我真的可以!”

    “让我来吧!我来给他做入学测试!”

    “我我我!”

    伍德翻了个白眼,心神一动。

    性感炸弹在这些姑娘们眼前转了一圈。

    伊莱见状大失所望。

    这是个完整的魂灵魂威,不需要老师来教导了。

    炀煜也是如此,木灵之身的双眼中,落下一滴滴露珠,有种穷途末路的感觉。

    没法坑蒙拐骗的老头儿们互相对视一眼。

    终于谈到了正事上。

    伊莱指着校门外的大铁笼子。

    “把它请进来吧。”

    另一位校长将姑娘们都赶回实验楼里。

    “又得破费了。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伍德比着大拇指,和这些年纪大的人沟通起来就是方便,往往不需要告知来意,对方就已经有了完全的准备。仿佛天生就会“读心术”一样的邪法。

    “不不不不不……”伊莱帮伍德打开手掌,好声好气地劝着:“别比这个手势,不要放什么古怪的烟花,小家伙。”

    另一边,副校长炀煜往大草场而去,没有借助任何飞行器械,就这么一路张着两片超大的芭蕉叶当做降落伞,飘了下去。

    车队徐徐而入,越过学院的三重大门,几乎所有的在校劳工都看清了穷奇大虎趴在大铁笼里睡觉的模样。

    伊莱和伍德回到它面前,商量着处理办法,谈起一些无关紧要的琐事,要把所有明细都交代清楚。

    伍德先生问:“校长大人,这里是您一个人说了算吗?”

    “是的。”伊莱直言不讳,一脚蹬在大铁笼上,像是在试探铁笼的耐用性:“这儿都是我和那个老笨蛋说了算。”

    伍德想把来龙去脉都说清楚,“我在海拉……是一只蝴蝶把它引来的。”

    没等伍德说完,伊莱如未卜先知一般,把对方想问的都说完了:“那是个悲剧,小蝴蝶本来是个很可爱的女娃,可惜让罗伯特教坏了。她本名叫施密特,和男孩一样要强。但是再强的人,也会怕死,会畏惧死亡……我想……”

    伊莱校长前前后后对铁笼看了又看,仰起头计算着它的结构占地,以及收纳所需要的人力物力。

    “我想她应该死了?”

    伍德先生点头:“是的,是我杀死了她。”

    伊莱校长的眼神有几分悻悻之色,不过也是一闪而逝,“那就不提她,提提这头大老虎。它有什么神力?”

    伍德朝着炀煜副校长欠身,向伊莱示意。

    “不如让炼丹师大人解释解释?”

    炀煜挠着自己的木头脑袋,站在笼边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比起理论他更喜欢实验——从他的身体就能看出来,他是个喜欢实验的科学狂人。

    于是乎,一场实验开始了。

    从他的腰肢中延展出无数的翠绿枝丫,往大虎腋窝腰脊的软肉上攀爬。

    不过几分钟的功夫,穷奇就开始痒痒,开始翻身梦呓。

    “别……哈哈哈哈……讨厌……哈哈哈哈哈哈!痒!”

    巨虎像是在撒娇一样,在铁笼里翻来覆去。

    不过一小会,围观群众不少女学生捂着心口两眼一翻,当场晕了过去。

    伊莱皱眉:“这是什么邪法?”

    伍德担忧:“伊莱校长,你们真的能对付它吗?你的魔术有那么厉害?能保证它醒来时还能克制住它?我花了不少力气才把它放倒……”

    “放心,我是实战派。”伊莱校长信誓旦旦,像个身经百战的老魔术师,从袍子里掏出一根半米长的法杖。与其说是法杖,不如说是一根战斗棍棒,非常粗。

    巨虎甩着头颅,像是在做提神醒脑的起床运动。炀煜这才把触须给收回来。

    就在此时,就在此刻。

    伊莱校长突然大声吼了一句。

    “天杀的你这个小崽子!我超想看米特兰时装周的泳装模特杂志!你居然靠一场战争把杂志社给打倒闭了……我真想拿着法杖捅穿你的腚……”

    伍德担忧地大喊着:“校长先生!你还好吗?!你没事吧!”

    在说出真心话的这个瞬间,伊莱猛然抬起法杖。

    如大理石纹路的石棍在刹那间变形,听机关齿轮互相嵌合重组的声音,从石棍的端口冒出黑漆漆的炮管来。

    砰——

    炮口喷出一团火焰,堪比巨龙的吐息。

    如铁雨一般的密集炮弹打在巨虎的脑壳上,又把这凶物给降伏,让它重新沉睡。

    伍德啧啧称奇。

    “伊莱校长的魔术……”

    伊莱这个小老头咬牙切齿,把法杖给收了回去。嘴里骂骂咧咧的,十分忌惮穷奇大虎的特殊能力。

    最后落下一句狠话。

    “看什么看!我是实战派!”

    fpzw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揭棺起驾 爱搜书 揭棺起驾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揭棺起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狐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夫并收藏揭棺起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