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泽吾一直都觉得是阿城给他带来的好运气,对阿城也就更亲,自己做什么检查都不会忘了阿城,连吃的补品也会让仆人给阿城送上一份的。

    闲暇时最爱做的也是拉着阿城,两个人彼此趴在对方的肚子上互相地听,若是听到有不一样的声音,两个人都会很紧张,立刻叫来大夫检查,直到确认没有问题了,才会放下心来。

    在白霄看来,这不过是产前忧郁症,只要自己这个当妻主的好好地给泽吾以安抚,等孩子生下来,泽吾这种患得患失的症状也就会消失了。至于别人家的男人阿城,自己可就管不着了。

    在过一段时间,大概是等白雾生的孩子满了月,自己的母亲和父亲就能过来了。

    两位老人盼孙女早就盼得水深火热了,刚一听到泽吾有孕的事,就是想过来的,是自己给安抚住的。

    自己的哥哥白雾没有公公婆婆,母亲要是带着父亲过来了,哥哥那边就会少人照顾的,虽说家里有仆人,但那也不能和生产时有自己的亲生父亲相陪更能安心啊。

    不应忽略

    这段时间,随着泽吾肚子的渐长,双腿竟然也跟着胖了起来,一摁还有小坑。饭也吃不下多少,吃了就会吐,除了肿起来的地方,其他的地方都是往下瘦的,显得腹部越来越大,看得白霄这个心疼。

    上一世也生过孩子的白霄自然明白这些都算是孕期反应,却还是难免担忧,每晚都扶着泽吾在卧室内尽可能地动一动,走了几圈后,还用加了草药的热水给泽吾泡泡脚,做做按摩。

    “霄,泽吾真的很想去,带上泽吾吧,也带着阿城好不好,我们都没有去过送女庙……”

    商量好久的事终于定了下来,妻主却因自己的肚子越来越大而不带上自己,这多少让泽吾心有不甘。

    虽说生过孩子的老夫们都安慰着自己,说自己的肚型一看就是个女儿,可自己却还是不太放心,总觉得只有去过送女庙,上了一柱香,才觉得肚子里有着的这个真是个女儿了。

    “没去过也没关系啊,儿子女儿都好的!”

    给泽吾揉着脚的白霄,对这男人脑袋里的思想很不认同,很担心这样的思想会给本来在身体上压力已经不小的男人又带来更大的精神压力,这也是为什么自己一直没有让自己父母太早过来的主要原因,——老人们一念叨,泽吾一定会更难熬的。

    “不,霄,一定……一定要是个女儿啊,霄,你知道……泽吾……不能……不能再生儿子了!”

    自己从来都不是个重女轻男的人,可目前的境况使自己不能再存一点幻想,自己只有这一次机会了。

    如果是个女儿,自己成为妻主正夫的事,婆婆公公知道了,也许会生气,但也会念在自己给白家传了后的事上,气一阵子就会过去了,但如果生的是个儿子……

    泽吾每每想到这里,就不敢再往下想了,总会下意识里地抱住身旁的白霄。

    自己是真想可以和妻主安安稳稳地过到老,就像妻主曾经说过的那样“白首携手”,想到这些做梦都会笑醒的。

    只是……这有多难啊,自己总得让妻主的家里接受自己,不是把自己当成那个买来的那个侍,而是……妻主真真正正的夫啊。

    “我知道的,泽吾,相信我,我们一定会生个女儿的!”

    白霄抱起泽吾的一双脚搂在自己的怀里,是的,一定能生个女儿的,即使……也一定能生个女儿的。

    “那霄就是要带我去了!”

    被白霄抱着双脚的笨男人只能躺在床上,视线漫过高高鼓起的肚皮,向白霄那边流露出强烈的渴望。

    “好,我看看吧,总得保证安全才行啊!”

    与泽吾接触的越久,越失去了对泽吾的抵抗力,基本上是这男人向自己请求什么,自己都会答应的,而且在孩子的这个问题上,白霄第一次重视起来,这种重视自是不会和喜欢不喜欢挂上关系,而是牵扯上了谋划。

    泽吾说得不是没有道理,如果这一胎是个女儿,真会省去不少麻烦的,那么,就让她是个女儿吧。

    夜晚,透过床下半开的小窗,刮进微凉的夏日晚风,白霄一下子清醒了许多。

    放开泽吾的双脚,蹭到泽吾的身边,把这个身形越发笨重的男人搂进怀里,手下意识地摸到男人隆起的腹部,像是自言自语,也像是在安慰身旁的人,轻轻地呢喃道:“我这么一摸,她就是个胖女儿了!”

    “嗯,霄!”

    有了白霄的这句话,泽吾好像也放下了心,头也顺势歪到了白霄的怀里,没多久竟睡熟了。

    等泽吾又睡了一会儿后,白霄才慢慢地动了起来,用厚毯子给泽吾盖好,下了床,关好了那半扇小窗。

    吃过早饭后,李枫习惯性地在别墅走动起来,以前走动是为了锻炼伤腿,现在走动那就纯属是为了减肥了。

    这几个月的休养,不但把腿伤养好了,还添了不少的肉,最可恶的是肚子像吹气似的鼓,知道的是生活安逸长了膘,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也要怀孕呢,为了保证大女人的英名,说什么也得把这肥肉清除下去。

    李枫伸着胳膊、踢着腿,不知不觉地就走到了白霄的办公室,下意识地抻头看了一眼。

    白霄除了做不愿别人打扰的活时,才会关上门,平时,那门都是开着的,这次也一样。

    白霄双手拄在办公桌上,头低垂着,似乎在注视着办公桌上铺着的某物,神情十分肃然。

    白霄很少有这种神情肃然的时候,她一般都是温和平静的,偶尔有这么一次,便是碰到紧要的事了。

    可能有什么紧要的事呢?这段时间生意还算顺利,庄园也没有什么事发生?难道是冯伸的事务所?也没听说啊……

    李枫带着不解,踱步走了进去,走到白霄的办公桌前,才发现令白霄神情如此肃然的是一张地图。

    “老六,你这是怎么了?”

    李枫把声音放得很轻,怕自己的突然进入会惊吓到白霄,可白霄的反应却很平常,这是因为在李枫进来时,白霄就已经注意到了。

    上一世里,就锻炼出一个优点,神经够敏感,有一点儿动静都可察觉到。

    白霄在听了李枫的问题后,没有表现出一丝半毫地吃惊,反而很快就回答李枫说:“没怎么,四姐,你看从咱们这里到临县,开车有一天就能到了吧?”

    “是啊,开得慢一天也能到了。”

    “那就好,还是得慢点开,安全为主,最好是擦黑时到,旅馆也得按排一家环境好的,最好是离医院近些的,我看了一早晨了,那个嬬山的地理不错啊,特别是那座庙修得好啊,在半山腰接近山下的部位,这爬起来就能好走些,实在不行,还是得雇个软榻……”

    白霄说到这时,李枫总算明白白霄的意思了,搞了半天白霄神情肃然的原因是出在她们将要有的这次出行上啊。

    “带着两个大肚子的男人,确实是有点困难,不过好在他们距离临盆的时候还有几个月呢,你还是把心放宽了吧,没事的,看你紧张的!”

    白霄在李枫的心目中从来都是个遇事不乱的人,不管多大的事,白霄都能稳住,现在看来,那些事还是不够入白霄的心啊,也只有泽吾,才能让白霄如此牵心挂肚。

    “还是得紧张些,呵呵,不能出错!”

    白霄眯起眼睛,颇有深意地笑了一下,这一步走得稳妥否,关系到今后的生活能不能顺利啊。

    接下来的几天,整个庄园都在为庄园主以及庄园总经理的这次出行准备着。

    所用的车辆在原有的基础上又铺了厚的毯子,还在后车位处按装了可以以手扶用的栏杆,方便人躺下时,起到阻挡的作用,免得人睡熟了会掉下来。

    一路上所需的物品,也是把一切可能发生的状况都算进去的,带得充足。以为算得已经天衣无缝了,却还是百密一疏,漏算了一个,也是最不应该漏算的……人。

    “母亲,郁儿怎么办啊,真得不带郁儿去吗?”

    听说自己母亲带了好几十种东西,却独独没有带上自己,小家伙小猫一样地爬到了白霄的双膝上,拿着嫩嫩的小脸蹭着自己母亲的脖子,撒着娇。

    “郁儿可以和你来远哥哥在家啊,风先生也会在家里陪着你,教你写字的,母亲是带你父亲去上香的,那种地方小孩子去不好的。”

    也不算是漏算,是算计了很久,才决定这次出行不带白郁的。

    虽说路程不算远,但泽吾的身体是那么一个情况,自己哪还能分出心来照顾白郁啊。

    再说了,那地方也算不上什么风景名胜,也没有什么可让小孩子玩的东西。还有,这也去不了几天,慢则一星期,快则四五天就回来了,只能说是折腾,能有什么意思。

    “不好吗?那为什么父亲要带着小妹妹去,她不是比我还小吗?比我还是小孩子呢,她都可以去……”

    白郁噘着小嘴说出的话,让白霄心头一惊。

    细想一想这段时间似乎是有些忽略白郁了,这小孩子从小心思细敏,又很缺乏安全感,还记得白雾与甜杏相识的那段日子,他比谁都坐卧不宁,仿佛失去了半个魂儿一样。

    而现在,他应该也是同样地害怕失去吧,才会如此地向自己要求着,迫切地想知道他在自己的心中是否还像以前那么重要,会不会因为有了小妹妹而忽略了他。

    “郁儿乖,郁儿真的很想去吗?”

    白霄用柔和地目光看着自己怀里的儿子,他总是带着怯怯神情的大眼睛清澈地映着自己的容颜,他的眼里全是自己,而自己的眼里呢……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如此地关注他了。

    “想,母亲,郁儿想,带上郁儿吧,郁儿一定会乖乖地听话的。”

    小家伙说着,用细藕一样的手臂,紧紧地抱住白霄,搂得白霄的心软软的,心底无奈地叹气,嘴上却仍是管不住地说了一声,“那好吧!”

    “母亲真好,呵呵,郁儿就知道母亲最疼郁儿的,怎么会丢下郁儿呢,呵呵……”

    小家伙兴奋地亲了白霄的右脸一下,跳下了白霄的双腿,笑着在白霄面前连蹦带跳起来,看得白霄鼻息里起了一层酸酸的味道。

    矿内不平

    临县是歧国在东南临省最大的县镇之一,距离启昌港有二百多里的路程,地理位置险要,但因为临县自古就和启昌港通商,历朝历代都在修路,所以,去往临县的路,路宽且平,笔直易走,也免去了不少的颠簸之苦。

    白霄这一行人一共有三台车,分别是两台轿子和一台卡车,白霄和李枫各主一台轿子,其余人和物都在货车上。

    “泽吾,躺得舒服吗?”

    整个后排坐都是单独给泽吾腾出来的,以方便泽吾平躺,白霄抱着白郁,坐在副架驶的位置上。

    这时的泽吾后背靠在一头缠着厚棉物的车体处,一只手扶着挡在坐位旁的扶手上,另一手抚在自己的肚子上,细长的眉眼微弯着,神情很是陶醉,听到自己妻主问,笑着回答说:“嗯,很舒服呢,霄,我们的女儿也好像很舒服!”

    “是吗?那你帮我多摸她几下!告诉她不许淘气,不许折腾她父亲。”

    白霄摆弄着白郁的小手,温和地说道。

    “好啊!”

    泽吾说着还真摸了起来,五指轻柔地在自己的肚腹上婆娑,轻声细语地说:“宝宝,你要乖噢,母亲和父亲都好喜欢你啊!”

    “谁说喜欢她了,最喜欢我们郁儿了,看我们郁儿的小手,一看就巧得很,柔弱无骨,母亲越看越喜欢!”

    白霄说着,还拉着白郁的小手,重重地亲了一下。

    “郁儿也最喜欢母亲呢!”

    白郁把头深埋进白霄的怀里,依偎着。

    一家人就这样说说笑笑的,去时这一路倒也算平稳,傍晚时到了临县境内,酒店早就已经订好了,是临县最大的一家酒店,叫“新夜”。

    车停到位,服务生快速地从台阶上面跑了下来,礼貌地帮着拉开车门,搬运行李。

    “泽吾慢一点儿,为妻扶着你下来!”

    白霄抱着白郁下了车后,别的什么都没有顾及,只奔了后车座,服务员帮着拉开车门后,白霄一手托过泽吾的腰,一手抚着泽吾的肩,把泽吾慢慢地半扶半抱了下来。

    “累了吧?”

    白霄旁若无人地把爱夫揽在怀里,关心地问着。

    “有一点儿!”

    泽吾眨着困盹的眼睛,点了点头。

    “房间按排好了吗?”

    白霄连忙去问站在一旁的服务生,服务生面带职业的微笑点头说:“已经按排好了。”

    “那好,先送我们回房吧!”

    等李枫那边安顿好其它人和物时,白霄早就把自己夫郎和儿子送回卧房去了。

    “四姐,明天我们还是先办正事吧,让男眷们在家休息一天。”

    晚饭,只有李枫和白霄在主桌,男人们大多是在卧房里用的餐,看模样都是很疲乏了。

    白霄又吩咐随行带来的那个夫科医生给两个有孕的男人挨个检查了一下,确定了没有问题,这才随着李枫来到餐厅的。

    “我看行,就先去金矿吧!”

    白霄的提议李枫并无异议,两个人接着又商谈了一些关于金矿经营的具体事议,这还是黄二狗案败诉后,两个人第一次共同来金矿也是白霄的第一次。

    在此之前,李枫自己是来过一次的,也只是呆了一天而以,办完了交接手续,就因港口有事快速回去了,所以,在金矿这个问题上,两个人都很陌生,不算太熟悉,都有一种名字虽说写着自己名字,东西却好像不是自己的东西一样的生疏感。

    白霄个人觉得,凡是挨得上矿的东西,抛却财富这个不提,最最重要的就是安全了。特别是在异国他乡的经营,更是应该稳中求险,这钱……不好赚。

    李枫却不以为然,金矿雇佣来的除了十几名淘金工人,大部分都是买来的奴隶,即使安全出了大问题,也完全可以忽略,只要产量跟得上去,大可不必考虑奴隶的命。

    白霄是不太赞同李枫的这种观点的,却也没有当面和李枫辩解,来这里也有一年多了,却还是做不到不把奴隶当成人,而当成货物。

    上一世,白霄做得最过分的也只不过是贪而以,却也没有达到不把人命当人命的冷血地步。

    黄二狗的这家矿位于临县县郊的山内,黄二狗完全是偶然的机会里得到这座产金的山的,就像白霄那时代有个美国人,开枪打猎却打到一座油田一样偶然,也算一笔横财。

    等到李枫和白霄接手这笔横财时,金矿的产量已经相当的可观了。

    翌日,李枫和白霄趁着清晨淡淡的薄雾,共坐一辆车,由白霄的司机老张架驶着,不慌不急地驶出城区,向郊外的金矿驶去。

    到金矿的时候,正好是上午的九点,矿长早就接到了李枫秘书打来的电话,提前在厂门口迎接着了。

    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李枫接手了这家金矿后,虽说来这里的次数很少,但这里的人员却调配的挺勤,并没有像庄园那样留用了原先的人手,而是从上到下大批量地调换,管理层的人员基本都换成了她自己的心腹。

    特别是这位姓钱的矿长,更是李枫从老家带来的老人,本事倒不见得有多少,只有一点为李枫所看中,那就是这人对李枫一直是忠心耿耿,惟命是从。

    “李总,白总,您们好,欢迎欢迎!”

    钱矿长见到李枫和白霄从车上走下来,立刻满脸堆笑地小跑着迎了上去。

    这种人的惺惺作态,白霄见得多了,笑着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也不在多说话,跟在李枫的身后,看似漫不经心地听着李枫和钱矿长的谈话,实则是细密地观察着矿区内的环境。

    凭心而论,这矿区内的环境还不错,收拾得也算整洁,和一般的小矿相比,少了些杂乱无彰,也算多一些井井有序,可却有一点儿让白霄觉得怪怪的,可这种怪,白霄一时间又说不出出在哪儿,只得带着满腹的狐疑,跟在李枫和钱矿长的身后,走进厂区办公室。

    进了办公室,三个人分别坐好后,秘书给沏了三杯上好的绿茶,钱矿长也把这几个月的经营报表给李枫拿了上来,李枫示意了一下白霄,白霄笑着摇了摇头,李枫也不在客气,边喝茶边翻看起来。

    李枫看帐册的时候,白霄也没闲着,踱步到窗口,望着窗外的矿区以及把矿区包围着的群山,忽然间,白霄意识到了什么,那种一进厂区就有的怪怪的感觉,也随着这个意识变得清晰。

    也就在白霄恍然大悟的时候,一个人连门都没敲,慌慌张张地从外面闯了进来,人还未进全,嘴里便大声嚷嚷出一句,“矿长,不好了,要出大事啊……”

    顿时,那钱矿厂的脸色就变得土黄,急忙问道:“什么……怎么了……”,显得好像是会出现这种情况,也是她没有预料的,但……真的如此吗?白霄不信。

    “钱矿长,这满院子除了几个办公室人员,怎么连个做工的工人或是奴隶都看不到呢?”

    还未等那慌张跑进来的人回答,白霄便从窗口处转回头,挑眉冷声问道。

    白霄所感到的怪,就是怪在这里,偌大个厂区,怎么会寥寥几人,还都是穿着整洁的管理人员,即使现在是正在上工的时候,也不应该……最少也会有出来放风的奴隶啊。

    自从李枫接手了这家金矿后,也把白霄在庄园的管理制度照搬到了这里,把奴隶编成两组,分早晚班,十二个小时工作。

    九点多正应该是晚班的奴隶活动放风的时候,可这厂区里里外外也看不到一个奴隶,如果不是钱矿长特意让加的班,那这还不叫……出大事了吗?

    “这……这个……”

    从钱矿长的吱吱唔唔的表情上,白霄立刻明白了,还真如那人所说是出大事了,但倒底是怎么样的大……

    一瞬间,白霄把能想到的大事都快速地在脑袋里过了一遍,最最害怕的就数矿难了。

    因为最近一段时间,歧国的工人闹罢工闹维权闹得很厉害,有的地方甚至连学生都跟着一起参与,争什么独立自主、民主民权……但从钱矿长的表现上观察,好像还不是……这个。

    白霄还能想一想,急脾气的李枫可就没有那份耐心了,一听闯进来的那个人说“出大事了”,又见白霄的问题钱矿长回答不上来,火气瞬间就窜了上来,也不管那么多,顺手就把手里的文件照着钱矿长扔了过去。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找个女人嫁了吧 爱搜书 找个女人嫁了吧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找个女人嫁了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鑫爱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鑫爱诗并收藏找个女人嫁了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