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好在战火还没有烧过边境城市,两国都在边境那里玩着拉锯战,一时半会儿也打不到平城,白霄也就没有催着甜杏。

    白霄知道自己嫂子是个聪明人,她觉得该来时,自会放下平城的一切,带着家人过来的。这倒不用自己担心。

    “是啊,拥有的已经不少了,何苦还追求更多呢!”

    人要是都能明白冯伸感叹出来的这句话,这世间又哪会有那么多的是是非非,就怕是连说这句话的人,自己都是只缘身在此山中吧。

    好坏并存

    在冯伸这里坐了近一个小时,事务所的事聊得不多,大部分时间是耗费在聊个人私事和时事上了,白霄起身要离开,冯伸知道白霄还要去李枫那里,也没有留,只说让白霄今天不要急着回港口,晚上她请白霄去家里坐客,白霄也没有推让,说了声“好!”。

    从事务所出来后,白霄去了李枫设在港口的办公大楼,李枫手上的事不只庄园一桩,庄园那里算是李枫个人的私产,李枫最主要要做的,还在于李枫是李家人。

    李家在启昌港的产业都是由李枫打理着的,事务自然要比冯伸那里繁忙许多。特别又赶上乱世。

    就像冯伸没有想到白霄会来一样,李枫同样也没有想到。

    因为在以前白霄一般是很少出庄园的,即使有事,也是李枫和冯伸去庄园找她。她就像个磐石,坐稳在了庄园,如定盘星一样稳定着庄园和事务所两杆秤。

    “老六,你怎么来了?庄园出事了吗?”

    李枫见到白霄,本能反应就是庄园有事,下意识里问道。李枫实在不想那惟一处平静的地方,也会给自己添上麻烦。

    “庄园没事,我是带着泽吾来医院检查身体的,他怀孕了,有一个多月了。”

    白霄平和地笑着,看着有些愁眉苦脸的李枫,这才七八天没见,李枫怎么好像老上一岁一样呢,难道李家有麻烦事了。

    “噢,那很好啊,恭喜恭喜,这个干母亲我做定了!”

    李枫听是这样的事,也跟着高兴起来,虽说不是自己的男人有喜,但若是白霄的孩子,那就和自己的孩子没有什么区别了。

    白霄落坐在沙发里后,李枫的秘书给白霄送上一杯普饵茶,临出去时特意把门带紧。

    “好,四姐……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事了?”

    “这事是很麻烦,不过我却无力解决,是我们整个李家的事,你也知道前方战事吃紧,国家的意思是让我们几大财团尽力资助,国家危急存亡之时,身为国民,我们应当尽义务,可你也知道,我们是做生意的,也养活着几万口的人,我们不说取利,保本总得做到啊……我祖母以及母亲姨母她们正在和上峰探讨,还不知道结果什么样呢?”

    李枫说的这些事,白霄大概猜到了。

    上一世里也没少学两战和两战时期的经济,那些大财团和大财阀与国家的厉害关系,连身处她那个地位里的人,也是得知不多的。

    这些事,白霄听听还行,想做到出主意还是很难的。白霄所能顾的只是自己眼前的这些力所能及的,比如庄园的生产。

    “新一批的棉花种子已经种植下去了,但新从黄二狗那里收来的地,还是空着的,棉花若是都种植上了,人工就不够啊,这战争初起,局势不明朗,我也没敢投入太多,有钱换成黄金存着,总比难时全打了水漂强啊!”

    去年庄园的净利润还是非常可观的,步入了今年,白霄却没有趁着好势头扩大规模,就是害怕战火一但烧到这里,投进去的钱收不回来。

    “是的,老六,你说得对,哎……大麦州和大朝州那里的生意不好做,两方打得不可开交,大部分的生意人都撤走了,我们李家是少数几个坚持在那里的,今年的租费和经济核算都派不出去可信的人过去收,打得实在是……太没有安全的落脚处了。”

    李枫长叹了一声,白霄深表理解,这种苦衷也只有处在大家族内部的人才能体会,白霄也无能为力。

    白霄还没有头脑冲动到要主动招揽这样的傻活计在自己身上,不说自己为人女、为□,就说为了自己还没有出生的孩子着想,自己也不会去接的。

    “我母亲的意思……是想派我去!”

    李枫停顿了片刻,终于还是说了出来,说完后,唇角已经开始溢出成片的苦笑了。

    “四姐,万万去不得啊!”

    白霄不清楚她们李家内部现在是什么状况,也猜不到李枫的母亲是怎么想的,但现在派李枫去那两个地方,无疑是自找死路,九死一生。

    之前李枫去过就算去了,现在……

    刚有这两块殖民地时,西华国与远烈国就为了争夺这两处殖民地的控制权,分别在这两处殖民地上大打出手过,但那时毕竟还没有像现在这样,已经延伸至本土战争,把两国的仇恨矛盾推到□。

    ——现在是谁去谁死了。

    “我当然也知道,但我母亲……已经这么吩咐了,我祖母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我们家里为了争夺大家主的位置,明里暗里地争,我明白我母亲是要把我舍出去,谁让我是她几个女儿里最不出色的呢,且我还没有大婚,没有……子女……”

    李枫越说越显悲凉了,声音里渐带出了哭腔,等白霄走到她所坐的办公桌旁时,她的泪水已经染湿了大片,她头下放着的文件。

    “四姐,他们想舍你出去,你自己绝不能这么想,你得为自己多考虑,你明知道是有去无回,还要去的话,那就是找死了,四姐,你不想死是吧?”

    和李枫交往的时间不算短了,对于李枫的性格,白霄心知肚明,这个朋友是可以深交的,甚至是可以交一生的,白霄是从心里舍不得李枫去死的,这与她只有坏处没有好处,所以极力地劝着。

    白霄看着李枫茫然的眼神,相信这世间没有几个人甘愿去为别人的利益而死的,又接着说:“你不能忤逆你的母亲,但你可以用别的方法,四姐,有的时候自残也是一种不错的办法。”

    “自残?”

    李枫愣住了。

    “是啊,不过,你得有心理准备,这苦肉计可不是好受的,你看我经历了一场车祸还不是什么事都没有吗?对吧,四姐!”

    话,白霄只能点到为止,她不想自己日后会给别人留下话柄,她也相信李枫能懂她的意思。

    果然,李枫沉默了片刻,仿佛了然般了,吸了吸鼻子,眼睛深处渗出了明朗的笑。

    几日后,李枫派自己的秘书给白霄送了一份她自己已经签过字的转让文件。

    那天,天气并不好,阴沉沉的,到中午时,还飘了些许小雨,李枫的秘书来时,白霄并没有在办公室,而是捂着厚被偎在床上。

    她这身体自上次出了车祸后,一直怕冷,可能是那次失的血过多了,伤了元气,还没有补回来吧。有风飒在,白霄并没有太在意,那男人虽然脾气怪了些,但医品还是相当不错的。只是平时在细节上,自己多注意了些。

    看过李枫秘书递来的庄园转让协议,白霄淡淡地笑了,便知道李枫已经开始着手准备了,而且还学聪明了,提前给她自己留了后路。

    不过,李枫的这份信任,还是片刻间暖了白霄的心,大致地看过后,白霄随意几笔,在文件的下方签了自己的名字。

    李枫的秘书见事情办妥,准备离开时,白霄叫住了他,说:“替我转告李总,请她一切放心,望她万事珍重!”

    李枫的秘书走后,屋里只剩下白霄一个人,她披着厚衣裳踱到了窗前,透过玻璃窗看向外面被雾气蒙蒙拢着的庄园,仿佛自己的前途和希望也被拢在这庄园里似的。

    棉花生意还是不错的,还是可以继续维持的,足够庄园上上下下的吃喝用度了,另一片地也可以做点短期短线路的投资,最好是见钱快的那种,可以立竿见影地收到利润,钱财还得往爪翼国的大资产银行调转啊,这场战争搞不好会是旷日持久的,自己怎么也得多留些后手,安置好一家老小啊。

    “母亲……”

    白霄正思绪杂乱的时候,房门被重重地撞开了,白郁球一样地跑了过来,扑在了白霄的身上。

    “乖儿子!”

    白霄展开双臂,身上披的厚衣服随之掉了下去,落在了地上,白霄也不理那衣服,只顾着把白郁一把抱起,抱在了怀里。

    “母亲,今天早上我又去骑胖大个了,是黑总管阿姨带我去的。”

    胖大个就是从黄二狗那里牵回来的那头大象,自到了庄园,就成了白郁的宠物。

    原本以为白郁胆子小,一定不敢碰那大家伙的,开始喜欢也就是一时新鲜,过后就不会喜欢那大家伙了。

    可谁曾想,这日子一天天地过下来,白郁却越来越喜欢那头大象了,每天都要爬到大象的背上,搂着人家的脖子好一番亲热。

    天气好时,白霄都是自己陪着白郁去的,遇到这样下雨的天,白霄不适易去屋外,才由黑总管找可靠的家仆,或是就由黑总管陪着白郁去。

    “天气发阴,没多穿点儿吗?”

    白霄抬起手抹去自己儿子额上带着的汗珠,笑着问。

    “有多穿啊,父亲给我加了外衫!”

    白郁说着还拉扯了衣服一下,让白霄看。

    “嗯,那就好!”

    白霄欣慰地点头,即使将来会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自己也不会怠慢了白郁的,在自己的心里,这孩子从来就不是别人的,而就是自己的。

    昨晚,泽吾和自己提起白郁到了该学男诫男礼的年龄了,是啊,别人家的男孩子六岁就开始学,白郁今年已经七岁了,似乎是到了,可是只要学上那些条条框框,孩子还能像现在这么快乐吗?

    想了又想后,还是决定先不让白郁学,到十岁的时候再学也应是没有问题的,只要自己给孩子打好明事明理的基础,那些……晚几年学,也就能让孩子多几年快乐。

    有自己这个当母亲的在,怎么也不能委屈着自己这个宝贝儿子啊。

    “来,和母亲一起休息一会儿,母亲给你讲故事。”

    有女成双

    没过几天,港口就传来了李枫酒后驾车出车祸的消息,据说是撞大树上了。

    白霄听到这个消息时,已经是李枫出事的三天后了,但还是连夜赶去了港口的医院。

    虽说早就已经猜到会有这么一步,但担心还是难免会有的,谁知道李枫这火候掌握得是不是恰到好处,万一……

    白霄还没走到病房呢,就看到李氏的员工呼呼拉拉地围着满走廊都是,心里有那么瞬间是感叹到一点世态炎凉的,但很快就消失了。

    有人总比没有人好,有人就说明李家还在,这要是没有人……可就真是出大事了。

    白霄走到病房门口,还未等敲门,门就自动开了,白霄愣了一下,见是李枫的秘书从里面走了出来,随和地打了声招呼。

    李枫的秘书一看门外站着的是白霄,面露喜色,连忙说:“白总你可来了,我们李总正从里面盼着你呢!”

    “噢,那好!”

    白霄闪身进去,李枫的秘书也带上门自动离开了。

    “四姐!”

    白霄一进病房就看到李枫的右腿被高高地吊起,心里一紧,连忙快走了几步,走到病床前。

    病床上的李枫见白霄来了,心情还是有些激动,情不自禁地流了几滴眼泪,白霄忙安慰说:“都过去了,四姐,都过去了……”

    “是啊,都过去了,老六,人走到这一步,好像看什么都淡了,这几天我想了许多,觉得自己好像老了……”

    是个人经历了一场生死,都难免会生出些感慨的,虽说这次事故是李枫自己按排出来的,但毕竟也是生死瞬间,李枫能说出这些话倒也不失真实。

    “四姐,人只要活着的时候,对得起自己,无愧于良心,就算是活成功了,四姐,我一直很佩服你,你活得很真,以后,只要更好地活着,就不枉这一世了!”

    白霄说着,拿了一把椅子,坐到了李枫的病床前。

    “嗯,老六,我活到现在也只有你算是我的财富了!”

    李枫这样说完后,白霄忍不住地笑了。

    自己什么时候竟成了别人的财富?自己竟一点儿都不知道,哎,难不成是自己越活越傻了吗?明明是想算计别人的,却被别人算计进去了。

    “老六,你别笑,我说得是真的,这次多亏你出的主意,去两州收拾烂摊子的事,终于算是妥过去了,但我母亲又给我派了别的任务,说是等我的腿伤好点儿,让我去歧国,核算那边的业务。”

    身为大家族的女子,这些事都是逃脱不了的,不过去歧国总比去战火纷飞的地方要好许多啊。

    “行,要是我手头上没有什么事,我也陪你过去,你别忘了咱们在那边还有一座金矿呢!”

    从黄二狗那里巧取来的财产中,最珍贵的可不是那块连着庄园的地,而是那座处在歧国境内的金矿,那可是实打实的财富啊,但白霄要去的原因,却不仅仅在于金矿,而是为了自己的男人泽吾。

    早就答应过泽吾要带泽吾去“送女庙”散散心的,可一直未得空,如今虽说泽吾怀上了,但答应的事总不能不做数的啊。

    以前就听黑有利说过,在歧国临县有一座风水不错的嬬山,那里的“送女庙”规模很大,不仅很灵验,且还风光秀丽,最最主要的是那个临县离启昌港不算远,也接近金矿的位置,去一趟,可以一举两得。

    “好,你不说我也想呢,有你在,我也放心些!”

    李枫一直以来都是把白霄当知己的,特别又是在这个紧要关头,更是把白霄看成心腹智囊,恨不得日日有白霄相陪才好。

    这样的两个人凑在一起,这一夜自然又是个难眠之夜,两个人一直聊到天亮竟也不觉得累,大致上把庄园以及主体生意的大框架定了下来。

    李枫的伤一养就是三个月,从港口医院出来后,也没有回港口的家中,而是搬进了庄园。

    转眼就进入了时令的夏季,这几个月里战争的局势也越加的明朗了,西华国还是凭借着武器上的优势稍占了些上峰,部队攻陷了远烈国与西华国本土相邻的几个城市后,双方又陷入新的僵局中。

    国内的政事上也分开了两派,主战派主张接着打,主和派主张趁着现在的大好局势议和,可以多谈些条件出来,两派还为此事在议会上大打出手,也在媒体上相互指责,大有脱鞋互相扔袜子之势了。

    来自异世的灵魂,毫无半分国家荣誉感、责任感的白霄,对于派系之争根本不感兴趣,也对是打是和,无一点儿热情,既然从政未成,也就一心钻入商道中了。

    所谓在商言商,白霄是打算趁着李枫住在庄园的这段时间去一趟爪翼国的,一直没断了和秦琪的联系,据秦琪说爪翼国那边的风景,与西华国国内的乱局相比,是相当的独好了。

    可白霄一提要去,冯伸就不同意,不断地拦着,冯伸也是想跟着白霄一起去看一看的,但她家男人沙加的预产期就是这几天了,怎么也是走不得的,弄得白霄相当无奈了。

    也是在冯伸第三次拦着白霄的时候,白霄在冯伸的办室里接到了一个喜讯,她的哥哥白雾在那日凌晨给她添了一个侄女,父女平安,全家皆大欢喜。

    嫂子甜杏连给她报喜时,都是傻笑不断的,还说要再接再厉,必须得和白雾生个长得像她的儿子才算为止。

    用冯伸的话说,又不是第一次当母亲,怎么还能兴奋得跟小孩子似的呢,白霄也没有反驳冯伸,心里暗想,用不了几天你也快当母亲了,到时候看你什么反应吧。

    白霄万没想到,整日里说着别人的家伙,当母亲的那天竟会反应得那般强烈,孩子还没等抱在怀里呢,人就兴奋得昏了过去,第二天醒来时,张开眼的第一句就是问,“是儿子还是女儿啊?”

    守在一旁的白霄,听后连连苦笑,这昏得也太不值了,闹了半天是人家一说孩子生了她就昏了,儿子女儿还没听清楚呢。

    “是个大胖姑娘!”

    白霄笑过后,并没忘了给冯伸报喜。

    “女儿啊,我还以为是个儿子呢,还想和甜老大做个亲家呢,这下子吹了!”

    冯伸有些懊恼地抓了抓头发,眉眼间却还是不由自主地溢上喜色。

    “噢,还有一个坏消息,你男人听说你从产房门口昏过去了,非常生气,说是等回家后,不会放过你。”

    对于如何处置自己那个“没用”的女人,生完孩子还十分精神的沙加就是这么自言自语的。

    “啊?”

    冯伸听完后,白眼一翻,还没等白霄反应呢,又一次地昏了过去。

    “沙加说得还真对,真是欠收拾!”

    一次又一次的,白霄已经懒得理冯伸了,见这边的事大概都有按排了,也没等冯伸醒来,便回了庄园。

    离开庄园也有三天了,自己的男人也是挺着大肚子的,而且情况很不容乐观,开始的时候孩子小,还看不出来,随着肚子里的孩子越来越大,暴露出的问题也就越来越多了。

    泽吾的身体底子不好,原先的生活又很糟糕,导致他的身体严重亏损,连带着孕育孩子的地方都有些畸形,一但不小心,不但孩子会保不住,连大人都会有危险的。

    因此在泽吾的肚子开始显形后,白霄在这方面上就没少投入,不但有风飒在身边,白霄还特意从港口雇了一个专门是夫科科班出来的老大夫,不为别的,就是想要个安全。

    白霄回到庄园后,哪儿也没去,直奔了自己的卧室。

    卧室的门是开着的,白霄刚走到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自己男人的说话声。

    “阿城,你听一听,我肚子里的小家伙也很欢实呢!”

    “是啊,主夫大人,小主人一定是个像主人一样温和的人。”

    这幕场景,白霄也不是第一次见到了,这样的对话更不是第一次听到。

    泽吾和阿城有孕的日子,前后相差不到一个月,两个人的肚子也差不多是前后一起鼓起来的。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找个女人嫁了吧 爱搜书 找个女人嫁了吧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找个女人嫁了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鑫爱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鑫爱诗并收藏找个女人嫁了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