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是我啊,妹子……”

    令白霄频频皱眉地大哭,从门口一直追击到床前,轮翻袭来。

    “那个……嫂子,我……我没有什么事,你……你可别哭了……你一个大女人这样哭着,怎么是好。”

    甜杏这一哭,也引起了冯伸的随声附和,也跟着哭起来。

    “没事……没事就好啊!”

    说了“没事就好”的人,却还是止不住悲声,掉着眼泪,从头到尾地把白霄看了一遍,确定是真没有什么大事了,才算是渐渐地掩住泪水。

    “你们怎么来了?嫂子,你没让家里人知道吧?”

    白霄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自己的母亲和父亲,当然还有自己那个内向的哥哥,自己出了这样的事,是绝不能让他们知道的,要是让他们知道,家里就得出大事。

    “没,李小姐给我打了电话后,我就向林枫请了假,对家里只说是事务所派我出差,我在路上耽误了行程,今天才赶到。”

    甜杏边说着边坐到了泽吾给拿来的椅子上,冯伸更不见外,直接坐到白霄病床的床尾,只是记得泽吾说过的话,不敢碰到白霄而以。

    “那冯姐呢,冯姐,你也是请假来的吗?”

    有喜之事

    有些时候,遇人遇事一定要糊涂些,不要追求真理或是真相……一是因为完全没必要;二是因为根本没有。

    白霄现在正修炼的意境是,不管谁说什么,她都假装信,好像只有这样才能带着自己的笨男人平安过一辈子。

    甜杏能来,白霄是大概猜到的,虽说李枫没有提,但白霄是想到李枫会往自己家里打电话的。

    自己这次事故出得挺严重,医院又接连下了病危通知书,李枫怎敢不通知自己的家里人一声呢,家里的几个人掰指头数一数,能通知的也只有嫂子甜杏了。

    事实也确是如此,白霄出事的第二天,李枫就按照白霄曾经提过的甜杏所在办公室的电话号码打了过去,把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给甜杏,希望甜杏可以过来一趟,甜杏当时在电话里就表示会抓紧赶过去的,也确实是抓了紧,第二天就启程了。

    只不过因为两地相隔甚远,这次又没有便宜飞机可搭,甜杏才会在十几天后赶到。

    甜杏到了启昌港码头后,按照来时约定的,给李枫挂了电话,李枫开车去港口接。

    只有冯伸是意外,……冯伸……她怎么也跟了过来呢?

    “靠,老娘是辞职来的,老娘早就不想干了!”

    甜杏接到李枫电话时,冯伸正好向甜杏汇报工作呢,算是凑巧听到的。

    甜杏去林枫那里请假,冯伸也闹着要跟着去看看,林枫翻脸不许,冯伸就真甩了林枫的脸面,当场言语激烈地辞了职。秦琪都没有拦住。

    冯伸虽是如此说,但白霄总觉得事情不会真的如此简单的,久别初见又不是细问这些的时候,只得先放一放了,反正结果已经这样,再急也是没有用了。

    只是冯伸既然说是为了来看自己辞的职,白霄也只好假装信了。

    只不过没有什么感动,除了勉强装出的那一点儿,真是做不出什么涕泪横流的大场面了。

    谁让自己已经大概猜出来冯伸离开林枫那里的真正原因是什么了,自己只不过是一根在此时恰巧出现的导火索。

    不过,不管怎么说冯伸能在此时来看自己,自己还是有些许感激的,这也是自己对外人所能做出的最大的情感波动了。

    还有,冯伸是个人才,还是个质地相当不错的人才,能和这样的人交朋友交到现在这样的深度,其实也相当于中到**了。

    这才有了这句,“谢谢冯姐姐能对小妹如此挂怀,让小妹如何相还,不过,谁让我们已经是生死姐妹了,这辈子还长着呢……就这么一直处下去了。”说完,还用惟一能动的右手紧紧地握了冯伸一下。

    白霄的这一下像是扭动了水笼头,冯伸再次嚎啕出来,却令坐在一旁听到就觉得心烦的甜杏甜大主任,一脚踢出了病房,还美其名曰派她去医生那里寻问病情。

    病房里,这才有了片刻的清静。

    “嫂子,家里一切都好吗?我哥还有我父母,他们都好吧?”

    “都好,都好,还有一件喜事呢,呵呵……”

    甜大主任难得红了脸,踌躇了半天,才吞吐出来,小声地说:“你哥……你哥……呵呵,你哥有了……有了我的孩子,一个多月了,我来之前才知道的……”

    “真的啊?”

    白霄的惊喜还没有完全呼出口,就听到水池那边传来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连忙问:“泽吾,怎么了?”

    “啊?没事……我……我不小心掉了苹果……”

    泽吾蹲下身子去捡已经滚落出一步多远的苹果。

    “没砸到你吧?”

    白霄仍是不放心,关切地问。

    “没……没有,恭喜……恭喜嫂主大人了……”

    强忍着心中的酸楚,回答完妻主的话后,向甜杏说着道贺的话。

    “谢谢啊!”

    甜杏是从心里外往高兴的,却只是面上带着些不好意思回谢着泽吾,根本没有听出泽吾说这话时语气的异常,不止是甜杏没有听出,李枫也没有听出来,但白霄是真真实实地感觉到自己男人的伤心了,这就是在乎与不在乎的区别吧。

    现在病房里人多,不方便安慰,到晚上的时候,一定得好好地开解开解自己这个小笨蛋,自己和他在一起,比甜杏和白雾早了好几个月,如今白雾有了,他却因身体原因不能有,他的心里怎么能好受呢。

    “那嫂子一定要对我哥更好一些啊,他这样的年岁才生头胎,总是比别的孕夫更需要关心的。”

    没办法啊,还是更偏向自己哥哥,忍不住要说叮嘱的话。

    “那是当然,呵呵……”

    甜杏笑得狗熊见到蜂蜜一样开心了。

    两个人又随便聊了一些闲嗑,被甜杏赶出去探底的冯伸才转悠回来。

    “小白,医生没说你的眼睛什么时候才能完全恢复啊?”

    刚开始听到白霄叫出自己的名字,还以为白霄的身体已经恢复了呢,却没想到只是听到自己的声音猜出来的。

    从这医院逛了一圈后,白霄的病情到底什么样子,都已经从医生那里摸个底透了,却还是忍不住要问。

    “你刚才出去没问过医生吗?怎么倒来问我?”

    白霄倒是不在意,知道自己的眼睛只是暂时的,这段时间全当是休息了,好心情地逗着冯伸。

    “什么狗屁医生啊,不怪别人都说这里落后,我看事实比传言还落后,跟姐姐回平城吧,姐姐给你找最好的医生……”

    冯伸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旁已经沉默一下午的李枫急急打断了。

    李枫最不愿意听到谁劝白霄回去,自己好不容易把白霄拐来的,怎么能让别人给拐回去呢。

    “冯小姐这话说得过份了,启昌岛的经济虽不如平城,但这里的医生水平绝对没有问题,给老六治病的这几个,都是我亲自挑选的,个保个的名医。”

    听李枫这意思,医生和西瓜没区别,敲敲外皮就知道内瓤了。

    “名医?名医治了半个月了,还没效果?李小姐的话值得深究啊!”

    冯伸毫不退让地、冷笑着反唇相讥。

    “冯小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值得深究?”

    李枫也是个向来不忍不让的主儿,自认从不亏欠任何人,也从不在任何人面前低头,只有白霄。白霄两次生死徘徊,直接间接里,她总以为自己都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白霄出事到现在,她又急又火又悔,可以说是五味俱全,一直憋着,正无法调节。冯伸话里带刺,让她本就窝着的心,更觉过意不去,这憋着的闷火就像一个水泡,被冯伸的刺直接挑开了。

    “李小姐也不是笨人,什么话非得让我说得那么透啊?”

    冯伸一撇嘴,也不知自己怎么的,就是看不上眼前这趾高气扬的女人。

    要不是她三番五次来信撺掇,白霄怎么会跑这兔子不拉屎的地方来遭罪啊。

    几个月的功夫,白霄就弄得半死不活的模样,她还好像没事人似的,从见面开始一直到现在就从旁指手画脚,老甜磨不开面子说她几句,自己可磨的开。

    “你……”

    眼见着这两个人就要开始唇枪舌剑了,白霄连忙开口阻拦,“两位姐姐都是关心我,小妹心领了,四姐,我嫂子和冯姐刚下轮船就来医院,一定还没有用过饭,麻烦你带她们去吃顿好的,安置一下吧!”

    “我不饿,小白,我哪也不去,我就从这守着你,你放心,有冯姐在,谁也不能欺负你。”

    这都是哪里和哪里啊,谁欺负自己了,当事人白霄很糊涂。

    被牵扯人李枫委屈得想破口大骂,却又张不开口,总觉得冯伸说得好像也不太过份,似乎真是自己欺负了白霄。

    要不是自己接连劝说着把白霄拐到启昌港,还不管不顾地把偌大个一团乱糟的庄园交给白霄,之后自己又为了躲清闲,把一切高高挂起、不闻不问,最可恶的是在明知道白霄要来人生地不熟悉的港口拍照片的情况下,并没有亲自陪同,是不是因为自己的这些疏忽才会终于导致了白霄的这场祸事……似乎真是难以说清楚的,自己好像真是愧对了白霄的一片信任和一腔情深……

    白霄现在眼神虽不济,但其它感观还是正常的,在她听到冯伸又一次讥讽了李枫后,李枫并没有像上一次那样反驳,而是陷入一片沉默,大概也是猜到了些李枫心里所想的。

    这些混乱的情感,在白霄眼中都是可利用的砝码,白霄自然不能放过,于是,很宽宏大量地说:“冯姐误会了,根本没有人欺负我,有我四姐在,谁敢啊,要不……我怎么能背井离乡来到千里之外的这里啊?”

    “我看未必,就是有人看你好欺负了!”

    冯伸仍是不依不饶地嘟囔着,而李枫仍是一片沉默,甜杏也觉得尴尬,不知如何开口,怕说错了哪句会火上浇油,病房里的气氛一下子低闷了,

    泽吾端着那盘洗好的水果,站在角落里,送也不是、不送也不是,女人说话的时候,没有他们男人插嘴的地方,只能静静地看着,也在品着这几个女人说话的意思。

    就这么停顿了几分钟后,白霄见火候也差不多了,不能再这么绷着了,再绷就会真出大乱子了,笑着开口说:“四姐,你带我嫂子出去吃点什么吧,她要是从我这里瘦了,我哥该心疼了,回来时,给我们带点好吃的,冯姐,你就别跟着去了,咱们好久不见了,一定得好好聊聊。”

    白霄说话时,还不忘了递给嫂子甜杏一个眼神,意思是让她不要推脱,快陪李枫出去吧。

    白霄现在的视力模湖,看不清楚东西,但大概的影像还是分得清楚的,知道坐在自己对面椅子处的是嫂子,也相信嫂子能体会自己的意思。

    甜杏立刻接受到了白霄的意思,而事实上,她也是想和李枫好好聊一聊的。

    处处有喜

    赶人走,就是要发扬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精神,在与李枫针锋相对的言语大战里,冯伸取得了初步胜利,成功地留了下来,且还把白霄敷衍的话当了真,拿出一副势必要与君促膝长谈的架势,害得泽吾万分紧张地守在旁边,瞪着那双细长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就怕哪眼漏掉,那个举动行为不太正常的冯小姐就会做出什么伤害到自家妻主的事。

    “小白,你别嫌我说话难听,靠,你四姐长得像坨屎也就算了,为什么非要做一坨屎呢?”

    “噗!”

    白霄终没板住,忍俊不住地笑了出来,哎,冯伸的这嘴……真是没治了,做税务师真是屈才了,这口才做律师都措措有余。

    “冯姐,你别这么说,我四姐人不错的,你们相互了解就好了,咱们现在不提她,提提家里那边,秦琪怎么样?”

    白霄及时地转移了话题,不想再纠缠李枫是不是坨屎的事。

    “说起秦琪啊,她还让我给你带个好呢。”

    “噢,难为秦姐还惦记我啊!”白霄淡淡地笑了笑。

    “秦琪现在可美了,你别说,她那个正夫不愧是念过男校的,就是比前两个娶的土包子强,真怀上了,和你哥有喜的月份晃上晃下,美得她天天想放鞭炮,除了在公司,其余时间都守在家里看自己的男人,还把前两个男人送回了乡下,说是怕他们在自己照顾不到的时候,害了自己的正夫,又雇了一个知根知底的保父,那个上心劲,……”

    冯伸的话没说完,泽吾一直端着的水果盘,终于不堪泽吾的严重忽视,掉在了地上,那“嘭”的一声,惊了冯伸和白霄,竟没有惊醒他,他石化了一样,站在角落里,一动不动。

    “泽吾,泽吾……”

    白霄连忙急切地唤着,一天接连听到两起这样的在别人看来是喜事,而对于自己这男人来说绝对是打击的事,这笨男人怎么受得了,偏偏自己又动弹不得,唤他,他又不出声……

    “冯姐,我男人怎么了?”白霄只得求助冯伸。

    “没什么事……就是傻站着。”

    冯伸想不明白刚才还紧盯着自己不放、生怕自己会做出激烈举动误伤他家妻主的男人,这会儿怎么像是被抽了灵魂一样,僵了……

    “你……你帮我把他拉过来,”白霄无奈却还不忘了补充着说:“只能拉衣袖啊!”

    “知道了,朋友夫不可侮,何况我们还不是一般的朋友,放心吧!”

    冯伸说到做到,拉着没了知觉般的泽吾,很顺利地走到白霄的床边。

    泽吾到了床边后,白霄连忙伸手过去,握住泽吾很冰冷的手,心疼地说:“傻瓜,你可急什么!”

    “霄……泽吾……泽吾好笨啊……”

    接触到自己妻主的手,感到那熟悉的温暖,才算是有些回魂,刚想要痛哭,却又想起还有妻主的朋友在病房里。

    刚才已经很失态了,无论如何也不能再做丢妻主脸面的事了,便生生地板住,呆坐在白霄的身边,不再说话了。

    “不笨,乖,陪我坐一会儿!”

    没有立刻发作,就说明这男人理智尚存,这才稍稍放下些心来,继续和冯伸说道:“冯姐,别提别人了,说说你吧,既然辞了职,以后可有什么打算,哎,小妹心里真是过意不去,为了我……”

    “小白!”

    冯伸立刻出言阻止,又说:“别过意不去,其实,你走的那天,我就不想干了,只是混着,我这个人啊,胸无大志,别无追求,就那么点特殊爱好,你也是知道的,谁能想到……还……还玩过了火……”

    “玩过了火?”

    听冯伸如此说,白霄的头脑里立刻浮出一个男人的模样,就是自己临走前的那天晚上,冯伸喝醉,自己送冯伸回家时,那个出门来接的奴隶。

    难道某某主人爱上某某奴隶这种不可能发生的事变成可能,突然发生了吗?想一想这事要是发生在别人身上倒是不正常了,但这事要是发生在冯伸身上,就没有什么正常不正常的了,冯伸这人给人的感觉一直是不正常的啊。

    “嗯,我……我把沙……沙加……沙加上了……”

    冯伸突然变得吞吐,白霄马上反应过来,冯伸所说的“上”决不是那么简单的,该不会是真“上”出感情来了吧。

    毕竟就自己所知的,被冯伸“上”过的男奴加男娼就不只十几个了,哪个也没有让冯伸露出过如此难为情的模样,

    “他……他怀了……怀了我的……真是意外啊!”

    冯伸一声长叹,可叹尾还没有完全发出来呢,坐在白霄身边的泽吾终于再也无法隐忍地痛哭出来。

    泽吾身子一扭,头埋到了白霄惟一正常的右肩窝,就开始发出了呜咽的哭声。

    怎么会这样?舅主大人有了,秦小姐新娶的正夫也有了,现在……连个异域的奴隶都在冯小姐不小心的情况下有了,怎么偏偏就自己……已经那么努力了,却还是没有。

    每次房事,妻主都是那么疼自己,自己也小心翼翼地珍惜着妻主给的雨露,这样和睦又和谐的相融,也有了一段时间了,很固定的次数,但为什么……自己的肚子就是那么不争气呢?一点动静都没有,还是一片死气沉沉。

    若是一直如此,妻主再怎么喜欢自己,自己也无法安心地享受了……

    知道泽吾想多了,白霄又想不出更合时宜的话劝解,毕竟这一天里,有喜的人真是雨后春笋地一个接着一个冒出来,说什么能解了泽吾心里的委屈呢。

    只能舍出自己的肩膀,让他哭一会儿,也是一种发泄了,惟一能做的就是狠狠瞪向冯伸,这家伙怎么就不能说点好事呢?可细一想,冯伸似乎真没说什么坏事,却是因为这些事的本身,好坏要因人而论了。

    感到白霄一波又一波瞪向自己的目光,冯伸抓了抓后脑勺,目前出现的这种情况,自己是真没有想到,可这又怎么能怪了自己,怪也只能怪这男人自己,明明是盐碱地一块,浪费自己姐妹的大好资源不说,还牵连上自己。

    哎,小白好好一个大女人,怎么就看上这么一个爱哭的男人,自己的沙加,自己那么折腾他,他也没掉过一滴泪啊。

    想到沙加,似乎也就明白了小白,说什么人家,自己也不是好不好的越来越不正常,不但怪癖另类,连看上的男人也跟着另类,小白的男人再怎么平凡不起眼,却还是个西华国的男人,而自己呢,竟看上了一个奴隶,还让这奴隶有了身孕,这……这可怎么交待啊?这次大老远地跑到启昌岛来,一是为了看一看受伤的小白,二也是想让小白帮自己拿个主意,现在看来,有点难啊!

    “那你想怎么办啊?”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找个女人嫁了吧 爱搜书 找个女人嫁了吧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找个女人嫁了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鑫爱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鑫爱诗并收藏找个女人嫁了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