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金子可是好东西,特别是当战争开始后,纸币不在值钱,真正有流通作用的就是黄金和白银,正所谓真金足银,拿在手里,可比薄纸一张的钱强多了。

    现在时局还不算太乱,可一但乱起来,该开始替以后打算了……

    “母亲,母亲,你看,风筝啊!”

    正在深思着的白霄被白郁的喊叫打乱,却也不生懊恼,顺着儿子的手指看了过去,一处杂摊里立着几个用竹篾条和彩纸条,做成的小风车,尾端处有手柄,可以直接拿在手里,随风一刮,便能发出“吱吱”的声音。

    “那不是风筝,那是小风车,去,给咱儿子挑两个好看的!”

    白霄推了推身边的人,笑着说。

    “嗯!”

    泽吾点头应着,带了来远,拉着白郁向风筝摊走了过去。白霄和风飒一前一后地留在原地没有跟过去。

    白霄笑眯眯地看着泽吾给白郁挑风筝,风飒在深深地看了白霄一眼后,说:“白总是有什么话想对风飒说吧?”

    “风先生误会了,风先生是聪明人,那些白某想说的话,在风先生面前也是不用说的了。”

    白霄原本确是有许多话想说,却因为要说的对象是风飒,那些话就完全可以不说了。

    白霄相信自己只要态度到了,以风飒的领悟能力应该明白自己是什么意思了。何必什么都说透,弄得两个人尴尬呢。

    “既然如此,风飒谢过白总了,不过,风飒还是要提醒白总,以贵夫郎的身体,真的很难受孕,纵然勉强怀上了,也很容易丧命的。”

    这事不用风飒说,白霄也是知道的,只是她已经不在乎泽吾能不能给自己生孩子了。

    现在的家白霄非常满意了,多一笔,是锦上添花,少那一笔,也无关痛痒。

    之所以给泽吾努力调养医治,一是真想让这男人的身体越来越好,二是想若幸运怀上了,真能生一个一女半男,倒也可以给自己省省麻烦,直接堵了老人的嘴,不过,即使生不出来,自己也能想到办法去堵老人的嘴的。

    “是吗?医术上的事,白某自然是不如风先生的,但如果风先生愿意帮忙,还望尽全力,如果风先生不愿意帮忙,还请守口如瓶,白某不胜感激。”

    “不胜感激,哈哈,白总要怎么感激风飒呢?以身相许如何?哈哈……”风飒笑声仍是淡淡的,却透着一股遮不住地清狂,笑过后却说:“白总放心,风某会尽全力的!”

    白霄很能理解这男人心里压抑的苦楚,这样的苦楚,上一世混在男人堆里的自己也曾有过,自己那时总要比他强许多,毕竟那里还提倡着男女平等,社会的大氛围是好的,而这里……

    但是理解归理解,并不能代表别的什么……白霄时刻记得自己是一个有家庭的人,自己要对这个家庭负责,对这个家庭里的一大一小两个男人负责。

    所以,白霄只是迎着风飒那透着几分怪异地笑,平和地说:“风先生开玩笑了……”

    白霄和风飒正说到这时,泽吾带着白郁和来远买完小风车走了回来。

    “母亲,母亲,你看,好不好看?”

    白郁兴奋地一手晃一个让白霄看着,白霄连忙点头说:“好看,却还是没有我们郁儿好看!我们郁儿要是喜欢,赶明儿个母亲找几个人从别墅门口给我们郁儿做两个大的。”

    上辈子就喜欢荷兰的大风车,却没有机会也没有地方弄,现在有了,儿子还喜欢,当然是要弄两个的。

    “好啊,好啊!”

    小家伙兴奋地蹦了起来,手里拿着的两个风车随着他的跳动,转了起来。

    “妻主就宠他吧!”

    眼见着这幕妻祥子乐的场景,泽吾忍不住娇嗔,却是笑得眉眼弯弯的。

    “也宠你,我们泽吾想要些什么啊?”

    “什么……什么也不要,只要……霄……”

    泽吾低得不能再低的声音,附在白霄的耳边,呢喃着,细长的眼瞪得很大,四处寻着,生怕被人看到。

    “声音这么小,说什么呢,都没听清楚!”

    白霄故意装听不见,大声地说着话,调弄泽吾,羞得泽吾连忙低下头,不在理白霄了,却还是能听到小小地声音,抱怨着:“霄都知道了,明明是听到了……”

    “哈哈……”

    白霄忍不住朗笑,一把搂住泽吾,拉着泽吾继续向前走,来远看护着小家伙白郁紧跟在后面,风飒则是顿了一下,眼看着人影见远,才快步跟上去的。

    复元时空的摄影技术,在目前这一阶段还没有发展到太高的层面,较之白霄以前的时空还是落后许多的。

    在颜色上也只有两种,一是纯黑白两色,二是调加了茶色的黑白三色,还是极土气极失真的茶色。

    最有意思的是有的老款照相机,还是冒白气的那种,白霄上一世只是在电视上看过,如今看到真的了,意有一种欣赏古懂的心境了。

    白霄在照过一寸照片后,把站在一旁的泽吾拉了过来,与自己并排坐好,对着照相的师傅说:“麻烦师傅这张的角度给调得好一些,我们想补一张结婚照片。”

    “好,没问题!”师傅爽利地应着。

    感受着身边的人瞄向自己的眼光火辣辣的,白霄心头一暖,低声说:“早就想带你来照一张了,也早就想带你去民法局补办个手续,但细想想,还是等我考完公的,若是有了身官衣,再带你去办手续,你这地位也就可以更提一层,我听说政府正在制定一项法案,对政府公务员的正夫,实行更好的保护,也不允许随便休换正夫……”

    “霄……”

    听着那人的语气渐哽咽,白霄连忙止住话,转移到别的上面,“可别哭,哭红了眼,洗出的照片上面,你就活像只小兔子了……”

    “呃……”

    这话果然管用,泽吾马上板起表情来,克制着情绪,与眼里的泪水作着殊死斗争,不过,这副表情怎么看起来竟觉得比让他哭一下,还要可怜了呢。

    “母亲,母亲,郁儿也想照呢!”

    站在一旁扒眼的小家伙早就按捺不住了,总算等到白霄和泽吾照完,急切地扭着两条小短腿跑了过来。

    “好啊,咱们一家三口来张全家福。”

    白霄说着抱起白郁,把白郁放到长椅中央,自己和泽吾分别坐在左右,三口人紧凑在一起,又来了一张全是太阳脸的全家福。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你以为它会按你的步子走下去,却忘记了自己不是上帝,而且,即使是上帝,也会偶尔犯一个名为夏娃的错误,更何况世界的美妙之处,就在于它有很多变幻莫测的东西,来打乱你的步子。

    白霄带着自己的夫郎和儿子从照相馆出来时,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

    照相馆的对面就有一家看起来不错的饭馆,白霄准备带儿子和夫郎去哪里换换口味,可就当她一转身,身体稍稍靠向街面,打算可以一把接住正高兴地跳下台阶的儿子时,打乱她步子的事发生了。

    也不知从哪里窜出来的车,竟不知好歹地不走正路,偏要往歪路上冲。一心想要接住儿子的白霄完全没有注意到,听到身旁传来人们的喊叫,还以为哪儿又发生新鲜事了,根本没想到祸事会在自己身上发生。

    当那股劲风挂过,白霄下意识里地把儿子推向了台阶上面,耳听到自己的小笨蛋惊骇地叫道:“霄——”,想要安慰却无法回答,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被什么带起,又重重地摔下,眼前一黑便没了知觉。

    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是在什么地方,又死了吗?全身各处一起侵袭来的疼痛提醒着白霄,好像没有。

    昏昏沉沉地感到是个有很多人的地方,不停地传来说话声,也不停地听到脚步声,还有撕心裂肺地哭泣声,那声音耳熟得很,哪怕是真的死掉了,也不会忘记,那是自己的男人,自己的小笨蛋泽吾。

    不能死,怎么也不能死,必须撑着一口气,若是自己死了,泽吾怎么办。

    他会给自己殉葬的,其实从某种方面上想,生死在一起倒是好事。

    当初自己也是这么想过的,要是自己哪天死了,就让他陪自己一起死,毕竟把他那么纯良的家伙放到浊世,自己是无法放心的,他会被人欺负死的,可事情当真发生到眼前时,又心疼起来,心疼他死时……会痛。

    还有郁儿,那么小的孩子,要是没有亲生父母在身边,以后的日子怎么活,也许会被送回白母那里,那还不如送到白雾那里呢,可白雾家里已经有两个孩子了,以后白雾自己也是会再生的,郁儿难免会委屈……

    这一世的牵挂太多了,与上一世只有儿子小白一个相比,确实多了太多。

    自己上一世可以有勇气从楼上跳下,也确是因为了无牵挂了,自己又确是做了错事,以死谢罪……可如今……

    所以,不能死,怎么也要挺下来的,哪怕是残废了,但只要自己有这一□气在,只要自己是睁着眼的,断不会有人动他们父子分毫的。

    只当插曲

    人之将死时,想的东西往往是最真实的,也是最无法割舍和放下的。

    白霄上一世真从楼上跳下去的时候,决绝,再也没有半分的牵绊,迎着呼呼的风声,眼睛是闭上的,想的只是死后的轻松。

    但这一世里,死……却成了禁字,可以忍受各种折磨苦痛,却独独不能去死。即使是死,也是要死在泽吾后面的,绝不能让那个柔弱的男人一个人面对……

    这是一种信念,有坚固信念的灵魂往往可以支撑得长久的,甚至在别人眼里是死劫的坎儿,虽然过程是辛苦的,但最后……总算是勉强地睁开了眼睛。

    “泽吾……”

    意识其实并没有完全的清醒,只是想叫这个名字,因为只有在叫这个名字的时候,才觉得活着是有动力可支持的。

    “霄……”

    低低饮泣的悲声,明明是怯怯的,带着试探意味的,怎么听起来会有撕心裂肺的痛楚呢,自己的泽吾……终还是受了伤害,疼到骨子里了。

    “泽吾……”

    白霄觉得自己嗓子难受,整个胸腔内里好像被火焚着一般,除了拼命忍着叫出的“泽吾”两字,其它的字再也说不出来了。

    眼睛睁开了是睁开了,视线却一片模糊,什么也看不清楚,真的是残废了吗?盲了吗……无所谓了,只要自己还可以呼吸,自己就可以给小笨蛋撑把挡风遮雨的伞……

    这么想着,白霄竟笑了,嘴角动着,不自觉地向上翘去,笑意渐浓时,却听到对面的哭声,还伴着喊叫,“医生,医生,我……我妻主醒了……她醒了……”

    难道是自己出事把小笨蛋刺激到了吗?这声音怎么听起来……好似疯癫一般……就像那次自己带他去医院,他听到医生说他有病时他呐喊出的凄厉,不过,又好像有些不同,这次是带着惊喜的……

    如此地想着,心头渐渐地甜起来。

    自己活着果然是有意义的,自己是被需要的,自己是可以给这个男人带来幸福的,仅凭这男人刚刚喊出的那一声,自己付出一生,才够,——决不能中途就死,否则,就是作孽啊!

    随后的一个小时,各种凌乱的脚步跑进跑出。只有影子在晃,看不清个具体模样,白霄干脆闭上眼睛。

    医生护士的急救也让白霄觉得有些心烦,先是不知名字的各种仪器在自己身体上走过来走过去,弄得自己这破烂身体很不舒服,皱眉撇嘴以作抗议,好像没有人看到,根本没有人理会。

    泽吾呢,这个笨男人跑哪里去了,小傻瓜虽说在某些事情上笨到极点,但只要是关于自己的,他一向是聪明的,比如可以远远地听到自己的脚步声,好像长了狗耳朵一样……

    接着,在各种仪器的骚扰过后,医生一个接着一个的寻问才真正地讨厌,自己嗓子干得要爆了,身体火烧一样,哪还能有口水答对这群医生的无聊问题,刚想发火,怒喊让她们全滚开,却扯不开嗓子。

    “医……医生……我妻主……我妻主醒了……总是……总是要先喝口水的……”

    声音虽是怯怯的,但透着坚定。

    白霄听到后,又忍不住地想笑了,还真是笨蛋啊,原来他刚才不在,是出去给自己拿温水……

    “泽吾,让她们……让她们……都出去!”

    安静,这时的自己只想安静,在喝了泽吾喂来的一口水后,终于有张开嘴说话的能力了。

    “对不起,请你们先出去!”

    白霄的话,泽吾从来不考虑对与错,在泽吾的思想里,凡是自己妻主的话都是没有必要过自己大脑的,当然全是对的,只要乖乖去做就行了。

    泽吾见自己说完后,没有人动,便开始推站在门口最近的护士,一边推还给一边给人家赔礼道歉地说:“对不起,请你先出去!”

    “这位小姐,你已经昏睡了七天,你的身体现在很虚弱,需要……”

    白霄虽然没有睁开眼,但她已经大概猜到说话的应该是自己的主治医师。

    可笑,自己竟完全没有意识,自己这一闭眼一睁眼,就是七天过去了,倒也是,上一次一闭眼一睁眼,是两世,这样一想,这一次比上一次可强了不少。

    “这些话……去……去和李……李枫说……我……我要……静一静!”

    自己昏睡着的这七天里,一定发生了不少事,李枫不可能不知道,自己能躺在医院里,也应该是李枫办理的一切,那么,自己醒来后需要什么治疗,自然是不用自己操心的。

    在这方面,自己可没有李枫有经验,自己上次住院,也就是李枫用蓝球把自己砸晕的那回,打理这一切的也都是李枫,这一次她应该轻车熟路了,

    “这……李小姐……”听医生的口气有些犯难……

    “去,去和她说……”白霄坚持。

    任凭白霄如何聪明也是想不到的,在抢救她的过程里,因为医生接连下了两道病危通知书,火星人脾气的李枫就大闹了医院,还扬言人要是抢救不回来,就炸了医院……

    “老六……”

    真是提谁谁到。

    门口站着的护土,泽吾还没有推出去呢,脚上像踩了风火轮的李枫就闯了进来,嘴里张飞似地哇哇叫着,涕泪横流。

    千万别扑到自己的身上来啊,千万别碰……这破烂身体禁不住了,要不还得昏过去!白霄在心里快速地祈祷,却还是没有用,李枫向着床就冲了过来,白霄眉头下意识地紧锁,千万别……

    最后奇迹出现,惨剧终于没有发生,一旁守着的医生及时发挥了作用,拦住了李枫,死死地拦住,“李小姐,病人需要休息,你跟我过来办一下接下来的就医手续……”

    白霄差一点被医生如此大义凛然的做法感动出泪水来,并为自己刚才想赶医生出去的举动,做了极微小的忏悔。

    病房完全安静下来,是在五分钟之后了,泽吾坐在床旁边,拿着小勺很仔细地喂着白霄喝水。

    “霄,泽吾……泽吾就知道霄一定能……一定能醒过来。”

    掺着悲喜的哽咽声,有着淡淡柔和的腔调,听进耳里,作用到身体竟比镇定剂还要有作用了。

    “说过……说过要和……泽吾……白头到老的。”

    自己说过的话怎么能忘,白头到老,是一生,是一世,少一天,哪怕是一天里的一个时辰,都不是。

    至于这次的祸事,只当是这一生里的一个插曲,一个磨炼了。

    “嗯……嗯……霄,泽吾不能没有你……泽吾想过了,霄要是有什么事,泽吾绝不独活……”

    白霄在抢救室里时、医生接连两次下病危时,泽吾一直都是跪在抢救室外面的,任李枫怎么拉也拉不起来。

    每一次医生出来,泽吾都像疯了一样地扑上去,哭着哀求,拉着人家的裤脚让人家一定要救活白霄……

    泽吾掺着泪水的疯癫和李枫发疯一样的怒吼,成了那晚抢救室门口的风景,也让医生和护士们知道了什么是男人的武器、什么又是女人的可怕。

    感到泽吾说这些时,又哭了,白霄心里怨愤地想,怎么才能让这男人少些泪水呢,哭得自己好心疼啊,偏偏自己的手又抬不起来,无法抹去那男人淌下来的泪水,也说不了太长的句子,安慰他。

    这次意外的事故,自己撞碎的是身体,但这笨男人撞碎的怕是一颗本就柔弱的心,心里打定主意,等自己的破烂身体休养好了,一定要加倍安抚小笨蛋才行啊。

    眼前,还是得想个理由止了他的哭声,白霄问:“郁儿……郁儿……没事吧?”

    “没……没事,就是吓到了,风先生带着他和来远回庄园了。”

    直到现在,泽吾也不敢在不拉着白霄的手时闭眼睛,只要眼皮一合,那辆疾驰过来的车,把妻主高高抛起的镜头,就会在眼前出现,惊骇得他一身冷汗,都要不能呼吸了。

    妻主被撞飞前,用力地推开郁儿,郁儿是躲过了车,却不小心撞到了台阶上,伤了头,好在伤口没有大碍,只是惊吓过度地当时就昏了过去。

    这事当然是不能和妻主说的,妻主听了一定会担心的。

    “等过几天,我好些了,你把他带过来,他看到我了,就不会怕了!”

    自己在夫郎和儿子面前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故,让他们亲眼见到自己一身是血的模样,他们怎么能不被吓到呢?

    想想郁儿,本就是个胆小的孩子,只有自己在他的身边给他讲故事时,他才敢大着胆子说出心里的想法,露出一点儿小孩子该有的性情。在别的人面前,他都会小鹿一样,在温顺里掺上戒备。

    那是个聪明的孩子啊……小小年龄有一颗敏感的心,自己这母亲做得还是不够合格的,还没有把他培养好,这次又把他吓到了……

    “嗯,等霄好些了,泽吾接他过来。”

    其实这几天里,自己也是没有看到郁儿的,郁儿当天包扎完伤口后,就被李小姐用车送回庄园了,风先生和来远也被同车送走了。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找个女人嫁了吧 爱搜书 找个女人嫁了吧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找个女人嫁了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鑫爱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鑫爱诗并收藏找个女人嫁了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