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从来都知道自己有多笨,却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现实中竟比想像里还要笨,幸好妻主没有怪自己,要是以前……想想以前,又觉得完全是多余去想的,以前根本不会有人拿东西专门让他尝的。这么一想,嚼在口里的东西,竟有了甜味。

    所以,当白霄问泽吾好不好吃,是什么味道,泽吾回答出来好吃,是甜味后,白霄又一次的无奈了。

    牛肉干明明是五香味的,怎么能嚼出甜味啊,又不是糖,不过,听到泽吾说好吃,白霄还是有些欣慰的。

    “那就留下来吃,你身体弱,以后每天觉得肚子空时就吃上几块,这个东西营养高,补身子。”

    “啊?”

    如白霄所料,这一次泽吾抬头的动作非常之快,显然是受到了极度的震惊,眼睛睁得更大,完全是不敢置信,薄唇也跟着有了些许的颤抖。

    “啊什么,就是给你买的,让你当零食的!”

    每次吃饭时,按规矩,泽吾都要先侍候一家人吃完,他自己才能吃。

    这个过程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因为一般人家都是家里的女人在主桌吃,男人是不可以上主桌的,而是在厨房的灶台处另摆小桌吃,好菜肉菜也是拿到主桌,等主桌吃完才拿到小桌,而家里娶来的女婿们要按天轮流先侍候主桌的女人吃,在旁布菜盛饭,偶尔还要兼顾小桌上的公公,轮到女婿们自己吃的时候,多已经是冷饭残羹了,若是碰到善心的公公,或是女婿娘家有势力本人又得宠,公公会给轮到侍候桌的女婿,留出一份饭菜的。

    白家自然也是这样规矩,可白家只有泽吾一个女婿,当然日复一日的都是泽吾侍候,泽吾不但没有娘家人护着,本人又过分老实本分同,不懂如何讨喜,妻主还时打时骂,公公怎么可能喜欢他,给他单独留饭呢。

    所以通常是泽吾侍候完所有人,轮到他自己吃时,菜盘子饭锅基本见底,根本不可能吃饱。

    白霄开始的时候也知道,可她从来没有想过要管,为什么要管,不过是一个叫着自己“姨主大人”连长相都看不清楚的男人,可是现在不一样了,这个男人成了她的男人,是她承诺下的责任,重视程度自然和以前不一样。

    这里的风俗始然,家家都这样,白霄怎么能明着开口去说去管,她可不想做什么惊世骇俗之事,那都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她也不能专门告诉父亲,让父亲给泽吾留饭。

    有时过多的保护就是伤害,就像她那一世,丈夫疼的妻子很少有得婆婆喜欢的,为什么,还不是嫉妒,每个做了婆婆的人以前都是媳妇,通用到这里,每个当了公公的以前都是受过气的女婿,怎么能见得竟有一个不一样。

    自己在家的时间少,泽吾还是和父亲在一起的时候多,也是归父亲教管调教的,除非天天把泽吾栓在裤腰带上,走哪里带哪里,否则,不可能做到全面。

    生活之所以是生活,就是因为它有许多让人无力又无奈的地方,这就是现实,从正面来,还不如从侧面。

    之所以把泽吾叫到卧房里,拿牛肉干给泽吾,就是想到这里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成年女子的房间,除了夫郎,任何成年男子,哪怕是父亲未经允许也是不能进的。这是对女权的尊重。等泽吾回房间做自己屋里活时,就有时间拿出零食添肚子了。

    白霄也知道这不是长久之计,这男人的身体经过这么多年的催残,已经将近报废边缘了,不好好地休养,怕是不成的。

    这件事情,在学校的这几天白霄就已经考虑过了,甚至谋划进她找工作中。

    完美的好

    白霄将要供职的那家事务所所处位置距离现在住的地方,得有两个多小时的车程。一个是在市内最繁华的地方,另一个是市郊最偏僻的地方,这也是她相中那家事务所的重要原因之一,可以给她一个搬出家里的最好借口。她当然不可能一个人搬出来,泽吾是她的夫郎,自然要跟着她。

    不是她不孝,而是她觉得白父和白母还没有到她孝顺的时候,而且家里还有哥哥白雾可以照顾他们。白雾是他们的亲生儿子,他们是不会像难为泽吾那样难为白雾的,倒是泽吾,再不好好调养,活不了几年的。

    “可是……霄……我……”

    看见泽吾结结巴巴地想要表达什么,又因为紧张表达不清的窘迫样子,白霄淡淡地笑了一下,说:“别害怕,是你妻主我给你买的,又不是你偷的,有什么好担心的,泽吾,我知道你一直都吃不饱。”

    白霄后面说的那句话让泽吾很想哭。

    饱吗?从小到大,从孤儿院到嫁人,他从来不知道什么是饱,觉得有口吃的就很好了,此时听到妻主这样说,心里酸涩涩的,却又不敢真的哭出来。

    妻主出去好几天了,今天刚回来,他不想让妻主觉得晦气,硬生生地把哭变成了笑,反应在脸上,看起来就有点哭笑不得地滑稽好笑了。

    “我的小傻瓜,怎么就把好好的脸挤成这副样子了。”

    白霄很开心地笑了,抬起手摸了摸泽吾的头。

    这里的男人都是蓄发的,而且国家教法有要求,男子的发长要过到腰臀以下,发长不到的会被示为有伤风雅有失德容的,这对男子可是很大的过错,是要被送到男狱接受训教的。

    泽吾的发尾快要到膝盖处,可是发并不浓密,许是以前经常被拉扯撕拽的原因,发质也显枯燥有些发黄,这也是严重缺发营养的表现,也是让白霄不能满意的地方。

    白霄想过了,等以后搬出去有了自己的家后,一定要好好地养这个男人,把他养得丰盈养得有生色,也一定会让他越来越听自己的话,越来越以自己为中心,见到自己就会笑盈盈地主动贴过来侍候自己,好把前世没有享受到的这一世全补回来。

    “霄,我要去准备晚饭了。”

    被白霄拉着坐在床边,看了这么久,泽吾几乎忽略了时间,他很享受妻主看向他的目光,很温和带着暖意,以前从来没有人这么看他,不自主地沉溺,要不是被挂钟尾摆发出的报时声提醒,他已经完全忘了其它,险些又要被公公骂了。

    “再吃一块!”

    白霄说着又塞进泽吾嘴里一块,才松了拉着泽吾的手,说:“去吧!”

    “嗯!”

    泽吾很是不舍地离开白霄,起身去了外间。

    泽吾离开后,白霄横躺在床上,微闭着眼睛,想着要从哪里下手,才能打破僵局,在这次动迁里,谋到最大的利润,当然,硬来是不行的了。只有从别的途径下手。

    ———————晚饭的分割线——————————————

    听到外间传来放桌子的声音,白霄下了床,拉开卧室门的同时刚好看到白雾拉着一个瘦小的孩子正往厨房去。

    那应该就是自己的继子白郁吧。

    以前也总是这样见过身影,没有好好地看过,现在距吃饭还有几分钟时间……于是冲着白雾喊道:“哥,那是郁儿吗?”

    “啊,是,是郁儿!”

    马上要走进厨房的白雾,听到了身后传来白霄的叫声,愣了片刻,连忙答应着,并拉着白郁转身向白霄走了过去。

    这时,白霄已经坐在沙发上了,看了一眼躲在白雾身后的小男孩儿,不由得皱了一下眉头。

    想起自己前一世的儿子,像白郁这么大时,正是撒欢淘气谁也管不住,连狗都嫌的鬼精灵。

    那小鬼头每次见到自己都会扑到自己怀里叫妈妈,然后向自己显摆着在学前班里得了几朵小红花,听到自己夸奖后就会索取一点儿好处,或是要点好吃的零食,或是闹着自己周末带他去动物园,自己当然是每次必应,不管工作多忙,也会抽出时间满足儿子的任何要求的。

    而眼前的这个孩子,这哪里像个孩子,整个一个木偶,躲在白雾的身后,连头都不敢伸出来,露出来的那一点身子可以看出正不停地颤抖,难道自己就有那么可怕,自己又不是狼外婆,长着一脸狰狞相,这孩子至于怕成这样么。

    倒是白雾看到白霄皱起眉头,心里着急着,连忙一把拉出躲在自己身后的白郁推到白霄的面前,并催促着白郁说:“郁儿,快叫母亲,快叫啊!”

    “母……母亲……郁儿见过……母亲大人!”

    和他父亲一样吞吐的语气,胆怯的神情,说到最后竟给白霄跪了下去,磕了一个头,小小的肩膀已经抖做一团了。

    白霄可不喜欢欺负小孩子,连忙一把拉起跪在地上的白郁,揽在自己怀里,托起几乎和泽吾的脸型一个模子印出的小脸,最先看到的是一双胆怯的大眼睛,这眼睛可不像泽吾,泽吾的眼睛是细长的,只有因惊讶害怕才会瞪得很大,平时都是敛着的,而这孩子却是圆圆的大,倒是像着白霆的。

    “我家的郁儿长得真是漂亮啊!”

    白霄天性里就是喜欢孩子的,这许是因为她的童年是孤单的,缺少父母疼爱的,所以前一世里,再有了自己的孩子后,她几乎把自己所的感情都给了自己的孩子,甚至到了偏执的地步,或许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的做法只是骨子里想找回自己曾经的缺失。

    小孩子完全没有想到白霄会拉他入怀,还赞他漂亮,惶然间更是不知所措了。

    “告诉母亲,郁儿平时在阁楼都和舅舅做些什么啊?”

    白霄很亲昵地问着,又把白郁向怀里揽了揽。

    “舅舅……教我,教我……绣……东西!”

    第一次有人关心地寻问他的平时,克服着心里的紧张,小心地回答着。

    “呃,绣……东西?”

    这回轮到白霄口齿不伶俐了,完全没想到这么小的孩子就开始拿针拿线学着绣活了,真是不可思议的镜头啊。

    “嗯,郁儿……郁儿会绣……简单的花了!”

    许是从来没有被母亲这么抱过,也从来没有被母亲这么亲昵地寻问过,白郁有些心急地说着自己的成果,希望能得到母亲喜欢。

    对于为什么自己的母亲会从白霆变成白霄,只是一夜之间就换了一个人,白郁并不太明白。

    白郁只是知道从前的母亲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再也不会回来,他和父亲要跟着现在的母亲,而现在的母亲是他从前的姨母,这个姨母是不太爱说话的,更是从来没有和他说过话的。

    小孩子的眼睛是最清透的,感觉也是最灵敏的。

    白郁很快就察觉到母亲换了后,父亲再也没有挨过打,家里也没有以前的谩骂声了,舅舅似乎也很开心,教他绣花时,失神的次数也减少许多,所以,对于新母亲他也是有些盼望的。

    “嗯,郁儿真聪明,这么小就会绣花了,母亲一定好好奖励你!”

    虽然心里不太赞同这么小的孩子就去学那种东西,却也知道这是这里大多数男孩子必须经历的过程,只能说些夸赞的话,许给白郁一点物质的奖励,弥补这可怜的孩子吧。

    “谢谢母亲大人!”

    得了母亲的夸奖,白郁很开心,连忙乖巧地点头。

    因为一直和白郁说话,完全没有注意到面前不知什么时候又多了一个人,等她抬起头,才发现泽吾正站在白雾的身旁,表情有些复杂地看着她呢。

    发现白霄注意到自己了,泽吾连忙小声地说:“妻主大人,可以用晚饭了!”

    “好的!”

    松了怀里的小家伙,看着他走到白雾的身边,跟着白雾走去厨房,还没走几步,转回头偷看自己,在发现自己也在看他时,又连忙把头转了回去,很有一点儿不舍的意味。

    “泽吾,这孩子我很喜欢!”

    站起身,从泽吾身边过去时,很小声地告诉着泽吾,忽略了泽吾眼里闪出的泪花。

    如果有可能,白霄是想有一个或是两个属于自己的孩子的,在将来,等一切都稳定下来后。

    人生怎么才能叫“好”?

    从字面来说,一个女子和一个男子组成一个家庭,再生一个女儿和一个儿子,这就是“好”了。

    生活中,也完全是这个意思,有了完美的家庭,才是“好”。

    上一世,她忽略的东西太多了,自信地以为一直追求的就是她自己最想要的,真正从楼上跳下去的那一刻,她才明白,不过都是浮云,都是带不走的,缺失的感情会永远成为心口的痛,人生不管怎么样,都是需要有一份爱情用来温暖的。

    旁敲侧击

    吃过晚饭后,白霄和家里人说出去散散步,一会儿就回来,其实却是想到离居民区不远处,“星光实业”临时搭建的拆迁办去看一看。

    这个时候,天已经擦黑,拆迁办里除了一个打更看大门的老妇人,便没有其他人了。

    白霄装着饭后散步的模样走了过去,那老妇人正坐在门口拿着蒲扇乘凉。

    “大娘,一个人纳凉啊?”白霄走过去很亲切地问道。

    “是啊,你有事啊?”带着点戒备的目光扫过白霄,小心地寻问着。

    都知道这片在动迁,也都知道这片居民的态度是不合作的,来这做动迁工作的工作人员全都是小心翼翼的,连她这个在门口打更的老妇人也是受了感染的。

    “没事,吃饱了没事做,散散步!”白霄随意地坐到老妇人对面的大石块上,说:“大娘一直从这里守夜啊?守夜这工作不容易,又闷又要熬夜,大娘真是辛苦啊。”

    “是啊,以前在别的地方做,人老了也找不到什么合适的工作,家里还有两个女儿等着娶夫郎,不做不行啊!”

    老妇人见和她攀谈的人并没有什么恶意,且还是个挺会说话的后生,长得又瘦弱斯文还一脸的和善样,便也卸下了戒心,和白霄聊了起来。

    “当母亲的是不容易,辛辛苦苦养活一大家子,我母亲也是,这不是要动迁吗,正从家愁着呢,我也是才毕业,帮不上她什么忙,心里挺不舒服的。”

    “噢,是啊,听说这片全都要扒了,建加工棉花的厂房,你母亲就你一个女儿啊?”

    “还有我姐姐,不过,前一段时间她去世了。”白霄故意让自己说话的语气沉重了一些。

    “哎,老年丧女,真是大不幸啊!”老妇人也跟着感叹起来。

    不了解细情的人,听到这事都会同情的。白霄暗地庆幸老妇人不清楚自己家的底细,否则,要是知道白霆的人,哪会有这份同情。

    “大娘,你知道咱们具体负责开发这的人姓什么吗?”

    见火候成熟了少了,白霄试探地寻问着。

    “姓赵吧,怎么了?”

    老妇人的眼里又带出戒备来。

    “没什么,我就是想明天找她谈一谈,要是我们家早搬走,能不能多给点钱,大娘也知道我姐姐是死在这里的,这也算是我们家的伤心地,要不是家里实在没钱,我母亲又重义气,怕伤了邻居的情份,哎,说这些做什么……”

    白霄装做一副伤心的样子,垂下了头。

    “也难得你这么小就要担当家里的责任,大娘告诉你啊,今天,上白班的那个家里有事,我替她半天儿,就那半天里,就看到有好几个人来这里偷偷找的呢,”老妇人小声地说着,最后又感叹一声说:“做人啊,别太实在了!”

    “是啊?怎么会,我母亲说全小区的人都是做了保证的,说是要同舟共济的。”

    老妇人说的情况,白霄是早就想到的,却还是故意装出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傻孩子,你一个刚出校门的,懂什么,这里面的事……套套不少。”

    老妇人故作神秘地说道。

    “真的?我母亲真是太傻了,大娘你等我一会儿,刚才只顾着想着这事了,在家里也没有吃饱,我去买点酒菜,咱娘俩喝几杯,你岁数大经验多,也帮我出出主意,我母亲现在也失了主见,还请大娘多多指点。”

    白霄说着就站起身要去买东西,那老妇人连忙拉住她,刚想说些客气话,白霄自然明白,赶着老妇人开口之前先说:“大娘别和我客气了,我也是觉得和大娘一见如顾,反正大娘从这里坐着也是无事,我回去也是闹心,就一起喝几杯吧!”

    白霄言辞恳切,老妇人本也有意,守夜这活最难熬的就是寂寞,难得有人主动来陪她说话,她又有什么不愿意的呢。

    几番推脱后,便不再说什么了,白霄见目的达成,快步奔向了街边的小吃部。

    白霄买了一瓶白酒,买了点卤菜,老妇人从屋里拿出了两个酒杯,两个人席地而坐,随意地吃喝起来。

    几杯酒下肚,老妇人的话也就多了起来。

    白霄知道了老妇人姓李,退休后一直给“星光实业”打工做守夜人,以前在“星光实业”总部,前几天被另外一个有点门路的人给顶了,被发配到这里,这里不但离家远,工资也不如原来的地方多,心里也是有点郁闷的,白霄也就引诱着她说出不少对自己有用的抱怨牢骚的话。

    一瓶酒见底后,老妇人的舌头也就不利索起来,眼皮也开始打架,看情况,已经是喝到位了,目的已经完全达到的白霄见好就收,把老妇人扶进了屋,简单地收拾了一下酒后的残局,心满意足地回了家。

    白霄刚打开门,泽吾便迎了上来,轻声地说道:“妻主大人,您回来了!”说完又连忙蹲了下去,侍候白霄换鞋。

    “嗯,回来了,他们都睡了?”

    “是的,父亲大人刚回房里。”

    怪不得叫自己妻主大人而没有叫自己霄,这是怕被还没有睡实的白父听到啊,原来笨男人有时也会聪明的啊。

    白霄含着微熏的目光,看着跪在地上侍候自己换鞋的泽吾,那削瘦的后背弯成一个很优美的弧度,像张雕刻精美的弓,透出诱人的光。小腹就有了一种火热,克制不住一般,在泽吾侍候完自己换好鞋后,借着酒劲迫不急待地一把把泽吾打横抱起,双臂托住泽吾,快速地直奔卧室。

    “霄……霄……别……求求你,别……”

    被白霄突然抱起的泽吾,闻到了白霄身上的酒味,过往的那些不堪回首的记忆全都涌到眼前。白霆醉酒后对他肆无忌惮的虐打以及虐打后毫无怜惜的折磨,虽然明知道现在抱着他的人是白霄而非白霆,可闻到相同的酒味,却还是忍不住地害怕,也顾不上会不会被人听到,胆颤地向白霄低声求饶着,双手本能地紧紧抓住白霄胸前的衣服上,生怕白霄也会像白霆一样在把他抱起后,重重地扔在地上。

    “别怕,我又不会吃了你,就是想抱着你,别怕啊!”

    白霄并没有醉,听到泽吾惊恐地哀求后,又更加清醒几分。

    白霄从来不以为自己是圣人,但她也绝对不会做禽兽,白霄很清楚以泽吾现在的身体,根本不能行房事,勉强行了,会造成严重的后果的,那样的后果是白霄不想要的,她还想让这个男人给她生孩子呢,怎么会急于一时。

    刚才有了冲动,也只是想搂着泽吾,上两次同住在一张床上时,泽吾身上的伤还没有好,白霄连碰他一下都不能,现在既然可以了,怎么能眼睁睁当做看不见呢。

    听了白霄平和的话语,泽吾自然而然地安静下来,紧张地抓着白霄衣服的双手也渐渐地松了下来,头慢慢地埋进了白霄的肩窝里。

    白霄用脚踹开卧室的门,又用脚带上,抱着泽吾奔向了床,脱了泽吾脚上的拖鞋,也脱了自己的鞋,搂着泽吾滚进了床里。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找个女人嫁了吧 爱搜书 找个女人嫁了吧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找个女人嫁了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鑫爱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鑫爱诗并收藏找个女人嫁了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