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白霄也侧过了身子,与泽吾面对面,用一种泽吾从来没有听过的温和语气问着。

    不敢对自己的妻主撒谎,泽吾忐忑地点头。

    “担心你被骂的时候,我不管你,也会帮着他们骂你甚至打你?”

    白霄抚过了挡在泽吾前额的长发,顺着泽吾的细长的眉温柔地抹了过去。

    明知点头妻主可能会生气,泽吾还是点了头,他这份憨傻的诚实惹得白霄忍不住地笑了出来。

    “怎么会,我又不是我姐姐,我既然说没事,一会儿肯定会没事的,你要学着相信我,不只是单纯的服从,记着,我是你的妻主,你是我的男人,我会尽力保你平安的!”

    白霄不怪泽吾不信自己,白霆以前没少用这种手段欺负泽吾,害得泽吾在公婆面前没有一点尊严,白霆再以此为借口惩罚毒打泽吾。

    这种卑劣手段白霄也会用,不同的是白霄不会用在泽吾身上,对于一个依附自己的男人,完全没有必要,男人是用来疼的,高明的疼人手段,可以让男人对女人更死心踏地,往往比打好用。

    白霄的话令泽吾呆愣了好一会儿,他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那是他做梦都不敢想的,他只求不挨毒打就满足了。

    正这时,门外传来了脚步走动的声音,泽吾一阵惊惶,眼睛一瞬间睁得好大,也不知道眼里含着的是希望还是绝望,就那么看向白霄。

    白霄笑了,轻声说:“你安心躺着,我去应对一下。”

    白霄说完下了床,拉开门出去了,泽吾的双手则紧紧地抓着被单,竖起耳朵,小心地听着门外传来的对话。

    “父亲,今晨的早饭你和哥哥准备一下吧,泽吾没有可穿的衣服,总不能裹着黑布干活吧,这男人的身子怎么能让妻主以外的人看到呢?这不是败坏门风吗?等下午我有时间,去给他买一套!”

    白霄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泽吾因伤不起,就是怠慢公婆,偷懒耍滑,甚至被说成放荡恃娇,但泽吾若因无衣不起,就成了理所应当,这也是守贞的表现。

    泽吾原先的衣服都是白父亲自烧掉的,一件不剩,昨天是裹着黑布送进白霄房间的,这些白父都是一清二楚的,此时白霄如此说法,也是没有什么可挑的,男人是不能光着身子出卧房。即使裹着布也不行,这是伤风败俗的。

    “倒是我忽略了,忽略了他没有娘家,忘给他准备了,他也算是你的新人,第一天是应该穿新衣的,好了,早饭我和雾儿准备吧!”

    白父皱皱眉头,没在说什么。

    “麻烦父亲了!”

    白霄轻松应付完,返回屋子时,看到的第一个镜头,就是泽吾抱着床单,小兔子一样地看着他,睁得很大的眼睛异常明亮,还掺杂着晶莹的东西。

    “霄……”

    低低的叫声,伴着一点哽咽。

    “傻瓜!”

    只是一点维护,就能让泽吾感动成这付样子,这份感情投资还是值得的,这男人可比自己前一世那个永远死人脸又没有任何本事的窝囊丈夫强了不只一点半点儿。

    白霄再次躺回床里,拉着泽吾削瘦细长的手,触到最多的是厚厚的茁子和凹凸不平的伤疤,昨晚那种窝心的痛竟又慢慢地找了回来。

    “谢谢霄!”,还是低低的声音。

    “泽吾,我以前不管,是因为你是我姐姐的男人,我现在管,是因为你是我的男人!”

    白霄表达的很清楚,也是她心里的真实想法。

    白霄从来都是个很护短的人,她可以冷漠地对侍周围任何人任何事,绝不会无故生出同情心,只是一但这个人或事成了她的,那她就不是视而不见的态度了。

    从那天在母亲和父亲面前应承下泽吾,把泽吾收房后,在白霄的心里,泽吾就成了她的人、她私有的东西,她怎么对待都行,别人欺负泽吾却绝对不行。

    “做霄的男人,真好!”

    泽吾低声叹息道,他从来没有想到白霄会护着他,白霆死的那天,他还以为自己会被殉葬的,后来听白雾说白霄同意留下他,他也只是以为白霄是念着还有白霆的儿子白郁,孩子不能没有父亲,才同意收下他的。

    所谓国风

    其实这确实也是白霄最初留下泽吾的想法,只不过后来白霄觉得既然留下了,怎么能当泽吾不存在,自己上一世里也受过冷暴力,难道这一世里,也要把这种苦痛加给别人吗?何况那个人还是个异常顺从听话的男人。

    当然,这些是泽吾所想不到的。

    泽吾很清楚自己是不讨喜的,更是配不上白霄的,白霄是白家的骄傲,白氏家族里惟一的大学生,而他则是白家花了三千元钱从孤儿院里买出来的孤儿,要不是白霆从小为非作歹,赌博喝酒,打架斗殴,在这一片的名声实在太差了,到了结婚的年龄也找不到夫郎,白家又怎么会买他呢?所以白霆无论怎么对他,他也不敢流露一点儿不满,要是被休了,他这个年龄已经回不了孤儿院,他的名籍就会落到娼籍上,那才是真正的生不如死呢!

    泽吾从来不敢期盼顺承风俗礼法把他收房的白霄会对他怎么好。他是嫁过又生过孩子的男人,他没有任何出挑值得白霄对他好的地方。

    他惟一带点盼头的是白霄看起来要比白霆斯文,又念过大学,虽然平时看着很冷淡,但……应该不会像白霆那样虐打他的。自己做白霄姐夫时,白霄也并没有怎么难为过他,前一段时间自己被打得很惨时,白霄还帮着解过一次围,以后自己要是更加小心服侍,更加顺从听话,日子应该比从前好过些的。

    可从昨晚到今早白霄为他所做的一切,又完全不像他所想的那样,白霄又说了“泽吾,我以前不管,是因为你是我姐姐的男人,我现在管,是因为你是我的男人!”的话,让他死寂的心起了一点儿波澜,才会说了“做霄的男人真好”这样一句发自真实情感的话。

    “想什么呢?都发呆了!”

    “啊?”

    泽吾惊醒,这才发现自己胡思乱想的时候,白霄已经在穿衣服了。

    “没,霄,我来……”

    泽吾连忙惊惶地蹭到床边,想着自己竟因为胡思乱想忘了侍候妻主更衣,要是以往免不了是顿毒打的,即使现在的妻主脾气好,也会……责骂他呆傻吧!

    被骂他是不怕的,他怕的是再也没有了昨晚和今早的温柔,哪有女人愿意对一个又呆又笨的男人好呢?

    白霄也不阻止泽吾,任由泽吾侍候着她穿衣,她留下这男人的本意也是想被照顾得舒服的,也没想要把这男人当少爷供着养的。

    看着泽吾小心地给自己扣上白衬衫上一排钮扣,观察着泽吾脸上时白时灰的神色,猜到这男人定是又有什么事害怕了。

    “泽吾,白天我要去学校,你从床上躺着养伤,饭菜我会让哥哥给你端进来的,口服药早中晚三遍吃,别拉下!”

    站在地上的白霄一把把还蹲在地上给她整理裤脚的泽吾打着横抱了起来,泽吾被白霄这突然的举动,吓得脱口而出地叫了一声,“啊,霄……”,等他完全反应过来时,白霄已经把他放到床里并盖好布单子了。

    “你今天的主要事情就是养伤,除了方便不要下床,听话啊!”

    白霄摸了摸泽吾已经不算热的额头,笑了一下,又说:“还有,不要胡思乱想!”

    “嗯!”

    泽吾有些羞涩地轻声应着,不知怎么的白霄摸过的额头,在白霄的手离开后竟火烧的一般热,却又不觉得难受。

    想想白霄说的话,一定是猜到自己的害怕,才安慰的,心里竟有一种从没有过的舒服,等再抬头去看,发现白霄已经离开了,心里的舒服竟也随着这个发现,慢慢地变成怅然所失,到后来竟又变成了害怕。

    ————————逛街的分割线—————————————

    说实话,西华国的大街真是没有什么好逛的,清一色的女人,连百货大楼里的售楼小姐都是女人,偶尔看到一两个男性,也是裹得阿拉伯妇女一样,阿拉伯妇女还有不带面纱的,这里的男性却除了露一双眼睛,一块露肉的地方都没有。

    白霄真是佩服把这女尊男卑的封建化维持得铁桶一般牢靠的法制以及世俗的约束,看这情况再过几百年,也不会有人能打破的。

    明明已经是个君主立宪制的时代了,怎么偏偏能把男女这种天地之别保留得如此完好呢?

    “老六,你看这件怎么样,这颜色不错啊!”

    看着老四李枫拿着的那件艳红色的袍子,白霄是相当无语了,别说那袍子的样式如何,只说被李枫夸赞的颜色,买回去都是口舌。

    “四姐,我好像告诉过你,我几天前刚死了姐……”

    “啊,对呢,我怎么把这事忘了,那这颜色是不合适,那这件呢?”

    同样的袍子,不过变成了素白,看起来倒是与泽吾前几天穿的丧服无二样了。

    “颜色倒是合适,不过,看起来太感伤了,四姐,你觉得这件鹅黄色的如何?”

    绝不能再让李枫帮着看了,李枫的眼光不是差的问题,而是根本没有眼光的问题。

    “不错,老六,你就是比我有品味,这颜色样式都挺好的!”

    李枫对自己的缺点倒是不避讳,还能真心诚意地夸赞别,这份直爽的性情真是让白霄越来越喜欢了。

    “哪有,我选的都是小家子气的,四姐看上的都是大家风范的,哪能一样!”

    白霄微笑着说道,在被别人夸奖后绝不望形,并记得赞别人一句,才是为人之道。

    果然,李枫听了很高兴,憨憨地笑着说:“是吗,呵呵……我自己都不知道!”

    “那是四姐优点太多了,被掩埋了,小妹以后会帮你一一发现的!”

    白霄最高明的地方就是别人说虚伪话时脸上的表情难免会透着不自在,但白霄不管说多么虚伪的话,她脸上的表现都是平淡如水,语气也都是自然温和的,让听到的人无法怀疑,很难不信。

    “嗯,好!”李枫连忙兴奋地点头,说:“那以后就麻烦妹妹了!”

    “客气什么,都是同寝姐妹,走,再陪我去看看家常服。”

    白霄说完,拉着李枫上了楼。

    一下午的时间都消耗在商场里了,还没有买周全,商场里只有男式的外衣,根本没有内衣。

    当白霄问售货员的时候,售货员的表情向是看到外星人一样,语气都跟着异样了,“小姐,男人的贴身衣物怎么能拿到外面卖呢,都是自己做的。”

    白霄无奈了,只能买了几尺浅颜色的上好棉布,真不知道要是从这个国度开个男式内衣专售店会火遍全国,还是会被直接定上流氓罪抓进监狱。

    出了商场大门后,李枫说什么也不肯放白霄回去,硬拉着白霄去吃拉面,白霄不想抚了李枫的好意,便跟着去了。

    李枫说的拉面店门脸不大,人却挺多,两个人好不容易在二楼找到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来后,叫了服务员上了两碗牛肉拉面。

    这饭馆里的情景和商场里的差不多少,全都是女人,商场里偶尔还能见到个男性,这里却是一个没有。

    白霄现在算是彻底明白了,西华国,或许不只西华国,乃至整个复元时空,所有男子都应该是被藏在家里,不准随便上街的吧。

    “老六,你看什么呢?”

    李枫见白霄坐下后,就四处不停地看,有些纳闷地问。

    “我国民风真是……高尚啊,哪里都是一派和谐,全然没有伤风败俗之事。”

    白霄想了又想,终于说出了这样一句。

    这当然不是她的真心话,她的真心话是想问李枫为什么大街上男人少得如上可怜,为什么连服务性行业里都没有男性的身影?

    只是她清楚,若是她这样问了,李枫一定会送她去医院做检查的,刚才她不过是问了男式内衣,李枫的表情比售货员的还复杂呢,并一再问她头还疼不疼?非要送她去医院,要不是她百般解释,只是昨晚没有睡好,犯得一时糊涂,现在哪还能坐这里吃拉面,早进医院吃葡萄糖了。

    “那是,咱们西华国的教育手段是全地球最高明的,男人大都温良贤淑,安心在家相妇教女,女人也很少有品备败坏的,像你姐那样的……”

    李枫突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不应该说的,连忙不好意思地闭了嘴。

    “四姐见外了,我姐却有不对之处,你没有冤枉她!”

    白霄倒不在意有人当着她的面说白霆的不好,事实如此,你封得了谁的嘴,再说了白霄从没觉得白霆是她的姐。

    “啊,妹妹倒是越来越开明了,原先你都会生气的!”

    “那是以前,现在明白了,就不会了!”

    自己又不是原来的白霄,才不会为这些不值得的事不值得的人,和别人生气动怒呢!

    “你姐姐那男人……”

    知道李枫想问什么,白霄先点头说:“是,现在是我的男人了!”

    “唉,你姐姐生前就没有什么好名声,连累你全家,死后又连累你,有了那男人,你以后还怎么提门第高出身好的男儿做夫郎啊?”

    李枫听到这事时,白霄正忙白霆的丧事呢,没来得及细问,今天把白霄拉到这里吃拉面,也是为了这件事的。

    教育洗脑

    李枫说的隐虑白霄早就想过了。

    那天封土前的鞭责,白霄已经看出父母的意图,他们一定是在这个仪式上动了手脚,封土的人扔土时明显拖拉,鞭责的人下手明显毫不留情,若不是她在一旁催着,泽吾很难活着回来的。

    父母在让白霄答应容留泽吾,保全他们面子的同时,怕是已经想好这条计策了吧。

    他们也认为泽吾是个拖累,将来会影响白霄的前途,倒不如说留却不留,让泽吾死在那个仪式上,做得干干净净,别人也说不出什么,他们知道这种手脚是瞒不住白霄的,只是他们没想到白霄会管。

    白霄可以做一百种坏人,却有一种做不来,这是白霄来的那一世女人全都恨的——那就是陈世美。

    既然许过泽吾承诺,留下他入自己的户籍,承认他是自己的男人,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他被打死而不管呢,这份狠心白霄狠不下来。

    至于那些隐患,白霄是不屑的,娶不到名门大户的少爷,就娶不到呗,从来没想过要玩仙人跳,更不想做别人背后耻笑的小母狼,相信凭借自己的手段,完全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

    上一世家宅已是不宁,不想这一世后院还乱,泽吾,这一世后院就是他了。

    “四姐说的事,小妹也知道,可小妹只是小户出身,虽然毕业于名校,却也不想利用婚姻、出卖情感去高攀谁的,姐夫泽吾性情温顺良淑,我还是满意的!”

    白霄很少如此发自内心地坦荡,没有掩遮什么,引来李枫一串啧舌声,“老六,婚姻不是儿戏,即使不去高攀谁,以你的条件,娶一个出身清白的妙龄处子也是应该的,何苦把一个生育过的鳏夫收到自己房中啊!”

    “我又哪里苦了,别人家也不是这样继承吗?”

    白霄看到李枫比自己还心痛的神色,觉得很好笑。

    “别人家?别人家就算继承了也没有几个会对他们好的,哪有一个像你的还专门出来去高档商场给他买好衣服?”

    只要一想到出色的白霄对一个差到之极的老男人好,李枫就痛心疾首,都是自己把白霄砸糊涂了,要是以前,白霄怎么能做这种事?还为了那个老男人去商场问内衣裤?哎,真是可悲。

    李枫的想法白霄当然不能完全猜到,虽然白霄已经尽力了解西华国乃至复元时空了,但有些事情她还是不知道的。

    白霄知道这里的男子不能受教育,不能上学,即使是名门贵族的男子,也只能去插花茶艺这种专门为贵族男子开办的学校,可白霄不知道的是这里的男子虽然不能受教育,却必须从小习读三从四德,每日背习男训男戒,时刻记着女人是男人的天,男人是女人的依附,从六岁起就要学着如何侍候好未来的妻主,什么样的事该做什么样的事不能做。

    白霄知道这里的女子,无论出身贫富,都可以接受十年的相当于免费的教育,只需要自理学杂费和伙食费,学成的可以向上深造,学不成的也可以进入技工学校。

    但白霄不知道的是这十年的教育以及以后深造的教育,从始至终都贯穿着男人如衣,轻贱如蝼蚁的思想,这也是白霄所没有想通的为什么科学发展到她前一世十八九世纪的模样,而社会风俗还停留在几千年的怪异现象的重要原因之一。

    也是这种教育制度让女人越来越强越来越成为主导,男人越来越弱越成为附属,

    “他是我的男人,我不给他买衣服,谁给他买啊?”

    白霄笑着说,想想这几件衣服确实不便宜,几乎花光了她手上的积蓄,奇怪的是竟不觉得心疼。

    “你还真打算把他留在身边一辈子,为了他不再娶?”

    李枫目瞪口呆的脸孔流露出无法理解的神色,愣愣地看向坐在对面的白霄。

    “现在说一辈子太远了吧,四姐,你什么时候这般深谋远虑起来了,我们还是想想明天的事吧!”

    白霄知道和这个时空的女人谈男人是怎么也谈不出交集的,连忙开着玩笑转移话题。

    “明天……明天能有什么事,噢,明天有家单位来招聘,是咱们这不错的税务师事务所,你想去试一试?”

    李枫急切地问着,现在李枫对于白霄比对她自己还上心呢。以前是心怀愧疚,现在也有愧疚,但把白霄当成好姐妹还是占主要原因的。

    “嗯,有这个打算!”

    距离考公还有小半年,这段时间也不能干待在家里,自己也算是有家室的人了,要想自己和自己的男人好过一些,没有经济优势是不行的。

    “我母亲认识那家事务所的经理,要不要让她帮你说一说?”

    李枫说完后,就有点后悔了,她是怕白霄多心。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找个女人嫁了吧 爱搜书 找个女人嫁了吧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找个女人嫁了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鑫爱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鑫爱诗并收藏找个女人嫁了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