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果然,银子有了,娘子也有了。

    因为一到翠花楼,诸葛东风便摆出一副京城阔少的模样,而当他将一张银票塞到嬷嬷的手中后,翠花楼的姑娘们就几乎全挤到他们五个人身旁!

    等到酒足饭饱之后,五个人被姑娘们各自带开,翟菁因为得到新花魁的赏识,几乎要被其余客人用好奇、嫉妒、羡慕的目光射死,其中当然也包括她那「酒袋四友」!

    只是,没有一个人知道,被花魁带入房内的翟菁,此刻却坐在绣床上大口大口地吐气。

    「要不是我,你今天就死定了!」站在床边的新花魁宝儿,正用纤纤玉指娇嗔地戳着翟菁的胸口。

    「是、是!」翟菁被她戳得一步一步往后退,还是无奈地陪笑,「要是被人发现我的真实身份,我这辈子就毁了!」

    「知道就好!要不是看在你是我姊妹的同门,加上我们是穿同一条裤子长大的份上,我才懒得做这种自贬身价、倒贴男人的事!你要知道,我这花魁的名声就是建立在我对所有男人都爱甩不甩上头!」宝儿嗲声嗲气地说。

    「是、是……」翟菁的声音愈来愈虚弱。

    她知道宝儿说的话一点也没错。毕竟宝儿一向卖艺不卖身,就算「出场」也是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模样。

    今天若不是为了救她脱离苦海,也不会做出如此教众人傻眼兼气死嬷嬷的事来,可要不是宝儿破天荒出现在众人眼前,又二话不说地一把拉走她,现在她不知道要面对多少姑娘的媚眼,以及那帮兄弟的暖昧眼……

    就在翟菁暗自庆幸之时,宝儿却不断地在屋里走来走去、东找西找。

    「来!」半晌后,宝儿突然扔给翟菁一条绑在床脚上的绳索,「给我用力拉着,我没叫停不许停。」

    「这是干什么用的?」翟菁坐在床上,有些纳闷地问。

    「一会儿你就明白了。」宝儿神情诡异,在听到隔壁屋里传来一阵阵女人的呻吟时,好整以暇地坐到床边的椅子上开始绣花,边绣还边轻启红唇——

    「啊……公子……您别这样急嘛……」

    「哎呀……公子……您怎么……啊啊……」

    「不要嘛……啊……」

    看着宝儿一脸温柔娴淑,再听着由她口中传出来与动作毫不相符的淫媚声音,翟菁傻眼了!

    老天,这是在干什么?她为什么要发出这么奇怪的声音?!

    「我说……宝儿,你这是在干什么?」半晌后,惊吓过度的翟菁终于清了清嗓子低声问着。

    「干什么?你还好意思问我!」宝儿没好气地低声回答,「要不是你的狐群狗党非得选我旁边的房间逍遥,我用得着这样牺牲吗?」

    「我还是不懂……」对于宝儿的解释,翟菁一点也不明白。

    是啊,她刚刚是听到诸葛东风的声音出现在门外的走道上,可这跟宝儿奇怪的举动,以及口中发出奇怪的声音有什么关系?

    「就知道你不懂!」望着翟菁的傻样,宝儿无奈地轻叹一口气,「为了不让人看破你是女扮男装,更不想让你在那群怪朋友中丢人,我只好为你营造出一种坚实男人的假象啊!啊……公子啊……啊啊……」

    「可是……你是不是……」望着宝儿又开始乱叫,翟菁苦着一张脸压低了音量,「太夸张了一些?」

    「夸张?你听听隔壁的!」宝儿冷哼一声,抬起眼瞪着与邻房相隔的墙。

    隔壁的?翟菁眨了眨眼眸,这才注意到不知何时,隔壁也传来了「异响」。

    「啊呀呀……爷……」

    「啊呀呀……爷……好舒服啊……」

    「啊呀呀……爷……给我……」

    「这……」听着隔壁屋子传来那三条街开外都能听见的惊天地、泣鬼神浪淫声,翟菁的脸都快皱成一颗包子了!

    「听到了吧?」宝儿冷哼一声,又睨了翟菁一眼,「为了给你做足面子,我就算明天嗓子坏了也不能让你被人比下去!还有,手别停,继续给我拉,如果造不出我们在床上地动山摇的运动声响,到时穿帮了我可不管!」

    这种事也要比?!

    是她太无知还是这群人太无聊啊!

    「啊……不要啊……公子……」

    「啊呀呀……爷啊……」

    天啊!听着两间屋子此起彼落的浪啼声,翟菁简直要疯掉了!

    这又不是杀猪,怎么会有这种声音?

    难道男女在一起,一定要发出这种声音吗?

    她不懂,真的不懂啊……

    「爷,我这样叫行不行?」就在此时,隔壁屋里的青娘在淫声浪语的间隙也突然低声问道。

    「行!」衣冠整齐、躺在床上跷着二郎腿的诸葛东风,眼睛连睁也没睁地丢给她一个大元宝,「继续叫,如果能叫得屋顶都塌了就更好不过。」

    「那有什么问题……」看到银子的青娘笑得跟朵花一样,二话不说又张开了嘴,「啊呀呀……爷啊……我要死啦……」

    ☆☆☆et☆☆☆et☆☆☆

    简直就像是一场刀光闪动的江湖大对决……

    在历经那样疯狂又剧烈的「动荡」之后,这左右两间房居然还没被摇成废墟,也算是奇迹了!

    望着那张被她摇得快散架的大床,翟菁真觉得自己是在作梦。

    因为若不是梦,她怎么会沦落至这么惨烈的境界?

    竟然为了与另一名男子比较「能耐」,被迫忍受这么久的「怪叫」酷刑。

    但无论如何,至少这场比赛已经结束了,宝儿也对她自己的「优良」表现感到心满意足,得意洋洋的离去。

    难怪人们老说男女之间就是一场战事……不,哪只是战事,根本就是一场「屠杀」……

    悲哀的是,她今天居然也成了「屠宰场」中的一员,莫名其妙的弄得自己大汗淋漓……

    都是那个王八蛋想出的烂点子,好好的酒不喝,非要到这种地方来……

    一想到诸葛东风,翟菁的心中不知为何竟有些复杂古怪的感受。

    那种感受让她觉得很不舒服,像是有什么东西堵在胸口似的。

    原来,诸葛东风也跟普通男子一般:原来,诸葛东风真的性好渔色……

    本来就该如此的,不是吗?

    认识三年多了,虽然她从不知道诸葛东风究竟做何营生、平常又在干些什么,但每回只要过上他,他们总会把酒言欢,然后在天明时各奔东西,直到下一回的偶遇。

    翟菁明白,诸葛东风本就是红尘江湖一浪子,以游戏人间为乐事;女人,只是他生活中的调剂,永远也不会是他停泊的港湾。

    正因为早就明白恋上这样的男子注定要孤独。所以她绝不会让自己做一个傻女人。

    她只会在每次遇见他时,与他开怀地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在心底默默期待彼此能做一辈子的「酒肉朋友」……

    而她,也一直认为自己做得恰如其分。

    只是今天不知为什么,她的心情就是莫名的低落……

    别想了,想那么多做什么呢?

    宝儿已经回她真正的卧房去了,她是翠花楼的台柱,说一是一,就连嬷嬷也不敢多讲半句话,在她吩咐过后,今晚绝对没有人会再踏入这间屋子。

    因此她若有心思在这里胡思乱想,还不如去洗个澡呢!更何况宝儿的房里就有现成的温泉池,她不洗白不洗……

    自顾自的点了点头,翟菁由房间的侧门跨出,缓缓地走向屋后的温泉池。

    望着那个注满热水,上头飘满玫瑰花瓣的大水池,翟菁缓缓地褪去衣衫,将缠住自己女性象征的布条解开,洗去脸上用来易容的深肤色油彩。

    在一切的束缚都去除之后,翟菁心满意足地叹了口气,雪白的赤足缓缓踏入那潭氤氲之中。

    一定是上天帮忙,否则今天她真要穿帮了!

    幸好诸葛东风来的是翠花搂,这个她其实一点也不陌生的地方——因为,这里根本就是她的秘密窝。

    人家说「狡兔有三窟」,像她这种天天水里来、火里去的神偷,自然得有几个窝,而像翠花楼这种龙蛇杂处的地方,自然最适合藏身。

    因此,平常只要做完工作,她就会到翠花楼后的秘密小院休息、放松。只有在那里她才能恢复女儿身,不必在酷夏之时将自己包得像个粽子一般。

    「舒服……」放松的感觉,教人不发出满足的声音都不行……

    就在翟菁第八十五次发出满足的轻叹时,突然,一个喃喃自语的声音传入她耳中——

    「居然这么快就人去楼空了?亏我还兴致勃勃的起身想跟他们喝喝酒、讨论讨论心得,谁知道竟然一个跑得比一个快!」

    这声音……

    翟菁不敢置信地缓缓转过头去,无法判断自己现在听到的声音是真实的,还是出自幻想。

    因为……不应该啊,不应该会有人出现在这里!

    她一定是听错了。

    「咦,还有人!」

    就在翟菁怀疑自己的听力出错时,熟悉的慵懒嗓音再度传入耳中,池畔不知何时出现一个人影!

    「你……你……」望着那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面孔,翟菁完全傻住了。

    怎么可能……

    按宝儿的说法,他不是应该睡得像头死猪一样,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按宝儿的说法,这房间不可能有人踏人,否则她怎会安心的在这里洙浴?!

    「小美人,你是新来的?以前没见过啊!」望着池中的出水美容,诸葛东风与她对视半响后,突然眨了眨眼眸,「不过长得还挺俊的!」

    听到诸葛东风的话之后,翟菁终于确定自己不是白日撞鬼了。

    现在站在她眼前的,绝对就是那个皮厚、无聊兼好色的「死不认帐」——诸葛东风!

    并且,她还全身赤裸,傻傻地站在水池中!

    「我……我……」意识到这一点,翟菁立即转身,用双手环住胸口不让春光外泄,「你快出去!」

    「你愈让爷走,爷就愈不出去。」诸葛东风一屁股坐在池畔,凉凉地跷起了二郎腿,「更何况欣赏美人出浴可是爷从会作梦起,就天天想梦到的事。」

    这样轻佻的诸葛东风,翟菁不是没看过,只是如今被他调戏的对象是她,纵使她明白诸葛东风绝对认不出他眼前的女子是谁,但是他放肆的眼眸却让她几乎晕眩了!

    「你真的不走?」她尽力维持平静,眼眸瞄向距离自己最近的池畔,突然伸手,「那我走!」

    翟菁原本打算取来衣物蔽体后,就以最快的速度离开浴池,再施展绝世轻功由窗户飞出,仗着她对地形的了解到宝儿房里避难。

    如此一来,即便是诸葛东风,也决计追不上她的。

    只可惜意外的变化总是来得突然、而且快速。

    就在翟菁往池畔迅速地移动时,脚底突然被池底的小石子绊倒!

    「小心!」她原以为自己要撞上浴池边了,突然,一个浑厚的嗓音自身后响起,一只健臂伸入水中箝住她细柳般的腰肢,「跌坏了你这个小美人,爷可是会心疼的。」

    「你……」惊魂甫定的翟青不断地喘气,突地身子一僵,娇媚至极的啼声由红唇流泄而出,「啊……」

    老天,怎么会这样?

    他的手在干什么……而她发出的又是什么怪声音啊……

    「怎么了?」听到那声甜腻的娇啼,诸葛东风邪邪地笑了起来,双手在水面下轻轻揉弄她丰满浑圆的双乳,「突然叫得这样撩人……」

    他竟然在轻薄她!如此放肆又邪佞地轻薄她从未被人碰触过的柔嫩……

    「你不要……」从未被人如此对待的翟菁,此刻脑中已是一片空白,仅凭本能不住地挣扎,想脱离那双箝制住她的烙铁,「放开……我……」

    「爷偏不放开。」诸葛东风又笑了,大手更邪肆地在她身上来回抚弄,「就想看看你这个小美人能拿爷怎么办?」

    他故意将翟菁挤在池岸与他的身躯之间,望着她羞怯不已的神情,用力搓揉着掌下的浑圆,大拇指还有意无意地扫过那悄悄挺立的尖端……

    「呃啊……」当双边乳尖被他拈住时,一股又酥又麻的感觉由体内兴起,翟菁无助地娇吟,身躯频频扭动,试图让那双魔掌的主人快些离去……

    但诸葛东风的手就像烙铁一般,无论她如何抗拒都不肯离去。

    怎么会这样?他不是刚刚才跟别的女子……

    这是梦,一定是梦!

    「不……不要……」翟菁脑中乱成一片,根本不知如何应付这种状况,只能不断地低喘、轻喃,同时体会那绝对真实的快感。

    「真是个会让人控制不住的小东西……」望着她脸颊、胸前一片嫣红的娇态,诸葛东风喃喃地说,「爷这辈子还没见过像你这样甜又这样娇的女人……」

    「你别……说了……」听着他口中吐出的羞人话语,翟菁断断续续地逸出一只求,「能……能不能……轻些……我好……难受……」

    「是吗,我让你难受了?」轻轻拈住那两颗艳红的樱桃,诸葛东风望着翟菁娇媚至极的眼眸低声说着,然后倏地松手,「这样呢?」

    他放手了……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翟菁脑中突然浮现这个念头。

    她飞身而起,随手捡起池畔的一件衣物,用极快的速度将它裹至身上,同时急急地往外奔去!

    就在此时,更让她讶异的事情发生了!

    一条腰带凌空飞来缠住她的右腕,然后,以不轻不重的力道,将她整个身子带飞了起来——

    「原来小美人喜欢玩这种欲擒故纵的游戏。」轻轻抱住翟菁柔美的身子,将她平放在浴池边,诸葛东风笑眯了眼,露出那口声名远播的白牙,「没问题,爷就陪你玩玩。」

    「你……」诸葛东风的话让翟菁彻底愫了!

    如果是平时,她自然可以脱困,但此时此刻,她面对的人是诸葛东风,这个与她相识多年、对她知之甚详的男人!

    她的点穴功夫与轻功举世无双,但却是仅此一家、别无分号,若此时动用了这两样独门绝活,精明如诸葛东风,轻而易举便会猜出她的身份!

    她能冒这个险吗……

    就在翟菁心中挣扎之时,诸葛东风已用极快的速度,将原本挂在浴池边作为装饰的红色长绸在她胸前交叉,然后手一抛,轻易地将长绸两端挂至梁上!

    而她的脚也分别被两条稍短的红绸缠住,绸布的另一端牢牢地掌握在诸葛东风手中。

    「你……你……」被他摆布成如此羞人的模样,饶是翟菁平常反应再快,此刻也无计可施,只能侧过脸去、咬住下唇,任凭嫣红爬上双颊。

    望着翟菁一身白皙赛雪的肌肤与红绸相映成趣,以及娇颜上的阵阵嫣红,诸葛东风笑嘻嘻地开口,「美人裸身缠绸,当真是赏心悦目、人间至景……」

    「不许看!」听到他的话,翟菁更是羞得连胸前都泛起红云。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西京十三绝 · 妙妙女神偷  爱搜书 西京十三绝 · 妙妙女神偷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西京十三绝 · 妙妙女神偷 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苏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打并收藏西京十三绝 · 妙妙女神偷 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