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可、怜?

    殷喜忽然记起了几年前的那天,酒吧内嘈杂,她蹲在角落泪流满面的看着方画被警.察带走,楚昭不知从什么地方出现,他蹲在她面前帮她将眼泪擦掉,脸上不见丝毫的同情,反而啧啧的笑着说道:

    “殷喜,你好可怜啊。”

    殷喜,你真可怜。

    ‘我知道这个时候你最想见的人是谁,别担心,他马上就会出现在你面前。’

    ‘只是,当你看到他的那一刻,你还敢拥抱他吗?’

    不顾楚昭的挑衅,殷喜以为自己是敢的。直到楚昭扯着她的手从酒吧出来,她看着傅景时那宛如扎满刀子的双眸,就知道自己再也不敢了。

    殷喜就是在那一刻对傅景时死心的,她也是在那一刻才知道,自己这一生活的有多么可怜。

    是啊,她的确很可怜。

    直到楚昭的身影彻底消失不见,殷喜才嗤笑一声回过神来。

    世界上可怜之人千千万万,在你嘲笑别人可怜的时候,你又何尝不是可怜之人?

    “……”

    殷喜接到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时,正准备入睡。她接起来后轻轻喂了一声,听筒中没有一丝声音,很是安静。

    “哪位?”

    殷喜瞥了眼屏幕上的号码,心中有了一丝猜测,语气不由放冷了一分。“你是傅景时?”

    “是我。”

    啪——

    话音落下,殷喜就毫不留情的将电话挂断了。

    重遇楚昭之后,过往的种种开始在眼前浮现,此刻的她是真的无法冷静的去面对傅景时,她怕自己会失控。

    在这之后,殷喜的手机就没停止过震动,恼怒的她根本就忘记了还有关机一说,在手机震动长达近十分钟后,她终于忍不住又将电话接了起来。

    “你到底想干什么?!”

    这次听筒中的人没有再犹豫,回答的很快,“我只是想和你道一声晚安。”

    “哦,现在你说完了,我可以挂了吗?”

    “小喜——”

    啪——

    电话又被她挂断了。

    这次殷喜在挂完电话的时候反应过来了,果断的将手机关机压在枕头下面,然而刚才的睡意消失的无影无踪,她在床上翻来覆去,后来又将手机开机了。

    愤怒委屈的情绪到达奔溃的边缘,于是之后所做的许多事情都不受控制。

    “小喜?”

    当听筒中再次传来傅景时的声音时,殷喜忍不住大吼道:“傅景时,我讨厌你!”

    傅景时,我讨厌你,我这辈子最讨厌的人就是你。

    原以为过去的回忆都被自己压在角落,可仅仅就只是楚昭的出现,那些记忆就怎么压也压不住了。

    “我好后悔认识你。”

    “我好后悔自己当初对你的愧疚心。”

    “我更后悔自己喜欢你!”

    在离开傅景时之后,殷喜曾不止一次的试想,如果儿时那次的相遇,她没有靠近准备轻生的傅景时,那么一切又会是什么样呢?

    直到一切的真相水落石出,殷喜才察觉到自己当初对他的愧疚是有多么的愚蠢。

    “傅景时……我好恨。”

    那晚殷喜反复喊着傅景时的名字,她发泄着自己的怨恨与委屈,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傅景时就在那一端不停的对她道歉,很是无力的道歉,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其实殷喜不知道的是,那晚当傅景时给她打第一个电话的时候,他就已经站在她家楼下了。

    多日的忙碌,在回国的第一件事,他就开车来到了殷喜楼下。

    会给她打电话,是因为他想听听她的声音,更想让她下来见见自己。只是这些话不等他去开口,就被她冷漠的挂断了。后来殷喜又将电话拨了回来,听筒中她不停的抽泣,傅景时就站在她家楼下望着她的窗口失神。

    “小喜,对不起。”

    没有什么是比‘对不起’这三个字更加让人后悔无力的了。

    傅景时在这里枯坐到天亮,地上的烟头扔了一根又一根,清晨的时候,他看到殷喜揉着眼睛从楼上下来,他好想走过去抱抱她,但一想到自己满身的烟味,于是又放弃了。

    “小喜。”

    “我现在烟瘾越来越大了。”

    看着殷喜的身影越走越远,傅景时又掏出一根烟点燃。

    在即将戒烟的时候又开始抽烟,在明知殷喜不喜欢自己抽烟时候却一根根毫不间断。

    他没什么别的想法,只是希望,未来的有一天殷喜能重新回到他的身边,她笑得灵动俏皮,抱着他的胳膊娇嗔道:“阿时,你可以不抽烟了吗?”

    可以,他当然可以不抽。

    傅景时想着想着就笑了,低低的笑声说不出的沙哑沉凉,吐出一口烟雾,他缓缓的呢喃道:“只要你肯回到我的身边,你想让我做什么,我都答应。”

    “……”

    殷喜的领班在工作上是个很严厉的人,很多刚入酒店的新人在一开始都免不了被她臭骂一顿,但殷喜来这里一个多星期了,张领班依旧对她和颜悦色。

    一开始殷喜还以为是自己在工作方面没出什么差错,直到那晚酒店来了位贵客,她推车小车敲开那人的房门,里面空旷又安静,坐着的男人好看又沉默。

    “留下来陪陪我吧。”

    殷喜面无表情的上着菜,就在她准备退出去的时候,那人说话了。跟随着殷喜一起进来的领班面上没有一丝诧异,于是殷喜像是明白了什么,恼怒的将手从他手中抽了出来,“先生,请你自重。”

    “自、重?”

    男人望着自己空荡荡的手心笑了,他漆黑的眸子笑起来星光点点,见殷喜看也不看自己,他收敛笑容示意她们退出,然而没过多久,他就又让殷喜进来了。

    “酒洒了,麻烦你帮我擦一下吧。”

    殷喜抿唇将桌上的酒渍擦干净,还不等她离开,他又招了招手,“帮我拿几张纸巾过来。”

    殷喜忍着怒火将纸巾拿过去,刚想离开,那人又开口了。

    “麻烦帮我把那道菜移一下位置吧。”

    “先生,这样可以了吗?”

    在殷喜忍着怒火去做这些事情的时候,那人就一直用那双黑眸直勾勾的望着她,在他包间了磨蹭了近十分钟,他几乎将所有能用的借口都用了。

    “先生,请问你还有什么事情吩咐吗?”

    所有能用的借口都用了,他似乎真的没什么借口再去留住她了呢。

    那人拿起酒杯抿了一口,薄唇弯起无奈的弧度。

    “如果我说没事了,你是不是就要离开了?”

    殷喜面无表情的盯着他,看到他在垂眸时睫毛一直在颤,看起来脆弱又无害。

    “既然先生没什么吩咐,那我就先离开了。”

    啪——

    就在殷喜将手放在门把手上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声玻璃破碎的声音。

    她扭头看过去时红酒洒了一地,在一片鲜红下,男人俯身去捡地上的碎片,只是瞬间,他的手指就被割得血肉模糊。

    “傅景时!”

    殷喜终于忍不住叫了声他的名字。

    她抽出几张纸巾赶紧走过去包住他的手指,血瞬间浸湿大片,不用想也知道他刚才下手是有多狠了。

    “小喜,别离开我好不好?”

    殷喜赶紧又抽出几张纸巾帮他盖住伤口,纸巾瞬间又被浸湿,有血滴顺着伤口流在地上,与地上的红酒混在一起。

    “好玩吗?”

    殷喜按着他的伤口,见他还在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忍不住问道:“你这样是做给谁看?”

    “做给你看。”

    傅景时答得毫不回避。

    他似乎还有别的话要说,但房门再次被推开,听到动静的领班在开口后直接吓得脸色苍白,她赶紧打电话派车让人送傅景时去医院,然而傅景时却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仿佛受伤的不是自己一般。

    “你陪我去。”

    此时殷喜的手还在帮他按着伤口,傅景时看了眼自己的伤口,又将视线移到殷喜的脸上。“如果你不陪我去,我不介意从这里等到自己的血液流干。”

    那你就坐在这里等自己的血液流干吧!

    殷喜是想狠狠地拒绝他的,可是还不等她开口,领班就一把将她推到傅景时身旁。

    “快去,陪着傅先生将伤口处理好!”

    根本就容不得殷喜拒绝,她就被领班急脾气的推到门外。

    在即将出酒店时候,经理也出现了。他擦着头上的冷汗一遍遍的对殷喜说着:“小喜,傅先生是咱酒店的贵宾,你跟去医院的时候一定要好好照顾他啊。”

    “一定要好好照顾,好好照顾,无微不至,有求必应!”

    等到了车上之后,经理那几句话像是催眠般不停的在她耳边回荡,她揉了揉有些发疼的脑袋,刚想将头抵在玻璃上,一只手就按在了她的太阳穴。

    “头疼?”

    血腥味逼近,殷喜看着他裹着纸巾的手指,赶紧推开了他。

    “别碰我——”

    傅景时闻言老老实实的将手收了回去,夜晚街道灯火通明,外面一道强光闪过,殷喜隐约间看到他掌心有什么东西闪了一下,身子微僵,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将手搭在他的手腕上了。

    “你手里拿的什么?”

    傅景时闻言挑了下眉,他似乎没料到殷喜会发现他手中藏了东西,只是垂了垂眸子,没有说话。

    “傅景时,伤害自己很好玩吗?”

    见他并不理自己,殷喜捏着他手腕的力气大了一些。感受到殷喜的怒火,这下他终于有反应了。

    手掌张开,里面赫然躺着一片锋利的碎玻璃,因为握得太紧的缘故,尖端刺入掌心,有些地方已经破皮流血了。

    “我只是想留住你。”

    昨晚的事情,或许殷喜哭过后就释怀了,可是傅景时却不能。

    他知道殷喜现在在乐嘉酒店工作,于是就忍不住想来看看她,只可惜她理也不理自己,逼不得已,他只能选择极端的方式。

    其实他也不想伤害自己的,只是他只要一看到殷喜那张冷漠的面容,他的心就止不住的发痛。当碎片割破手指的那一刻,有疼痛感传来,但同时他也看到殷喜惊慌的神色。

    看,她明明还是在乎他的。

    傅景时任由殷喜将碎片从自己手中抽离,会藏住这片碎片,他只是想试探一下殷喜对他的心能有多硬。如果当时在他手受伤的第一瞬间,殷喜并没有赶过来的话……他不介意在割下第二次试试。

    这不是自.残,也不是以死相逼,只是渴望得到原谅之人的苦苦挣扎。

    “小喜,对不起。”

    终于如愿以偿对她说出这句话了,傅景时故作出一副虚弱的样子,他试探着将人揽入自己怀中,感受到怀中的人身体僵硬但却没有推开自己后,他放心的将下巴贴在了她的项窝处。

    “小喜,我爱你。”

    “请你在给我一个机会。”

    “……”

    傅景时在里面处理伤口的时候,殷喜就窝坐在医院的走廊内。

    刚才她固执的不肯进去,傅景时只是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却并未强求些什么。只是他临进去之时一遍遍的嘱咐着她不要乱跑乖乖的等他出来,殷喜嘲讽的笑了笑,曾经高傲不在乎一切的人,什么时候也变得这样患得患失了?

    其实殷喜知道,他刚才嘱咐了那么多,无非就是想对她说一句:不要离开我。

    此时殷喜失神的坐在这里,她望着窗外那轮孤月,恨死了自己的心软。

    “小喜。”

    正胡思乱想着,傅景时已经从室内出来了。他微微俯身轻碰殷喜的小脸,放柔声音问道:“还在生我的气?”

    “别气了。”

    这样的傅景时是殷喜在校园时光不曾见过的,他揽着她的肩膀不停地哄着她,一遍遍的对她呢喃道:“小喜,我只是太想见你了。”

    “想见我就可以这样不择手段吗?”

    傅景时闻言身子微微僵了一下,他站起身拉着殷喜起来,用不受伤的手帮她抚了抚头发。“随便你怎么认为,我只是太爱你。”

    又是表白……

    从重遇傅景时之后,短短几天,她几天内不知道收到傅景时多少遍告白了。

    脑海恍惚的瞬间,殷喜就想起了几年前的某个片段,那时的她也总爱把喜欢他挂在嘴边,可那时傅景时是怎么说的呢?

    想到这里,殷喜靠近他了一分,她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容看着傅景时,看着他问道:“傅景时,难道你不知道同一句话说的次数多了,就会变得廉价吗?”

    ‘小喜,难道你不知道同一句话说的次数多了,就会变得廉价吗?’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请你改邪归我 爱搜书 请你改邪归我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请你改邪归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流兮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兮冉并收藏请你改邪归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