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爸爸!

    招惹傅景时的后果,就是殷喜最后想喊他一声爸爸。

    “傅爸爸开门啊,我错了行不行。”

    明明刚才还好好的,谁知突然发怒的傅景时竟然扯着她的领子将她丢出了门外。

    求饶无果,殷喜就只能放软声音叮嘱他,“那我先回家了哦,你一会记得喂它吃饭,它刚打完针最近几天还不能洗澡,你多注意一下啊。”

    “大魔王,我真的走了?”

    从门边等了片刻都等不到有人过来开门,殷喜叹了口气放弃挣扎。谁知才刚走了几步,身后的门却忽然开了。

    此时傅景时叼着支烟倚在门口,手中拎着不断挣扎的大火说道:“先别走。”

    “滚进来铲屎。”

    殷喜:“……”

    ……

    月考来临,在屡次劝说无果后,傅景时最终还是以交白卷的‘光荣战绩’赢得了全年级倒数第一。

    与之相对应的,是殷喜,她考了全年级正数第一。

    “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傅景时你知道吗?如果你在这么荒废下去,以后就真的娶不到老婆了。”

    在初看到傅景时的试卷后,殷喜坐在他身边念叨了好久。见傅景时戴上耳机就要往桌子上扒,殷喜赶紧将手垫在了他的下巴上,不满的说道:“不能睡不能睡,我还没和你说完呢。”

    “滚开。”

    如今傅景时凶凶的语气已经对殷喜造不成恐吓了,殷喜索性和他用同一个姿势面对面趴在一起,继续教育他道:“傅景时你可不可以不要总是对我说滚呐,这样对女生很不礼貌的。”

    傅景时闭着眼睛不理会殷喜,薄唇泛着水红色衬的他很是好看。

    “喂,你理下我好不好?”

    “傅景时?”

    “傅大魔王?”

    “大火他爸?”

    “你是不是想死?”

    大火似乎是他的一个爆发点,一提起它傅景时的怒火就止不住的往上蹿。他缓缓的支着胳膊从课桌上坐起,按着额角说道:“你知不知那小畜生吵的我一晚上没睡?”

    殷喜瞪大了眼睛,“大火它怎么了?”

    难道不应该是先关心他吗?!

    傅景时心情更加烦躁了,他压着怒火声音冷沉沉的说道:“它昨晚忽然消失,我找了它一晚才发现它在床底下睡着了。”

    天知道当时他有多么想掐死这只小畜生,谁知殷喜在听到这话后不仅没有同情他反而还笑得无比欢畅,傅景时眸子泛凉,见她乐的眼泪都要出来了,直接伸手就掐住了她的脸颊。

    “好笑吗?”

    白嫩嫩的小脸蛋儿瞬间被一双大手扯变了形,殷喜哎呦叫了一声疼,可晶亮的眼睛中还存着笑意。

    捏着她肉嘟嘟的小脸,这触感竟让傅景时莫名觉得的舒服。于是他忍不住又扯着她的脸颊做了几个鬼脸,心情好了些后,他盯着她的脸冷嗤一声,说道:“殷喜。”

    “干嘛?!”

    “你比以前更丑了。”

    “……”

    好好好,你最美。

    你是全天下最美最好看的霹雳无敌美少年行不行!

    憋着一股子闷气回家,殷喜这次小心眼的没跟着傅景时回家看大火。

    “喂。”

    今日回别墅时秦晓珍和殷宏并不在,复习完功课后殷喜下楼点了份外卖,路过谢况房门,他刚好开门。

    “你……还没吃饭?”

    殷喜点了点头,自从殷宏拿杯子砸了她后,她就再也没跟着他们一起吃过饭了。

    谢况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这话问的有些蠢,他张了张嘴不知该说些什么好,见殷喜提着盒饭就要回房,行动比大脑反应快了一步——

    “别走。”

    谢况抓着殷喜的手腕低下头,闷声说道:“我有话要跟你说。”

    “你是想说花露水的事情吗?”

    殷喜不介意的笑了笑,“我知道你没有给你妈说这件事情,我也知道那天是你妈故意托你下水的,小况,我没有误会你,也并没有怪你的意思。”

    “可你最近都不肯理我……”

    话说完才察觉到些不对,谢况瞬间就将殷喜的手腕松开了,他抿着冷淡的说道:“既然没什么误会,那我就先回房了。”

    殷喜愣了愣,反应过来后赶紧拉住了他的衣服,解释道:“我没有不理你。”

    谢况低着头嗯了一声,殷喜发现他耳根已经红了。

    以前没看出来,这美少年原来这么容易害羞的吗?

    殷喜心软了一分,继续解释道:“这几天我早出晚归,根本就没和你碰上过几面,而且我知道你妈不喜欢我和你接触,我猜她上次一定骂过你了吧?”

    谢况耳根更红了,他将头扭到一边,答非所问的说道:“她没权利干涉我。”

    这么说,殷喜就明白了。

    她笑着点了点头,指着谢况的房门问道:“你在里面干什么?”

    “写作业。”

    “题目都会吗?”

    谢况诧异的看了她一眼,只见她扬着一抹笑容,甩了甩手中的盒饭说道,“不如一会姐姐吃完饭,帮你补习?”

    谢况:“……”

    ……

    其实谢况学习也不好,与傅景时不同的是谢况他听话,至少殷喜说帮他补习的时候,他一口就答应了。

    此时坐在她身旁的少年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看起来比往日还要乖,殷喜见他听的认真,忍不住讲的更细致了些,谁知讲完后,谢况却用一种茫然的眼神看着她。

    “你……没听懂?”

    “嗯。”

    又耐着性子帮他讲了几遍,见他还是摇头,殷喜忍不住问道:“我讲的你哪一步听不懂,你说出来我帮你找找原因。”

    谢况很乖的回答,“从第一步我就没听懂。”

    殷喜:“……”

    原来补习,并没有她想象中的简单。

    殷喜作息规律,一般情况下她在晚上十点就会睡觉,而今天为了帮谢况补习她硬是多熬了半个小时,等看着谢况将作业做完后,她已经困的迷糊了。

    “小况早点休息哦。”

    没有秦晓珍出来捣乱,仅是一个晚上姐弟俩的关系就又近了一步。临走前殷喜摸了摸谢况的头,发现他的头发并没有傅景时的软。

    傅……景时?

    抬头看了眼钟表,殷喜这才想起来,自己忘了给他道晚安了。

    ‘大魔王,晚安哦。’

    将这条消息发送出去的时候,已经快十一点了。这段时间她早就习惯了傅景时不回消息,于是订好闹钟就去睡觉了,殊不知,小区偏角的那幢别墅内,傅景时等这条消息等了好久。

    叮——

    收到她的消息时,傅景时已经在阳台的躺椅上僵坐许久了。

    面无表情的将手机拿起来查看了下,傅景时寒凉的眸子终于消散了些,他动了动微僵的身子走回卧室,里面灯火通明。

    “呜嗷汪!”

    才走了几步,脚上忽然缠过来一个软毛小东西。傅景时垂眸与它圆溜溜的眼睛对视,良久后才弯腰将大火拎起。

    “我还以为……她要放弃了。”

    都说人是很犯.贱的动物,得到的时候永远不懂得珍惜,而得不到的就想着办法争取。傅景时头一次将小东西揣入了怀中,用指尖戳了戳它的头顶,自言自语道:“你说……我是不是该对你妈妈好点呢?”

    大火听不懂,就只是伸出小舌头舔了舔他,傅景时被它舔了一指头的口水,嫌弃的又将它丢回了地上。

    “……”

    月考成绩发下来的第二天,班主任就宣布两天后将开家长会的消息,殷喜咬了咬唇,暗自攥紧了手心。

    每当这个时候,她都觉得万分难堪。

    “两天后要开家长会。”

    尽管很不想与殷宏交流,但每当这个时候,她都会不死心的告诉他一声。殷宏果然没让她失望,他揽着秦晓珍的肩膀想也不想的说道:“老子没时间!”

    “哎呀,那要不我去?”

    秦晓珍这个时候又开始惺惺作态,她看着殷喜很和蔼的问道:“小喜啊,你们那天几点的家长会?”

    殷喜平静的看她演戏,“早上九点。”

    “那要开到几点呢?”

    殷喜在心里简直要对她鼓掌了,她继续配合她,“大概到十二点。”

    “哎,那我挤挤时间应该是可以去的,不如那天我去给你开?”

    “好,那谢谢秦姨了。”

    脸上挂着感激的笑容,殷喜转身就看到谢况站在楼梯口。

    在秦晓珍和殷宏面前,两人都故作陌生,只是在擦肩而过时,殷喜听到谢况很小声的对她说:“姐,你别信她。”

    仅是这一句话,足够让殷喜回房哭很久了。

    是的,她的确不能信秦晓珍的话,同时她也要感谢谢况对她的维护,他仓促中的那一声姐,直接融化了她内心的坚冰,从那时开始,殷喜就决定,这个弟弟她以后一定要好好对待。

    他们不是血亲,却胜似血亲。

    家长会召开那日,校内校外都十分热闹。穿着校服的学生亲昵的挎着自家父母赶往教室,殷喜趴在栏杆上发呆,脸上难过的表情分明。

    “从这儿发什么呆呢?今天谁来给你开家长会?”乐川抱着篮球走了过来,打扮的十分运动。

    “没人来。”

    不想和他过多聊这个话题,殷喜见傅景时没和他在一起,借机问道:“傅景时家谁会来?”

    “怎么着,着急见未来的公婆?”

    乐川哼笑,“我这么个大活人站在你面前,你好歹给我个面子,先问问我的情况吧?”

    “我对你没兴趣。”

    “成吧,你就对你家傅景时有兴趣是不。”

    亏他难得有心情过来和她聊天,可这丫头左聊右聊嘴中都离不开傅景时三个字,他有些烦了,揽着殷喜的肩膀示意她看向后山,懒洋洋的说道:“看到没?如果我猜的没错阿时现在应该就在后山,不如你亲自找他问问?”

    “他没事去后山干什么?”

    乐川啧了一声,敲了她的头一下。“我是你的十万个为什么吗,凭什么你问什么我都要告诉你?”

    “想知道什么就自己去找,老子可没空当月老!”

    不是月老,却胜似月老。

    想起高二刚开学的那个雨天,如果不是乐川拦住她借钱,她或许也不会有这么大的勇气和傅景时告白了。

    对了,走了几步的殷喜忽然想起了什么,转头,她见乐川还站在原地,忍不住笑着对他说道:“你不是月老,是五杯咖啡。”

    “!!!”

    乐川脸色瞬垮,这死丫头,竟还没忘那五杯咖啡钱!!

    ……

    校园的后山不大,殷喜很轻易就找到了傅景时。

    今日的他又穿上了那件白色衬衣,洁白柔软的衣料衬的他温润些许,见他戴着耳机闭眼躺在草堆中,殷喜没有打扰,静静地从他身边坐下。

    “怎么我在哪你都能找到我?”

    “这样不好吗?”

    起风了,殷喜将头发抿到了耳后,笑着对他说道:“别忘了,我是你的小天使。”

    “天使能干什么?缠着我烦我气我?”

    “才不是,当然是给你光明,引你走出深渊。”

    傅景时弯唇哑声笑了,他半阖着眼眸看了殷喜一眼,胳膊往后一撑就从草丛中坐了起来。见殷喜还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看,傅景时仰头望了下天,没有在说话。

    两人就这样干坐了一会儿,山间风凉,殷喜忍不住往傅景时身边凑了凑,忍了许久,她还是率先开口,问道:“傅景时,你父母有来给你开家长会吗?”

    “我没有父母。”

    傅景时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他仍旧是仰头的动作,白皙的脖子连出一条好看的弧线,这样的他显得孤傲又冷清。

    “呐,这么巧呀,我也没有父母。”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请你改邪归我 爱搜书 请你改邪归我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请你改邪归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流兮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兮冉并收藏请你改邪归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