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    漆黑而压抑的云层被雷霆洞穿,留下了一个深邃的洞穴;那雷光去势不减的从乌云当中飞跃而出,宛如流星穿破云层一般,在身后留下一道宛如喷气式飞机留下的云线。

    “看到了吗?那是夕阳,很美丽,但是却是这片天空之下最后的辉煌,因为这个世界很快就要入夜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唐骥平静的问道,他看着远方海天交接之处那一抹紫红色的夕阳,平静地说道。

    在漆黑的云海之上,小闪电静静地看着那一抹夕阳的光辉渐渐沉没在漆黑的海中,周围变得黯淡起来,黑空当中一片繁星璀璨,或许在这个世界还能安静的展现自己的魅力的,只剩下了这遥不可及的星空而已。

    小闪电看了一眼下方那令人悚然心惊的高空,轻轻咬住自己的嘴唇,抱紧了唐骥的胳膊。唐骥也不阻拦,只是看着远方那高耸在云端之上的山岳。

    是的,高耸入云端之上。曾经的唐骥估计这座山峰大概有两千米高,但是他知道他还是太天真了。这座山峰就宛如石笋一般,以自然界完不可能存在的山峰的高度在此耸立着,这座山峰至少有三千米高。

    山峰的上半截宛如利剑一般穿过了厚重的云层,在这月明星稀的天空之下,山顶的白雪烁烁生辉。唐骥看向这座山峰,他能够看到,山上空无一物,没有任何一只动物在这座山上生存。

    是的,这座山峰,越往高处,就越是邪气浓郁。与其说这是一座山,倒不如说,这根本就是一座火山,下方连接着拉莱耶之门的火山,如果其喷发,出来的恐怕不说炽热的岩浆浊流,而是浓郁的邪念黑水,污浊这个世界。

    山峰从两千米开始往上,就连植物也变得稀少,而且生长的急剧扭曲。譬如一棵草,一颗普通的青草,每隔一厘米就会分叉成三根草叶,到最后已经变成了一个蓬蓬样狰狞的东西。又或者一棵树,树枝深深地插入泥土,根系反而从泥土当中冒出头来,长满了带着肿瘤的狭长叶子。

    唐骥渐渐靠近,他们看到的也越来越多。譬如,一颗看上去宛如柏树的树木,上面长满了小小的果子,那些果子却都有火龙果大小,在坠落在地面上之前,其中的种子就已经发芽,然后深深地扎入到柏树本身当中,吸取着它的母亲的营养。

    他们看到,那成片的菠萝从,每一颗菠萝,都长得不再像是菠萝,上面的每一个凸起,都化作了一个肿瘤,整个菠萝就仿佛一个巨大的带着疖子的黄色脓肿一般。当菠萝成熟,那怪物就会轰然炸开,将红黄色的汁水喷溅到大地之上。

    他们甚至看到了土豆,生长在野地里的土豆。但是那东西,根本就不像是正常的植物应该有的外形,毕竟,谁家的土豆会硬生生钻出土壤,从一个个的坑窝当中生长出旋转的叶片?

    “很显然,这里的植物,都已经被邪念所扭曲,这些植物已经不能用于耕种,也不能用于食用,因为它们都是吸收着对于人类和这个世界的恶念生长的怪胎。”唐骥评价道,然后继续朝着山巅飞去。

    小闪电看着下方诡异的植物群落,轻轻搓了搓手,抱紧了唐骥:“主人,我有点冷,好冷,好冷,感觉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吸收我的热量,我感觉我的骨头好冷……”

    唐骥轻轻抚摸着小闪电柔嫩的后背,从大衣里抽出一条黑色袜裤和小闪电的炼金武器羽绒服,罩在了小闪电的身上。但是他知道,这是没有用的,因为小闪电根本就不是觉得寒冷,而是正在被拉莱耶的气息侵蚀,并对此感到由衷的恐惧。

    小闪电对于这股邪恶的气息反应最大,正是因为当初在船上,她是第一个中招的。正如同当初在黑船之上的那个姑娘,如果不是唐骥及时把她拉了回来,恐怕她也会在几天之内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拉莱耶使徒。

    小闪电在唐骥的怀中,不知道为什么,有种莫名其妙的安感。唐骥轻轻换了个姿势,把小闪电背在了背后,这样子,方便待会儿作战。

    不是唐骥不想把小闪电随便扔在这座岛屿的什么地方,那样的确不会造成累赘的问题,但是问题就在于小闪电已经和拉莱耶里的力量有了联系,如果唐骥不在她的身边,她分分钟就会被侵蚀致死。

    更关键的问题在于,唐骥并不擅长搜寻黑气源泉,而小闪电可以说就是一个活着的指南针。当唐骥找不到拉莱耶的大门的时候,只要朝着小闪电会觉得难受的那个方向走就行了。

    可以说是毫无慈悲毫无怜悯的行为,因为那相当于把小闪电剥光之后暴露在辐射和冰雪当中一样痛苦,但是这是不可避免的,因为唐骥如果想要封印拉莱耶的大门就必须做出这个选择。

    但是唐骥还知道另一件事,那就是他会保护小闪电的安危。至少,在他彻底失去力量之前,不会让小闪电死,这是他曾经发过的誓言。

    要拥有足够的力量,永远不让来不及这种事情发生,在危机关头把自己所在乎的,用自己的力量和生命去保护,永远不让自己所爱的离开自己身边。

    即使陆雅洁对于唐骥来说,已经不再是心魔,但是那股执念依旧还在,唐骥自始至终,都在后悔着当初,他为什么那么慢,为什么那么弱,为什么医术那么差。

    现在他已经有了地球也寥寥无几的力量,他已经有了举世无双甚至连唐少龙都有可能比不过的医术,但是他却找不回他的爱人,反而快要高处不胜寒。

    幸运的是,唐骥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戒指,他还有白猫,还有瓦莱莉雅,还有裴蠡和奈亚。这些人对于唐骥来说,就是他的部。

    唐骥一直在拯救这个世界,倒不如说,他是在寻找帮助自己身边的人脱离这必将死亡的命运的方法。他是命运之子,而命运之子和簇拥命运之子的人都是不自由的。只有挣脱了命运之子的身份,才能带着他们得到解脱。

    在那并不遥远的未来,那血海,那截断的命运线,就是唐骥的机会。唐骥知道,如果他能够战胜命运,他就不再是命运之子,而是一个自由意志,这就是他唯一的希望,所以他只能胜,不能失败!

    唐骥朝着那高耸的山巅飞去,小闪电只觉得周围越来越冷,她开始瑟瑟发抖,即使是温暖的唐骥的躯体也不能让她有一丝好转。

    在那山巅之上,是纯净的冰雪,洁白,或者说,苍白,宛如骨灰一般,那是邪念黑水凝结的冰雪,虽然美丽,却毫无生机,只会带来死亡。

    在山巅之上,那生命禁绝之处,出乎唐骥的意料之外,竟然生长着一颗青翠的松树。松树大概五层楼高的样子,挺拔,翠绿,和那些被腐蚀的生命完不一样,看上去完美无缺。

    然而,唐骥能够感受到,这颗苍松简直就是周围邪念黑水的心脏一般,吞吐着邪念,这棵树已经不能用普通的生命来概括,这根本就是一颗污染的源泉!

    “啧啧,这棵树,给我的感觉,简直宛如撒旦之矛啊,邪恶本源这个称呼用在克苏鲁身上,还真是名不虚传,竟然能够制造出这个等级的……”

    唐骥微微摇头,凡是有些宗教知识的人,都知道撒旦之矛是什么。在失乐园当中,撒旦所用的就是一颗山巅的松树所制造而成的长矛,和大天使加布里埃尔决斗,所以山巅的松树其实和象征巴风特的山羊一样,有着邪恶的意味在其中。

    如果能够把这颗松树制作成一把长矛,即使不加以各种各样的炼金手段,也会成为一把不亚于天命剑的神器。这还只是因为,这棵松树所吸收的只是拉莱耶的力量而不是克苏鲁的本源力量,否则即使是十二宫神剑齐聚的天理之门,也没有这棵松树制作的长矛强悍。

    “果然,这就是属于旧日支配者,这个宇宙最顶级存在的力量。对于这个等级来说,除非是完整权能的圣器,否则不管用的是凡铁还是神器已经没什么区别了,因为就算拿着一把吸尘器,他们都能瞬间把吸尘器变成能够清扫星空的吸星器。”

    “炼金学的极致力量,让弱小的变得强大,让残缺的变得完整,让贱价的变的贵重,让污浊的变的清明,让不完美的变得完美,让短寿变得长生,这就是炼金术的目标。”

    “然而,这种看上去无比弘高的目标,其实也只是旧神们本身就拥有的力量而已。不,应该说,我们所拥有的一切力量,其实都是对旧神的一种模仿。”

    “卢恩文字其实是永恒神族输送氣的血管的纹路,箴言不过是永恒神族常用的语言,炼金术是旧神古神生而就有的本能,不管是魔法师还是炼金术士,都不过是在模仿这条道路上越走越远而已,这真是让人悲伤的故事。”

    唐骥虽然这么说着,但是他的动作却丝毫没有慢下来。他一向很快,非常快,快到不可思议的地步,下一刻他就踏上了山巅。曾经的他在自己赶不上这个噩梦当中无数次惊醒,所以,他的速度,永远不够快,即使已经是最快!

    落在山巅之上,脚下踩着的冰雪,那是刺骨的寒凉。毕竟是邪念黑水凝聚成的冰雪,即使和普通的冰雪区别不大,但是即使是这种冰雪反射的光芒引起的雪盲症,也能通过神经刺激要了普通人的命。

    唐骥一步步的踏入了那漆黑的火山山口当中,但是在那之前,他身边骤然浮现出了十二宫神剑,神剑一把接一把的朝着松树劈砍而去,一点一点的,将那坚硬的如同铁石,甚至比炼金武器更加坚固的大树,化作一地碎屑。

    “就仿佛猪笼草的盖子,如果我没有砍伐这棵树的话,恐怕我才刚刚进去,就会像是进入猪笼草的小动物一样,被困在其中,再也不能出来了吧?这颗大树的力量,肯定有这个境界。”

    说着,唐骥直接把大树的根脉挖了出来,根脉之下,有一颗被根系包裹着的巨大的漆黑色水晶,那水晶仿佛一只漆黑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唐骥,然后融化成了一地黑水,朝着地下渗透而去。

    然而,唐骥决不会给邪念黑水渗透到地下的机会。现在他的新身体还能撑得住,趁着这个机会,他要尽可能的操控天河幽炙!

    说真的,唐骥有时候会觉得,天河幽炙和邪念黑水简直是一体两面。同时具备侵蚀的力量,同时是液体的相貌,同样的危险,能够侵蚀焚烧万物。但是很明显,天河幽炙比邪念黑水的力量层次还要略高一筹,不然就应该是邪念黑水侵蚀天河幽炙,而不是天河幽炙焚烧邪念黑水。

    唐骥看着那黑水在地上被焚烧殆尽,他轻轻点了点头,看了一眼那深邃幽远的深渊,一跃而下,朝着深渊的底部坠落而去。

    小闪电刹那间感觉到自己如至冰窟,只能紧紧地抱住唐骥,她甚至看到了无数的邪神在她的眼前飞舞正在剥夺着她的理智。即使如果唐骥看到了这片幻觉,会乐呵呵的纠正她,那不是邪神,而是摄魂怪。

    落在最深处,唐骥轻轻控制气流,便悬浮在了半空中。能够看到,下方的山石墙壁突然变得平整了起来,一圈一圈的楼梯在石壁上被开凿开来,旁边的墙壁上甚至还镶嵌着漆黑色的发光水晶,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在发光,却给人以漆黑的感觉。

    “好了,我们到了,通往拉莱耶的直通车,不过我们来到这里,可不是为了到拉莱耶去旅游,而是为了查封这违法旅行团的火车!接下来,该准备战斗了!”

    说着,唐骥左手手中影翼斩骤然展开,右手则握紧了天命剑,紫黑色的天河幽炙在他的身边宛若游龙一般的浮动着,防御一切有可能从任何方向出现的邪念攻击。

    下方那无尽的黑暗当中,仿佛有一只巨大的眼睛张开,然后又一次合上。紧随而来的,就是巫术巨大的由邪念黑水构成的灵吸怪,以及无数苍白的带着章鱼触须的庞大眼球,从黑暗当中升腾而起,将唐骥包围在了其中。

    唐骥握紧了手中双剑,这种二天一流的战法,正是他最喜欢的。

    “来吧,你们这群杂碎们……”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旧日海潮 爱搜书 旧日海潮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旧日海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白月水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月水天并收藏旧日海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