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当然,觉得适合后位吗?”

    “这个问题本姑娘不想回答,既然会废后,那就给个具体时间吧!也好让我有个盼头。”我可不想漫无目的的等下去。

    上官傲耸耸肩道:“这个还不确定,视情况而定,时机成熟了,朕会立刻废后。”

    赵阳儿一听,立刻又来了怒气,不满道:“什么意思啊!那要是觉得一辈子时机不成熟,是不是就要困住本姑娘一辈子啊!”

    “时机会有成熟的一天的,的担心是多余的。”上官傲明显不悦道。

    “希望如此,最好尽快,否则别怪本姑娘做出什么让们皇室蒙羞的事情。哼!告辞。”赵阳儿气愤的拂袖而去,心中却打着自己的小算盘:上官傲这个人太阴险了,等着他放我走,不知道猴年马月呢!我一定要想办法逃出去。

    “哎呦!”只顾低头想事情的赵阳儿,一下子撞到了人,被撞倒在地,头还未抬的她,立刻气愤的嚷道:“哪个不长眼的,居然敢撞本姑娘?”抬头,一看,一黑一红一对帅哥美女站在自己面前,赵阳儿不由的感叹道:这古代的帅哥未免也太多了吧!遍地都是,多到自己都有免疫力了。

    而撞倒赵阳儿的慕容权一脸冰冷的道:“皇后宝座还没坐热呢!就这么嚣张了。”

    一见来人不善,赵阳儿也不是省油的灯,立刻拿出了自己蛮横的一面,爬起来拍拍屁股道:“那又怎么样?既然知道本宫是皇后,见到本宫还不行跪拜之礼,想找死吗?”古代就是个权大压死人的地方,皇后娘娘的头衔在宫中应该还是挺好用的吧!

    慕容权冷冷一笑道:“果然一离开皇上的视线,就露出了真面目,让别人给行跪拜之礼,也要看看够不够资格。”

    哟呵,还遇上一个不怕死的,本姑娘正好心情不好呢!别怪本姑娘拿开刀。

    “有没有资格不是说的算的,而是权利,本宫再给一次机会,若是乖乖下跪求饶,本姑娘可以不与计较,若是不然,休怪本宫不客气了,今天本宫就要杀鸡儆猴,给那些不服本宫的人看看。”或许惹点事出来,上官傲就会废后呢!

    “哎!有话好好说嘛!干吗动气呢!”长孙悠见状,立刻满脸灿烂笑容的出来打圆场。

    赵阳儿轻蔑的瞥了她一眼道:“是谁?们是一伙的?”

    长孙悠立刻双手一拱,恭敬道:“回皇后娘娘,我们是皇上的朋友,初次见面,误会了,希望皇后消消气,化干戈为玉帛。”

    “咳咳,既然是皇上的朋友,那本宫也不好太为难们,只要他肯跟本宫道歉,本宫可以当这一切没有发生。”看上去这个黑衣男人不好惹,所以还是识相的不要太过分了。但自己总要搬回些面子吧!否则宫人们一定会笑话我这个皇后娘娘胆小怕事。

    长孙悠一听,立刻汗颜,让权给别人道歉,只怕上官也没这个面子:“嘿嘿皇后,既然这么大度,这道不道歉的,应该不重要吧!”

    “喂!什么意思啊!本宫是大度,但们也不能拿本宫的大度当是软弱,欺负本宫吧!必须道歉,如果再帮着他说话,一起问罪。”

    “这,呵呵呵——”回头看向一脸冰冷的慕容权,无奈的摇摇头。

    赵阳儿注视慕容权,不悦道:“还等什么?”

    慕容权朝赵阳儿投来一记犀利的眼神道:“封后大典还没举行呢!现在也只是名誉上的皇后,别太嚣张了,小心高兴过了头,等不到封后大典,却等来废后诏书,到时就得不偿失了。”

    赵阳儿一听“废后诏书”四个字,立刻来了精神,什么面子,道歉,一下子就抛到一边了,闪着纯洁清澈的大眼睛一下子蹦到慕容权面前,激动道:“有办法让皇上下废后诏书?什么办法,说来听听,若是成功了,我一定好好的谢谢。”

    此话一出,让慕容权和长孙悠一愣,互望一眼,不解赵阳儿为何会说出此话。

    长孙悠慢慢的凑近赵阳儿,仔细观察她。

    赵阳儿转头看去,气愤道:“干吗啦!没见过美女啊?”

    长孙悠朗声笑了:“美女?哈哈哈,虽然算得上是个美人,但是在这美女云集的后宫,觉得的美能胜出吗?”

    “当然能了,美不光靠外表,还要有自信,有自信的女人才是最美的,那些女人,每天低声下气,没自信,空有一个外表有什么用,在我看来,一点都不美。”赵阳儿下巴一抬,高傲道。

    长孙悠赞同似的点点头:“说的好像很有道理,那再说说,还有什么样的女人美?”

    “这个美嘛——”赵阳儿本想再发表一下感言的,可一想到自己就要被困宫中了,立刻没了兴趣,不悦的瞪向她道:“我跟很熟吗?干吗要告诉这些。”

    “我——”长孙悠一时语塞。

    慕容权见状,竟然破天荒的露出了一丝笑意,心道:没想到还有女子能堵得她哑口无言,

    慕容权的笑,遭来长孙悠的一记白眼。

    “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到底有没有让皇上废后的好办法啊?”赵阳儿看向慕容权询问。

    慕容权一脸鄙夷的看向赵阳儿道:“是想问皇上忌讳什么,好不触犯,让皇上没有废后的机会吧!”慕容权竟然误会赵阳儿在玩心计,为的就是自己不被废。

    “不管怎么想,快告诉我啊!”如果能知道上官傲的忌讳,自己去触犯,就有机会让他废后了。

    慕容权鄙视的瞪了赵阳儿一眼道:“无可奉告。”然后迈步离开。

    “喂,喂——且!”

    长孙悠追上慕容权的脚步道:“干吗这样对人家。”

    慕容权停下脚步看向长孙悠道:“像她那种有心机的女人,还是少见她为好,免得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权,我觉得她不像说的那样,我觉得她挺单纯的,而且还很可爱。”长孙悠由衷道,知道自己和权的眼光,和看待人和事的眼光不一样,但是也不能差这么多吧!反正自己看到的皇后,挺好的。

    慕容权不屑的勾唇角道:“那是被她的假象欺骗了,一个单纯的女人,能在众秀女中脱颖而出,还让皇上封了她为皇后?”

    长孙悠还是不赞同慕容权的话:“我觉得她不是那种心机重的女子。哎呀!我来找她是有事情要问她的,被这么一搅合,都忘了。”长孙悠气的跺了跺脚。

    慕容权摇摇头笑了。

    而从御书房离去的赵阳儿,气冲冲的朝凤悦宫走去,她现在迫不及待的见到儿子和解药。

    “阳儿——”就在赵阳儿要踏进凤悦宫时,一声熟悉的声音唤住了她。

    赵阳儿立刻回转过身。

    樊仁依旧是白衣飘飘,温文儒雅的站在自己身后,嘴角挂着一丝淡淡的笑容。

    赵阳儿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朝樊仁跑过去:“讨厌,怎么来了?”

    “参见皇后娘娘。”樊仁突然恭敬的行了个礼。

    赵阳儿有些难过道:“是在责备我胜出吗?实话告诉吧!我和上官傲之间有个约定,我胜出,他就给我解药,然后再废了我,虽然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但是我相信他一定不会喜欢上我这种女子的。所以我会很快离开皇宫的。”

    “——胜出就是为了解药?为什么之前没有给我说呢?”樊仁震惊道。

    赵阳儿不好意的挠挠头道:“之前不是说不知道这种解药怎么配制吗?我怕给说了让担心,所以就没说。不过现在不用担心了,上官傲已经把解药送来了凤悦宫。”

    “是吗?那就好。”樊仁的心中五味杂陈,很是难过。或许这就是上天对自己这个说谎之人的惩罚吧!毒药明明是自己研制的,却不愿给她解药,才会让自己失去了她。

    “讨厌,讨厌,在想什么?”赵阳儿在发愣的樊仁眼前挥了挥手。

    樊仁回过神来,摇摇头道:“没什么,只要过的开心就好。”

    樊仁的话,说的赵阳儿心中暖暖的:“我会开心的,讨厌,带我和睿儿走吧!虽然上官傲答应我会废后,但是要等时机成熟,他还要睿儿这个皇子留在他身边,可我不想和睿儿分开,所以偷偷的带我们走吧!”

    “偷偷走?”樊仁震惊,她真的不在乎皇后之位吗?

    “对啊!可以吗?”赵阳儿一脸期待的看着樊仁。

    樊仁好想回答她可以,可是——天下之大莫非王土,即使我们逃出了皇宫,只要皇上下令找,依旧逃不掉的,皇后和别的男子私奔,到时只怕不能帮她,还会害了她,自己是臣子,和皇上又是朋友,怎么能背信弃义,不忠不义呢!

    “阳儿,既然皇上答应了会废后,就一定会做到的,何必这么急着走呢!若是惹怒了皇上,会惹来杀身之祸的。”樊仁语重心长道。

    赵阳儿的心中滑过失望和伤心,看来是自己自作多情了,他根本就不喜欢自己,不让自己入选,或许是觉得不适合皇宫吧!只是出于一片好心,并无别的情感,像他这么出色的男子,怎么会喜欢我这样的女子呢!赵阳儿,这是个没有自知之明的傻瓜。

    “是啊!讨厌说的对,是我太着急了。”赵阳儿勉强一笑。

    樊仁看出了她的失落,试探性的问道:“阳儿,——真的一点都不在乎皇后之位吗?”那日考试,对皇上说的情诗,是那么的情真意切,难道真的不喜欢他了吗?们之前有着美丽的约定,五年的时间,真的就淡了吗?若是坚定了决心要离开,我愿意为了背信弃义一次,愿意为不忠不义一次,即使亡命天涯,有陪伴也是美丽的冒险。

    赵阳儿调皮一笑道:“也不是啦!其实想想,做皇后也挺好的,有人伺候,受人尊敬,山珍海味,绫罗绸缎,应有尽有,真的还蛮好的。”如果我在乎,又怎么会让带我走呢!既然不愿意,我又怎么会勉强呢!毕竟是他的臣子,是朝堂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国师,怎么可能为了一个认识不到一个月的女子抛弃这些呢!而且这个女人还是个生过孩子的女人,不值得。

    樊仁点点头:“喜欢就好,臣不打扰皇后娘娘歇息了,臣告退。”樊仁恭敬道,两人的距离好像一下子就拉远了。

    赵阳儿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同时转身,两人脸上的笑意立刻化作伤心。

    樊仁心道:从此之后,我们之间就只能是君臣了,我再也不能亲切的唤阳儿了,我会默默的守护的,保护,只要过的好,我愿意为做一切事情。

    赵阳儿心道:爱要大声说出口,这是自己在二十一世纪的爱情宣言,可是到了这里,自己怎么就没这个勇气了呢!没关系,没有爱情,至少自己还有亲情,还有可爱的儿子,自己并不孤单。没有陪着出宫,我还有儿子陪,讨厌,我想我们就此擦肩而过吧!

    赵阳儿和樊仁刚刚萌芽的爱情,就这样停止了,不知以后还有没有机会,爱真的需要勇气,来面对流言蜚语,若是没有这种勇气,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彼此错过。

    “既然爱她,为什么不敢告诉她?”离开凤悦宫的樊仁,在回廊的转角处遇见了杨倾城。

    樊仁一脸失落的抬头看向咄咄逼人的杨倾城,幽幽道:“并不是所有的爱都能说出来的。”

    “没这个勇气?”杨倾城眼神犀利的看着他。

    樊仁苦涩一笑道:“是我痴心妄想了,她根本就不属于我,是我亲手把她交到了皇上的手中,那还有资格爱她,和她在一起。”

    “只要说‘愿意’她就会头也不回的跟走。”旁观者清,自己看的很清楚,赵阳儿眼中的期待,而他的回答,让她是那么的失望。

    樊仁摇摇头:“不会的,表哥才是她的真爱,我给不了她幸福。”

    杨倾城嘲讽的笑了:“们男人只会按照自己的意愿去看待事情,永远不会问别人的心中是怎么想的,有时自己的眼睛看到的未必就是事实,耳朵听到的,未必就是真心话,给别人看病时,或许眼力很好,医术很高明,但是在看女孩子的心时,的眼睛就被蒙住了,看不清事实,更看不清女孩子的心,根本就不是一个好大夫。医的了病,却医不了心。”杨倾城的眼底滑过伤心,快速闪过,不让任何人捕捉到。

    樊仁自嘲一笑道:“说的没错,我不是个好大夫。”

    “没错,就只会让别人为伤心,就应该叫讨厌。哼!”杨倾城气愤的跑走了。

    樊仁苦涩的笑了,其实杨倾城的心,他懂,他知道,可是自己给不了她想要的。

    “臭儿子,老娘回来了。”赵阳儿整理好心情,走进了凤悦宫的正殿,金碧辉煌的大殿让她顿时看傻了,不愧是皇后娘娘住的地方,比储秀宫华丽百倍啊!这摆设,这装修,这气派,精致的无可挑剔。

    “参见皇后娘娘。”大殿内站着的十几个宫女太监,见赵阳儿进来,立刻恭敬的跪地行礼。

    赵阳儿见状,立刻道:“们干什么,快起来啊!不要跪我。”二十一世纪来的人,那受得了这阵势。

    “皇后娘娘——”站在一旁的小胜子见状走了过来,恭敬的笑道:“这是皇上特意让奴才给娘娘您挑选的宫人,以后就由他们负责娘娘您的起居生活,娘娘还满意吗?”

    “什么?伺候我?哎呀,不需要,不需要,我不需要别人伺候。”本姑娘活了二十多岁了,还没被别人伺候过呢!这么多人伺候,多不自在啊!像是在监视自己似得,何况我还准备带着儿子逃走呢!身边这么多人,怎么逃啊!

    “娘娘是不满意这些人吗?若是娘娘不满意,奴才再去为娘娘重新挑选,直到娘娘满意为止。”小胜子恭敬道。

    赵阳儿立刻摇手解释道:“不是不是,我只是不想这么多人伺候,我一个人可以生活的很好的,不习惯有人伺候。”

    小胜子听后笑了:“娘娘,这是宫中的规矩,每位主子都有人伺候的,皇后娘娘更是要有人伺候,要不然岂不让别的娘娘们笑话。”

    “我不怕别人笑话,去给上官傲说,我不需要宫人伺候。”赵阳儿坚持道。

    小胜子依旧很有耐心的回道:“娘娘,奴才来时皇上已经吩咐了,若是皇后娘娘不让这些人伺候,就让奴才再帮娘娘您多选一倍的人,直到娘娘愿意为止。”皇上还真是有未卜先知的本领,真是了解皇后娘娘。

    “什么?”赵阳儿气愤,这那是让人来伺候,分明就是让人来看着自己,哼!上官傲,太阴险了,就算布下天罗地网,我赵阳儿也会想法溜掉的。

    “算了,就他们吧!回去告诉皇上,就说本宫多谢他的厚爱了,让他把脑子用在政事上,别老是关心本宫,小心用脑过度,得精神分裂症。”每天这么会算计,就不怕把脑细胞都累死,变成傻子嘛!

    “是,奴才一定转达,若是没有别的吩咐,那奴才就回去复命了。”

    赵阳儿挥挥手:“没事了,去吧!”

    “是!奴才告退。”

    “唉!等一下。”还未等小胜子离去,赵阳儿立刻又唤住了他。

    小胜子立刻停住脚步,恭敬的问道:“娘娘还有什么吩咐?”

    “我儿子呢?”上官傲不是说儿子在凤悦宫吗?怎么没见人。

    “回皇后娘娘,睿皇子刚才被宫人带着去看他的住处了,一会就会被带回来与娘娘相聚的。”小胜子回道。

    “什么意思?难道要他和我分开住吗?”上官傲在想什么,他才五岁啊!虽然比一般的孩子早熟些,可毕竟还是孩子,这么小,怎么能离开母亲的怀抱呢!想夺儿子,也不用这样吧!

    “启禀娘娘,这是宫中的规矩,皇子有皇子的住处,不能和娘娘住在一起的。”小胜子耐心的解释。

    赵阳儿不满道:“我不管什么宫中的破规矩,我没这规矩,我就要儿子跟我住,否则——这娘娘我不当了。”

    “这——”小胜子一脸的为难。

    “就按皇后娘娘说的办。”门外传来一声威严的声音。

    众人见状,赶忙跪地行礼:“参见皇上。”

    原来是忙完手头事的上官傲,就怕这里出状况,小胜子搞定不了,所以忙完赶忙过来了,果然有棘手的事情。

    “是!奴才这就去把睿皇子带来。”接到圣命的小胜子,赶忙去办。

    上官傲冷冷道:“起来吧!都去忙吧!”

    “是!”宫人们有条不紊的离开了殿内。

    赵阳儿白了眼自己最不想见到的人,径自朝皇后的宝座上走去,站了一天了,腿都快站断了。

    宽大的镀金宝座,成了赵阳儿好的歇息地,屁股一沾上宝座,赵阳儿觉得更累了,立刻很没形象的躺在了上面,双腿翘到扶手上,悠哉的闭目养神。

    上官傲见状,无奈的摇摇头道:“难道礼仪嬷嬷教的规矩都忘记了吗?主子的坐姿可不是这样的。”

    赵阳儿睁眼白了他一眼,又闭上道:“看不惯就走啊!省的在这里碍事。”我可一分一秒都不想和这种人呆在一起。

    “是在赶朕吗?这里是皇后的寝宫,没资格让朕出去。”上官傲时刻不忘提醒赵阳儿自己现在的身份。

    “少在这里拿的权威吓唬我,我才不怕呢!要想让皇后欢迎,最好赶快废后重立。”赵阳儿时刻不忘提醒他废后之事。

    “老娘,老娘——”上官傲本还想说些什么的,而赵睿儿的喊声打断了他的问话。

    赵阳儿一听是自己儿子的声音,立刻从宝座上蹦了起来。

    赵睿儿快速的跑进了大殿,赵阳儿赶忙朝儿子跑去,开心的一把把儿子抱进怀中:“睿儿,这个臭小子,跑哪里去了,知不知道老娘很担心呢!”平日里看上去很不合的母子二人,其实感情好的很,根本离开不开彼此。

    上官傲看到这一幕,心中竟莫名的升起一丝嫉妒,嫉妒赵阳儿对儿子这么在乎,对自己视若无睹,讨厌至极,两张面孔有很多相似之处啊!为什么待遇就差这么多呢!

    “皇后,对儿子这么亲切,对儿子的父亲这么冷漠,未免太偏心了吧!”上官傲忍不住埋怨道。

    赵阳儿不屑的白了他一眼回道:“别人的儿子当然不能和自己的儿子比啦!要想亲切,找娘去啊!”

    “老娘,皇上真的是我爹吗?”看到上官傲,赵睿儿拉了下赵阳儿的衣角,小声的问道。

    “这个——”赵阳儿不知道怎么回答,自己又不是这具身体的主人,他们之间的事情自己也不知道,万一这家伙问起他们的过去,自己怎么编啊!

    “当然是啊!”见赵阳儿迟疑,上官傲替她回答了,蹲下来抱起赵睿儿道:“父皇和母后早就相识了,是父皇的亲生儿子。”

    “这么说是真的,真的是我爹,说的故事是真的。那老娘怎么不告诉我呢!”赵睿儿闪着精明的眼睛看了眼二人。

    上官傲好脾气的解释道:“因为娘之前出了点意外,所以忘记了父皇,但父皇永远不会忘记们的。”

    “所以爹派人把我们找回来了。”赵睿儿难掩开心的说。自己终于有父亲了,而且还是皇上,老娘太厉害了。

    上官傲点点头:“对,让们在外面吃了这么多的苦,是父皇不好,不要怪父皇。”

    赵睿儿摇摇头,懂事道:“我们没有吃苦,老娘说人就是要经过千锤百炼才能变的更坚强,爹一定也是希望睿儿变成真正的男子汉,才会让睿儿和娘一起在民间体验生活的,睿儿不但不会怪爹,还要谢谢爹呢!我和老娘在民间时过的很开心。”

    赵睿儿的乖巧懂事让上官傲很欣慰,很感动,没想到她迷迷糊糊的,却把儿子教育的这么好,可见她对儿子真的付出了很多,若是有一天让他们分开了,她一定很舍不得吧!

    “睿儿——”上官傲轻抚了下儿子的头道:“真是个懂事的孩子,以后父皇再也不会让吃苦,不会让受到一丝伤害了,父皇会好好的保护,疼爱,把这么多年对的亏欠,都补回来。”

    赵睿儿开心的笑了:“谢谢爹。”

    上官傲也笑了,看着和自己很相似的儿子道:“睿儿,爹是皇上,所以的称呼不能和平常百姓一样,要叫父皇。”

    “父——皇。”赵睿儿试着叫了声。

    上官傲赞赏的点点头:“对,就是这样,的母亲现在是皇后了,以后也要改叫母后。”

    “干吗这么麻烦,他叫我老娘已经叫了这么多年了,凭什么一见到,就要为改啊!儿子,不必改,还和以前一样。”然后把儿子从上官傲的手中抢了回来。刚一认儿子,就想掌控主导权,想得美。

    赵睿儿见状,机灵道:“父皇,老娘,们不用争吵,以后在重要场合,和后宫娘娘们面前,我就叫母后,在老娘面前,我还是叫老娘,好不好?”老娘现在是皇后娘娘了,自然要在后宫中树立自己的地位,为了不让那些娘娘们笑话老娘,贬低她,自己应该叫母后,这样才能提高老娘的身份。

    上官傲满意的点点头:“好,就按睿儿说的办。”

    赵睿儿又看向母亲,虽然赵阳儿有些吃醋,儿子干吗要对这个冰柜脸这么好,可毕竟他是儿子日日夜夜盼了这么久的父亲,为了不让自己为难,赵阳儿只能点点头:“好吧!”

    “太好了,达成协议。父皇,睿儿还有一件事想要拜托。”赵睿儿闪着黑亮的大眼睛看着上官傲。

    上官傲难得温柔的道:“有什么事就直说,父皇一定帮办到。”

    “父皇,我不想和老娘分开住,可不可以让我和老娘住在一起。”

    赵阳儿一听,立刻笑的眉开眼笑,朝上官傲挑挑眉,在炫耀。

    上官傲点了下儿子的额头道:“睿儿和母后不愧是母子连心呢!母后已经向父皇说过此事了,父皇已经答应了。”

    “真的?哈哈哈,太好了。”赵睿儿高兴的举手欢呼。

    赵阳儿亲了下儿子道:“这么多年老娘果然没有白疼。”

    赵睿儿害羞的摸了摸被老娘亲过的地方,害羞道:“老娘,人家都已经长大了,干吗还亲人家。”

    “哈哈——”上官傲见状,朗声笑了。

    赵阳儿白了他一眼,然后宠溺的点了下儿子的额头,责备道:“臭小子,再大也是老娘的儿子,有什么关系啊!”

    赵睿儿不屑的翻了个白眼,突然像是想到什么般,立刻从袖子里掏出一个小瓷瓶:“老娘,这是父皇给我们的解药,我已经服下了,赶快服下吧!”

    赵阳儿把儿子放到地上,接过解药,白了眼上官傲,看向儿子,仔细打探了翻问道:“服过解药后有没有什么不适的感觉?”

    赵睿儿摇摇头:“没有啊!老娘,不用担心,父皇不会害我们的。”

    “是啊!朕怎么会害自己的妻儿呢!”上官傲笑道。

    赵阳儿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道:“不会害我们,我们的毒是哪个无耻之人下的?”说一套,做一套的卑鄙小人。

    “老娘,父皇已经给我解释过了,父皇说是因为怕我们不回到他身边,迫不得已才会这么做的,但是这毒对身体没有伤害的。”赵睿儿帮父亲解释道。

    赵阳儿白了眼儿子道:“他的话也敢信?要不是樊仁叔叔给我们止痛的药,我们早就痛死了。”自己才不会像儿子那么单纯呢!

    上官傲淡笑道:“我知道樊仁不会让们太痛苦的,这毒药是他研制的,他找到们,一定会给们止痛的药,所以才让他带们回来的。”

    “说什么?”赵阳儿感觉自己的身体突然被人抽空了血液般,有些无法支撑自己。这么说——他有解药,他知道如何解毒,可是他却没有这么做,而是把我们亲手交到了他的手上,原来他不但不喜欢我,还这么讨厌我,而我之前还恬不知耻的让他带我走,真是太可笑了。

    “怎么?来人,传国师来给皇后娘娘请脉。”见赵阳儿脸色变得好难看,上官傲担心道。

    赵阳儿立刻制止了:“不用,我不想见到他,我没事。”可以不喜欢我,为什么要欺骗我,枉我这么喜欢。

    “真的没事?”上官傲一副不放心的口吻,可眼底却闪过精明,这一切根本就是他故意的,樊仁一而再再而三的帮助她解围,他都看在了眼里,为了让赵阳儿死心塌地的留在自己身边,自己必须切断他们之间刚刚萌芽的好感,樊仁,不要怪朕心狠,朕只想留住他们。留住曾经那抹熟悉的感觉。因为她有时真的很像悠儿。

    “我说没事就没事,干吗这么啰嗦。”赵阳儿不耐烦的吼道,虽然自己是在气樊仁对自己撒谎,但这事因他而起,对他吼也不是乱发脾气。

    “这么对朕说话,就不怕朕真的治的罪吗?”这个女人越来越放肆了。

    “父皇,不要治母后的罪,母后不是有意对吼的,老娘,对不对?”赵睿儿扯了下赵阳儿的衣角,朝她使了个眼色。

    赵阳儿本还想反击的,见儿子一脸期待的表情,又不忍心让儿子失望,他这么想要父亲的疼爱,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了父亲,一定希望父母和平相处,小小的脸上,明显的写着担心,甚至害怕,害怕再失去父亲,这种情况下,自己怎么还忍心让他失望呢!

    赵阳儿收起怒气,朝儿子微勾唇角,点点头。

    赵睿儿立刻开心的看向上官傲说:“父皇,看,老娘不是有意的,就不要生老娘的气了。”

    上官傲抱起左右调解的儿子,宠溺道:“好,看在睿儿的面子上,父皇就不和母后计较了。”

    赵阳儿不屑的朝他甩了个白眼。

    “父皇,晚上陪我和老娘用膳好不好?”赵睿儿突然央求道,心中打着自己的小算盘。老娘对父皇有误会,自己一定要让他们多相处,自己要帮他们化解。

    “臭小子,老爹是皇帝,不是一般的爹,哪有时间陪我们吃饭呢!小心其他的娘娘们不满,快下来,让父皇去忙。”自己可不想和这个讨厌的家伙一起吃饭。

    “谁说的,朕难得和自己的皇后,皇儿团聚,就算再忙,也会推后的。”越是不想和朕呆在一起,朕越不让如愿。

    “太好了,老娘,父皇要和我们一起用膳,老娘,可不可以?”赵睿儿再次拿出自己出色的演技,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期待神情。

    赵阳儿实在拿儿子的这种表情没辙,儿子的确缺少父爱,渴望得到父爱的心情可以理解,反正我们用不了几日就会离开皇宫,让他多给儿子一些美好的回忆也好。

    赵阳儿依旧注视仇人般的看了眼上官傲,冷淡道:“看在儿子的面子上,就给一次机会。”反正多的是女人,不可能每天都过来的,一次还是可以忍的。

    “那朕要谢谢皇后喽!”上官傲难得不带帝王的命令口吻说话。

    赵阳儿满意的微勾唇角道:“还算识相。”

    难得团聚的一家人,终于坐在了同一张桌子前用膳,赵睿儿看看母亲,看看父亲,觉得幸福极了。

    看到儿子满足的眼神,赵阳儿也由衷的笑了。

    而从见面以来,从没有见过赵阳儿在自己面前笑的上官傲,突然发现她笑起来真的很好看。

    华乐宫

    “乒乒乓乓——”华乐宫内传来东西摔碎的声音,一身金黄色繁华宫装的德妃,此时正气愤的把房内名贵的瓷器往地上摔呢!

    “娘娘,这是皇上赏赐的摔不得。”太监冯山见主子拿起白玉做的玉瓶,赶忙制止道。

    德妃气愤的看着手中的白玉瓶,伤心道:“赏赐再多的东西有什么用,我要的是他的陪伴,不是这些东西,明明说好今天晚上会过来用膳的,现在却留在那个村姑那里,让我情何以堪呢!既然人不来,还留着他送的东西干什么,砰——”话落,德妃狠狠的把玉瓶摔在了地上,摔得粉碎。

    冯山叹口气劝慰道:“娘娘消消气,怎么说那个村姑现在也是皇后娘娘,今天皇上刚册封了她,若是不去,好像有些不妥,皇上也是为了不让人说闲话,才去的。娘娘何必给一个村姑计较呢!”

    “以前都可以为了我不去顾及什么妥不妥的,现在为什么不可以,他明明就是变心了。”德妃气愤的坐到贵妃塌上,跺了下脚。

    冯山见主子似乎听进了自己的劝慰,继续道:“她毕竟是皇后娘娘嘛!和其他的妃嫔还是有点区别的。”

    “就她那样的女人,也配坐皇后娘娘吗?只有本宫才配坐,要不是因为淑妃那个贱人陷害本宫,皇后之位早就是本宫的了,那轮到那个村姑来坐。皇上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居然把那么重要的位子,给一个那样的女人。”德妃愤愤不平道。

    “或许这就是皇上的高明之处,看那个村姑,要背景没背景,要品行没品行,对宫中规矩一窍不通,肯定做不了几日就会触犯宫规,到时皇上把她给废了,娘娘还是有机会的。”冯山分析道。

    德妃认真思索了下,觉得还挺有道理,但心中还是有些不爽道:“就算皇上去她那里走走形式,去看看就好了,干吗还留在她那里用晚膳呢!她哪里哪有皇上喜欢吃的东西。”

    “这还不是因为村姑的儿子留住了皇上。”冯山愤恨的说道。

    德妃气愤的一拍贵妃塌道:“那个村姑也配为皇上生儿子,之前让们调查那孩子的来历,们居然没有调查到,现在好了,居然让他成了皇子,一群没用的东西。”

    “是,奴才该死,可是——那个村姑在村子里和众人不和,所以根本没有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不过现在知道也不晚呢!宫里意外死个皇子,也是正常的事啊!”冯山阴险道。

    德妃看向冯山冷冷道:“最好能干净利索些,不要再出什么意外,本宫做不了皇后,我的儿子一定要做太子,母凭子贵。”

    “是,这次奴才一定不会再让主子失望。”冯山信誓旦旦的保证道。

    德妃点点头,再次嘱咐道:“要找准合适的时机,现在他是皇子了,身边有人保护,不像之前那么容易了,反正皇上现在还没说立太子之事,我们还有的是时间,最好能让皇上亲自废了他的皇子之位,把他们母子俩给杀了,这样才解恨。”

    冯山赶忙拍马屁道:“娘娘所言极是,奴才一定会为娘娘制造除去他们母子二人的机会的。”

    德妃满意的点点头,转而道:“对了,她的义兄找到了没有?”

    冯山小心翼翼道:“还——还没有。”

    “们有什么用,再增派人手,一定要找到。”德妃的眸中闪着奸诈。

    “是。”

    凤悦宫

    用完晚膳后,赵阳儿见上官傲抱着儿子讲宫中的事情,还没有走的意思,不免开口提醒道:“皇上,天不早了,皇上应该还有奏折要批阅吧!就请赶快去吧!免得耽误了要事就不好了。睿儿,赶快下来,让父皇去忙,免得被大臣们说我们母子俩的闲话。”赵阳儿从上官傲怀中夺过儿子。

    上官傲怎会不知赵阳儿的心思呢!她这是赶自己走呢!

    “皇后不用担心,朕来之前,奏折已经批阅完了,所以今晚可以陪们。”越是赶朕,朕越要留下,看能怎么办。

    “什么?”这个该死的冰柜脸,想在这里留夜吗?别做梦了。“嘿嘿,皇上,今天选了这么多的美人,应该去陪她们啊!”她们可是稀罕的很,赶快滚吧!本姑娘这里可不稀罕。

    “皇后也是朕刚册封的啊!若是朕丢下皇后去陪她们,岂不是让后宫之主没有颜面,这样她们又怎么会尊重呢!”上官傲好似一副很善解人意的样子道。

    “嘿嘿,皇上不是已经赔了我们一晚上了吗?这就够了,既然我是皇后,就要表现出大度的一面啊!免得后宫嫔妃说我善嫉,到时岂不是有损皇后名声,让皇上颜面无光吗?”我可不稀罕陪,不在,本姑娘会过的很好,再反而会引起后宫女人的妒忌,成为她们的眼中钉。

    “皇后果然识大体啊!皇后越是这样,朕就越是不忍心丢下皇后一走了之了。”这丫头,还挺能言善辩的。

    “嘿嘿,还请皇上狠心些,丢下臣妾一走了之吧!”该死的上官傲,还真以为我是的皇后啊!不要忘了我们的协议,是要废后的。

    上官傲看懂了她的眼神,同样以眼神回道:在其位谋其政,做一天的皇后,就要尽一天的皇后职责。

    “这样对皇后太不公平了,朕怎么能这么狠心呢!”虽然朕对的身体没兴趣,但是看生气却很有兴趣。

    “皇上不走,对其他妹妹们也不公平啊!”尽责个头,本姑娘要赶快找机会溜走。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特工傻妃不争宠 爱搜书 特工傻妃不争宠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特工傻妃不争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水云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云行并收藏特工傻妃不争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