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康熙五十一年,太子二废,康熙帝晚年忧虑过重驾崩于畅春园,雍正帝即位。

    雍正在位共二十三年,日夜忧勤,毫无土木、声色之娱。雍正二年五月,皇后崩于坤宁宫。诸王以下、文武官员。及公主、王妃以下、八旗二品命妇以上,俱齐集举哀。上辍朝五日。雍正二十三年,上知天命,遂传位于三子,于同年九月崩于圆明园。

    其子爱新觉罗·弘安,继位后改年号为乾兴,勤于政务,兴海事,通海外往来,在位共计三十九年,史称“乾兴盛世”。

    史书称,雍正帝后乌拉那拉氏,作配帝躬。上事太皇太后皇太后,克尽诚孝;佐帝内治,尤极敬勤; 节俭居身, 宽仁逮下;宫闱式化,淑德彰闻。皇后崩逝,帝哀重,无复立后。

    至此,帝后佳谈,千古流传。

    <现代>

    “雍正虽然是个为政苛刻龟毛的皇帝,可对老婆是真的好啊。”一历史学女生翻看着手中的史册,不由感慨。

    “要真是个好丈夫,他老婆怎么会在他继位第二年后就死了,典型的不能共患难啊。”旁边另一个女生冷哼了声,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神秘地笑起来,“你知道吗,昨天我在网上刷完了皇城秘闻的雍正篇,讲雍正老婆出轨雍正他弟,你敢信!”

    “……教授不是说,皇城秘闻是根据野史和那个网红个人猜想瞎编的视频吗,也就是想赚人气,你还非要去拿那里面的东西较真……”

    “哎呀,野史也是历史嘛,而且那个网红还编的有鼻子有眼的,说这通奸的事是十四福晋向康熙揭发的,这个当爹的就想先把四福晋处置了,找人要毒死她,然后老十四就杀了自己老婆,撺掇着他八哥造反,趁着兵乱把老四福晋救走了,本来想着两个人就这么跑了。结果谁想到八阿哥被早有准备的四阿哥将了一军,最后居然是老四赢了……有木有觉得,那十四阿哥脑回路清奇,坑爹坑老婆更是坑自家兄弟哈哈哈!”

    “……你以为这是狗血嘛……”一开始的女生无语,但还是忍不住追问,“后来呢?”

    “后来还能怎么样啊,老十四就被改名圈禁了呗,后来他被处死的时候,罪名里面还有一条是杀妻呢,要知道在雍正下发条令的时候,可没人知道他杀了自己老婆。至于雍正老婆,雍正刚即位又不敢立刻把老婆休了,毕竟是皇家要面子嘛,所以就单纯养着他老婆,慢慢把他老婆搞死了……”

    “那不立后呢?好得人家还守了二十年的节!每年还去祭奠皇后,还写了那么多诗和文怀念皇后呢!”

    “万一是面子工程呢?至于不立后,有可能是被女人背叛了,性取向变了呗~”

    起先的女生最终不耐地合上课本,“敢情还是脑补的呀……你到底是学历史的还是编狗血的?少看点歪门邪道的东西吧!”

    “好嘛,我就随便看看,乐呵一下……”

    亘古千秋史,只在笑谈间。

    第一百零一章 番外解释篇·胤祯

    作为康熙王朝曾一度颇受宠爱的十四皇子,胤祯也有着一段鸡飞狗跳的日子,这其中,坚定地打算自己给自己选老婆算是一件。

    大福晋没点颜色,太子妃简直是尊佛,八福晋就是泼妇老虎了,九福晋天天吃醋也不行……皇阿玛的眼光真是不靠谱,凡事还是得自己来才行。

    一次偶遇,他相中了张氏。

    他喜欢张氏玉兰娇嫩的脸,柔软的手,还有温柔的语气,是个一如德母妃那样如水的女子,偏偏还没有半点母妃身上的凶悍和心计,见到他就抬不起头,大概放在以后也怎么也跳不出自己的手掌心。

    哪怕他知道这也只是张氏的表象,但依然觉得,如果要选的话选这个女人就好。

    然后他遇到了自己的四嫂,乌拉那拉氏,一个真正柔软的女人。

    那日,阳光正好。他本就是想要逃学,所谓储秀宫只是个借口,随口编出的谎话连自己额娘都不会信,偏偏这个女人一脸的无奈和纵容,在脑子里为他续写了无数可以被原谅的理由。

    见多了宫里女人的装模作样或者心机深重,他就那么瞧着面前的四嫂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教训他,直到遇到一帮秀女。

    再然后,他出了丑。

    生涩的欲望就那么不受控制地立起来,他甚至下意识地像是对待身边的侍女那样磨蹭了两下,一抬头就被那女人、或者是女子羞恼地瞪着了。

    他假装迫不得已地解释了一句,她又信了,不再挣扎。只是两个人离得太近,她身上甜甜的香气一直往他鼻子里去,把他整个人都笼罩着,他有些飘飘然地一直紧紧地看着她,直到她觉得局促,别过了头,却还是纵容着他借着光明正大的理由贴着她,他竟然觉得这女人实在是有点可爱了。

    他观察了她,发现了她大家的做派下的那点少女的天真,发现了她对身边人从不假以辞色和虚伪的好,更是发现了她看向自己四哥时眼底的依赖和欢喜,为此他四哥缩成山的眉峰都松缓了不少。

    原来这才是两情相悦的样子啊。

    等到他再见到张氏,再也没了先前的感觉。

    他借着弘安的缘故,屡屡造访四贝勒府。

    这个孩子和四哥一点也不像,一双灵动的眼睛掩不住他活泼的内心,用刚才在宫里听到的德妃的话讲,骨子里像是一个小时候的十四贝勒。

    像我呀,原来。

    他笑得如同个呆子,然后把怀中的小儿抛地更高。

    “弘安,瞧瞧你把你阿玛累的!还不快下来!”

    远远传来的熟悉的声音让他心里猛地跳了几下,如同梦里一样的场景,他和她才是琴瑟和鸣的一对,一起养育着一个像他们彼此的孩子。

    现实来得太美好,以至于他下意识应道,“无妨,我不累……”

    “额娘,我没累阿玛,是十四叔呢,他力气大,才不累!”

    认错了人的庄婉脸上染着羞愧的红意,连声道歉,“我方听着前面说四爷回来了,一时口快认错了,十四弟勿怪。”

    梦醒了,她终究不是他的。

    “无妨,四嫂。”

    大阿哥出头被打瞎了,太子被废了,他眼瞅着八哥脸上越发藏不住的渴望,和四哥眉宇间沉重的忍耐,心里想着的却是那个心里装满了自己的丈夫儿子的女人。

    他知道,她总想让他和四哥之间兄弟和睦,他顺应着她的意思做着一个好弟弟。只是他终究不是十三弟,不是一个可以任由旁人指使忠心办事的傀儡。

    “你想要兵权?”四哥的脸上并没有任何意外,“老八教你的?”

    “你知道的,我一直想做个大将军啊,安定的日子太过无聊了,好四哥,你总归是我亲哥哥的。”他依旧嬉笑着凑上去,像个撒娇的弟弟。

    奈何他和四哥早就看透了彼此,连带着两人身上相同的反骨。

    “罢了,明日我会向皇阿玛请示的,你我向来亲近,太子也不会反对。”四哥说着这大逆不道的话,仿佛只是家常,“只是既然入了老八的门,就专心做自己的事,少来打扰。”

    “那是自然,虽然有点舍不得弘安,但总归是要长大做事的了。”

    “你明白就好,额娘大概也会安心的。”

    那日起,储位之争,他不再是四党。

    那晚,他跪在皇阿玛的窗前,看着垂垂老矣的皇阿玛盛怒的模样。

    “这么说,你和四福晋确有私情?”

    他委屈着脸俯下身,依旧像个孩子,“皇阿玛,这又是哪里传来的糟心话?我都没什么机会见到四嫂,又哪里来的私情。皇阿玛,有人诋毁儿臣,您可要给儿臣做主啊!”

    皇阿玛因为重病而有些昏花的眼睛上下打量着他,随后又有些不耐,道:

    “朕知道了,下去吧。”

    他转身回了自己的帐篷,没一会儿便有小厮回来,说有个不知名的小公公端着东西往雍福晋帐篷去了。

    一如他所料,皇阿玛他最终没有选出身不洁的八哥,却也没有选择他最宠爱的自己。

    皇阿玛要赐死她,因为无论如何,未来的皇帝身上都不能有任何污点。

    十四福晋的不甘心,他一直都知道。

    那个方入府时娇嫩单纯的女孩,在拿到十四福晋的名头后便露出了不堪的模样,他也不甚可惜,顺势收走了他原本想要给予她的怜惜和关爱。

    不要搞事情,他一直在提醒她,却不知道她是被哪个蠢货利用,一定要出来做这个出头的鸟。

    准噶尔的风沙又干又冷,敌人的血染红了匕首后,便立刻凝结成了一道神色的痕迹,哪里像福晋的血,滴滴答答地滑下,落在地毯上还会发出沉闷的声响。

    他施施然去了八哥的帐篷,带着被吓破了胆的四嫂娘家妹妹,丢在了八哥九哥面前。

    “皇阿玛选了老四。”

    “十四弟,你这是……哪里来的消息?”

    他踢了踢地上的女人,“老四早些年便在我们身边安插了人,你知道的吧,我府里的两个,还有你身边的……”

    “那个人上位后,我们的下场会多惨,八哥一定是知道的。”他擦了擦剑柄上的血渍,眼底幽暗如恶鬼,“反正都是死路一条,我可不会去受他的折磨。我已经下令前锋营到猎场附近待命,八哥,反了吧。”

    其实,这并不是一个好的决定,皇阿玛虽然老了,但这点防备的布置总还是有的,加上老四虎视眈眈盯着机会,他们的结局大概和太子造反时没什么两样。

    但如果无论如何都是必死的结局,他至少想要救她。

    等四哥进来的时候,他还握着床上那个女人的手,把她拥在怀里,一边含着药往她嘴里灌,一边试图将她逐渐丢失的体温暖回来。

    八哥迟疑了太久,等他赶过去的时候,她已经被灌了鸩酒,哪怕她并不知道自己何罪之有。

    “四哥可是夺了位了?”他头都没抬,又将一口药慢慢哺进她的嘴里,“八哥就是太优柔寡断了,不知道一旦要下刀,就必须下狠刀才行。”

    他感受到四哥快步来到床边,“怎么样了!还不快滚上来?!”

    有人唯唯诺诺地应了,伸手上前,他转过头,看到了太医院的服侍。

    “太医?”他冷笑,抱紧了怀里的人,“皇阿玛又派了太医来啊。难道还要把人弄好了,再拉出去当堂受审吗?”

    “皇阿玛已经死了!所以,是朕让他过来的!赶紧救她!”

    男人的声音带着浓重的寒意,而旁边的太医登时腿软地跪在了床榻前,颤颤巍巍地把手搭在女子的脉搏上。

    他的手慢慢落下,嘴里满是药汁的苦味,“没用的……这毒药已经入口半盏茶的功夫,已经是……”

    “闭嘴!快给朕救人!”

    “回……回皇上,十四贝勒说的对,已经是药石无效……”

    “阿弥陀佛,还是让老衲来看看吧。”一和尚从瞬间变脸的暴怒的四哥身后走来,竟然是皇阿玛近来甚为依赖的玄法和尚,“老衲手中有一枚备给先皇的九命丹,当是有用的。”

    “那就用!快点!”

    这丹药不是皇阿玛的保命丹药吗,为什么在这里?

    千万思绪在脑海里闪过,最后凝成一个念头。

    若想让人去死,如何会用这等良药于人。

    “你竟然把药掉包了……”他慢慢从牙齿间吐出这句话,“老四,你可真是个阴险小人。”

    “彼此彼此。”四哥像是看傻子一样,“再阴险的手法,总比你撺掇着老八谋反有用。到底只会耍枪弄棒,真真是无脑至极。”

    他和四哥早就看透了彼此,连带着两人身上相同的反骨。

    怀中人微薄的呼吸总算保住了,他这才发现,自己背后的衣服早就被汗水踏湿了。

    “放手。”

    他松开手,任由怀中的女人被抱走。

    “后面的事,你都给朕处理干净了,莫要留下半点尾巴,这点事要是都做不好,那就滚去和老八呆在一起吧。”

    他冷冷地笑了声,握起床头的剑,从床上坐起,“四哥在说什么呢,我可以,大将军啊!”

    如果这是我唯一能为你做的事……那当然,会做好。

    手起刀落,帐中一片血色。

    作者的话——

    没想到一个结局激起万千浪花,这真的不是个BE啊,是个现实主义的HE结局

    也不存在真的出轨,深情还是有的。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清穿]福晋驯夫记 爱搜书 [清穿]福晋驯夫记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清穿]福晋驯夫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茶花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茶花女并收藏[清穿]福晋驯夫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