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那年高考,省里最高分从上往下数三个,就是厍潇。

    好像全市都炸了。

    学校和省市教育局拼命压着新闻,不要让它传播开,不要上新闻。那年省里任何活动高考代表都是分数排名一二四。

    第三的哪去了。

    第三的杀人了。

    ——某市高考状元杀了人,杀了他亲爸爸。

    那是林西顾有生以来最兵荒马乱的一个暑假。他哭着求他爸爸,爸你能不能救救他。他爸当时紧锁着眉,几次想说点什么,但是看林西顾那副样子也没说出口,最后他搂了一把林西顾,捶了捶他肩膀。

    他爸托人托关系,找了个刑事案有名的律师。他说:“能做的你爸都帮你做了,结果什么样你都得承担,他也得承担。人生总得经历点事儿才算完整了,过很多年你回头去想,算什么啊,什么都不是。”

    林西顾当时点了点头。

    厍潇差两个月十九岁,过激杀人,判了六年。整个过程很漫长,最后判决结果下来的时候,天气已经凉了,林西顾每天穿着厍潇的外套,袖子有点长,要卷上去一点。

    那天下了特别大的雨,整个天都是阴的。但是林西顾却笑了,发自内心的笑,笑意直达眼底。

    才六年而已。

    六年换我厍潇一生自由。

    林西顾退了所有的班级群,断了所有社交。他看不了别人讨论这事儿,那个夏天好像所有人都在谈论那个杀人犯高考状元。他们说的每一个字都刺得林西顾眼睛疼。

    后来他从来没回忆过那个夏天,一次都没有。那段时光被封存在大脑里,碰都不会碰一下。身边亲近的人也不会跟他提起,他们连那个名字都不会提。

    好像他们不说起来,林西顾就能把这个人忘了。

    林西顾也不主动去和他们讲,等待是孤独的,那种心底最深处的孤独只有一个人藏着才轻松,越讲得多就就难捱。

    他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地报了本省的大学,在他以前生活的城市,离厍潇有三个半小时的车程。刚开始他每个月都去看厍潇,隔着一层玻璃,他总是笑着和厍潇说话,说些七零八碎的事儿。

    厍潇的头发都没啦,只有贴着头皮的一层青茬,可是林西顾还是觉得好看,甚至更好看了。

    林西顾没当着厍潇的面哭过,想得再狠最多也就是红了眼睛。

    “厍潇我今天给阿姨打电话啦,我把每个月探监名额都给用了,”林西顾笑得有点不好意思,“她很想来看你,但是我……我还是想来,我都不知道怎么跟她说。”

    “我上周买了个小车,以后我再来看你的时候就不用老打车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就长了一张傻子脸,这些司机一看见我就总加钱加钱。以后我自己开车来,也不给加钱加钱了。”

    “你闲着的时候就看书,我学什么你看什么,你要跟着我啊,我不是都给你带了吗?等明年开专业课了我再琢磨琢磨给你找两个专业,你一定得看啊学霸。”

    每次探监一个小时,林西顾总感觉一眨眼就过去了,好像都没说几句话时间就没了。所以有限的时间内他总是紧着说,把时间都塞得满满的。

    厍潇有时候会被他说得笑起来。

    他笑起来还是那么温和好看。

    有一次厍潇笑着看他的时候,林西顾突然停了在说的话。然后他的脸就慢慢红了,眼睛也躲到一边去了,躲躲闪闪不敢看对面站厍潇旁边的狱警。

    他屁股往前挪了挪,捂着话筒挡着自己的口型,用极小的声音对厍潇说:“我……你这么看着我……我硬了,怎么办啊……”

    他低低软软的声音从话筒传过去,勾着厍潇耳朵。

    厍潇嘴唇弯弯的,眼睛温温柔柔看着林西顾,低声说:“有监听。”

    “啊……”林西顾心虚了,四处扫了一圈,“我知道有监听,那……听就听吧,处对象呢,还不让人硬、硬了……”

    他在厍潇面前始终是这样的,活泼的,笑嘻嘻的,每次走的时候要跟厍潇说:“我得走啦,你不要打架,也不要太累,别感冒,别受伤。也不用担心我,我特别好。”

    厍潇话还是不多,但他脸上始终是平静的。林西顾笑着从他面前走,然而转过身出了门的一瞬间,他从头到脚都会低沉下来。

    巨大的悲伤和难过会马上重新笼罩他。

    林西顾彻彻底底变成了一个学霸。

    在学校要拿国家奖学金那种,不掺一点水分的学霸。他几乎除了上课的时间都在学习,学很多很多东西。

    室友笑他:“林西顾你是不是有什么不学习就浑身难受的病?”

    林西顾笑了声说:“可能是。”

    他的确不学习就难受,觉得空虚,不知道除了学习还能干点什么。学习不是为了自己,是因为他男友是个高考状元,本应该飞得很高。

    但是他被关在笼子里,暂时还不能飞起来。

    林西顾得努力,让他想再次起飞的时候,自己能做他的翅膀。

    大学的前一年半林西顾没有离开过这个城市,这是一座围城,林西顾把自己困在里面,他一步都不想迈出去。

    他的根就扎在这里。

    小小少年开始长大了,蜕变了。

    成长是看不见的,它在每一个夜里发生,存在于每一次或深或浅的呼吸间。

    以前可爱灵动的少年变得越来越耀眼,像伸手不可及的星芒。

    林西顾眨着眼睛跟厍潇说:“哈哈那些没见过世面的女生竟然说我是工管的草,我都臊得慌。我特别想把我对象照片拿出来给她们看看,到底看没看见过好看的啊,啥叫好看也真是没见过,啧……”

    厍潇当时深深地看着他,说:“她们……眼光很好啊。”

    “我对象是最好看的,”林西顾舔了舔嘴唇,“我跟她们说过了,可能因为在一起久了就有夫妻相了。”

    厍潇笑起来的声音很好听,低低沉沉从话筒传过来烧着林西顾的耳朵。他用手指挠了挠话筒,听在厍潇那边刺啦刺啦的响,挠人的心脏。

    每一次的探监林西顾都不想错过,哪怕他生病了,哪怕他发烧到四十度。

    他本来是不想让厍潇看到自己这副样子的,他给厍潇妈妈打电话,说:“阿姨,今天我不去了。”

    他声音听起来很哑。

    厍潇妈妈问他怎么了。

    林西顾最后犹犹豫豫还是说:“哎阿姨我还是去吧!下次!下次再让您去,或者我再申请一下咱俩都去,嘿。”

    他不能不去,他不去了也不会告诉他自己发烧才不去的,但他如果不说,厍潇会怎么想,他会不会想多。

    于是林西顾跟厍潇说:“我刚跑着进来的,跑了我一身汗,我脸是不是红了?”

    厍潇刚开始点头说:“嗯,脸红。跑什么?”

    林西顾嘿嘿笑了一声:“就……着急呗。”

    但他说了会儿话厍潇慢慢就皱起了眉,到最后死死盯着他看,问:“嗓子怎么了?”

    林西顾眨眼说:“挺好的啊。”

    厍潇脸色沉沉的:“发烧?”

    林西顾摇头:“没有!没有发烧啊,我就是刚才跑急了呛得咳嗽了半天。”

    厍潇没说话,只是盯着林西顾的眼睛看。林西顾不会说谎,他努力跟厍潇对视着,但还是心虚地抿起了唇。

    厍潇站了起来,他隔着玻璃想去摸林西顾的脸。

    林西顾赶紧伸手过去跟他贴,入手是冰冷的玻璃。那一瞬间林西顾突然很想哭,鼻子眼睛一片酸涩,情绪突然就要崩了。

    厍潇当时的眼睛让林西顾不敢再看,觉得难受,觉得心口像被攥紧了那么疼。

    厍潇用手背去轻轻触碰玻璃,像是在用指关节轻轻划过林西顾的脸。厍潇站在那里闭上了眼睛。

    然后他握着电话,低低地说了声:“别再……来了。”

    从厍潇进到这里林西顾没在他面前哭过,那天他哭着问厍潇:“为什么啊……怎么啦……”

    厍潇最后深深看了一眼,说:“去……好好生活。”

    厍潇在林西顾眼前转身走了。

    林西顾那天回去躺在宿舍的床上昏睡了两天,校医院的护士来宿舍里给他挂了水。

    从那之后林西顾再也没见过厍潇。

    厍潇不再见他了。

    林西顾从狱警手里接了个纸条,厍潇好看的字在上面写了一句:“我之前说的话,我收回了。别困在我这里。”

    林西顾攥着纸条,整个人都崩溃了。

    他生活唯一的念想就是厍潇,现在没有了。

    他还是每个月都会去,但是厍潇没有来过。刚开始林西顾会后悔,觉得是不是因为自己发烧还过去让厍潇难受了。

    但后来他想明白了,其实他一直都明白,厍潇早就不想让他去了。厍潇每次看着他欲言又止,他看着自己的眼神那么深沉。

    以前林西顾总是摸不透厍潇,但后来没人比他更能懂这个人了。

    监狱是一座牢笼,关住的是一个肉体,和两个灵魂。

    明亮炽热的林西顾不该关在这里,他有权利追求更多。

    林西顾最后一次去见他的时候给狱警带了两条烟,让他帮自己带句话。

    “厍潇,十年,二十年,你等着我。你要是不等我,这条命我就不要了。”

    林西顾那天没走,就站在外面等。

    等到后来狱警出来了,往他手里塞了个纸条,狱警看着他低着的头不知道说点什么,最后只是长长叹了口气。他叼着烟陪林西顾站了几分钟。

    其实不是很能理解现在的男孩子都怎么了,奇奇怪怪的。

    纸条上厍潇只写了一句——

    “能等,就在外面等我出去。等不下去了,不要回头。”

    林西顾揉了揉鼻子,揣着这张纸条走了。

    他回去把这张纸条撕掉一半,只留了前一句。纸条就贴在自己床边的墙上,林西顾每天一睁眼就看得见。

    对有些人来讲,爱是自私,是占有。

    但在厍潇那里从来不是这样的。林西顾懂他。

    林西顾长大了,也变得坚强了。厍潇又想推开他,但是林西顾扛得住,再也不会歇斯底里去问他你凭什么。

    厍潇凭什么?

    凭他爱得深呗。

    六年眨眼就过了四分之一,还剩四年半。林西顾每天看着纸条在心里说。

    我等你,我就在这儿。

    过了今天就又少一天,四年出头,不算个事儿。

    -----------------------------------------

    作者更多新书请上(.)或

    会员整理制作,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如果觉得本书不错,请购买正版书籍,感谢对作者的支持!

    -----------------------------------------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刺骨 爱搜书 刺骨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刺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酸菜坛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酸菜坛子并收藏刺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