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虽然颜钰君没有亲口说出来,但是从她今儿的表现她就能看出几分端倪。

    要是颜钰君不喜欢裴长泾,又怎么会把他的事情了解得这么清楚?

    还有她今天挑选的几套衣裳,也都是偏白色系列,而裴长泾恰好最是喜欢一袭白衣翩翩。

    这要说是巧合,顾南乔可不相信。

    世上哪有那么多巧合,更多的还是有意为之。

    顾明凡咋舌,他佩服的看着顾南乔,明明他从头看到了尾,却没有听出颜钰君的弦外之音,果然他是太蠢了。

    送走了颜钰君,眼看天色还早,顾南乔便提议去买首饰,邻水县就是个小县城,还真是没有什么好首饰,兄妹俩人在翠玉坊找了半天,也只是勉强的挑了一根白玉簪子。

    顾南乔拿着簪子还是有些不满意,可这已经是翠玉坊最好的首饰了,最后也只能付了钱,遗憾离去。

    出了门,顾南乔直接把簪子别在了顾明凡头上。

    “妹妹,你这是买给我的?”顾明凡受宠若惊道。

    “嗯哼。”顾南乔道“不买给你,买给谁?”

    “我以为你是给三哥买的。”顾明凡摸着簪子,很是兴奋。

    “墨哥哥首饰够多了,倒是你,一直都不太修边幅,你这样下去可不行,你得打扮的帅气点,这样才能顺利嫁出去。”顾南乔笑道。

    顾明凡笑意顿收,不在然的道“我才不要嫁出去,不对,凭什么是我嫁,而不是我把人娶进来?”

    他有那么差吗?娶不到媳妇,还得自己送上门去给别人?

    他才不干呢,大丈夫何患无妻,拿得起就得放得下。

    等那一天到来时,人家姑娘还真是不愿意嫁给他,而顾明凡只能巴巴的上赶着,别说是入赘给人家了,就是去人家家里当个小厮,他也乐得不行。

    “那得看你有没有本事了。”顾南乔开玩笑道,谁知道就一语成谶,后来顾明凡遇到了喜欢的人,却被人各种嫌弃。

    顾明凡呲牙,他当然是有本事哒,而且是有大本事!

    兄妹两人又去菜市场买了一些新鲜的瓜果蔬菜,四月份并不是产水果的季节,摊子上最多的也就是桑葚了。

    兄妹两人都各自挑选了一些,又买了不少的蔬菜,去百味斋坐了一会儿,便先回家了。

    骡车在路上行驶,出了城,这一路上都甚少有人来往,在快要经过一片树林的时候,骡子突然止步不前,任凭顾明凡怎么驱赶,骡子就是不往前走一步。

    顾南乔劝道“二哥,树林中怕是有不妥。”

    动物很是有灵性,定然是前面有不妥之处,所以骡子才会止步不前。

    顾南乔从骡车里出来,看着眼前那一片树林,眸色沉沉。

    这片树林是去蒲家村的必经之处,就是他们想绕路也没路可绕,所以顾南乔下了骡车,蹑手蹑脚的往前走去。

    顾明凡看见了,连忙拉住她“妹妹,你疯了,你都说这里面有古怪,怎么还往前凑?不行的话,咱们回县城好了,别冒险。”

    他不怕自己受伤,可想到上次被两个混混找茬的时候,他毫无反击之力,顾明凡心里就憋屈得不行。

    这段时间他虽然跟着墨玉珩习武,但是年龄摆放在了这里,他学得慢,别说保护顾南乔了,他连保护自己都做不到。

    这要是碰到了穷凶极恶之徒,他们两人这就是送上门去给人当萝卜砍。

    “二哥,咱们已经到了这里,想要离开可不是那么容易了,里面的人也不会让咱们就这样离开。”顾南乔摇摇头道“二哥,你站远点,别靠太近了。”

    说着话,顾南乔便把一个小药丸塞到了顾明凡口里,自己也吃了一粒,而后神色平静的往前走去。

    顾明凡看着顾南乔的背影,想了想,还是跟了上去。

    树林里一片刀光剑影,两人还没有走进,就听到树林里传出了一个狂妄的声音“老不死的,你赶紧把那本书交出来,否则定要了你的狗命!”

    “咳咳你就是杀了我,那本事你也得不到。”过了一会儿传出了一个苍老而虚弱的声音“我死了,就再也没有人知道那本书的下落了。”

    先开口的气急,恨不得一掌就要了这糟老头子的命,可想到那本书,他硬生生的压制住了自己的火气,打着商量道“你把书交出来,我饶你一命,只要你把书给我,以后我一定不找你麻烦。”

    “呵呵,你这话咳说的好听。”苍老的声音响起“囚禁了我这么久,一直没杀我你不就是因为还没有找到那本书么?”

    当他傻么?只要书没有给他,他就算再恨毒了他,再想要他的命,也会留他一命,可要是把书交了出来,到时候可就不好说了。

    怕是人家迫不及待就会要了他的命。

    毕竟那本书可不是简单的书。

    “你到底给不给?”

    顾南乔听着这话,眉头微蹙,看来这是别人在解决私人恩怨,也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就在她举棋不定,不知道是该撤还是该多管闲事的时候,树林里传出了一个暴怒的声音。

    “谁在外面,给我滚进来。”

    顾南乔轻叹一声,脚步轻缓的往前走去,顾明凡却是脸色一白,他刚刚开始学武,顺便学习了所谓的内力,当然了他武功和内力都很浅薄,可他依旧能感受到树林里强悍的气息。

    里面的人内力深厚,不是他这种小虾米可以比拟的。

    他不想往前走,可看到顾南乔都进去了,他要是就这样落荒而逃,也太没用了,顾明凡咬咬牙,跟了上去。

    只是他每靠近一步,脸色就白了一分,显然是被树林里的内力所伤。

    走近后,顾南乔看到了地上两个尸体,还都是穿着普通布衣的人,一看就知道这两个人怕就是这周边村民,因为经过这里,所以被杀了。

    “哪里来的两个小东西,就这么迫不及待的跑上前送死?”站在树林里的一个穿着黑色衣袍的青年,他脸上毫无血色,苍白的如同雪娃娃,特别是那双眼睛,更是吓人。

    居然是蓝色的眼眸,跟狼的眼眸一样!

    他面前是一个满头华发的老者,老者跌坐在地上,捂着心口,一直都不停的咳血,顾南乔扫了一眼就看出了他命不久矣。

    黑衣青年因为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心情本就不好,此时有两个冒失鬼撞了上来,自然是要把所有的怨气都撒在这两人身上。

    他是不能弄死眼前的老不死,但是弄死两个手无寸铁的人还是绰绰有余。

    要怪就只能怪这两个人命不好,偏偏这个时候来了这里。

    只能把命留在这里了。

    他一扬手,内力集中在了指尖,就要发力的时候,突然整个人软绵的倒在了地上,他目露讶异,艰难的转过头看向了跌坐在地上的老者“老不死的,是不是你下毒了?”

    老者看了他一眼,眼神平淡无奇,“早跟你说过了,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没活路。”

    这话虽然没有承认是他下毒,但是也没有否认。

    黑衣青年不信邪,汇聚了内力,想要把毒给逼出来,只是不管他怎么逼,内力在四处乱串,压根就不受他掌控。

    “老不死的,你把解药交出来。”黑衣青年神情焦虑,怎么回事?这到底是什么毒,他的内力居然都使不出来了,不仅使不出来,而且他一用内力,似乎毒蹿得更厉害了。

    他痛苦不堪的倒在了地上。

    顾南乔看了老者一眼,无视黑衣青年狼狈的模样,淡定的找了一块大石头坐了下来。

    顾明凡跟在她身后,脸色倒是好了一些。

    因为黑衣青年中了毒的缘故,他所释放出的杀气也已经被内力所攻破了,所以现在不仅是顾明凡松了口气,连跌坐在地上的老者,脸色也好了不少。

    黑衣青年蜷缩成一团,很是狼狈的在地上打滚。

    他不知道这是什么毒,不管他用内力怎么逼都逼出来,甚至要反噬了。

    这让他心惊不已,他没想到自己还有栽在老头子手里的时候,果然是小看老头子了。

    把他囚禁在了暗牢里十几年,废了他的武功和内力,挑断了他的手筋,没想到他还能配出如此霸道的毒药。

    不愧是他的师父,果然是不负当年盛名!

    饶是他自认为自己天资聪慧,没想到还是着了老头子的道。

    他知道自己现在就应该离开这里,解毒,可他又实在是想要得到那本秘籍,他蜷缩在地上,视线慢慢变得模糊。

    黑衣青年一惊,这毒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可怕,还没等他有所动作,头晕沉沉的,突然倒在了地上。

    “小姑娘毒术不错。”等黑衣青年昏过去了,老者这才轻笑出声,目光赞赏的看着顾南乔“江山代有人才出,小姑娘厉害了。”

    “老爷爷,多谢您的夸奖,我要是早来一步,这两人也不会因此丧命。”顾南乔看了一眼地上的两个人,目光怜悯。

    老者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我本以为此生就该抱遗憾而去,没想到还能碰到你这么个有趣的小丫头,也算是死而无憾了。”

    “方便给我说说你们这是怎么一回事么?”顾南乔上前,给老者把了脉,眉头微蹙,老者早已经油尽灯枯了,而且他还被喂了不知道多少毒药,每时每刻都如同生活在水火之中,痛苦不堪。

    就算是她出手,能延续老者的命,那也不过是增加老者痛苦的时间罢了。

    “嗯,不过是师门不幸罢了!”老者淡淡道,又咳了几声,这才缓缓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通。

    原来老者是二十多年前叱咤江湖的老毒物,不管是黑白两道,他都有朋友,虽然他毒术高超,但是却从来没有伤害无辜人,所以名声还算是不错。

    后来他年龄大了,收了几个小徒弟,其中有一个徒弟很有学习的天赋,老毒物对他甚是喜欢和满意,那个小徒弟就是现在昏倒在一旁的黑衣青年。

    “阿超是个不错的孩子,可惜后来被别人给哄骗,背叛了师门,害死了他的那些师兄弟,连我也被他关押在暗牢里。”老毒物摇头叹息。

    阿超虽然这么对待他,很伤他的心,可是老毒物也不忍心责怪于他,毕竟会发生这种事情不是阿超的错,他不过是被利用了而已。

    因为老毒物手里有一本不少人都梦寐以求的武功秘籍。

    单单是武功秘籍,还不能让人趋之若鹜,毕竟在江湖,门派何其多,武功高手更是数不胜数,他手里的武功秘籍再好,那也不过是秘籍罢了。

    可要是这本武功秘籍不单单是武功秘籍,里面还有前朝皇室留下的藏宝图,那可就不一样了。

    这个消息一出,不仅是江湖人感兴趣,连各国皇室都很有兴趣,特别是大齐的皇上,更是几次三番的派人来跟他相谈,想要他把这本武功秘籍上交给皇家。

    老毒物可不怕皇权,他把人赶走了,依旧逍遥自在,而且他武功极高,不管是谁来刺杀他,也都是有来无回。

    渐渐的,来的人少了,老毒物一生的耗费在了研究毒药的事情上,心眼子还真没有那些江湖人,他不知道自己最喜欢的徒弟已经被收买了。

    所以当他被关进了暗牢,其余徒弟都被斩杀后,老毒物这才回过味来,从此他不言不语,不管别人如何折磨他,伤害他,他都不说话。

    阿超一开始是打感情牌,可老毒物不为所动,后来便使出了部的刑具,想要撬开他的嘴巴,老毒物依旧是闭口不言。

    哪怕现在他已经被折磨得有今朝没明天了,老毒物依旧没有把秘籍的下落告诉阿超。

    他宁愿那本秘籍消失在所有人眼中,也不愿意因为它的再次出现,引得江湖腥风血雨。

    “既然如此,不如我一刀了却了他的性命如何?反正他这些年作恶多端,不知道多少无辜人命丧他手,我这要是杀了他,也算是为民除害了。”顾南乔笑呵呵道。

    老毒物沉默了一会儿道“小姑娘说的不错,他活着还不知道会害了多少人,那就麻烦你了。”

    这是他在世上唯一的徒弟了,也是跟他关系最为亲近的人,可因为十几年的囚禁,还有那些无辜丧命于他手中的徒弟,老毒物对阿超也是恨多余爱。

    顾南乔拿了一个瓶子放在阿超鼻尖闻了闻,不一会儿他就七窍流血而亡。

    老毒物看着这一幕,赞叹不已“小姑娘毒术高绝,老朽佩服。”

    “好说好说,我也就是随便配着玩玩。”顾南乔浅笑道,一脸谦虚。

    她真的是随手配的,要知道她以前也研究过了不少毒药方面的资料,可一直都处于理论阶段,不敢有所行动。

    自从来了这里,顾南乔就解放天性了,想要配什么药就能配,只要能找到原材料,她就能调配出来。

    一开始还只是调配一些简单的,过了这么久,她已经能调配出更高端的毒药了,今儿也不过是小试一把,效果却让她格外满意。

    “你是个好苗子,可惜我遇到你太晚了一些,不然我还真的是想要把毕生本领传授于你。”

    老毒物颇为遗憾道“不过也不算迟,小姑娘,你我还算有缘,我看姑娘眉宇间一片清明,想来也不是那等手段凶残,毫无底线的人。”

    说到这里,他语气里多了几分的笑意“那本秘籍的下落,我也只能告诉你了,你记住了,这本秘籍不是给你,只是暂时借放在你这里,等将来有一天,你要是能遇到楚将军的后代,再把这本书交给楚家人。”

    顾南乔问道“楚将军?”

    “二十多年前,因为这本秘籍,楚将军命丧边关,楚夫人也葬身火海,谁也不知道他们究竟还有没有后人,再过十年,若是还没找到楚家人,那你就把宝藏散之于民吧!这是楚将军的遗愿。”

    老毒物又在顾南乔耳边说了一句话,唇边溢出了一抹血迹,笑着合上了眼。

    虽然他没能在有生之年完成楚将军托付的事情,颇有些遗憾,但是在临终前,能把这件事托付给别人,传承下去,也算是对得起楚将军当年的救命之恩。

    看着老毒物合上了眼,没了呼吸,不知为何,顾南乔心里很是难受。

    他是一个讲信用的人,因为答应了别人,所以哪怕自己身陷囹圄,也没有把这本书的下落说出来,如果今天不是碰到了她,怕是世上再也没有人知道这本书的下落了。

    轻叹口气,跟顾明凡一起把地上的四具尸体给掩埋了,这才重新坐上骡车往蒲家村而去。

    因着这件事,顾南乔心情不太好,晚饭也没怎么吃,就去休息了。

    林家。

    晚饭过后,林蔚正在房间里照着镜子臭美。

    现在她的闺房可以说是精致了不少,房间里的东西都焕然一新,新的桌子,上面摆放着精致的盒子,还有一面清晰度颇高的铜镜。

    打开盒子,里面装着的是各种首饰,耳环就有三四对,簪子、珠花、手镯也不少。

    林蔚看着盒子,满意的笑了,给手上套了一个手镯,对着铜镜照了照,笑得更甜了。

    虽然这段时间她很辛苦,蓝天利的兴趣也跟别人有所不同,但是给她的银钱确实是越来越多。

    林蔚知道自己容貌只能算是一般,家世差,所以她竭尽所能的汲取钱财,男人是靠不住的,甜言蜜语也不过是骗人的,唯有钱财是实打实的,得到了就是自己的。

    所以每当蓝天利问她要什么的时候,林蔚都毫不客气的开口要首饰要衣裳、银子。

    这不,她刚跟蓝天利在一起几个月,整个林家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林家人会不知道林蔚在干什么吗?

    当然知道,但是他们不会在意,他们在意的是蓝天利能给他们多少钱。

    “砰砰。”

    房间门被敲响了,林蔚笑意顿收,把盒子盖上,施施然的开了门,看见门口站着的是林川时,林蔚脸上露出了一抹淡笑“大哥,你来找我可是有什么事?”

    “也没什么,就是想问问你,那位蓝家公子可有易轻书院的入学名额?你也知道眼看乡试的时间就要到了,我心里没底,想要去易轻书院学习学习,争取这次能考上秀才功名。”

    林川道“我要是考中秀才了,小妹你的身份也跟着水涨船高,你要知道现在人家为什么没有娶你,最大的可能就是因为你没有有助力的娘家当靠山,我要是秀才,那就不同了,你是秀才妹子,到时候求娶的人可多多了。”

    他却不想想,林蔚现在就是靠蓝天利养活了他们一大家子人,就算他考上了秀才,只要林蔚的事情被爆出来,他这个秀才老爷的帽子怕是也戴不稳。

    谁家愿意娶一个破鞋呢?

    到时候别说林蔚想要找个好人家了,就是穷苦人家,也不愿意要她。

    林蔚道“大哥说的有道理,我明天去给你问问。”这几天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蓝天利很少来找她,就算她去了县城,也基本上见不到他。

    林蔚想着明天去宅子里要是见不到蓝天利,那就上蓝家找他去。

    林川见林蔚爽快的应了下来,心情颇好“妹妹,你为我们家付出的一切,我都看在眼里,你放心,等我考上了秀才,定不会忘了你的功劳。”

    “大哥这样说就是见外了,咱们都是一家人,不管是谁有出息,互相帮扶一把也是应该的。”林蔚笑道。

    林川又跟她说了几句话,这才离开,等林川走了,林蔚正要关门时,林兰氏走了过来。

    见到林兰氏,林蔚脸色一冷,压根就不想见到她,就要把门关上,林兰氏连忙道“蔚儿,娘有几句话想跟你说说。”

    “你又有什么高论?娘,我都说了,我的事情不要你管,我自己能把这些事情处理好。”林蔚不耐烦道“我一没偷二没抢,你凭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给我泼冷水?”

    林兰氏看着房间里的一切,很是苦涩“蔚儿,天上不会掉馅饼,你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不劳而获得来的,万一将来有一天,你没嫁给蓝家公子,到时候你该如何是好?”

    林兰氏是老实人,活了几十年了,从来没有做过不道德的事情,她对林蔚的做法很是不赞同,可偏偏林蔚不听她的话,而她每次开口,不是被林蔚凶一顿,就是林丛也会暴打她一顿,觉得她多管闲事。

    可她哪里是多管闲事呢?

    林蔚是她的女儿,她身为母亲,又怎么会害自己的女儿呢?

    可惜没人懂她的心思,她多次阻止以后,家人都漠视她了,就连林蔚也仇视她。

    “你这就多虑了,蓝公子说了,在他眼里,我是最好的,此生非我不娶。”林蔚得意洋洋道。

    还甩了甩手上的镯子“你看到了吗?我现在吃的用的穿的戴的,都是蓝公子送的,你说他要是对我没意思,又怎么会花大价钱在我身上?”

    林兰氏道“他这只是讨你欢心罢了,他要是真有心娶你,那就应该三媒六聘,让他家里人来定亲,而不是让你这样没名分的跟着他。”

    林蔚道“他倒是真想娶我,可还不是咱们家太穷了吗?咱们家要是有墨家那么富有,蓝公子立刻就来了,娘,你不懂,再过几个月大哥就去参加乡试了,到时候他要是高中,那就是秀才老爷,到时候咱们两家也就算是门当户对了。”

    林蔚沾沾自喜道,幻想着将来她嫁入蓝家的画面,心情更好了。

    林兰氏见她像是着了魔一样,自知自己无论说什么,都无法改变林蔚的决定,林兰氏是又怒又悔,一气之下,突然昏厥了过去。

    林兰氏昏倒了,林蔚有些慌乱的跑了出来,扶着林兰氏,喊来了林川和林枭,把林兰氏扶回了房间。

    翌日一早,林蔚就急忙忙坐驴车去了县城。

    蓝天利在城西的租了一间小院子,林蔚到了这里,等了一上午都没有见到蓝天利,她知道蓝天利怕是不会来了,可她有急事想找他,所以换了一身艳丽的衣裙,往蓝家而去。

    蓝家。

    “你说什么?门口有一个姑娘找天利?”蓝天欣正在吃午饭,听到门口小厮的回报,眉梢一挑,看了蓝天利一眼“你是不是又在外面乱来了?小姑娘都找上门来了。”

    “姐,你说的什么话,这段时间我都乖乖在家里读书,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你可别冤枉我。”蓝天利急忙辩解道。

    “是不是冤枉你,把人喊进来问问就知道了。”蓝天欣示意小厮把人带进来。

    蓝家院子很是精致,前面是园林,林蔚跟着小厮走,眼睛不住的打量着四周,眼里浮现出惊叹、羡慕之色。

    好不容易走到了饭厅门口,林蔚知道她要见的人就在这里面,连忙整理了一下衣摆,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进了门,看到餐桌上只有两个人,林蔚心里就知道那个一身银白色裙子的女孩子就是蓝天利的姐姐蓝天欣。

    她有点紧张,有种初见婆家人的尴尬,不过她很快就调整好了心态,轻柔开口道“见过姐姐,蔚儿这厢有礼了。”

    “咳咳,这位姑娘,你喊我什么?”蓝天欣被林蔚的话给吓了一跳,当然了,蓝天利也被吓得不轻。

    搞什么啊,这个女人她是怎么找来这里的?不是跟她说过吗,不能来蓝家找他,怎么就说不听呢!

    原本蓝天利对林蔚还算是有几分满意,可因为林蔚自作主张跑来蓝家,顿时让他厌恶到了极点。

    林蔚可不知道蓝天利在想什么,她柔柔道“您不是天利的姐姐么?那自然就是我的姐姐,姐姐好。”

    “你跟我们家天利是什么关系?”蓝天欣问道,她看了一眼心虚到不行的蓝天利“你是不是又背着我做了什么荒唐事?”

    自己的弟弟是什么人,蓝天欣心里清楚明白,所以她道“你有什么事,就跟天利说吧,别跟我说话了。”

    她一看林蔚,就知道林蔚是那种贪慕虚荣的女孩子,这样的女孩子可要不得,就算蓝天利喜欢她,她也不会允许这样的女孩子进门,更不要说蓝天利不喜欢她!

    蓝天利这副做贼心虚的模样,明显就是不打算负责。

    蓝天欣没功夫搭理这堆破事,饭都还没吃完,她就离开了。

    林蔚看着蓝天欣离开的背影,暗暗道,看起来天利的姐姐对她很是不喜欢,都不想跟她说话,更没有什么见面礼。她有些丧气的垂下头。

    “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没事别来我家找我,你不知道我姐姐管我可严格了,你这样一来,知不知道给我带来了多大的麻烦?”蓝天利也没心情吃饭了,撂下碗筷,看着林蔚,满脸不耐烦道。

    林蔚委屈道“我不是故意的,我在宅院里等了你一上午,都没见到你,所以才忍不住跑来这里找你,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好不好?”

    她说的楚楚可怜,可蓝天利却不为所动,继续道“为了你那些破事,你就跑来烦我?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我大哥想要去易轻书院上学,不知道你有没有办法弄到易轻书院的入学名额?”林蔚道。

    “呵呵,你大哥的志气不小啊,易轻书院的入学名额对我来说不是什么难事。”林蔚闻言,面上一喜,只是蓝天利接下来的话,却让她心生不满“不过我为什么要帮你大哥呢?”

    面对蓝天利理所当然的反问,林蔚却哑口无言。

    林家人只知道她每次来县城都能得到一笔价格不菲的礼物,可他们却不知道她在县城里究竟遭受了什么。

    仪表堂堂的蓝天利,他背地里却有着别人所不知道的一面。

    “那你想怎么样?”林蔚含泪问道,心里却隐隐知道了那个答案,只是她却不愿相信。

    蓝天利愉快的道“只要你答应我上次提出的方法,那我就帮你大哥弄到易轻书院的入学名额,如何?这个交易,对你而言可不亏。”

    “好。”沉默了半晌,林蔚答应了。

    蓝天利笑得更开心了,可林蔚的笑容却勉强了几分,小脸更是苍白如纸。

    “既然你答应了,那咱们就走吧!”蓝天利这几天窝在家里早就发霉了,所以得了林蔚的应承,立刻就往外走去。

    这次他同样召集了身边的跟班,一行人没有回那个他们租来的院子,而是去了城外。

    骡车出了城,往一处山坳处驶去,骡车里,林蔚脸色越来越白,蓝天利看了她一眼,冷声道“你要是不愿意就说出来,咱们几个人也不会勉强你,这种事情,还是讲究你情我愿。”

    其余几人也笑着安慰她,说是不会勉强她。

    林蔚一想到即将发生的事情就害怕得不行,可她却不能拒绝,脸上的笑容也淡了几分“我没有不愿意,就是有点怕。”

    “有什么好怕的?你放心,我们也没有那么吓人,你啊别自己吓自己了。”其中一人安慰道,话是这么说,但是那双眼睛却一直往林蔚身上打量着。

    这次的姑娘可没有上次的好,差远了。

    山坳的最里面,有一个小院子,骡车顺利进去,大门被紧紧关闭了起来。

    这一天,林蔚没有回家,当然也没有从这个小院子出来,等她出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她犹如一个破布娃娃被丢在了城门口,骡车则顺利进了城。

    蓝天利跟她说了,不出意外,三天后就能把名额送过来。

    林蔚慢吞吞的站起身,心里对蓝天利是又爱又恨,也明白蓝天利是不会娶她了。

    毕竟蓝天利要是对她有几分感情,又怎么会把她推向其他人?甚至还让人画下了那难堪的一幕。

    浑浑噩噩回了家,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林川,家人都为林川能入易轻书院而高兴,却没有人发现林蔚的不对劲。

    以前林蔚回来都是兴高采烈,而今天却困倦不已,说完了话,就回房休息了。

    五天时间转眼即逝,很快就到了要去赏花宴的前夕。

    顾南乔让人准备了几套衣裳,还有一些路上吃的干粮,一大早上的,准时出发。

    这次去州府,墨玉珩也一并跟了去,他倒不是去参加赏花宴,对那个天下第一首富也不好奇,他纯粹就是因为顾南乔央求他,所以才去的。

    老毒物说的那个秘籍,就在离州府不远的一座孤山上,顾南乔拜托墨玉珩帮着去取书,自己则是去参加赏花宴。

    到了县城,跟颜钰君会合,几个人这才往州府走去。

    这次颜老爷也会去参加赏花宴,颜钰君却不愿意跟他一路走,特别是看到颜老爷一个劲儿的讨好那个新来的姨娘时,颜钰君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最后只能眼不见为净,自己单独走。

    骡车留在了广聚轩,换上了马车,墨玉珩驾车,顾南乔和颜钰君还有一个小丫头坐在车里。

    “君君,刚刚我们在门口看到的那个女孩子就是你爹新纳回来的姨娘?”顾南乔问道。

    “嗯,我跟你说哦,别看她出身乡野,但是心机可谓是深不见底,看着她老实,其实就是条毒蛇,前两天还因为她闹出了不少事。”颜钰君说起那个新姨娘,就气的不行。

    原来是这段时间颜夫人送了不少好东西给她,那位姨娘也都笑纳了,谁知道前两天夜里却说肚子疼,吃了颜夫人送来的燕窝才开始疼的。

    颜老爷气得不行,立马让人去请大夫,也把颜夫人喊了来,一顿痛骂。

    大夫还没来呢,谁知道就见了红,新姨娘和颜老爷都以为是孩子没了,更是对颜夫人呵斥一通,新姨娘虽然没说是颜夫人的原因,可她抽抽搭搭的流眼泪,一个劲儿的装可怜,这更是让颜老爷暴怒如雷。

    “后来呢?”今天见颜夫人光彩照人,反倒是那个新姨娘面色有些不好,顾南乔就知道这里面必定有原因。

    “后来啊,大夫来了,把了脉,才知道她根本就没怀孕,见了红不过是葵水提前了。”颜钰君乐不可支道“真是笑死我了,她费尽心思的想要把这顶帽子戴在我娘头上,谁知道最后丢脸的人是她自己。”

    果然如此,顾南乔淡笑着,见颜钰君心情不错,两人又聊起了别的事情。

    从邻水县到州府坐骡车要两天的时间,可是换成了马车,时间就缩短了一半。

    他们是中午出发的,第二天中午就到了。

    昨儿晚上他们都借宿在了农家,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就要见到心上人的缘故,这一路上,颜钰君都紧张到不行,话格外多。

    白天说,晚上说,一路上走来,把她小时候的囧事也给说了,可她依旧还是紧张得不行。

    见她这样,顾南乔忍不住道“君君,我们这都要进城了,你能不能稍微控制一下?你再这么说下去,不怕嗓子废了?到时候你声音嘶哑,还怎么跟他搭讪聊天?”

    “你说的对,可是我好紧张啊,一想到我很快就能见到他了,更是紧张到不行,乔乔,你说我是不是太没用了?”颜钰君呼着气,心砰砰砰直跳。

    顾南乔道“可以理解,毕竟他是你喜欢的人嘛。”

    “啊!你都看出来了啊,我还以为你不知道呢!”颜钰君小脸一红,颇有些不好意思。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君君,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况且听你描述,裴长泾是个很不错的人,他能得你的喜欢,是他的幸运。”顾南乔道。

    “乔乔,你真是我的知己,我就知道你最好,到时候我要你帮我忙。”颜钰君连忙坐在了顾南乔身边,撒娇道

    “我听说裴公子最是喜欢有才华的人,也很喜欢跟人讨论经商之道,可这是我的短处,我对经商一窍不通,到时候你得帮我,跟他聊些经商上的事情。”

    “你就不怕我跟他聊着聊着,喜欢上了他?”顾南乔打趣道。

    “你不会,你身边有墨玉珩这么好看的人了,肯定不会喜欢他。”颜钰君肯定道。

    顾南乔轻笑,确实如此,她心里有喜欢的人了,就算没有,也不会去招惹好朋友的心上人。

    。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猎户家的小悍妻 爱搜书 猎户家的小悍妻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猎户家的小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锦瑟长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锦瑟长思并收藏猎户家的小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