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出乎陆谦玉的预料之外,在这穷乡之处,瓜田之中,除了孤寂的月光和漫天的清风之外,竟然还有美酒,酒自然是美酒了,不是一般的酒水,瓜棚说是瓜棚,可如同一个隐居的房子,内设已经俱,其中有不少是就地取材,当然还有飞翔老鼠顺手牵羊而来的,进了瓜棚,就是一个不大的小厅,只有一个房子,厅的正面是一张床,左首也有一张床,松上村雨将美酒藏得很深,在他的床下,原来有一个小型的地窖,他从里面拿出了一坛子的美酒——状元红,此酒在江南一带比较出名,酒香纯正,喝多了不上头,陆谦玉较为喜欢,除此之外,下酒菜是一小碟的花生米,一盘剥了皮的西瓜,以碟腊肉,还有一只烧鸡,飞翔老鼠说等等,转身出去了,不久之后,拎着一只野兔子回来,在瓜棚之外生出了一堆火,陆谦玉坐在瓜棚之中,详细的询问了松上村雨自东丘山之后的事情,松上村雨言简意赅,并不曲折,老老实实的说了,可见他对陆谦玉还真是以诚相待,陆谦玉乐意交这样的朋友,别管他是什么人,东洋人也好,中原人也好,东洋人和中原人也好,总归是个人吧,是这个江湖里的一个过客,同样是过客,何愁朋友多。

    原来,松上村雨自从魔炎教派大脑东丘大会之后,他就离开了东丘山,他这个人,一向不喜欢与人来往,也不可说,这个人古怪,他就是不喜欢跟那些乱七八糟的人有太多的接触,向来独来独往,一个人逍遥自在,自从魔炎教派攻入东丘山之后,他冲下了山,期间也和魔炎教派的人交过手,杀了几个魔炎教派的人之后,就往南走,他素问江南风景好,所以想来江南悄悄,没想到这一走,就来到了此地,在此地遇到了一个盗贼,当时他住在店里,晚上就遭了贼,他与那人动起手,贼自然就是飞翔老鼠了,飞翔老鼠轻功虽好,手上的功夫了不高,像是这次惹到了陆谦玉一样,飞翔老鼠不是松上村雨的对手,败给了他,松上村雨见飞翔老鼠也是一条好汉,于是就给他放了,第二天,飞翔老鼠找他来喝酒,而且赔了不是,两人成了朋友,于是飞翔老鼠就跟着松上村雨在本地游玩了一阵子,却不想,不到几天光景,飞翔老鼠在家,遭到了仇家的暗算,差点死在仇家的手中!

    飞翔老鼠这个人,不管是什么人,他都敢偷,得罪了不少人,来找他报仇的人,是当地帮派的一个头目,叫做虎头帮,曾经飞翔老鼠洗劫了虎头帮,得到了一枚夜明珠,那是帮主田老虎的至宝,田老虎怎么会放过他,丢了宝珠之后,田老虎大发雷霆,调查了几天,目光锁定在了飞翔老鼠的身上,于是挑了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秘密的来到了飞翔老鼠的家里,飞翔老鼠喜欢喝酒,一喝就多的那种,也不工作,置业就是小偷,不仅是个小偷,像是他这个级别的,应该用神偷,只要是他想偷的东西,就没有偷不到的,在当地比较出名,他出名不是因为他能偷,还有一大部分原因要归功于他的乐善好施,扶贫济困,他把偷来的金银珠宝,一方面留作自己的花销,买酒喝,一方面都送给了当地的贫困家庭,距今为止,受他救助的百姓,不下千户,在百姓心中,这样一个人,无疑是神的存在,田老虎可不管这个,此地是他的地盘,他决不允许有这样一个人存在,而且这个人还胆大的偷到了他的头上,他怎么会放过飞翔老鼠。

    在两个人谈话的收,飞翔老鼠给兔子剥皮洗净了,架在火上靠着,两个人的对话,传到了他的耳朵里面,他轻声笑了几声,说道:“就田老虎那个笨蛋,如果不是我当晚喝了太多的酒,他还能得逞,这个人,是当地的一个大杂碎,我早就把目标放在他的身上了,听说他在外面收了一个珠子,彻夜通光,晶莹剔透,我一听就是好东西,所以就去拿了来,这东西,都是田老虎横行霸道而来的,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有何不可?”

    陆谦玉道:“这个田老虎,的确可恨,后来怎样?”

    兔子肉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飞翔老鼠沉默了一会儿,说道:“那还是多亏了村雨兄,如果不是他,今天挨烤的可就不是兔子,而是我啦。”

    松上村雨道:“陆兄,还是让曹兄好好烤他的兔子给咱们下酒,这事情的经过,我是知道的, 那田老虎也是给我解决的,我不仅解决了田老虎,还把这个虎头帮,交了一个天翻地覆呢,要不然,我也不会用躲在这个瓜田里面,日日吹风,原本我和曹兄是打算,明日动身往南去的,没想到今日遇到了陆兄,要么我怎么说缘分使然呢。”陆谦玉这才搞懂了,原来飞翔老鼠去客店里面,是想趁着离开这里,临走了再捞上一笔。

    陆谦玉好奇的说道:“愿闻其详。”

    松上村雨陆陆续续的说起来。

    就在田老虎袭击飞翔老鼠的那个晚上,松上村雨正好有事情去找飞翔老鼠,因为两人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松上村雨又知道飞翔老鼠是一个侠盗,所以去过他们家,松上村雨正走在路上呢,就看见一帮人鬼鬼祟祟的往飞翔老鼠的家里去,他一时好奇,跟着去看看,等到了飞翔老鼠的家里,就看见几个人将飞翔老鼠五花大绑,押解出来,几桶水浇下去,飞翔老鼠的酒醒了不少,当即就认出了这些人,就是虎头帮的人,他挣扎了几下,结果那绳子是牛筋做的,越挣扎就越紧,飞翔老鼠施展不了武功,肚子上又挨了几下拳头,气的破口大骂,嘴上是舒服了,但招来了更加凶残的毒打,田老虎从人群之中走出来,舔着一个大肚子,为人十分强壮,好像是一头雄性的成年大水牛一样,长得丑陋,他逼问飞翔老鼠夜明珠的下落。

    那玩意早就给飞翔老鼠以超低的价格卖给了一个客商,那客商专门做的又是这一档子生意,不是本地人,所得的银两,飞翔老虎留下了一部分,更大的一部分,都捐给了当地的一家和尚庙,那和尚庙是当地出了名的布施穷人的地方,;银子给了和尚庙,和尚买了米,做了粥,就会下发给穷人,所以飞翔老鼠将很多人都倾囊给了庙里,和尚里面的大和尚,老主持和飞翔老鼠的关系一直很不错。

    田老虎要飞翔老鼠交给夜明珠,飞翔老鼠自然叫不出来,田老虎大怒之下,就要杀了飞翔老鼠,这时候隐藏在一边的松上村雨等不了了,出手救下来飞翔老虎,虎头帮这些人,那里是松上村雨的对手,几下给大发了,田老虎仗着自己有些拳脚和松上村雨过了几招,给松上村雨一剑攒心,他死后,虎头帮的人回去求援,过了不久,数百个虎头帮的人来了,飞翔老虎和松上村雨早就逃之夭夭了,两个人逃到了这个瓜田之中,看见里面一个瓜棚,看守瓜棚得人,曾经瘦过飞翔老虎的帮助,一见恩人有难,当即出手帮忙,把他们安排在这里居住,对外人一个字不提,飞翔老虎就留在了瓜棚里慢慢的养伤,因为距离城里比较远,虎头帮的人一时半会找不到这里来,在瓜棚之中,有数不尽的西瓜可以吃,松上村雨还去了成立一次,购买了不少日用品,包括药材!

    习武之人对于皮肉伤恢复的很快,不到五天,飞翔老虎的脸上就一块伤疤也看不见了,他就跟着松上村雨两个人琢磨接下来应该怎么办,松上村雨主张离开,毕竟虎头帮的人数多,即便没有高手,也是个麻烦,飞翔老虎却一副不以为然,说道:“虎头帮是当地出了名的,损阴德的帮派,调戏妇女,欺压百姓,勾结官服,无恶不作,杀了人,挖个坑就地掩埋了,目无王法,身为武林人士,我们应该替天行道,灭了他狗日的虎头帮,之前我就打算这么干,可那虎头帮中还有一个田老虎,这个人比较难对付,如今田老虎已经死了,剩下一曲怒乌合之众,跟散沙有何区别,虎头帮群龙无首,正好是铲除他们,还当地百姓一个太平。”

    松上村雨听到这个虎头帮如此不是个玩意,除了好事,什么都干做,出了坏事,什么都不做,一时也是侠心翻涌,同意了飞翔老虎的意见,两个人当晚就来到了虎头帮的总舵,设在城中心的一个府院之中。

    虎头帮的总舵还在守丧期,门外飘着白凌,自从田老虎死了,门前的两个大狮子也显得黯淡无光,好像是两个小猫崽似的,两个人不搞虚的,直接从大门打了进去,虎头帮的人拦他们不住,伤了不少人,最后飞翔老虎找到了副帮主,并且把他制服了,刀架在脖子上,让副帮主吩咐着将虎头帮解散了,当时那个情况,松上村雨和飞翔老鼠俩人给一百多人围在一个小天井之中,虎头帮的副帮主给人捏在手中,比起一个蝼蚁还不如,那还能讨价还价,虎头帮副帮主只好哭求着放过自己,答应了解散虎头帮,就这样,俩人没有在多生杀戮,从哪里来,从哪里走,回到了瓜棚之中。

    不出两日,飞翔老虎怕这个虎头帮的副帮主高花样,欲盖弥彰,于是亲自回到了城中去打探消息,这一去可不要紧,想看的没有看见,看见的让他大吃一惊,原来他想的不错,这个副帮主真他娘的不是个玩意,他暗度陈仓,趁着这个时候,居然招兵买马找来了一伙人来帮他们,其中还有为数不少的高手,飞翔老鼠可气坏了,又不是这些人的的对手,只好回到瓜棚中,将这个事情与松上村雨说了,松上村雨一听,更加生气,当即就表示去教训他们,飞翔老鼠以为不妥,他打探过,这次来帮着虎头帮的人,是从杭州城里面出来

    的芜湖帮的人,那是一个大帮派,帮中有不少高手坐镇,松上村雨没有见过芜湖帮的人,很少到江南来,自然不知道这个芜湖帮有什么本事,可陆谦玉知道,他在东丘大会上,见过芜湖帮的人,当时他们还跟陆谦玉一块坐过,陆谦玉听到芜湖帮这个三个字的时候,惊讶了一下,心想:“芜湖帮在江湖上也算是一个正直的帮派,怎么会出手帮虎头帮这样的地头蛇,莫非不是此事还要隐情。”

    飞翔老鼠阻止了松上村雨,告诉他一件事情,“芜湖帮又称作芜湖船人,是江南地区,水路里面最大的帮派,放眼整个江湖,芜湖船人也不好惹,就他们两个人,得罪了虎头帮的人不要紧,说什么,也不能跟芜湖船人硬碰硬。”于是,飞翔老鼠说出了他的计划,他说,芜湖船人是来帮虎头帮的,但他们毕竟是外来人,不熟悉此地的地形,一时半会儿找不要到咱们,咱们何不在这里住下来,等芜湖船人离开了,虎头帮是去了依靠之后,再去找虎头帮的麻烦,这次不能像是上次那么仁慈了,一定要彻底解决了虎头帮不可,他要把那个虎头帮的副帮的脖子拧断了。

    可是计划没有变化快,这芜湖船人好像是住在了虎头帮一样,走了一批,也留下了一批,里面还有不少高手,松上村雨不想在这里与他们耗着了,一连过去了一个半月,就算是再过一个半月,也不见的他们会走,所以松上村雨要去找他们麻烦,当天晚上,松上村雨和飞翔老鼠再一次返回到了城中,与他们打了一场,只是这一次,他们遇到了芜湖高手,松上村雨和飞翔老鼠好不容易才撤退出来,差点给人困在了里面,这一次,他们败露了行踪,芜湖船人出城来找他们,这就是昨天晚上刚才发生的事情,迫不得已,松上村雨和飞翔老鼠才想到了离开这里,虎头帮的事情,他们管不了,也没有能力管了,若是不走,两个人说不定就走不了了,一句话说得好,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陆谦玉听完了事情的经过,带着一种怀疑的态度,说道:“这个芜湖船人我是知道的, 他们是正大光明的帮派,干的是保护江南水路,提防水盗的事情,你说他们勾结虎头帮,只怕里面还有隐情,只有这个虎头帮,既然作恶多端,那就留他们不得,这事既然给我碰上了,那可不能不管。”

    这时候,飞翔老鼠把兔子肉烤好了,拿进来,说道:“可以吃了,我们边喝边聊,依我看,有陆公子这样的剑客跟我们一起行动,那芜湖船人,不足为惧,无论怎么说,让我们就这么离开了,多少心里有点不太痛快,明明知道虎头帮是个地头蛇,不把他铲除了,我飞翔老鼠对不起当地的百姓。”

    三人如坐,酒馆三旬,陆谦玉心道:“来得好,不如来得巧,虎头帮,是非灭了不可,芜湖船人,我也得去会一会才是。”陆谦玉放下酒杯,说道:“今天咱们就喝三杯,多了不能再喝了。”

    飞翔老鼠劝酒,说道:“陆少侠,你有何打算。”

    陆谦玉正襟危坐,说道:“不要叫我陆少侠,大家都是朋友,你可以叫我陆兄,或者是直呼大名,陆谦玉,有何不可。”

    飞翔老鼠笑了笑,说道:“陆兄,我飞翔老鼠,可不敢高攀,不过,陆兄这样年轻有为的侠客,我飞翔老鼠还是愿意结交的,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我和村雨兄离开此地,也是迫不得已,听陆兄的意思,是要帮忙了?”

    陆谦玉笑道:“不是帮你们,是帮当地的百姓,我说就这三杯,咱们收拾一下,马上起程,一起去城里看看。”

    松上村雨道:“有陆兄帮忙,芜湖船人,何足畏惧。那这里的酒,咱们就留着凯旋的回来再喝,不过,陆兄,你好像认识芜湖船人,这里面不会有你的朋友吧,我是不想让你难办,要不然,你和飞翔老鼠去对付虎头帮的人,至于那芜湖船人,就交给我来打理,他们中有不少高手,可要挡住我,可没有那么容易。”

    陆谦玉道:“相识的关系而已,谈不上认识,只是在东丘大会上,说过几句话,照过几个面罢了,就算他们是我的朋友,他们若是有作奸犯科,助纣为虐的事情做出来,我也决不轻饶。”

    松上村雨说道:“陆兄,果然有大侠风范,我松上村雨佩服佩服,既然如此,陆兄,我们这就走吧,早去早回。”

    接着,三个人就离开了瓜棚,往城中的方向走,这个城,不是陆谦玉所住的镇子,而是一个县城,县城临水而建,有水道一条,遍地的芦苇,如今正是深夜,陆谦玉等人脚步很快,走到了县城的时候,差不多天也快亮了,到了城中,不见有几个店铺开门的,街上一个人影也不见,陆谦玉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来,他一声不吭的离开了客栈,等早上大家找不到他难免着急,于是他问飞翔老鼠在城中可有认识的人没有,飞翔老鼠想起来一些乞丐,陆谦玉就把自己的打算跟飞翔老鼠说了,告诉飞翔老鼠,遣人去给自己的朋友传送消息去,告诉他们直接往这个县城来,双方在这里碰面就是。

    飞翔老鼠办事效率很高,他在街上找到了一个中年的乞丐,把事情说了,还给他一些钱,这人信得过,转身就走,陆谦玉在飞翔老鼠的带领之下,直接就来到了县城之中的一家大宅院门前,守丧期已经过去了,门上的白凌给去除了,红灯高挂,不见有什么凄冷的地方,往日里那两个病猫似的大石狮子,又成了张牙舞爪的模样,正象征着虎头帮的所作所为,陆谦玉望着大门,沉思了片刻,低头和飞翔老虎与松上村雨这么一说,两个就明白应该接下来如何办了,三个人来到了后院,陆谦玉纵身跃上高墙,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陆谦玉发现,翻墙有时候可比走大门要容易的多了。

    院落之中没有几个防守,刚刚是清晨,天空还米蒙着一层薄雾呢,院子里的人还没有起床,陆谦玉三个人分头行动,由松上村雨去找虎头帮的副帮主,陆谦玉则去芜湖船人之处,飞翔老鼠在中间接应来头,此行的目的是捣毁虎头帮的巢穴,抓住虎头帮的副帮主,哦,现在应该是帮主,自从虎头帮的帮主给松上村雨一剑解决了之后,副帮主组自然而然的上位成为了帮主,听说他还霸占了原来田老虎的娇媚娘子,这种人,抢夺兄嫂,理应杀之。

    清晨的虎头帮,无人起早,陆谦玉按照飞翔老鼠说的,来到了偏院之中,这里据说就是芜湖船人所在的地方,至少上次来是这样,飞翔老鼠和松上村雨,就是在这里吃了大亏,差点死在虎头帮总舵里面。

    陆谦玉十分小心,跳上了屋顶,揭开了瓦片,往里面看,只见房间里睡着几个男人,此时睡的正香,陆谦玉蹑手蹑脚的,轻功好,几乎不发出一点动静,里面的人根本就察觉不到,陆谦玉心想:“这几个人应该就是芜湖船人,过来帮虎头帮的,他们不出手最好,一点出手,可不真是个麻烦怎么。”陆谦玉正想着,只见一个人从床上翻了一个把式,起身,开始穿衣服,这个屋子里,一共住着五个人,陆谦玉看了又看,确定只有五个人,至于其他的房屋,陆谦玉没有去查探过,这个人起床之后,接着叫醒其他四个人,陆谦玉见他们的穿着,像是芜湖船人,但也不能确定他们是不是冒充的,五个人,起来了,就去洗漱,洗漱完了,推开门,到院子里面练武,院子里很干净,中间有一个大空地,可以用来晨练,这五个人,翻跟头,连把式的,陆谦玉匍匐在房顶上,看的是清清楚楚,对于他们谈话的内容,陆谦玉也尽数可以听到。

    只听,其中一个汉子说道:“这么多天了,我们在这里住了这么久,什么时候可以回到芜湖去。”

    一个汉子正在练拳法,说道:“应该快了,这里的事情容易解决,上次来那两个人,给咱们收拾了一顿,还敢再来不成,再来,可不能让他们活着离开了。”

    有一个说道:“这个田老虎,本来做事就不受待见,现在好了,惹出事情来了,还得咱们兄弟出面来解决,一个诺大的帮派,现在都落到了人家的手里,我看他那个婆娘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在帮里的时候,师傅可没少劝过他,一定让他收敛。”

    练拳的说道:“你就少说句吧,田老虎虽然不怎么地,可也是咱们的师兄弟,这次给人杀了,伤害得也是我芜湖船人的面子。”

    “他早就不是我芜湖船人了,死就死了,师傅就是太爱面子了。不能允许我芜湖人在外面吃了亏。”

    “有一天,你在外面给人欺负了,咱们也会出手帮忙的,一日是芜湖人,众生是芜湖人。”

    陆谦玉听着几个人的对话,渐渐就明白了,这芜湖船人为什么来帮田老虎的场子,原来这田老虎是芜湖船人帮主手下的一个弟子,因为行为不检点,给轰出了芜湖船人的队伍,来到这里,仗着自己的拳脚,建立了一个虎头帮,做事更加的嚣张,他死了松上村雨的手中,立即有人给芜湖船人送出了消息,偏偏那芜湖船人的帮主又是一个护犊子的人,这才派人来收拾飞翔老鼠和松上村雨,整个事情,总算是搞明白了,陆谦玉觉得,芜湖船人这么做,可不地道,虽然他们不是助纣为虐,可这么袒护自己的人,而且还是一个轰出芜湖帮的人,有点不符合江湖上的规矩吧。

    陆谦玉听了一会儿,这五个师兄弟,往下,聊的就是一些琐

    事了,比如说武功招式,还有江湖上的一些事情,陆谦玉从中得知,芜湖船人这次也出动了不少人马,参与到武林盟追击魔炎教派的行动中,现在很多人都撤走了,去跟帮主汇合,虎头帮中就剩下了这么五个弟子,看他们的武艺,不怎么高,但也不低了,一个个都是好手,原本的人数要更多,昨天才走了二十几个人,这些人对付飞翔老鼠和松上村雨倒也足够了,是难缠的村子,陆谦玉不想再听下去了,他觉得,他来这里看就是解决事情来的,这五个芜湖船人的弟子,并非是什么坏人,就连他们自己也说田老虎做得不对,陆谦玉心想:“若是好说好商量的,把这件事情解决了也就是了,犯不上大动刀枪,难免出现死伤,那可多有不值当了。”他正想着呢,这五个人练完了功夫,大汗淋漓的,就要回到屋子里面去,陆谦玉站了起来,向下面喊道:“各位,冒昧打扰了,我今天前来,只有一件事情。”

    五个人大吃一惊,陆谦玉什么时候在屋顶上,他们竟然一点都不知道,这是武林的大忌,倘若陆谦玉释放冷箭,这五个人,岂还能活?

    陆谦玉说完,就跳了下来,有意卖弄了一下轻功,落地竟然没有半点声响,对方面的人看了,一个个面面相觑。

    一个人说道:“阁下是?”

    陆谦玉拱拱手,说道:“我是陆谦玉。”

    五人哗然,有兵器的,亮兵器,没有兵器的,摆好了架势,江湖上还有几个门派不知道路钱玉这三个字的,他可是武林盟的叛徒,这么多年来,自从武林盟创立,还从未有人想收到过陆谦玉这样的待遇,受到了武林盟的面追杀,芜湖船人,在江湖上也是排的上号的大帮派,听到了陆谦玉这三个字,无不动容,身为武林盟的一份子,无论是谁见了陆谦玉,都要想办法抓捕。

    芜湖船人快速地变化阵型,将陆谦玉围在中间,防止陆谦玉跑了,当然也有人面前这个人不是陆谦玉,哪有人会主动承认自己就是给武林追杀的人的呢,这不是傻子吗?

    一个人问道:“你当真是陆谦玉,有什么证据?”

    陆谦玉道:“陆谦玉,就是陆谦玉,我就是陆谦玉,为什么要欺骗你们,说我是别人,你们不信我是陆谦玉,也不要紧,可我认识你们。”

    芜湖船人看见了陆谦玉手里的孤寒剑,一个人道:“错不了,那是孤寒,他就是陆谦玉,我在东丘山见过他。”

    陆谦玉哦了一声,说道:“幸会,幸会,既然我们见过,那最好不过了,现在我是陆谦玉,你们不会怀疑了吧?”

    既然是真的陆谦玉,芜湖船人如何能不紧张,他们震惊片刻,为首的人说道:“陆谦玉,整个中原武林的各方势力,都在追杀你,你还敢出来,胆子也是真大。”

    陆谦玉笑道:“胆子大的吃饱饭,江湖就是这么大,总不能因为一些人追我,我就要挖个坑把自己埋了吧,或者找个地缝钻进去,那可不行。各位,我今天来,可不是来找麻烦的,只是有一点小事要办,办了就走,咱们和芜湖船人,井水不犯河水,你们要拿我陆谦玉,是受到了奸人得挑唆,我陆谦玉不怪你们。”

    芜湖船人了解陆谦玉的实力,帮主也曾经说过,陆谦玉的剑法很高,绝对是一个危险人物,与他对手,一定要千万小心,这五个人,自忖没有人的实力在陆谦玉之上,一旦打起来,一个都跑不掉,陆谦玉倘若要杀他们,简直就是易如反掌。

    芜湖船人思考了片刻,睡也不敢动手,说道:“说罢,陆谦玉,你找我们什么事情。”

    陆谦玉道:“我不是找你们有事,我是找虎头帮有事,实不相瞒,不是我故意要听你们说话,但是我听到了,你们原本和虎头帮的联系不是很大,那田老虎已经死了,你们何必助纣为虐,保护虎头帮呢,他在当地,名声怎样,你们比我还要清楚,芜湖船人,在江湖上也是响当当的帮派,何必为了一个死去的人,而断送了自己门派的名声?”

    芜湖船人明白了陆谦玉的目的,说道:“陆谦玉,你要灭了虎头帮?”

    陆谦玉以沉默代替回答。

    芜湖船人道:“田老虎是我们芜湖船人,他如今给人杀了,我们非报仇不可,人不是你杀的,那就是你的朋友了吗,你跑这里来,给你的朋友出头?”正说着话呢,一个物件从天而降,往说话这个芜湖船人脑袋上砸落,那人闪了一下,一看,居然是个人头,接着一个人影走了进来。

    松上村雨说道:“田老虎是我松上村雨杀的,虎头帮的副帮主,还有副帮主的姘头,田老虎的娘们,也让我一并杀了,这个婆娘,居然在被后偷袭我,田老虎尸骨未寒,她居然和副帮主偷奸!”

    芜湖船人见过松上村雨,怒道:“松上村雨,你好大的胆子,你杀虎头帮的副帮主,这个我们不管,可你杀了田老虎,我们就不能不管,你当我芜湖船人无人是不是,居然这么羞辱我芜湖船人,今日你来得正好,上次让你侥幸跑了,这次我看你还能逃得了吗?”

    陆谦玉斜睨着松上村雨,发现松上村雨的胳膊上受了一点轻伤,是用刀子划的,就问他:“村雨,你这是怎么搞的?”

    松上村雨道:“我刚才抓了那副帮主,他正躺在那个娘们的床上,让我好找,一不留神,再跟副帮主打斗的时候,给那女人划了一刀,不过不要紧,一点小伤,不碍事,那女人给我一剑杀了,我把副帮主的脑袋砍下来,带了来,这下虎头帮群龙无首,一定要散了不可。”

    想不到松上村雨柔柔弱弱的,做事居然这般雷厉风行,陆谦玉道:“飞翔老鼠呢。”

    飞翔老鼠在屋顶上喊道:“陆兄,我在这呢,虎头帮的帮中,正在往这边赶来。”说着,跳了下来。

    三队五,对方都是高手,五个芜湖船人观察局势之后,更加不敢动手了,为首那人,是用刀的男子,说道:“陆谦玉,今天我们是不能给田老虎报仇了?”

    陆谦玉笑道:“只怕是不能了,即便你们的帮主来了,我也要这么说,不光是今日,明天,以后,田老虎的死,都是罪有应得,松上村雨是我陆谦玉的朋友,芜湖船人有什么误会,可以尽管来找我陆谦玉。”

    芜湖船人道:“好,好你一个陆谦玉,现在你是罪名加深,得罪了武林盟,真不怕再得罪我芜湖船人,你有种,我们后会有期,走着瞧好了。”

    陆谦玉心道:“一个罪名也是罪名,两个罪名也是罪名,田老虎罪有应得,你芜湖船人,不分青红皂白,颠倒是非,与我陆谦玉有何想干,我陆谦玉不想与你们结交,还怕了你们不成?”陆谦玉笑道:“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了,不过在你们走之前,我还是要提醒你们一句,武林盟之中是有叛徒存在的,但是那个人可不是我陆谦玉,你们小心为妙。”

    芜湖船人冷笑道:“你现在开始给自己辩解了,这话,还是说给武林盟去吧,我只会一五一十的将这里的实情告知我们的帮主。”

    陆谦玉摆摆手,说道:“话不投机,告辞。”说着,大步向门外走去,正好有虎头帮的帮中支援过来,陆谦玉踢开了几个,施展拳头,打开了一条出路,十多个虎头帮的人,怎是陆谦玉的对手,都给解决了,陆谦玉不想杀人,只告诉他们,虎头帮帮主已经死了,让他们回家去好好生活,日后再见到他们作恶,陆谦玉一定要杀了他们不可。

    虎头帮的人,多半是附近的强盗,还有流民组成的队伍,素质很差,没有几个会武艺的,兵器也参差不齐,给陆谦玉这么一吓,纷纷让开,过了不久,就开始收拾东西,拿上大院中的财务离开了。

    芜湖船人在这里吃了憋,不好意思说,他们大不过陆谦玉,留在此地也是无用,上面又催得很紧,他们干脆离开了县城,前去找队伍汇合去了,解决了这里的事情,陆谦玉是一脸的轻松得意。

    县城的百姓,对于虎头帮的覆灭,掌声雷动,官府出面,收拾了虎头帮的大院,把尸体都抬走了,陆谦玉等人,他们就好像是不知道这件事情一样,绝对不敢去找陆谦玉等人的麻烦,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就过去了,虎头帮日渐强大,虽然他们和当地的官服混的不错,但官就是官,匪就是匪,官匪可以合作,但绝对不是一家,虎头帮始终也是当地官服的一个心腹大患,如今灭了,他们巴不得的事情,不感谢陆谦玉都不错了。

    陆谦玉三个人,找个酒馆,要了一桌子的饭菜,一边喝酒,一边吃肉,一边等着许来风等人,许来风等人,接到了乞丐的消息,启程来到县城,现在正在路上,陆谦玉问起松上村雨下一步的打算。

    “村雨兄,这里的事情圆满收官,虎头灭了,百姓高兴了,接下来,你要去干什么?”

    松上村雨想了想,说道:“我的意思是要往南去,那边山清水秀,我可以走访名山大川,随便也拜访一些剑术名家,与他们比剑。”

    陆谦玉问飞翔老鼠,“那你呢。”

    飞翔老鼠正喝着酒,说道:“偷到的生计,总不是长久的办法,我也想跟着村雨兄去南方看看,找点事情干。”

    接着,两人又问陆谦玉,“你接下来要去哪?”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东丘 爱搜书 东丘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东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江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丘并收藏东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