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灵狼帮主莽青松带着温震,福满楼以及另外二十几名灵狼最强悍的高手,来到在东厂附近,在非常隐蔽的地方隐伏起来,等到合适的时机,便会采取雷霆手段,袭击东厂。

    “帮主,那位骑马离开的女子就是东厂的提督夜玉。”温震与夜玉打过交道,认识后者,在见到夜玉驰马离开东厂后,立即向莽青松低声告知。

    莽青松听了,心中大喜。东厂双头都不在厂,那么东厂将是最为薄弱的时候,这对灵狼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另外,东厂提督不带侍从离开,也给了他一个可乘之机。

    莽青松抬手拍了拍福满楼的肩膀,低声吩咐道:“满楼,你去跟踪尾随夜玉,看她去哪儿,记住,不要轻举妄动,不要打草惊蛇。随时将她的行止告知本座。”

    福满楼受宠若惊,连忙答应:“是!”

    温震眼中浮现失望的光芒,从护法的排名来说,他排在福满楼前面,以前凡有重大的行动,都是他先,而今帮主却把跟踪夜玉的事情交给福满楼去办,这说明经过劫法场的行动之后,他在帮主心目中的地位下降了。

    ~~~

    寒苑。

    经过张麟和卢俊义的整理,寒苑变得和兰苑一样整洁。

    井栏上竖起了发电烧水装置,墙上架起了引电装置。要是打闪电,那么就可以给七星神棒充高压电了。

    后院。

    虽然周边堆着许多枯枝杂草,但是,地面上还是非常整洁,使得整个后院显得更为宽敞。

    “这两天有什么消息?”张麟一边练功,一边有一句没一句地询问卢俊义。

    卢俊义嘴里叼着一根青草,在旁边观看张麟的练功,一边用没有表情的腔调回答道:

    “秋霜当了后宫内史,成了后宫女官之首。”

    张麟与上官婉儿和秋霜的关系都很好,这一点卢俊义心知肚明,因此在说话时,语气相当平和,态度不偏不倚。

    上官婉儿被打入地宫,她的位置空出来了,自然需要有人去填补。秋霜的能力,张麟是见识过的,她接任上官婉儿的位置,也是顺理成章的。对此,他没有表示什么,只是随口又问:“外面还有什么消息吗?”

    “外面?”卢俊义想了想后回答,“幽州遭到突厥鹰师的包围,狄仁杰向朝廷发来告急塘报,请求援兵。”

    “神都城外呢,李败德有没有新的动向?”张麟又问。

    “今日有三万江南府兵加入了李败德的阵营,而我军也增派了两万援兵,归殷周将军调用。双方之间依然保持着胜败未分的对峙状态!”卢俊义详细地介绍了神都内外的情形。

    李败德真能折腾,之前从关内道以假虎符调来三万府兵,这次没用虎符,居然又从江南道调来三万府兵!怪不得武则天对于动李败德,慎之又慎!他的根系很深,势力真正不小!

    如今两军之间真的处于胶着的势态。武则天没有危机感,所以不会想到自己,也就是说,自己还得在寒苑继续呆下去。

    有那么一段时间,张麟希望李败德的叛兵与朝廷大军一直胶着下去,这样,他就可以一直呆在寒苑。

    呆在寒苑,没有危险,相反,他有大把的时间练功,要是在这里能把轻功练好,能够做到像梅花针刺客一样,出入自如,那反而是大好事。

    是的,必须要把功练好,最好能掌握轻功,能够做到高来高去,那样才好。

    不然的话,不管自己受到多深的信重,立了多大的功劳,封了多高的爵位,只要惹武则天不高兴了,她一句话就可以把自己一撸到底,说打入冷宫就打入冷宫,说杀头就杀头,自己没得任何选择。

    “俊义,你可以教我轻功吗?”张麟停下来,一本正经地问卢俊义道。

    听到张麟想练轻功,卢俊义的眼中浮现一抹亮光,不过他很快就摇头:

    “轻功与拳脚上的功夫不一样,需要旷日持久的功力,最好是从童稚时期练起。我觉得你现在起步太晚了,筋老骨硬,事倍功半,难见成效。”

    张麟听了很是泄气,不过想到自己的拳脚之功夫也是意外练成的,或许轻功也可以,毕竟自己属于跨越时空者,而且是魂穿,原身有一定的武功基础,不能以常人常理进行忖度。

    “能不能练会无所谓,你只需告诉我,你教不教我?”张麟摆了摆手,语气坚决。

    “教是没有问题的。就怕你练不会而气恼,那样就反而不好了!”卢俊义长身而起,走到张麟面前,面带揶揄。

    “既然没有问题,那还废话什么,开始吧。”张麟抬手一挥,语气不容置疑。

    “练轻功很苦的,你真的想学吗。”

    见张麟一心想学,卢俊义也来了兴趣,一脸严肃地问道。他倒想看看,张麟能不能学会,或者,对一件没有成效的事情,他能坚持多少时间。

    “你看我像怕吃苦的人么?”

    张麟下巴一抬,脸上浮现满不在乎的神情。

    “不怕吃苦好!”卢俊义颔首微笑,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根树枝,脸上带着庄重的神态,指指点点,侃侃而谈:

    “普通之人,头轻脚重,所以才能够直立行走。而练轻功之人,能做到头重脚轻。头重脚轻并不是要倒立行走,而是将身的重力提举到头上,使得脚下轻如无物,能够飞举,能够不沉。不用奔跑鼓势,就能起高跃远。起如飞燕掠空,落如晴蜒点水,着瓦不响,落地无声。”

    噌~

    卢俊义双足在地上一蹬,他的身体就如同入云之龙一般,窜起到两丈高,而后在半空之中斜移了几尺,又如同兴奋的鹞子在翻身一般,连续做了几个空翻的动作,最后轻飘飘地落在地上,脸不红,气不喘,做了一个完美的示范。

    “我就想要这样的境界。”张麟心神向往,雀跃鼓掌道。

    “你想要就能要到吗?这个境界我练了二十年。”卢俊义用手摸着小胡子,嗤笑一声道。

    “你练了二十年?”张麟露出惊讶和佩服的表情,“你跟谁学的?”

    “当然是我师父!”卢俊义下巴一抬,露出自豪的神色。

    “能说说你的师父吗?”张麟好奇地问道。

    “我师父是一位世外高人。”卢俊义眼中浮现浓浓的发自内心的敬意,眼睛望着很遥远的方向,语气庄重,充满感情地说道,“他武功极高,曾经帮太宗皇帝打过天下,后来经过了一些世情的变幻,他老人家看透凡尘,急流勇退,隐于江湖,不问世事。”

    对于这一点,张麟并不吃惊,因为卢俊义武功这么高,有一位很牛很高明的师父,是很正常的事情,要是他被告知,他是无师自通,自学成才,自行修炼达到这么高的境界的,他才会吃惊的。

    不过张麟心里还是有不解,有困惑,卢俊义有这么牛的师父,他自己的武功又这么高,在第一次见到时,他怎么还是羽林卫的一位军曹呢?心里有了这种想法,嘴里自然而然便问了出来。值此忧患困顿之时,卢俊义还跟着他,说明他俩有不同寻常的缘份,不是泛泛之交,因此他觉得很有必要对卢俊义做深入详细的了解。

    “唉,这事说来话长,只可惜这里没有酒。”卢俊义长叹一声,感慨万千地说道,一副有很长的故事要说的样子。

    张麟走到卢俊义的身边,轻拍他的胳膊,语气温和,循循善诱道:

    “跟我说一点呗,反正咱们现在闲着也是闲着。”

    “行!”卢俊义用审慎的目光看了张麟一眼,心里觉得现在向他透露一点自己的身份讯息,也没有什么妨碍,便微笑点头。。。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我在大唐当秀男 爱搜书 我在大唐当秀男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我在大唐当秀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干越箫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干越箫声并收藏我在大唐当秀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