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蒋苹:“知道柳阳什么身份吗?是共.党的中.共绍兴县.委书.记,是领导绍兴共.党的头目,那个靳培元是县委办公室负责宣传和发展人员的办公室主任,说重不重要?那个计凡就是他们发展的新党.员里的佼佼者。”

    陈云霆也被惊到了:“那……计凡是放不出来了吗?”

    蒋苹:“我刚说了,说出我们想要的东西就可以放了他,要是想见见他,开导开导他也不是不可以,答应我一个条件。”

    陈云霆下意识的摇了摇头:“如果还是昨晚那个条件,我拒绝,大不了人我不救了,我也是受人所托。”

    蒋苹轻笑:“哈哈哈,光天化日的我也不会那么过份,亲我一下,我就让见计凡,但成或不成还是要看他自己的觉悟。”

    陈云霆:“为什么总是强人所难。”

    蒋苹挑了挑眉:“不为什么,就是看上了。”

    陈云霆的脸一红:“……”

    蒋苹:“亲一下,救一条命,说这交易值不值?”

    想起胡阿姨伤心的神情和计凡一脸阳光的模样,陈云霆犹豫了,抛开脸面和尊严来讲,这交易实在是太划算了,可是……

    陈云霆还在犹豫,一个不留神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腰被蒋苹紧紧的抱住了,蒋苹略一用力,陈云霆站立不稳一下就跌到了蒋苹的怀里,反应过来的陈云霆正要稳定重心脱离蒋苹的禁锢,却感到唇上一热,蒋苹的吻带着些许的香气就软软的贴了过来。

    陈云霆一惊,马上想开口喝止,蒋苹却趁机将灵活有力的舌头挺了进来,陈云霆完全被蒋苹大胆又突然的举动给搞晕了,傻傻的站在那里不知所措,任凭蒋苹如此缠绵又激烈的完成了这个突如其来的吻,终于,蒋苹满意的放开了陈云霆。

    陈云霆这才反应了过来,一种淡淡的屈辱感和羞涩感涌上心头,轻轻的咬了咬唇:“……好、好……”

    一时间竟不知如何形容蒋苹这个人,说她坏么?各归其主而已,昨晚还私自放了自己,也算不上,说她趁人之危么,或许有吧,但她对给予了十分划算的回报,一个吻换一条命。

    蒋苹轻舔着嘴唇一脸回味的样子,看向陈云霆的眼光更加妩媚动人了,蒋苹:“味道真不错,好了,可以去见计凡了。”

    陈云霆:“……我还没答应……而且,是、亲的我……”

    蒋苹:“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不该这么计较一个女人如此动情的吻,反正……吻也吻了,爱去不去,机会掌握在手里。”

    陈云霆心一横:“去。”

    蒋苹打开办公室的门冲外边走廊里喊了一声:“小张,带这位少爷去见下计凡。”

    小张:“是,特派员。”

    很快,陈云霆就跟着警.卫来到了后院关押处,计凡一个人呆在一个小小的牢.房里,见陈云霆过来抓着铁栏杆就贴了过来:“陈少爷来了!”

    陈云霆看了眼计凡凌乱的头发和有些脏了的衣服,脸色也疲惫不堪,很明显的昨晚一夜都没有睡觉的样子,陈云霆:“计凡,在这儿受苦了吗?”

    计凡:“没有,他们还没打我,只是说让我好好想想,想好说出来就可以放我走。”

    陈云霆:“要知道的话就说出来吧,昨天没回去,爹娘已经担心了一夜,娘眼都哭肿了,今天一早就求我来想办法救出去。”

    计凡:“陈少爷,我、我不能说啊,我现在刚入.党,怎么能做出这种出.卖同.志的勾当!”

    陈云霆:“什么党不党的,做做生意赚点钱养活爹娘不是挺好的,干吗非要跟这些亡命徒搅和在一起?”

    计凡:“陈少爷,没有接触过共.产.党,、不懂我们的理想和目标,我不能放弃。”

    陈云霆:“爹娘和柳阳、靳培元,选一个。”

    计凡懊恼的抓了把凌乱的头发:“我、我没法选!”

    陈云霆:“现在风声这么紧,柳阳和靳培元自身难保,不可能出来救的,难道打算一辈子被关在这里吗?我不是任何一个党.派的人,我只是给带个话,清党大队的人说了,说出柳阳和靳培元的藏身之处就放走,我也只能帮到这儿了。”

    计凡在小小的牢房里快速的踱起步来,几分钟后,似乎是下定了决心,冲陈云霆道:“谢谢陈少爷想办法来见我,我决定了,继续留在这里,我娘……我娘那里,还请……请好好安慰一下……”

    说到这里,计凡的眼泪刷的一下就下来了,看得陈云霆的心里也好一阵揪得难受,没想到这个年轻人的执念这么深,也不知道共.党都是帮什么人,竟能把人迷惑成这个样子。

    话已至此,陈云霆知道再多说也是无益,只好安慰计凡:“我会把话带到的,也别太灰心,说不定风声过去后柳阳会派人来救。”

    计凡哽咽着:“谢谢陈少爷为我冒这个风险,也向我昨天骗来报社真心的道个歉,我确实没想到会有清党大队的人来……”

    陈云霆:“算了,都过去了,我走了,好好保重。”

    陈云霆心情沉重的回到办公室,蒋苹:“怎么样,劝说成功了吗?”

    陈云霆摇了摇头:“我回去了。”

    蒋苹低低的说了句:“我很好奇穿女装的样子。”

    陈云霆现在刚意识到刚刚蒋苹就有意无意的提了一句‘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的话,现在又这么说,莫非她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份了?正想开口问句什么,蒋苹已经打开办公室的门冲外边喊了声:“小张,送陈少爷出去。”

    马上,警卫就把陈云霆带出了大门,张铁塔默不作声的把马缰绳递了过来,陈云霆没有开口,张铁塔也没问,两人上马回了湖口镇,胡阿姨一见陈云霆回来,马上就起身过来询问情况,陈云霆把消息一说,胡阿姨一边流泪一边无奈的责骂着计凡:“这个傻小子,吃了什么*药,非要自己作死啊……”

    陈云霆叹了口气:“胡阿姨,您要不舒服的话就回家休息几天吧。”

    胡阿姨抹了抹眼泪:“人各有命,我伤心难受也没用,少东家放心吧,我会安心上工的。”

    陈云霆也没再说什么,回到柜上犹自回想着蒋苹对自己所做的一切,这个女人,句句‘我看上了’,到底是想做什么?明知道自己娶了亲——就算发现自己是个女儿身,也知道自己身边有个九儿了,又想到在自己成亲那天晚上,蒋苹曾专门去贺喜,还说了句‘不合适可以离’,这个蒋苹……也真是个难缠的角色。

    几天后,孟卓业的保卫团集合了主要兵力300人浩浩荡荡的杀向了象鼻山,看到新闻的人们,有的说那帮土匪是该整治整治了,有的则说孟卓业这300人还不够好汉帮的人练手的,传闻好汉帮可是有□□之众,虽然不知道真假,但总是要比保卫团这点人要多、要强的,各种舆.论都有。

    陈云霆看着报纸,心里回忆着几些日子去象鼻山偶遇白云飞的事,那5个山头,□□肯定是有的,孟卓业这帮人基本就是去做做样子,根本不会真正下狠心打的,他可没那么傻,知道王意文刻意出的损招还硬往上撞,两人各有自己的如意算盘。

    奇怪的是,孟卓业的队伍一去三天,居然完全没了消息,保卫团的人没有人回来,也没听说被歼灭,就这么如泥牛如海般没动静了!一时间全城的百姓都沸腾了起来,又有人传闻保卫团被好汉帮全歼了,有的说保卫团全团都投奔了好汉帮……

    对此陈云霆也颇是有些意外的,全歼和投降的可能性都不大,很可能是好汉帮的人把保卫团的人囚了起来,就是不知道好汉帮这么做是什么目的了,这次剿匪明确要求各乡镇保安队也要一起参加,没想到陈良和竟然告假说自己拉肚子躲着没去,倒是孟二冬做为副官义不容辞的也跟了去。

    这三天的时间,王意文可是比保卫团还忙碌,一连发布了几道政令,用三天的时候把全城的钱庄都整顿了一遍,毫无疑问的,最后又挑出了几家愿意合作的以官方指定的形式准许经营,其他钱庄则停业的停业、关门的关门,虽然也有几家原来是孟卓业罩着的钱庄去县公署表达了不满,但眼下整个保卫团都下落不明的情形下,明显的就没了底气,最后基本都被王意文拿下。

    陈云霆甚至怀疑王意文是不是跟好汉帮的人达成了什么协议,这次是故意给保卫团的人下了个套,但这件事自己不知道内情,又找不到什么把柄,也只能是凭空猜想,三天后,保卫团的人终于衣衫不整、丢盔卸甲的回了城,人员竟然破天荒的没有折损,去的时候带的枪支弹药全部没了踪影,就连干粮、水壶、军装制服都被好汉帮的人缴了去,多数人都是穿着背心裤衩回来的,可真是一下就丢尽了保卫团的脸,不过,保卫团的人本来也是一伙地痞流氓,也谈不上什么脸面,恐怕陈良和正躲在哪家妓.院里暗笑这次幸好自己没去。

    保卫团的人是7月24日中午被放回来了,这天正是大暑,300号人顶着大太阳没精打彩的从几十外走路回了城,去的时候有的军官骑的马和一辆孟卓业开的破吉普车都被扣了,孟卓业刚进城,王意文就亲自带着县公署的人来迎接了,还美其言曰的在县公署院里给各位兄弟备了酒席,恭贺保卫团剿匪归来,孟卓业就知道是王意文故意用这个招来羞辱自己,但现在这个样子还谈什么羞辱,兄弟们早已饥渴难奈一早就没进水米了,见县公署大院已经摆好了酒菜汤水,也顾不得这许多了,一个个像是饿狼般冲过去就是一阵豪吃猛喝。

    王意文亲自端着碗酒走到孟卓业面前:“哎呀,孟团长,去剿.匪,怎么闹成了这般光景?们这是让好汉帮的人给扒了?”

    孟卓业:“好汉帮的人有□□,我这300人能活着回来就不错了,现在装备大损,王县长也应该拨款补充下吧,否则以后这安保工作可没法做了。”

    王意文:“也是,听说孟团长一进山就入了好汉帮的圈套全员被捉,倒也真是没有耗费一枪一弹、没有损伤一个兄弟,这确实也不容易了,哈哈,放心吧,我已经向上边打报告批了1万块钱给孟团长做补充了,也算是犒劳一下辛苦的弟兄们吧。”

    孟卓业眼皮耷拉着:“就1万块钱?连买弹药装备都不够,制.服也得重新配。”

    王意文:“先少买点儿,现在又不打仗,再说了,剿.匪这事儿又不是年年有,制.服嘛,我记得之前库房里不是还有些以前孙传芳部队遗留下来的,先凑和穿着,上边又没要求。”

    孟卓业:“……”

    王意文:“这1万块钱可是我费了好大力起才申请下来的,孟团长要是嫌少的话,我县公署正好还缺笔办公室修缮的费用……”

    孟卓业:“1万就1万吧,总比没有好。”

    王意文又低下头拍了拍孟卓业的肩膀:“被困这几天,城里的银号和钱庄都姓王了,哈哈哈,不好意思啊!”

    孟卓业差点被一口酒呛死,脸憋得透红:“……欺人太甚!”

    王意文:“哪里哪里,以前在绍兴盘踞多年,该赚的也赚了不少了,我当上县长后也得捞点不是?有钱一起赚嘛!”

    孟卓业:“也别得意太早了,风水轮流转!”

    王意文抬头朝院里吃喝得狼藉一片的保卫团人员喊了声:“兄弟们吃好喝好!”

    这天之后,保卫团的元气大伤,但在城内吃拿卡要的气焰却不仅不加收敛,反而更加变更加变本加利起来,孟卓业和孟二冬私下里还和独龙部队和砍头营两小拨土匪搭上了线,开始官.匪结合在绍兴各市镇郊远的路上抢劫民财,王意文是明白怎么回事的,只派人暗地里进行了打探,表面却不动声色。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乱世红颜(GL) 爱搜书 乱世红颜(GL)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乱世红颜(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媚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媚生并收藏乱世红颜(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