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谢文东根本无意收复6寇,而且他心里明白的很,6寇是不可能背叛向问天返来投靠自己的,如果6寇真叛到自己这边,那肯定是他居心不良,他约6寇见面,想把他气倒才是真的,

    通过刘波的调查,他知道6寇有旧伤在身,而且他打电话专门为此事咨询过,了解到以6寇现在的状况最怕的就是急,上火,动气,这会引旧伤的加重,在谢文东看来,如果能吧6寇气道甚至直接气进医院里,那是再好不过了,自己拿下曲靖,控制整个云南就变得容易的许多,

    他的几番话说下来,的确让6寇又怒又气,又是窝火,咳嗽不已。

    另一边褚博带着三名兄弟在饭店的周围慢慢走动,他可不是在闲逛,而是在寻找有么有危险的存在,当他转到饭店对面的一家棋牌室的时候,他停住脚步,看了看棋牌室的楼上,回头有瞧了瞧饭店,他皱了皱眉头,对身后的几名兄弟甩头说道:“我们进去看看!”

    棋牌室和饭店刚好相对,而且楼上也对着楼上,如果棋牌室的二楼暗藏着杀手,那么可以直接从棋牌室的窗口射冷枪,打到饭店包房内的谢文东,为了安起见,褚博还是想上去巡视一番,

    进入之后,棋牌室的服务生立刻迎了上来,笑问道:“先生们几位?”

    褚博边环视左右边说道:“四位!”

    “一位十八,先生这边交款!”服务生将褚博引到收银台,随口问道:“先生想坐楼上还是楼下?”

    在一楼,褚博没有看到扎眼的人。他边掏钱边说道:“楼上”

    “好的!”

    交完钱后,服务生将褚博等人引到楼上,接着记下他们点的饮料,然后转身离开了,

    褚博带着三名兄弟,在桌椅之间过道中慢行,看起来是在寻找空位。实际上是边走边观察在座的每一个人,

    棋牌室的生意很好,客人很多,尤其是二楼,比一楼要热闹的多,十八快钱一位,虽然棋牌室的价格不菲,但店家提供的免费的饮料,玩具以及场所,也算是物有所值了,穿过长长的过道,褚博来到靠窗口的位置,身形顿住,

    靠着窗口的桌旁坐有四名年轻人,看样子都未过三十,私人皆是寸头,衣着比较随意零散,不过他们的表情可不像其他玩牌者那么投入,一个个皆是冷着脸,面无表情,手里拿着扑克牌,眼睛却不时的瞄向窗外,

    褚博抬头,垅目向窗外瞧去,一街相隔的黄山饭店清晰的出现在眼前,通过巨大的落地窗,能清晰的看到二楼包房内的情况,此时,谢文东正在喝6寇交谈,只不过通过窗户。看不到谢文东的身形,经验丰富的五行兄弟齐齐的站在谢文东的左手边,档在窗户的那一面,想谢文东护得死死的,

    看罢,褚博暗暗点头,赞叹五行兄弟不愧是杀手出身,明白哪些位置最危险,最容易受到攻击,看似随意的站位,却完隔断了外界可能生的袭击,

    见褚博等人站在自己桌前久久没有离开,四名青年人中的一位放下手中的扑克,抬起头来,疑声问道:“你们有事吗?”

    褚博没有答言,目光下落,看向私人脚底下长长的黑兜子,四人没有忽视他的目光,靠边的两名青年不约而同的伸出脚。将兜子向里推了推,褚博目光一凝,随后咧嘴笑了,冲着那名问话的青年说道:“没事!”

    说着话,他转身走到一旁相邻的桌前,一**坐下。这桌正有两对青年男女在嘻嘻哈哈的边玩扑克边聊天,见一名陌生的青年坐了过来,四人同是一怔,随后一名男青年说道:“这里已经有人了。”

    诸博板着脸,两眼冒着阴阴的寒光,直视哪青年,冷冰冰低道:“我就是要坐在这里!”随着他的话音,三名文东会的兄弟也围上前来,冷冷注视着对方。

    一看他的模样,就走到不是好来头,四名青年男女露出惧色,三名话都没说,纷纷拿起自己的东西,让到远处的空桌。把他们吓跑之后,诸博等人纷纷落座,时间不长,有服务员送上他们刚才点的饮料以及扑克。

    诸博将扑克的包子皮撕掉,倒出来,对三名兄弟说道:“我们来试试手气。老规矩,五块钱底,上不封顶。”

    三名文东会人员笑了,点头说好。他们心里都明白,玩扑克耍钱是假,盯紧邻桌的那四名青年才是真。说话之间,他们纷纷将衣扣解开,将腰间的手q挪到既隐蔽又能一下子掏出来的地方。

    他们玩的是‘拖拉机’,五块钱的底是不大,但上不封顶可就大了,一百二百、一千两千的都可以向里面砸。表面上看他们玩得尽兴,而实际上,四人的目光一直没离开旁边的那几名青年。

    同一时间,另外一边的姜森带着血杀兄弟进入饭店,一波兄弟上到二楼,而他自己则带另一波兄弟来到一楼。他们着许多人将一楼饭厅的位置基本占了一半,而另一半则被6寇安排的南洪门人员所占,双方虽然未直接说话,可是心里也都明白对方的身份。

    整个饭厅,座无虚席,但一边黑、一边白,场面异常壮观。他们都不吃饭,只点茶水,但是却把饭店的座位都给霸占了,正常来吃饭的客人无法就坐,只能纷纷摇头离开。

    饭店的经理看到这番景象,一个劲的擦冷汗,怀疑是不是有人故意来和自己捣乱,交合自己不能正常做生意。不过看对方的架势,哪逼人的肃杀之气,又让经理不敢上前询问。

    一楼饭厅的人虽然多,但却安静的出奇,没有说话,也没有人妄动,对方只是默默低相互注视着。

    就算是素昧平生的两个人对视久了,都可能产生敌意,何况他们本身就是水火不容的敌人。

    很快,一名南洪门汉字先打破沉默,手指着距离他最近的血杀人员,怒声骂道:“td,你看什么?”

    血杀人员虽然低调,但名声在外,从骨子里透出高傲,哪受过这样的辱骂?那人哼笑一声,仰头说道:“我看你怎么的?不服吗?哪咋们就出去比划比划,我让你十个的。”

    “***,老子还没见过你这么嚣张的!”说着话,南洪门的汉子挺身站起。血杀那位也不相让,随即起身。见他俩要动手,呼啦一声,饭厅理的众人齐齐起身,一个个将手摸向腰间,抓住衣下的武器。

    看双方在场上弩箭拔张的样子,激战似乎一触即。

    姜森可比下面的兄弟们能沉得住气,他低咳了一声,示意众人不要冲动,部坐下。

    得到姜森的暗意,血杀众人强压怒火,冷着脸,慢慢又坐回到椅子上。

    南洪门那边由于还没有得到6寇的授意,也不敢私自动手,其头目连连摆手,将手下人稳住。

    双方相继落座,场面上又恢复了刚才的平静,但场上的火药味却更浓,无形的硝烟正在众人之间蔓延开来.

    外面闹得明争暗斗,包房内,谢文东和6寇这两个主角之间也暗流滚滚,各耍心计.

    谢文东想激怒6寇,让他的伤势变得更重,而6寇也明白谢文东的心思,尽量不让自己火,只是,在谢文东言语的刺激下,6寇很难控制得自己的情绪.

    见6寇咳嗽的厉害,脸色也苍白,谢文东心中暗笑,接着前文,继续说道:"6兄,我看你就不要再执迷不悟了,也没有必要陪着向问天一起做炮灰.

    6寇喘着粗气,凝声说道:"谢文东,你不要再白费口舌了,如果你找我出来只为说这些,我看我们的谈话可以到此为止了!"说着话,他将手伸进口袋里,悄悄按了射键.

    那是给他手下兄弟打去的电话,也是动手的暗号.

    好不容易有了能把谢文东引出来的机会,6寇哪能轻易放过,这时候他连自己的性命都豁出去了,至于名声也根本就不顾了.

    却更浓,无形的硝烟正在众人之间蔓延开来.

    外面闹得明争暗斗,包房内,谢文东和6寇这两个主角之间也暗流滚滚,各耍心计.

    谢文东想激怒6寇,让他的伤势变得更重,而6寇也明白谢文东的心思,尽量不让自己火,只是,在谢文东言语的刺激下,6寇很难控制得自己的情绪.

    见6寇咳嗽的厉害,脸色也苍白,谢文东心中暗笑,接着前文,继续说道:"6兄,我看你就不要再执迷不悟了,也没有必要陪着向问天一起做炮灰.

    6寇喘着粗气,凝声说道:"谢文东,你不要再白费口舌了,如果你找我出来只为说这些,我看我们的谈话可以到此为止了!"说着话,他将手伸进口袋里,悄悄按了射键.

    那是给他手下兄弟打去的电话,也是动手的暗号.

    好不容易有了能把谢文东引出来的机会,6寇哪能轻易放过,这时候他连自己的性命都豁出去了,至于名声也根本就不顾了.

    谢文东没看见他的小动作,含笑说道:“既然6兄执意如此,那我也没办法,不过该说的话我还是要说,6兄硬是和我作对,无疑是螳臂当车,何况你我相识已有数年,争斗那么久,那么多次,你何时赢过我?一直都是我的手下败将而已。现在整个云南都被你打光了,只剩下曲清这一地,你还拿什么来何我抗衡?”边说话,谢文东边站起身,作势要走,恍然又好像想起什么,对6蔻耸肩说道:“说起来你现在也算是半残之体,胜你我也觉得不光荣,看起来南洪门真是无人可用了,竟然吧6兄这样的病号拍到云南来。南洪门的日子,是真的长久不了了。”

    说完话,他还故意长叹一声,连连摇头。

    哎呀!气死我了!6寇的肺子都快憋炸。胸中无名火起,直顶脑门,正在这时,他的手机震动了几下,有短信传了进来。 </p>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爱搜书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六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道并收藏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