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谢文东有伤在身,看起来病泱泱的,说话也是有气无里的,但是他的话可是强硬得很。 他嘴角抽搐一下,微微而笑,生硬虚弱缓慢的说道:“别说你一个小小的市公安局,即便是市政府,我也想进就进,想出就出,谁敢拦我?”

    警察队长表情一凝,冷冷说道:“可惜,这里不是市政府,而是公安局!”

    谢文东笑了一下,侧头说道:“你还是让开的好,我作为政治部的少校,你根本没有权利阻拦我,上次那个警察运气好,没有死,但是我不知道你会不会也象他那么好运!”

    随着他的话音,一旁的诸博灵机地从肋下抽出手,必恭必敬的放在谢文东的腿上。他到是想交到谢文东的手里,可惜现在的谢文东连拿枪的力气都没有。

    看到枪,警察队长脸色顿变,暗暗打个冷战,立刻想起上次在北洪门据点门口谢文东明明就是黑社会的大头子,但是依仗政治部的身份将自己这边压得死死的,无法无天,作威作福,他实在想不明白,政治部作为国家重要,最享有特权的机关为什么收纳这么一个社会的败类。他站在原地,身子直哆嗦,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左右为难。

    看到他此时的表情,谢文东将他的心思也猜出个大概,脸上笑容加深,声音低柔地说到:“你很不服气是吗?这个社会,就是这样的不公平,没地方去讲理。”

    警察队长此时的脸色比谢文东还要难看,气得直喘粗气,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正在这时,胡玲霞在市局局长的陪同下从楼内走出来。看清楚谢文东的模样,他暗暗怔了一下,她虽然知道谢文东遭遇sha手袭击的事,知识没有想到他会伤得这么重。

    “胡部长!”见胡玲霞来了,警察队长立刻闪到一旁,同时在心里长嘘了口气。

    胡玲霞冲着他含笑点了点头,走到谢文东近前,说道:“谢先生的伤势看起来不轻,怎么不在医院里静心治疗,反而跑到我们这里来了?”

    “呵呵……咳……”谢文东轻笑一声,随后又剧烈地咳嗽几下,笑容以变成了苦笑,幽幽说道:“我也想留在医院养伤,可是有人却在这个时候给我找麻烦,我在医院里也不能安心。”

    胡玲霞不再转弯抹角,直切正题,问道:“谢先生是为了疑犯东心雷来额吧?”

    谢文东颚首说道:“没错!”

    胡玲霞问道:“谢先生想怎样?”

    谢文东直截了当地说道:“我要把他们部带走。”

    胡玲霞摇头,说道:“现在警方怀疑他们犯有私闯民宅,谋杀未遂以及陷害政府官员等数条重罪,谢先生想带走他们不太合适吧?!而且,我们也不会允许谢先生那样做的!”

    谢文东深吸口气,淡笑道:“你们警方也仅仅是怀疑而已,并没有确实的证据,不是吗?”

    “现在还不好做出这样的判定,案件正在调查当中……”

    不等胡玲霞说完,谢文东打断道:“不需要再做什么调查了,这件事,从现在开始由我们政治部接手,今天我一定要把他们带走。”

    见胡玲霞还要说话,谢文东继续说道:“如果胡副部长有什么不满,可以直接向我的上面政治部总部去申述,但是现在,你必须把人交给我,别说他们没有杀人,就算有杀人,我们政治要把人带走,你也没有权利阻拦。 胡副部长应该是懂得国家规则的人,其余的话,我不想多说了。”

    胡玲霞微微变色,警方抓了北洪门的第二号人物,胡玲霞猜到谢文东回来发难,只是没有想到他的态度这么强硬,竟然不管不顾了。她点点头,说道:“当然,谢先生所为政治中的一员,当然可以将嫌疑犯带走,不过我们必须得警告谢先生,你这么做,会给政治部带来很大的麻烦,出了问题,政治部保不住你,甚至连他们自身都难保····”

    “呵呵”谢文东笑了,说道:“多谢胡副部长的好意,我现在在做什么。我心里清楚,不过我还是很感谢胡副部长的提醒。”

    看着满面病态但又神情坚定的谢文东,胡玲霞沉思了好一会儿,随后猛的一转身,下令道:“把嫌疑犯带出来。交给谢少xiao!”说完话,她大步流星向大楼内走去。

    “胡部长``````”

    听了胡玲霞的命令,jing方的局长、队长以及下面的警员们都傻眼了,简直不敢相信,堂堂的公安部副部长都被谢文东以政治部的身份逼得没办法,不得不就范。

    “不要再多说了,按照我的意思去做!”胡玲霞头也不回地走进公安局的大楼内。

    矣!警方众人纷纷在心里哀叹一声,不管他们怎么不满,怎么愤怒,但胡玲霞已经下令,他们只能照办。

    时间不长,东心雷以及那几名北洪门的枪手带着手铐,被数名警察带了出来。

    东心雷几人眼睛里都挂着血丝,显然在公安局这一晚不是那么好过的。但是几人的精神还不错,本来他们还很奇怪,不知道警方把自己带到什么地方去,等出来之后,看到坐在轮椅上的谢文东以及后面无数的己方兄弟,立刻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不用问,是老大来就自己了!

    他们几人脸上的颓废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满面的傲气,东心雷哈哈大笑两声,将双手向身旁的警察面前一提,?嗤笑说道:“小子,给老子解开!”咔嚓!警察们为东心雷等人一一解开手铐。

    恢复了自由,东心雷更是旁若无人,甩了甩有些酸麻的手腕,笑骂道:“***,你们昨晚把老子带到这里来,现在又把老子放了,是不是闲得没事干了?简直是脱裤子放P,多此一举!”他的话,令在场的众警察们肺子都快气炸,但有谢文东在场,皆是敢怒不敢言,连胡玲霞都拿谢文东没办法,他们还能怎么样呢?

    说完话,东心雷快步下了台阶,急行到谢文东近前,恭恭敬敬深施一礼,说道:“东哥!”

    “恩!”谢文东的脸上仍然带着淡笑,点点头,什么话都没说,只是把手微微抬了抬。

    明白他的意思,任长风调转轮椅,向公安局外走去,同时偷眼向东心雷使个眼色,警告他先不要高兴的太早,事情还没算完呢!

    东心雷和任长风相识多年,心意相通,只一个眼神就能理解对方的意思,他暗暗打个冷战,抬头瞧瞧谢文东的背影,急忙又走上前去,小心翼翼地说道:“东哥,这次是我错了,我实在太冲动,太卤莽,才中了警方布下的圈套!”

    谢文东到警察局就是强打精神,体力根本支持不住,他虽然是坐着轮椅,但背后的衣服早就被虚汗湿透,头脑晕沉沉的。又痛又涨。连看东西都是在不停的旋转。他已没心思去听东新雷的解释,轻轻摇了摇手指,声音微弱的说道∶“回去在说!”

    、

    刊登谢文东此时苍白的脸色,布满汗珠的额头,东新雷也吓一跳,急忙伸出手臂民用袖子帮谢文东擦了擦。随后摧任长风,急道∶“快,快,快,赶快送东哥到医院!”

    众人看着脸色焦急的东心雷,心里又好气又好笑,如果你真懂得为东哥担心,就不应该在这个节骨眼上惹麻烦,让东哥操心!只是众人碍于东心雷的身份,谁都没好意思把这话说出口。

    做上汽车,还没等回到医院,谢文东的电话就响起来了。

    任长风帮谢文东掏出手机,见他闭着眼睛,一言不发,不知道是不是睡找了,他低声问道∶“东哥,有电话来了,接吗?”

    谢文动眼睛并没睁开,只轻轻点下头,喃喃说道∶“应该是ZZ部打来的。”

    他身体难受,但心里明镜似的,知道自己以ZZ部的身份强行提走东心雷几人,这事肯定完不了,胡玲霞也不会善罢甘休,一定会去找ZZ部去说理。

    果然,电话确实是ZZ部打来的,而且不是旁人,正是ZZ部部Z袁华

    任长风将电话接通,然后放到谢文东的耳边,

    没等谢文东说话,里面便穿出大骂声∶“谢文东,你TM究竟在搞什么鬼?”袁华是军人出生,为人和脾气与他‘圆滑’的名字刚好相反,又暴有烈。

    谢文东被他高八度的喊声震得耳膜嗡嗡作响,忍不只皱了奏眉头,虚弱地说道∶“袁部长,你好!”

    16K小说网  电脑访问: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爱搜书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六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道并收藏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