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见对方只有60来人。 欢迎您!而已方有数百兄弟以为能轻松干掉这些人。哪知道情况截然相反。刚刚交上手。已方的兄弟就被人家砍倒一片。

    “他妈的!”眼看这谢文东坐上汽车。贾洪刚可急了。他边向前既。边高声叫喊道:“你们是干什么的,都给我打起精神来。干掉这些北洪门的杂碎,杀掉谢文东!”时间不长,他已挤到双方交战最激烈的中心。

    贾洪刚站在南洪门的人群里,一手捂着脖侧的伤口,一手拎刀,眼珠乱转,寻找出手的机会。这时,他看到一名黑衣人侧身对着自己正与一名已方的小头目交战,暗到一声机会来了!他想前靠了俩步,猛然出手,一刀砍在那黑衣人的后背上。

    扑!锋利的刀刃撕开黑衣人的衣服。在其背后。划下一条接近尺长。深可及骨的大口子。那黑衣人痛的一咬牙。硬是一声没吭。下面快速一脚。将前面的南洪门小头目踢开。随后反手一刀。直取贾洪刚的脑袋。

    想不到对方如此凶悍,在受了自己一记重刀的情况下还能反击。他毫无准备,仓促地急忙向后仰身,可惜动作还是稍慢了半步,脑门被开山的刀尖划到,顿时间,他脑门上多出一条长长的口子,流淌而出的鲜血将他的脸都快染成红色。

    “啊——”那黑衣人不依不绕,大声怒吼,轮刀又冲过来,周围的南洪门帮众又惊又骇,纷纷尖叫出身,出刀阻拦,扑,扑,扑……只是眨眼工夫,那黑衣人至少挨了十数刀,****上限都是口子,可即便如此,仍咬牙硬冲到贾洪刚近前,手中开山刀向前一递,直刺他的咽喉。

    看着满身是血、如同厉鬼一般的黑衣人,贾洪刚心底生出丝丝的寒意,不敢抵其锋芒,抽身而退,沙,黑衣人的一刀擦着他的肩旁而过,但刺完这一刀后,黑衣人的身子也已支撑不住,跪坐在地,贾洪刚还想上前去手刃对方,可是此时又有数名黑衣人咆哮着冲杀过来,几把开山刀挂着劲风,向他身上的要害猛劈,猛刺。贾洪刚心中一颤,不敢大意,双手持刀,小心招架,当啷啷,随着一连串的铁器碰撞声,几把开山刀被他硬生生的架住,可是没等他抽出机会反击,对方的进攻又来了,而且一刀快过一刀,皆是奔他身上的要招呼。 若是在正常情况下,贾洪刚完可以一战,但是现在他额头被划伤,虽然没有大碍,但要命的是流淌出来的鲜血一个劲的向他眼里淌,如此以来使他的视线大受影响,咬牙与对方又战了几个回合,贾洪刚一个没留神,胳膊上又被挑开一条口子,他忍不住痛叫一声,可是对方根本不给他调整的时间,数把开山刀又呼啸而来。

    见这样打下去不是办法贾洪刚无心恋战,急出几刀,随后抽身后退,一直退到己方阵营的后方才把身形稳住。这时在看贾洪刚,起模样岂是一个狼狈能形容。额头上的大口子,将他的脸染成血面,脖子上的伤口仍在向外汩汩地流淌着鲜血,胳膊上的伤口虽然不大,但却极深,皮肉外翻,触目惊心!

    贾洪刚一退出战场,南洪门人人员都没了主心骨,加上众多的黑衣人异常凶猛,实在抵御不住,整体阵营都在慢慢的向后撤。

    抹了一把眼睛上的血水,贾洪刚边急促的喘息边观望战场上的形势,看着黑衣人在己方阵营里简直如入无人之境,而己方的兄弟却如草芥一般成片的倒下去,他呵暗咧嘴,同时心中又十分不解,不明白北洪门究竟在搞什么鬼,为什么前后两拨人的实力差距会如此之大。

    如果他知道前面那拨是白家人员,而眼前这拨则是血杀组织的成员,心中就不会有这么多疑问了。

    血杀的厉害之处不仅在于整体配合默契,单兵的作战能力也强,而且每个人的实力都很均衡,那些较弱的人员早已在训练和实战中被淘汰掉,而留下来的,都可谓是精锐中的精锐。这也是为什么血杀一旦出现伤亡谢文东会倍感痛心的原因所在。

    随着血杀及时赶到出手援助,谢文东、格桑、袁天仲、褚博等人顺利撤走,坐上面包车,第一时间赶回到医院。

    谢文东离开医院时,虽然有伤,但却能谈笑风生,精气神也倍足,可是回来时却是满身的鲜血,人看起来也已奄奄一息。 欢迎您!

    经过院方的力抢救,旧伤未愈又添新伤的谢文东总算抱住性命,出了手术室后又被送到了加护病房,有医生和护士二十四小时看护。

    谢文东阻击贾洪刚的增援,导致他身受重伤,但他的这次冒险并不是毫无意义的,其回报是据点被东心雷一举拿下,而据点外的南洪门伏兵则在北洪门和文东会的前后夹击之下,面溃败,就连带队的头目于大鹏也被三言生擒活捉。

    而另一边,任长风阻击那伟一众虽然算不上轻松,双方也各有伤亡,但却没让对方跨过雷池一步,算是圆满完成了任务。

    至于去袭击北洪门据点的周挺那一波,则遭到文东会的猛烈反击,周挺好胜本打算与文东会硬拼到底,可好在与他同来的尤兵足够冷静,看出对方实力不弱,己方的二百人根本占不到便宜,强拉着周挺撤退下去。

    南北洪门在上海的第一次大规模火拼就在一方监守一方撤退中草草结束,南洪门那边虽然丢到一处据点,并且折损一名中层头目于大鹏,可却也重伤了谢文东,权衡其中的利弊,很难分得清谁占的便宜大,谁占的便宜小。

    在这场争斗中,损失最大的可算是白紫衣。与文东会联合进攻南洪门的伏兵,白家人员损失惨重,另外借给谢文东的一百人也几乎军抚摸,这对于本就没有南北洪门实力雄厚的白家来说,已算是大伤了元气。

    不过他还有指望,谢文东曾经向他许诺过,打下南洪门的据点之后,周边的场子部让给他。场子就是钱,与利益比起来,下面人员的性命对他来说根本不足为道。

    得知谢文又受重伤,已回到医院接受治疗,白紫衣立刻赶过来探望谢文东的伤势。

    现在他完把谢文东当做自己的靠山,白家的势力在上海能不能生存,能不能发展壮大也都指望谢文东了,所以对谢文东的伤势,他是除了北洪门和文东会之外最为关心的一个。

    等他赶到医院时,天业已大亮,北洪门和文东会的不少核心干部都有在场。

    白紫衣一眼看到身上还留有片片血污的任长风,快步走上前去,关切的问道:a;quot;长风兄,谢先生的伤势怎么样了?a;quot;

    任长风对白紫衣没有什么好印象,皱着眉头看了他一眼,傲说道:a;quot;东哥,福命大,当然不会有事。a;quot;

    a;quot;哦!那就好!a;quot;白紫衣听后长嘘一口气,连连点头。

    当天中午,谢文东从昏迷中苏醒过来,没等睁开眼睛,他就感觉到自己的手脚紧绑绑的,他慢慢挑起眼帘,艰难的抬头一看,只见自己的双臂,双腿都缠有厚厚的纱布,裹得想粽子一样。

    呼!谢文东嘘了口气,随即脑袋又重重地躺在枕头上。

    a;quot;东哥,你醒了!a;quot;此时,病房里只有张一,孟旬两人,见他苏醒,双双围拢过来,伏在床边,关切地看着他。

    谢文东微微点下头,嗓音沙哑地问道:a;quot;格桑-他们怎么样了?a;quot;

    看出他的担忧,张一忙道:a;quot;东哥放心,他们虽然负伤了,不过都不严重,现在伤口经过处理,都已经没事了。a;quot;

    a;quot;啊!a;quot;谢文东暗松口气,又问道:a;quot;血杀的兄弟们呢?a;quot;a;quot;哦-----a;quot;

    张一和孟旬还真不知道那些支援的血杀人员的状况,沉吟了片刻,张一摇头说道:a;quot;我还没有时间去详细问明情况,不过老森就在外面,我现在找他进来?a;quot;由于来人太多,而谢文东又需要清净,所以大多数人员都留在病房外面等候。

    a;quot;恩!a;quot;谢文东点头。

    时间不长,姜森从外面快步走了进来,到病床前,他急忙蹲下身形,关切地看着谢文东,问道:a;quot;东哥,你现在感觉怎么样?a;quot;

    看到他,谢文东前强地一笑,经验丰富地说道:a;quot;麻药的药劲可能还没过,身子又麻又涨,但却不疼。a;quot;

    此言一出,姜森的眼泪差点落下来,他垂下头,说道:a;quot;东哥,这次都怪我,没有及时把兄弟们派到,让你又伤了这么多伤--a;quot;当谢文东前去阻击贾洪刚的时候,就已给姜森打去电话,让他派出血杀的兄弟过来增援。

    姜森第一时间就把人手派了出来,只是他没有亲自赶过去,当时他正配合刘波阻拦闻迅赶向据点那边的警方人员,他觉得如果自己亲自带队前往的话,速度或许会快一些,谢文东也就不会多受这么多的伤。

    谢文东摇头而笑,低声说道:a;quot;这叫什么话,你不用自责,和你没关系,对了,那些血杀兄弟都撤回来了吗?a;quot;

    a;quot;恩---a;quot;姜森点点头,眼神中闪过一丝悲色,说道:a;quot;只是挂了五名兄弟--a;quot;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爱搜书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六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道并收藏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