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看到己方的接应,孟旬心中喜悦,一块大石头也总算放了下来,到了南洪门的车队近前,刚要下车,手机响起,接起一听,原来是张一打来的。 a;quot;孟旬,现在回头还来得及,不然你和你的兄弟们都得完蛋!a;quot;

    听着张一紧张急迫的口气,孟旬气乐了,这个张一,到是执着得很啊!不过话说回来,他还真敢跟自己到九江,一路上并未动手,此人倒也不坏。

    想着,他正色说道:a;quot;张一,我倒是该劝你,你现在应该立刻调头回湖口,不然,就算我不想动你,柴兄也不会放过你!a;quot;说完话,他不再多言,把手机挂断,下了车,笑呵呵地向南洪门阵营内走去。

    此时柴学宁一众已经等候多时。

    看到己方的车队与北洪门的车队首尾相连而来,他心中一颤,暗道萧方所说果然没错,孟旬确实预谋不轨!心里这么想,可是脸上没有任何表露,见孟旬走向自己这边,他含笑迎上前去,在孟旬面前站定,笑道:a;quot;孟老弟,你这是被北洪门打来的,还是被他们送回来的?

    孟旬没想太多,耸肩说道:a;quot;这群北洪门的人不知是死活,硬跟在我的后面,我也没办法。a;quot;

    a;quot;哦!a;quot;柴学宁大点其头,心中却在暗骂,孟旬,你简直当我是傻子,如果你不和北洪门串通一气,他们会跟你一起来九江?除非脑子进水了!他强压怒火,没笑硬硬挤出笑,双手背于身后,身子向前倾,低声问道:a;quot;孟老弟,那你说我们该怎么解决这些a;quot;不知死活a;quot;的北洪门帮众呢?a;quot;

    璀心狂舞

    a;quot;这里是九江,当然是由柴兄做主了!a;quot;孟旬客气的说道:a;quot;既然他们自己主动送上门来,我看咱们也就别客气了,将他们留在这吧!a;quot;

    “恩!有道理!”柴学宁连连点头,笑容满面地说道:“我看,你就和北洪门的兔崽子们一起留在这吧!”说话间,他背于深厚的手猛的伸了出来,在其掌中,多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毫无预兆,对着孟旬的小腹,恶狠狠的便刺去一刀。

    孟旬和柴学宁贴得很近,根本没有看到他出手突袭,不过,跟随在后面的南洪门人员可都看到了,众人无不惊呼出声,脱口叫道:“啊?孟哥,小心!”

    他们这时候再提醒,已经来不及了。

    孟旬头脑虽然精明无比,但身手太差,反映速度也慢,听到手下兄弟惊叫声,他虽然意识到不好,可具体是怎么回事,根本不清楚。只听扑哧一声,柴学宁这一记黑刀刺得结结实实,孟旬只觉得小腹一阵巨痛,接着,身体里的力气好象被急速抽空一般,两腿发软,已战立不住。

    “啊——”他惊叫一声,踉跄而退,后面的南洪门帮众急忙上前将他扶住,尖叫道:“孟哥,孟哥……”

    孟旬张大嘴巴,线是低头看看自己的小腹,只见一把匕首插在上面,整个刀身都已经没入到自己的身体里,只剩下刀把露在外面,鲜血将衣服染红好一大片,看罢,他难以置信地抬起头,看着面前不远处的柴学宁,结结巴巴地说道:“柴兄,你……你为什么……”

    “为什么?”柴学宁脸上的笑容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满面的狰狞和暴怒,他咬牙切齿地说道:“你背叛社团,背叛兄弟,串通北洪门,现在有想致我于死地,我倒是想问你为什么?孟旬,今天就是你这个反复无常的小人的死期!”说着话,他将手一挥,指点前方,高声喝道:“兄弟们,给我杀,将着些叛徒以及北洪门的兔崽子们统统杀光,一个不留!”

    军令如山。 欢迎您!下面人可不管那么多,也不管前面的人是不是自家兄弟,上面有令,他只管执行。柴学宁这些手下人一拥而上,抡开片刀,如同下山的猛虎,对本就已经疲惫不堪、折腾一夜的孟旬手下人员下了死手。

    这不是斗争,而是一面倒的屠杀,孟旬的手下本就不多,本以为看到自己人前来接应处境终于安了,哪知道对方竟然会对自己突下杀手,一时间,这群南洪门帮众都被打蒙了,有许多人连刀都没拿出来,还在愣愣发呆的时候就被砍倒在地。

    数名南洪门干部拼死拖着孟旬,仓皇向后面撤,同时惊骇地叫道:“孟哥,你怎么样?这······这是怎么回事,自己人怎么打起自己人来了?哎呀······?”

    孟旬此时已心灰意冷,眼神中透出绝望,自己位社团出生入死,忠心耿耿,想不到,最后竟然落得这样的结局,实在是讽刺得很。他任由手下人拖着,一动也不动,一句话也不说,一是他已没有了力气,再者也是失去了求生的欲望。

    南洪门的干部们拖着孟旬向后跑,哪里比得上追兵的速度,时间不长,数十名柴学宇的手下追上前来,见孟旬还没有断气,十数人齐齐呐喊一声,抡刀上前。

    一名大汉见跑不了了,他对左右众人急道:“你们带着孟哥快走,我上去顶一顶!”说这话,他疾步上前,伸开双臂,将那十数人拦阻,大声叫道:“兄弟,大家都是自己人,何必赶尽杀绝,我们到底哪里得罪了你们?”、

    “孟旬是叛徒,你们也是!”

    “叛徒?我可以指天发誓,孟哥和我们都是忠于社团的,绝对没有背叛社团!”

    “哼!谁听你的狡辩!”

    一名青年举刀上前,猛然就是一刀。

    咔嚓!这一刀砍得结实,正中大汉的手臂,整只胳膊应声而断。大汉疼的怪叫一声,手捂伤口,弯下腰去,泪水和汗水混在一起。滴滴答答向下淌,即便是这样,他仍颤声说道:“误会!一定有误会!我们真的没有背叛……a;#39;

    没人听他的嘟囔,十几名南洪门的人员相互看看,有人大叫一声,冲上前去,将大汉打翻在地,接着,举刀便砍,其余十几人不落其后,齐跑上去,乱刀齐挥,直把大汉砍得血肉模糊,鲜血四射。

    只眨眼工夫,刚才还活蹦乱跳的大汉已变得不成人形,像是一滩血肉躺在地上,十几人纷纷抹了把脸上的血迹,抬起头,看着走出不远的孟旬等人,发出像野兽般的怪叫声,提着血淋淋的片刀,又冲了上去。

    已经有一位兄弟惨死于对方的刀下,剩下的南洪门干部再不敢上前去辩解,看着****是血,好像恶魔一般,视自己为仇敌的自家兄弟们,有两名南洪门干部再忍受不住,绝望的一屁股坐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

    那十几名青年不管这些,上前之后,又是一阵乱刀,解决掉两名南洪门干部之后,齐刷刷看向重伤的孟旬,嘴角挑起,露出嗜血的阴笑。

    a;quot;孟哥,我们现在怎么办?怎么办啊?a;#39;剩下的两名南洪门干部绝望的摇晃着孟旬,大声叫喊到。

    孟旬此时已经呆了,眼神涣散,毫无光泽,小腹上的伤口虽疼,可是心却更疼。看着周围那些曾经和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们一个个的倒在自己人的刀口下,他万念俱灰,欲哭无泪,他喃喃说道:“为什么这样对我?为什么……”

    就在那十几名南洪门人员走到孟旬近前,举刀要取他性命的时候,忽听孟旬身后有人大喝一声:“住手!”

    这声呐喊,如同炸雷一般,直把南洪门人员以及孟旬几人吓得一哆嗦。

    众人一齐抬头,只见孟旬后方涌出来数百号身穿黑衣的北洪门帮众,为首的一位,身材高大、魁梧,手提一把大砍刀,一马当先,冲了上来。

    “是北洪门的兔崽子上来了!”

    南洪门帮众惊叫一声,举刀对着冲来的壮汉狠狠劈去。

    孟旬这边的人不敢和他们动手,但北洪门的人可不管这些,那壮汉将手中的砍刀抡圆了,猛的向外一挥,当啷啷,数把砍来的片刀被他一齐弹后,随后片刻也未停顿,反手又是一挥,顿时间,惨叫声传出,三名南洪门帮众胸口喷血,仰面摔倒。

    那壮汉左右开攻,对着南洪门帮众猛砍猛劈,十几名南洪门人员竟招架不住,眨眼工夫倒下一半,剩下的几人被吓破了胆,怪叫着转头便跑。

    看着他们的背影,壮汉冷笑一声,也不追击,低头看看孟旬,说道:“小子,东哥劝你你不听,一哥劝你你也不听,现在怎么样,吃亏了吧?!”

    若在平时,听了这样的风凉话,孟旬肯定会针锋相对的回顶几句,现在,他已经没有那个心思,看都未看壮汉一眼,把眼睛一闭,等死了。

    以前看到北洪门的人,南洪门的干部们都象见到不共戴天的仇人似的,现在看到了却觉得很亲切,两名南洪门干部颤声说道:“朋友,孟哥要不行了,救救他吧!”

    这时,张一从北洪门的人群中快步走到出来,到了孟旬近前,低头看看他的脸色,再瞧瞧他小腹上的伤口,暗暗咧嘴,整把刀都刺进去了,南洪门的人下手也够毒的,看样子,人恐怕是要不行了.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爱搜书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六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道并收藏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