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240)北洪门这边已经很久没有打过如此爽快的顺风仗了,此时见南洪门人数虽多,但却不堪一击,北洪门上下帮众一个个斗志昂扬,憋足力气,都不想浪费这个棒打落水狗的好机会。

    这一场在郊外发生的惊天动地的大混战,直把南洪门打得一泻千里,苦不堪言。到最后,真正逃出去的人员只有四成,其他的帮众基本都被困在据点里,成了北洪门的俘虏。张一带领霍文强等人并未停歇,兜着那些落荒而逃的南洪门帮众的屁股便追了出去。

    这一追,直追出十多里地,张一一众又占到许多便宜,连砸南洪门数辆汽车,这方收住己方阵营,高高兴兴的得胜而归。

    再看南洪门这边,哪是一个惨字能表达?

    帮众们一个个衣衫不整,盔歪甲斜,许多人逃跑得匆忙,连身上的家伙都跑丢了,每个人的脸上,都面如土色,表情麻木,眼神绝望,杂乱无章的席地而坐,场中只有呼哧呼哧的粗气身,却无一人说话,包括那些南洪门的干部们。

    北洪门撤了,南洪门终于得到喘息之机,此时已是深夜,无法再去寻找落脚点,侥幸逃出来的这些残兵败将只好窝在汽车里休息。南洪门的干部再清点人数,差点哭出来,原来浩浩荡荡的数千帮众,现在仅仅剩下五百来人。这一仗,竟然把己方大半的兄弟都打没了。南洪门的干部们聚在一起,私下商议对策,众人的意见一致,这仗没法往下打了,唯一的出路就是撤退,或撤到上海,向掌门大哥去请罪,或撤到二十公里外的九江,投靠那边的柴学宁一众。

    有干部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又给孟旬打去电话,这次,那边总算是没有关机,传回嘟嘟的等待音。南洪门干部们面露惊喜之色,急声说道:quot;通了!孟哥的电话通了!quot;

    quot;啊?quot;其他人精神皆是一振,纷纷围上前来,侧耳倾听。

    时间不长,电话接通,话筒里终于传出孟旬的声音:“兄弟,什么事?”

    “孟哥,是你吗?真的是你吗?quot;

    如果不是心情不好,孟旬这时恐怕会被气笑了,他疑问道:“到底什么事。 欢迎您!快说!”

    “蒙哥,大……大事不好了,我们刚刚遭到北洪门的偷袭,结果……败了。败得很惨,现在已被彻底打出湖口,下面的兄弟,也只剩下五百人了……”话未说完,南洪门的干部已哭得泣不成声。

    “什么?”闻言,孟旬心中颤动,暗吃一惊,想不到自己仅仅离开几个小时的时间,竟然发生这样的事,北洪门也太会抓机会了吧、而且这又有些不太可能,虽然自己不在,以己方那么众多的兄弟,就算不能战胜北洪门,但抵御他们的进攻还是没问题的啊,

    怎么会败得如此之惨?他语气不善地问道:“这仗你们是怎么打的?”

    “孟哥,我们本来想找你商量对策,可是你不在,电话又关机,我们没有办法,只好向上海那边打电话询问,萧大哥给我ionde答复是撤退,避开北洪门的锋芒,结果我们还没有退出据点,北洪门的人就到了,兄弟们几乎没做出抵抗,就被……北洪门打散了……

    “哎呀!”孟旬听完,急得直跺脚,长叹一声道:“糊涂啊!简直糊涂透顶!”

    萧方现在在上海,远在己方千里之外,你向他询问,能问出什么良策?再者说,萧方令你撤退你就真撤退吗?他不清楚这边的形势,难道你们还不清楚吗?在场败仗吃的,不仅是惨,而且是窝囊至极!

    在电话里,孟旬不好深说什么,他简短问道:quot;你们现在在哪?#039;

    quot;我们带着兄弟们已经退出湖口,暂时落脚在南部十五公里开外的公路上,孟哥,你赶快回来吧,我们……已经坚持不住了……#039;

    quot;我知道,在天亮之前,我会赶回来的!#039;说完话,孟旬把电话挂断,加足马力,猛着劲的向湖口方向急性。 欢迎您!

    书说简短,路上无话,天色还未亮,孟旬便一路风尘仆仆的赶到南洪门落脚的地方,下了车,走到近前一瞧,心凉半截,给自己打电话那兄弟一点没夸张,己方的模样确实够惨的,由上到下,看不到半点的生气,一个个无精打采,满面死灰,像是要面临世界末日一般。

    见孟旬回来,南洪门的干部以及下面的帮众们一起围上前来,纷纷说道:quot;孟哥,你可算是回来了,你到底去哪儿了?#039;

    “我······”孟旬犹豫了一下,说道:“我去处理了一件很重要也很棘手的事!”

    “什么重要的事啊?quot;

    “去见谢文东!”

    “啊?孟哥,你······你为什么去见谢文东啊?”

    “这也是被逼无奈······”说着,孟旬把自己父母辈谢文东绑架,后者以此要挟自己去南京的亊大致说了一遍。

    众人听后,无不惊出一身的冷汗,急声说道:“孟哥,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提前和我们说一声?”

    孟旬倒是也想说,可是他心里明白,自己若是说了,下面的兄第肯定不会让自己去冒险,而自己父母的安危又经不起耽搁,所以干脆招呼也没打,直接开车去往南京。可是哪里想到,就在这短短的几个小时里,竟然发生如此重大的变故。

    “唉!”孟旬长叹一声,摇头未语。

    负责情报的中年干部说道:quot;孟哥,就算你一定要去见谢文东,也不用关机啊,我们……想找你都找不到……”

    孟旬苦笑,当时他已经心乱如麻,根本没心思再去管社团的事,接完陆寇的电话之后,心烦意乱、抱着一死的他干脆把手机关掉,直至出了北洪门的堂口,他才重新开机。他苦笑说道:“这件事,责任确实在我,若是掌门大哥责罚下来,一切由我去承担!”众干部闻言,纷纷急道:“孟哥,我们不是向推卸责任……”

    孟旬摆摆手,理解地点点头。

    quot;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中年干部正色问道。

    孟旬环视众人,心中苦涩,现在要人没人,要斗志没斗志,想和士气正威的北洪门去打,甚至打赢,那基本没有可能。他幽幽说道:“这场仗,我们已经无法再继续下去,只能选择撤退!”

    这一点,倒是和众人的商议不谋而合。有人问到:“孟哥,我们退到上海吗?”

    孟旬摇头,己方这一波残兵败将,此时已不堪一击,去上海路途遥远,路上在发生变故,可就大事不妙了。想着,他说道:“去九江吧!和柴兄汇合,只有借助他下面的兄弟,我们才有可能重新杀会湖口,扭转败局!”

    众人听后,精神同是一振,在内心里又燃烧起希望的火苗,他们对孟旬是有信心的,觉得是要孟旬在,那么一切皆有可能,甚至过不了多久,己方就能重返湖口,将北洪门打得打败,以报今天之仇。

    随着孟旬的回归,他们有了信心和希望,不过,他们的希望却没有实现的那一天。

    孟旬一夜未睡,现在已和兄弟们汇合,正想趁机休息一下,等到天色大亮后再向九江进发,正在这个时候,北洪门的追兵突然到了。

    郊外一战,南洪门被杀破了胆,现在看到北洪门的人,从内心深处向外冒寒气。孟旬也看出众人毫无斗志,根本未下令抵抗,马上传出命令,体撤退。

    现在撤退倒是方便了,南洪门的人都龟缩在车里,完不用准备什么,踩上油门就走。

    本来以为北洪门追上一会便会撤退,哪知,这回北洪门象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在后面穷追不舍,开在前面的几辆汽车车窗打开,数名汉子从里面探出身,大声的吆喝:quot;站住!前面南洪门的朋友,快站住!我们老大有话要说——quot;

    开车的南洪门司机鼻子差点气歪了,站住?这时候谁站住谁TMD才是傻子呢!听了后面北洪门帮众的吆喝声,南洪门的车队反而开的更块了。

    坐在车里的孟旬也隐约听到后面的叫喊,他回头查看。由于他所在的汽车在车队的前方,回头观望半晌,什么都没看清楚,他疑惑地问身旁的兄弟道;quot;后面怎么回事?谁在叫喊?

    听到他的询问,有名南洪门的干部急忙掏出手机,给车队后方的兄弟打去电话,问道:quot;兄弟,出了什么事?谁在喊话?quot;

    “是北洪门的人!说是让我们站住,他们的老大有话说。这肯定是骗人的,鬼才相信他们的话!”

    “哦!”那名干部应了一声,把电话挂断,然后将下面兄弟的原话转达给孟旬。

    孟旬听完,暗皱眉头,不知为什么,他猛然想起自己和谢文东的约定,以及谢文东信誓旦旦的说,南洪门的人要杀自己……

    琢磨了一会,他甩甩头,觉得自己的神经太过敏了。他把眼睛一闭,说道:“让他们喊吧,我们走我们的!”

    “是!孟哥!”

    湖口和九江相临,仅有二十公里。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爱搜书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六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道并收藏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