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向问天执意要回广州营救他的女朋友于秀珍,南洪门众多干部谁都拦不住,陆寇见状,急忙掏出手机,给孟旬打去电话,想询问孟旬的意思,时间不长,电话接通,陆寇几声说道:“小旬,有间重要的是要和你商量……”

    为等他说完,只听电话那端传来孟旬不耐烦的声音:“可是社团的事?”

    “是的!”

    “那就等一等再说吧,我现在有急事要去处理,如果还有机会的话……我再打给你!”说完话,孟旬把电话挂断。 现在他只关心自己的父母安慰,至于其他,他已经顾不上去管,也懒得再去管,如果因为自己的关系,而使父母受到伤害,甚至是丧命,那自己所做的一切还有什么意义?如果说向问天的心已经乱了,那么孟旬的心几乎是要碎掉了。张居风有句话说的很对,孟旬是极重孝道的人。

    听着毫无声息的电话,陆寇半响没反应过来,他了解孟旬的为人,什么叫‘如果还有机会的话’?简直就是莫名其妙。他愣愣发呆,时钟留意他举动的张居风在后面走上前来,疑问道:“小寇,怎么了?又出什么事了?”

    陆寇看了一眼张居风,感觉他今天精神了许多,满脸荣光,一扫数日来的阴霾。没心情考虑其中的原因,陆寇叹口气,说道:“没什么,我刚才给小旬打去电话,发觉他有点怪怪的,而且莫名其妙的挂了我的电话,张兄,湖口那边不是已经停战了吗,最近又发生了什么战事了吗?”

    张居风一愣,沉吟片刻,肯定的摇摇头,说道:“没有!湖口那边绝对没有发生什么战事!”

    “这就奇怪了!”路口嘟囔一声,摇了摇头,随后快步向走在前面的向问天追去。

    张居风急忙跟上前,正色说道:“也许,只小旬刚刚吃过败仗,心情不佳吧!”

    陆寇哦了一声,点点头,随即释怀,道:“有可能!”说完,他有微微一笑,摇头说道:“胜败乃兵家常事,何必斤斤计较,年轻人还需要多多磨练啊!”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张居风脸上没有表露出什么,心中却恨得牙痒痒,陆寇这番狗屁话,怎么听着怎么像是在讽刺自己,受了谢文东的挑拨,张居风现在已经神经过敏到了几点,其实无论陆寇说什么,他都不会觉得好听。 欢迎您!

    向问天最终还是走了,坐上飞机,急匆匆的干会广州。

    已经返回南京的谢文东听闻这个消息,哈哈大笑,说道:“不出我所料,向问天还是离开上海!”

    他身边的东心雷苦笑道:“东哥,向问天虽然走了,不过南洪门在前方的实力还在,并没有被削弱,我们也很难逃到便宜,反倒是老刘和小敏在广州的处境却危险了!”

    “哎?”谢文东摆摆手,笑道:“放心吧!老刘和小敏的经验都很丰富,有向问天的女朋友在手,肯定不会有性命之忧,他俩会处理妥当的。”顿了一下,他又继续说道:“向问天回了广州,负责前方事物的肯定是陆寇和萧方,陆寇为人玩世不恭,虽有能力,却不爱管事,实际负责事务的人一定是萧方,萧方这人虽然聪明,但却谨慎多疑,这就是我们的机会!”

    “什么机会?”东心雷疑惑地问道。

    “逼反孟旬的机会!”谢文东笑眯眯地说道。

    “啊?”东心雷倒吸了口气,两眼瞪地提溜圆,难以置信地看着谢文东。向问天一走,就能把孟旬逼反?而且东哥把孟旬逼到南京,难道是不想杀他吗?在琢磨谢文东心事方面,东心雷远远比不上张一。

    晚间,十点,孟旬一路风尘仆仆,赶到南京。

    路上无人阻拦,汽车一直开到北洪门在南京的堂口大门前,孟旬刚把车熄火,便迫不及待地跳了下来,连车也未锁,直向堂口内冲去,刚到大门处,立刻有两名保安模样的青年把他拦住,喝问道:“哎?你是干什么的?谁让你往里近了?”

    “我找谢文东!我叫孟旬!”

    “……”

    听说孟旬已经到达堂口的大门外,里面的谢文东哈哈大笑,暗暗点头,张居风没有骗我,孟旬果然来了!想罢,他没着急去见孟旬,先是给张一打去电话,令他现在马上带弟兄去进攻南洪门所在湖口郊外势力。 欢迎您!

    张一听后精神大振,多余的话没有问,领令之后,立刻带上已方的主力人员,象龟缩在郊外的南洪门帮众展开力猛攻。

    湖口,郊外,南洪门据点。

    听眼线传报,北洪门大举进攻,来势汹汹,南洪门的干部们都慌了手脚,纷纷去见孟旬,询问他有何应对之策。

    可是到了孟旬的房间一看,里面空荡荡,一个人都没有,众人又纷纷出来,去其他地方寻找,结果找了一大圈,依然毫无所获,正在众人大感奇怪、不知这位孟天王跑到什么地方去了的时候,负责守卫的一名小弟跑进来汇报,说孟旬早在中午的时候就独自开车离开了,直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众人听后,无不大吃一惊孟旬中午离开?现在已经是晚间十点多了,怎么还没有回来?!他们齐声问道:“孟哥去哪了?”

    a;quot;不清楚!孟哥没有说!a;quot;

    a;quot;这这可如何是好!a;quot;这时候,众人的眼睛都长长了,孟旬什么时候出去不好,偏偏赶到这个节骨眼出去,这可怎么办?有头脑机灵的干部马上掏出手机,给孟旬打去电话,结果电话打过去却是关机.

    这一下,南洪门的干部没有辙了.

    a;quot;孟哥去哪了?能回来吗?a;quot;

    a;quot;不知道啊!a;quot;

    a;quot;只凭我们,能不能抵yu得住北洪门?a;quot;

    a;quot;兄弟,我看玄!a;quot;

    a;quot;那咱们怎么办?a;quot;

    a;quot;别愣着了,快给上海那边打电话,问上面的意思吧!唉!a;quot;

    南洪门干部们慌手慌脚地给上海分部打去电话,接到电话的头目一听湖口现在的状况,吓得哆嗦,没敢耽搁,马上跑到萧方的办公室,将电话转给他,此时,陆寇,周挺,张居风,那伟,贾洪刚几人都聚在办公室里,与萧方商议掌门大哥不在期间己方的策略.

    听说湖口打来告急电话,众人同时一惊,暗暗奇怪,有孟旬在湖口,虽然刚刚吃过败仗,也不至于这么快又告急了,萧方同样不解,他接过电话,直截了当地问道:a;quot;怎么回事?什么情况?a;quot;

    a;quot;你是a;quot;

    a;quot;我是萧方!a;quot;

    a;quot;哎呀,萧大哥,可不好了,现在北洪门大举来攻,而孟哥又突然下落不明,只靠我们这些人恐怕敌不住北洪门,萧大哥,你看现在应该怎么办啊?a;quot;

    a;quot;什么?a;quot;萧方本来是坐在椅子上,一听这话,腾的站了起来,大声质问道:a;quot;你说什么?孟旬下落不明?a;quot;

    一句话,把在场的众人皆吓了一条,满面茫然地相互看看,纷纷皱起眉头.

    a;quot;是是的!a;quot;

    a;quot;到底是怎么回事?a;quot;萧方急声问道

    打电话的干部将孟旬在中午急匆匆离开的一五一十讲述一遍,随后说道:a;quot;现在已经是十点了,而且孟哥的电话又关几,我们实在没有办法,所以才向分部打电话求助!a;quot;

    哎呀!孟旬这是在干什么,太不知道轻重了,现在己方喝北洪门正处在交zhan最紧张时刻,你有再大的事情也不应该现在急着去处理嘛!而且还关机,不带手下,简直目无家规法纪!他深深吸了后气,掏出手机,打给孟旬,果然如下面兄弟所说,孟旬的手机已关机,根本打不通,他头痛地敲敲额头,说道:a;quot;你们先监守,不要出去迎zhan,我这边会尽快想好应对之策答复你!a;quot;

    a;quot;是!多谢萧大哥!a;quot;南洪门的干部千恩万谢.

    萧方说的很好,可是怎么想应对之策啊?他对湖口那边的情况毫无了解,甚至不知道己方有多少人,对方有多少人,己方目前郊外的落脚点有哪些地利,有哪些不利,他双眉拧成个疙瘩,背着手,在办公室里急得来回跺步,走了两趟,他停住身形,双手一摊,气道:a;quot;孟旬这个家伙撂挑子突然玩起罢gong了,仍下湖口这处烂摊子,现在北洪门前来进攻,我们应该怎么办?a;quot;他这是气话,也有责备孟旬不顾大局的意思.

    众人纷纷挠头,相互看看,谁都没有说话,心中暗道:a;quot;连你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们就更不用说了!

    张居风这时候突然说道:a;quot;对了说着,他又把下面的话咽了回去,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人最受不了的就是这个,说了一半,没有下音了,周挺性急,忙问道:a;quot;老张,你a;#39;对了a;#39;什么,继续说啊!a;quot;

    a;quot;这个a;quot;张居风沉吟片刻,说道:a;quot;我觉得今天小旬有些不太正常.a;quot;

    萧方眨眨眼睛,疑问道:a;quot;有什么不正常?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爱搜书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六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道并收藏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