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a;quot;没什么a;quot;谢文东含笑说道:a;quot;我和南洪门的a;#39;老朋友a;#39;也许久没有见面了,这次正好去会会他们。 a;quot;说着,他甩头笑道:a;quot;走吧!a;quot;

    张国男无奈,正好在前引路,走出房间。现在北洪门在上海形势堪忧,对南洪门不占优势,张国男不希望谢文东一来就看到已方被动的局面,可是,谢文东执意要去,他想拦也拦不住。

    南洪门这次集结数百号帮众,到北洪门的一家夜总会闹事,由于是白天,夜总会里面基本没什么客人,只有一些服务生和北洪门的看场人员。南洪门的人撞近来之后,大吵大嚷,见什么砸什么,气焰嚣张到了极点。北洪门看场的人不多,见对方来势汹汹,此时都已吓得躲藏起来,没一个敢站出来露头的。

    痛痛快快大砸了一通,南洪门的人这才心满意足,骂骂咧咧的走出来。

    刚到外面,正好和闻讯赶过来的谢文东等人碰个正着。

    见对方的大队人马到了。南洪门不慌不忙,拉开阵势,带队的头目不是正是不久前被三眼打伤的周挺。

    周挺先是打个电话,随后斜叼着烟卷,歪者脑袋走到已方阵营最前列,先是巡视一番北洪门和文东会的这些群众,嘴巴一撇,冷笑说道:a;quot;nn的!你们怎么了?终于舍得出来了吗?不t做缩头乌龟了?a;quot;

    周挺的嘴巴向来臭得很。北洪门和文东会众人听完,鼻子都差点气歪歪了。

    站于已方人群后的李爽脸色阴沉,对身边的谢文东说道:a;quot;东哥!这家伙是南洪门里最嚣张也最讨人厌的一个,今天绝对不能轻饶了他!a;quot;

    谢文东淡淡然一笑,未说什么,分开前方众人,从人群里缓缓走出来,到了周挺前面,站定,笑眯眯说道:a;quot;好久不见,周兄别来无恙啊!a;quot;

    周挺正骂得舒畅,突然进谢文东迈着四方步走了出来,骂声嘎然而止,嘴巴张大,瞪圆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看错了。 欢迎您!谢文东现在不是正与青帮交zhan吗?怎么突然到上海来了?自己怎么一点风声都没听到呢?过了好一会,他反应过来,张大的嘴巴慢慢合上,嘿嘿干笑两声,说道:a;quot;谢先生的行踪可真是飘忽不定,让人摸不着头脑啊!a;quot;顿了一下,他看看谢文东深厚的众人,嗤笑道:a;quot;也对!俗话说打狗还得看主人呢,我们把谢先生这几条上窜下跳的疯狗打了,你这个做主人的来上海帮他们主持公道也是可以理解的。a;quot;

    a;quot;周挺,我——a;quot;三眼,李爽等人闻言,勃然大怒,作势就准备冲上前去,谢文东笑眯眯地一伸手,将他们拦住。

    a;quot;恩?你们还不服气,想zhang着人多欺负人少吗?a;quot;周挺眉毛挑起,冷笑道:a;quot;要比人多,你们可差远了!a;quot;

    他话音未落,之间街道两头涌出无数的南洪门帮众,这些人显然是南洪门事先安排好的,一个个柃着齐整的家伙,枝高气昂,密密压ya的聚集在街道上,向这边ya了过来。

    北洪门和文东会众人看清楚之后皆吃了一惊,原来南洪门还留有后手,难怪周挺在面对东哥,面对已方这么对人时还赶如此嚣张。

    谢文东脸色不变,两只眼睛笑得弯弯,说道:a;quot;你们的人是不少。a;quot;

    周挺得意说道:a;quot;那是当然。a;quot;

    a;quot;可是有什么用?a;quot;谢文东耸肩道。

    a;quot;什么?a;quot;周挺没听明白他的意思,扬弃眉毛,不解的看着他

    “他们保护不了你的性命。”谢文东淡然说道。

    他的话刚说完,五行兄弟纷纷将手伸进怀中,姜森和刘波也双背手上前,在周挺距离不远的地方站定,阴森的目光冷地注视着他。 欢迎您!

    谢文东断续笑道:“如果真的动起手来,不公你会死,你的手下很多兄弟都会死!”

    周挺脸色微变,下意识地向周围瞄了瞄,想看到谢文东是不是在暗中还设下了埋伏。可是,他什么都没看出来。不过周挺不敢掉以轻心,毕竟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是谢文东,是向来以狡猾奸诈著称的谢文东。

    他哼笑说道:“谢先生,你在吓唬我?”

    谢文东说道:“我只是在说事实。”

    周挺心里没底,在谢文东的脸上,他什么都看不出来,正在他犹豫自己到底要不要动手时,电话突然响起。

    电话是和向问天打来的。“小挺,你那边碰上谢文东了是吗?”

    周挺看眼谢文东,惊讶的低声说道:“向大哥,你怎么知道?”

    向问天当然知道了,当谢文东现身的那一刻起,南洪门的眼线便把消息传了回去。“不要和谢文东纠缠,马上回来!”

    周挺心中一震,轻声说道:“难道谢文东真的布下埋伏?”

    有没有埋伏,向问天也不知道,他只是知道,既然谢文东到了上海,现在再动手的话,事情将会由地方上的矛盾演变成两个帮派的面争斗。现在面开zhan,向问天并不怕,真正怕的应该是谢文东,因为那样一来,他将独自面对南洪门和青帮两个大敌,但是向问天不想这么做,不管怎么说,他和谢文东都是同属洪门,一旦交上手,不仅会让青帮看笑话,而且还会给青帮可趁之机,事态也将变得越发不明了。话说回来,北洪门一旦完蛋,南洪门也同样会完蛋。

    周挺心里没底遭殃。

    以前谢文东没在上海,向问天也就由着下面的兄弟们和北洪门、文东会胡闹,现在情况不一样,已也不适合再动手。

    向问天说道:“无论有没有埋伏,你马上撤回!”

    “为什么?”周挺不打算就这么罢手。

    “没有为什么,这是命令!”向问天说完,将电话挂断。

    周挺叹了口气,将手机揣起,冲着面前的谢文东点点头,说道:“算你走运,今天到此为止!”说着话,他挥了一下手,对身后的南洪门人员喝道:“我们走!”

    “走?”李爽冷笑一声,上前几步,说道:“往哪走?你以为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吗?”

    周挺凝视着李爽,没有说话。

    谢文东向李爽使个眼色,示意他不要再多言,随后对周挺笑眯眯说道:“慢走,不送了。”

    周挺深深看了谢文东一眼,咬了咬嘴唇,心不甘情不愿的带着一干南洪门人员走了。

    “东哥,就这么把他放走了?”李爽不服气起说道。

    a;quot;不然还能怎么样?a;quot;谢文东反问道。

    谢文东根本没有安排什么埋伏,他也不想和周挺交手,他和向问天考虑的一样,他若是一动上手,性质就彻底变乐,必定会引发南北洪门之间的面斗争。现在北洪门好不容易顶住青帮的攻势,刚刚占些上风,如果再把南洪门牵扯进来,北洪门将会又陷入被动挨打的境地,这是谢文东无论如何都不想看到的。

    李爽嘟囔道:a;quot;怎么的也要和他打一打啊!东哥,你没看到他那一脸欠扁的样子嘛!a;quot;

    三眼瞅瞅颇不服气的李爽,笑道:a;quot;你不会是妒忌人家长的比你帅气吧!a;quot;

    李爽脸色涨红,大声嚷嚷道:a;quot;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才没有那么想呢!a;quot;

    谢文东看看争吵不休的二人,头痛地摆摆手,说道:a;quot;我们也该回去了!a;quot;

    能一个电话把周挺叫走地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向问天。

    看起来,向问天也不想和自己交手。回到堂口之后,谢文东琢磨一下,亲自给向问天打去电话,约他晚上出来见面,后者答应的十分干脆,想也没想,便应允下来。

    双方约在明珠大酒店会面,那里也是南洪门的地头。

    听完他们相见的地点,张国男连连摇头,急声说道:a;quot;东哥,不妥阿!以我们现在和南洪门的关系,你去它们的地盘上和向问天会面,那太危险了。a;quot;

    谢文东呵呵一笑,说道:a;quot;放心吧!没事的。向问天不是那样的人,我了解他。a;quot;

    a;quot;可是,万一……a;quot;

    a;quot;如果会有万一的话,我早已经败在向问天手里很多次了!a;quot;谢文东淡笑着幽幽说道。

    当晚,谢文东如约前往,他身边带的人不多,除了五行之外,便只有三眼,李爽,高强三人。

    谢文东觉得,和向问天会面,自己带的人太多实在没有必要,而且还显得自己小气,以小人之心度人家的君子之腹,让人笑话。

    到达酒店,进入事先定好的包间,向问天笑容面面的迎上前来,主动和谢文东握手。谢文东也热情回应。冷眼看上去,两人象是许久未见又感情深厚的老朋友,但如果留心观察二人的手下,可都是面面戒备,暗含杀气,心怀鬼胎。

    a;quot;谢兄弟到上海来,怎么不事先通知我一声呢?a;quot;向问天哈哈笑问道。

    a;quot;这点我倒是疏忽了。a;quot;谢文东摇头笑道:a;quot;来的太匆忙,还望向兄不要见怪!a;quot;

    a;quot;哎,些兄弟说那里话,快请坐!a;quot;

    两人相互寒暄,笑呵呵地分宾主落座。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爱搜书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六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道并收藏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