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在要不要去找Andrew的踯躅之中,方昭暮又度过了忙乱的一个礼拜。

    先前在实验室待得太不称心,方昭暮准备完成了手上的项目之后,就去修些其它课程。他白天在实验室和组员们一起赶工,忙得分身无术,晚上则在和家人打电话商讨修课程的事,T校学分贵,他没有独立,什么都要问家里讨。

    家里同意了他的要求,但方昭暮发现,实验室里的同学关系,自从宋远旬送他回家开始,似乎有点莫名其妙的转变。

    周梦忽然对他热情了一些,有时会问他要不要一道吃饭,张冉宇的变化则是不再和方昭暮针锋相对,而宋远旬……嗓子似乎一直没好就是了。

    与此同时,Andrew近几天却有些怪异。他较以前更为沉默了,也更冷淡,说自己忙,常常消失,方昭暮单方面热情久了,迟迟得不到回应,觉得很委屈,不知自己哪里做错了,又不知如何去改,生活重新变得索然无味起来。

    周五这天,方昭暮收到了家里的汇款,项目论文的初稿也只剩下不多的一点了。

    他慢吞吞从实验室往校外走,太阳还没完全落山。学校里人多,三五成群地从方昭暮身边经过,每个人似乎都有许许多多的私生活,除了方昭暮。

    周梦中午倒是问过他晚上愿不愿意和她、宋远旬一起去市区,方昭暮婉言谢绝了。

    他拿出手机,看自己上午给Andrew发的信息,问Andrew周末怎么过,Andrew到现在都没回复他。

    吃了晚饭,国内一位和方昭暮关系不错的教授突然也联系他,说自己有一个直博的名额,问方昭暮想不想要。

    那位教授一直很欣赏方昭暮,他说方昭暮脑子灵活,会想办法,专注度高,有作研究的天赋。而方昭暮自己,很多时候都不清楚自己要什么,他很少考虑工作的事,在他的概念里,如果可以继续念书的话,他当然是想要继续念的。

    回家洗漱了出来,方昭暮发现手机上有条国内朋友给他发的讯息,问他生日快到了,有什么安排吗。

    方昭暮看了一下日历,礼拜天确实是他的生日,最近他脚不沾地,日子都过忘了。想了一想,方昭暮给他朋友回复:“没有什么安排。”

    可能会一个人去市区逛逛,买个蛋糕,带回房里吃掉。

    周日这天,方昭暮起得很晚,懒懒散散地起床出门,坐上了去市区的巴士,在车上时,方昭暮陆陆续续收到了不少生日祝贺,他妹妹方昭翎借老师的手机,给他发了一条很长的短讯。

    大意是虽然在家会吵架斗嘴,可是总是不见方昭暮,还怪想他的,又祝他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方昭暮读着信息,才发觉还是有人记挂他的。

    他下了车,逛了一圈没找到什么能买的东西,就去一家有名的蛋糕店排了二十分钟队,带回了一个刚好够他独自吃完的蛋糕,就当做是生日礼物了。

    方昭暮和Andrew一整天都没有联络,他回到家,把蛋糕摆在桌上。

    他对着蛋糕坐着,还是不由自主地想那个自称很忙的人,心想生日应该随心而至,便拍了蛋糕的照片,问了Andrew一个他自己都觉得很弱智的问题:“紧急求助!如果我点蜡烛,烟雾报警器会不会响啊?”

    过了几分钟,Andrew给方昭暮拨了语音来。

    方昭暮看着好像是自己要来的通讯,鼻子有点发酸地接起来,说“喂”。

    Andrew问他:“今天你生日?”

    方昭暮“嗯”了一声,手在桌板上划拉了几下,

    “怎么不早说。”Andrew的语气好像有点焦虑和着急,不再像往常那么平淡,反而让方昭暮释然了一些。

    方昭暮想想,还是如实说:“你最近不是总是不回我消息吗,我就没说。”

    “我不是……”Andrew顿了顿,挣扎着辩解,“我这几天是比较忙。”

    “嗯,”方昭暮感觉他的解释挺苍白的,但也没再追究什么,只说,“我知道的,谢谢你给我打电话。”

    Andrew停顿许久,问方昭暮:“今天怎么过的?”

    “我去市里了,”方昭暮说,“买了蛋糕。我今天还是收到了很多祝福的呀,以前的很多同学,都给我发短信了,还有我妹妹和我爸妈。我妈还给我发了红包,虽然不能用吧。”

    “妹妹?”Andrew问他。

    “嗯,亲生的,”方昭暮颇有些骄傲地跟Andrew炫耀,“我妹妹很漂亮的,多才多艺,还在念高二。”

    “是吗,”Andrew低声说,“你也很漂亮。”

    方昭暮愣了愣,没有回应,心想再漂亮你好像也不是太喜欢吧。

    两人沉默片刻,Andrew又对方昭暮说:“生日快乐……小暮。”

    “谢谢。”方昭暮反射性地回答。

    他其实有很多话想同Andrew说,这几天发生这么多事,都还没来得及讲。可是到通语音的此刻,方昭暮又不想说了。

    手机两头都安静了许久,方昭暮把手机放在一边,将蜡烛插上了,用火柴点亮,然后随口问Andrew:“你觉得你以后会跟什么样的人谈恋爱呢?”

    方昭暮等得烛油都滴到蛋糕上了,Andrew也没说话,方昭暮便笑了笑,说:“算了不问你了。我吃蛋糕了,拜拜。”

    他挂了电话,然后吹熄了蜡烛。

    方昭暮用叉子把蛋糕挑干净了,切了一块,刚吃了两口,突然收到一条非常奇怪的短信,来自一个陌生号码。

    “你好,我是宋远旬。我的车在你家附近抛锚了,刚才找人要了你的号码,我现在不能说话,沟通困难,请问能不能下楼帮帮我?”

    方昭暮把这个短信读了三遍,确认自己没理解错后,感觉这个宋远旬是不是哪里有点问题,也太令人发愁了。

    不过即便是帮人修车,都比一个人吃蛋糕有劲,所以方昭暮存了宋远旬的号码,说这就来,又穿上外套,跑下了楼。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社交温度 爱搜书 社交温度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社交温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卡比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卡比丘并收藏社交温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