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就算孟印哪天想通了,一切都晚了,谁也回不到过去,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犯的错承担后果。

    陶辛接到李霖的电话,兴冲冲从公司跑出来,跑到门口他忽然意识到自己不该这么激动,好像自己多在意那 个变态似的,于是他停下脚步,在大厅里等了五分钟,才不急不慢的走出去,殊不知,李霖早透过门口的玻璃门 看到了他。

    “你怎么”

    陶辛话还没说完就看到李霖衣服上的血迹,脸色瞬间变了,担心道:“你怎么受伤了?伤到哪里了?疼吗?我 马上开车子送你去医院,我”

    陶辛话没说完,李霖就将他揽进怀中,像安抚小孩子一样捏了捏他的脖颈,低声道:“没事,这不是我的血。”

    “那就好。”陶辛松了口气。

    “你不问问是谁的?”

    “谁的?”

    “孟印的,我去揍了他一顿,现在估计还躺在停车场里,你要去看看?”

    陶辛愣了一下,惊讶的抬起头,看到李霖眼中的笑意,结结巴巴道:“你,你,你为什么要揍他啊?”

    “看他不爽。”

    “可是你又不认识他。”陶辛又紧张又期待的看着李霖。

    李霖眉头微蹩,以为陶辛在抱怨他,冷声道:“因为他欺负你,难道你心疼?”

    陶辛听到想听得话,眼睛都笑弯了,开心道:“不心疼,不心疼,那种人打死最好!”

    李霖愣了一下,不禁笑了起来,点了点陶辛的额头,低声道:“你想干什么咱们就干什么。”

    “我想吃烤肉了。”

    “行,马上带你去。”

    “我想看你穿女装陪我吃烤肉。”陶辛说完,小心翼翼的看向李霖。

    谁知李霖没有半点生气的样子,嘴角嗜着笑意,捏了捏陶辛的脸颊,低声道:“成,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 都听你的。”

    这宠溺的语气,听得陶辛脸红耳赤,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这难道是恋爱的感觉?

    番外温炎上

    在韩厘忌日那天,温炎在天蒙蒙亮时就开车出发了,他穿着深蓝色的西装,头发梳的整整齐齐,副驾驶座上 放着一束满天星,那是韩厘最喜欢的花。

    路上行人很少,没什么车子,温炎开的也不快,车厢里放着舒缓的歌。以前,温炎确定自己是爱着韩厘的, 但是季奕的出现打乱了他所有理智的思维,到最后只剩下一团混乱,搞不清楚到底在哪个环节出错了,导致这么 一团乱的结局。

    唯有一件事温炎能确定,那就是当他看到季奕牵上另一个人的手时,他的心脏仿佛撕扯般疼着,就像当年知 道韩厘离他而去时经历过的痛楚一样,而这一次除了痛还有悔恨,后悔为什么要在分开的时候才发觉自己的感 情,做了那么多错事,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离开,连一丝挽留的力气都没有。

    他没有资格去挽留季奕。

    车子停在墓地外的停车场里,温炎抱着花,踩着台阶往上走,这条路他很熟悉,走完八十八个台阶,拐个弯 就到韩厘的墓碑处。

    温炎从来都是一大早过来,因为不想见到韩厘的家人,而且墓地里往往也只有他一个人,但是今天温炎在韩 厘墓碑前看到了另一个人。

    男人穿着咖色风衣,身形修长,看着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温炎没有惊动他,就站在原地不动,等男 人回头。

    男人什么话都没有说,静静的看了韩厘一会儿,叹了口气,转过身准备离开,看到温炎时愣住,脸上的表情 晦涩不明。

    “没想到江医生会过来看韩厘,他知道会很开心的。”温炎嘴角上扬,眼眸里冷冰冰一片。

    原来是江锦,几年前在英国当心理医生,韩厘被送过去,他就是主治医生之一,只是不知道中间发生了什 么,江锦在韩厘死后第二年就回国,到韩家做私人医生。

    “你也是来看韩厘的?”江锦看了一眼温炎怀里的满天星。

    “嗯。”温炎越过江锦把怀里的花放到墓碑前,静静的注视着照片上抿唇笑的腼腆的韩厘。

    江锦没有离开,站在温炎的身后道:“原来每次的满天星都是你送的。”

    “这是韩厘喜欢的花,我现在能做到的只有这件事了。”

    温炎的后背挺直,在江锦的角度看起来十分寂寞,就像一个倔强的少年拼尽全力去抵抗岁月的廝杀。

    天亮的时候,温炎和江锦一起从墓地里出来,江锦拿出手机准备打车,温炎道:“我有车,捎你一程。”

    “那太谢谢了。”江锦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感激道。

    等绿灯的时候,温炎目光盯着前方,轻声道:“你们当初怎么医治韩厘的?”

    江锦没想到温炎会这么直接把话说出来,他愣了几秒才缓过神,低下头,哑声道:“心理暗示,催眠,还有催 吐”

    江锦第一次见到韩厘就觉得这个少年的眼睛特别有神好看,他跟着导师的身后,帮忙医治韩厘,但经过几次 交流后,他觉得韩厘并不像有病的人,相反,很健康。可是导师说的话就代表了权威,他不敢去反驳,按照吩咐

    番外温炎上

    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渐渐看不到少年眼中的朝气,少年在他肉眼可见的速度下极具消瘦,江锦意识到自己可 能在做一件错事,于是他去问导师,得到了这样的回答。

    “男人喜欢男人就是有病。”

    江锦这才知道,原来少年只不过喜欢上一个不该喜欢的人而已,却要遭受这样的罪。江锦不知道喜欢男人到 底是对还是错,他只知道不能眼睁睁看着一个人从他眼前消失,于是他偷偷放走了韩厘。

    江锦也不为什么,就是想看看两个男人相爱会不会走到最后,一年后他听到消息,韩厘死了,为了那个男人 跳湖自尽。

    江锦觉得是自己杀了韩厘,如果他当初没有放他离开,那么韩厘就会被治好,变成正常人,就不会发生这样 的悲剧,因为愧疚,他回来了,给韩家做私人医生。

    温炎一只手遮住眼睛,嘴角还维持着上扬的姿态,江锦心脏停了一秒,他以为这个男人会哭,但是当绿灯亮 起时,他拿幵手,露出微微泛红的眼睛,一滴眼泪都没有。

    “难怪他会寻死。”温炎低声道,江锦却在这一瞬间感受到强烈的悲伤,压抑住却藏不住。

    “你既然爱他,那天为什么会带另一个男人去韩家? ”江锦说的是季奕,他当时从温炎的眼里看到的情感也不 是假的。

    温炎沉默了好一会儿,嘴角勾起,道:“因为我从来不是一个好人。” ——作者有话说——

    太困了_(:3」Z)_明天更新下

    番外温炎下

    之后,温炎总是会约江锦出来吃饭,聊聊天,江锦一开始没有发现不对劲,直到有一天晚上,温炎酒暍多 了,江锦说别回去了,温炎点头,拿出手机微笑道:“行是行,但我要打个电话报备一下,你帮我说一声,不然他 又要乱想了。”

    江锦惊讶:“你要交男朋友了? ”一时间他对温炎的同情之情被愤怒代替,原来只是嘴上说说而已,他居然还相 信了。

    “好几年了,你认识。”温炎盯着手机屏幕,眉眼温柔,“就是韩厘啊,你和他说声吧,不然他生气了。” 江锦震惊的看着温炎,道:“温炎,韩厘他早就死了,你”

    温炎抬眼,目光冰冷:“你要是不想说就算了,何必诅咒韩厘?”

    江锦是学心理的,大脑飞速转动,大致推测出温炎的精神上出问题了,产生了幻觉,为了不刺激温炎,他放 柔声音道:“我刚才记忆出差错了,你现在酒暍多了不能开车,我送你回去怎么样?”

    温炎确实暍多了,他闭上眼睛,捏了捏眉心,低声道:“好。”

    江锦把温炎送到门口就被拦住了。

    “谢谢,你可以回去了。”温炎把江锦拦在门外。

    江锦往后看了一眼道:“既然来了,我和韩先生打个招呼再走吧。”

    “他睡了,改日吧。”温炎拒绝道。

    江锦看温炎没有一点松口的意思,只好作罢,道:“那我先回去了。”

    看着江锦进了电梯里,温炎才拿出钥匙去幵门。

    江锦坐到楼下觉得不放心,又坐了回去,他看一眼吧,温炎醉成这样假如出点事,和他也有责任。

    “叮”的一声,电梯门开了,江锦走到温炎住处,发现他家的门大开着,连忙走了进去,屋子里一片漆黑,江 锦脚下不稳,被东西绊倒,趴在一个人的身上,不用猜就是温炎,他一进屋就睡在了玄关处,连鞋子都没有脱, 一身的酒气。

    江锦艰难的爬了起来,打开灯,喊了几声温炎,男人眼睛紧闭,眉头微皱,像是陷入什么噩梦中,江锦叹了 口气,只好认命的扶起温炎,把人送回卧室的床上。

    蹲下来帮温炎脱好鞋子,江锦抬头就对上温炎漆黑的眼眸,他的心脏咯噔一下,幵口道:“我马上就走。”

    “不要走。”温炎抓住江锦的手,目光温润,透着一丝乞求,仿佛孩子一般。

    江锦愣了一下,他做了这么多年心理医生,一下子就看出温炎在透过他看另外一个人,那个人就是韩厘,但 他却不忍拨幵那只手。

    “好,你松开,我不走。”江锦轻声道。

    暍醉了的温炎听不进别人的话,固执的不松手,一把拉过江锦,抱在怀里,低声道:“他们都走了,你也要走 吗?”

    江锦一下子失去了挣扎的力气,他叹了一口气,认命的趴在温炎的胸膛上,伸手抱住了他,闷声道:“我不 走,你安心睡吧。”

    番外温炎下

    温炎听了江锦的话,很快进入了睡眠,只是抱着他的手一直没有松开。

    第二天早上,江锦趁着温炎没有醒的时候,离开了,临走时为他煮了醒酒汤,温炎醒来应该会以为是韩厘做 的吧。

    接下来三天的时间温炎没有联系江锦,江锦趁着这个时间查阅了很多资料,找到和温炎的病相似的,但是医 治的方法都说的不明不白的,第三天江锦还是决定去找温炎,他不放心。

    打了温炎的电话,没人接,江锦有些慌了,开车赶到温炎的住处,敲了好一会儿的门,就在他要放弃的时 候,门开了,一脸憔悴的温炎警惕的看着他。

    “你来干什么?”

    “我,”江锦想看一下屋里的情况,但被温炎挡得严严实实的,“我打电话给你,你为什么不接?”

    “手机没电了。”温炎不耐烦道,“没事你快走吧。”

    “你一个人在家吗? ”江锦小心翼翼道。

    “当然不是,韩厘在等我,你别再打扰我们了!”温炎语气有点冲,说着就要关门。

    江锦在一瞬间看到温炎手腕上的血,也不管什么了,立刻将自己的手伸进门缝里。

    “晤!”

    “你疯了吗! ”温炎拉幵门,拿过江锦的手看,“没伤到骨头吧?”

    江锦这下看清楚温炎手腕上的伤口,才划一个口子,血流的不快,他顺势抓住了温炎的手腕,道:“你在干什 么?! ”

    温炎愣了一下,脸色变得阴沉,抽回手道:“我去见韩厘,不管你的事。”

    “都过去这么久了,你现在为他去死不觉得晚了吗?”江锦试图叫醒温炎。

    “狗屁!我就是去见韩厘,管你什么事?滚开!”温炎情绪激动,眼睛发红,一把推开江锦。

    决不能让温炎关上门,江锦牙一咬,冲过去吻上了温炎的唇,温炎被这个吻惊到了,呆愣的看着江锦,江锦 眼角上挑,喃喃道:“温炎,我是韩厘,你不记得我了吗?”

    江锦看过的那些病历中,有一个方法叫做心理暗示,让病人把你当做幻觉对象,这样才会对你放松警惕,对 治疗有很大的帮助。

    温炎愣了几秒,忽然紧紧抱住江锦,加重了这个吻,江锦快要呼吸不过来,去推温炎的胸膛,谁知被温炎抓 住了手。

    原来男人和男人做是这么的疼,江锦扶着腰从床上下来,去浴室随便洗了一下,本来想离开的,毕竟江锦不 是那种舍己为人得医生,但是走到了门口,他又回来了。

    他只是给温炎包扎伤口而已,没有什么别的意思,江锦在心里暗示自己。

    奇怪的是,按理说温炎应该知道他是江锦,但当天中午,江锦在给病人看病时,温炎就过来了,打扮的有模 有样,手里拎着食盒,安静的坐在一旁盯着他看。

    江锦抓了抓头发,他什么时候医术这么高明了?随便暗示了一句,还把人催眠了,也太厉害了吧。

    休息的时候,温炎走到他旁边,手搭到他的腰上,低声道:“还疼吗?”

    江锦头皮发麻,连忙躲开,干笑两声,道:“没事没事,我能有什么事,温先生是来看病的吗?要是的话就去 挂号吧。”

    “我是来看你的,需要挂号吗?”

    他们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全书完】

    更多精彩好书,请关注(爱/搜/书)言情版块,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

    ——————————————————

    爱搜书,一个拒绝弹窗的小说搜索网站!

    据说智商高的人,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域名:www.iSoShu.Com

    ——————————————————

    会员(承九)整理制作,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如果觉得本书不错,请购买正版书籍,感谢对作者的支持!

    ——————————————————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饲狼法则 爱搜书 饲狼法则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饲狼法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梨梨圆上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梨梨圆上草并收藏饲狼法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