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这一声虽小,小乙却也是听得真切,二人无需商议,已然定好了计策。小乙悄无声息打开了门,摸了出去。外边一团漆黑,什么东西也看不清楚。但他能够感觉得到有人躲在某处,因为他早已闻到了异常味道。那人似乎还有些气喘,深吸了两口气,这才又恢复了平静。小乙不动声色,轻轻往那方移步过去,里屋林梵的呼噜声大起,响彻整个驿馆。

    小乙已经能感觉得到那人了,根据对方呼吸判断,饶行到了那人身后。那人呼吸慢慢平稳下来,小乙能感觉得到他放松了不少,心中也是好笑得很。忽的,前方有人大叫起来,

    “哪来的小贼,竟敢私闯民宅,还不束手就擒!”

    这一声如晴天霹雳那般,把那人吓得大叫起来,他哇哇大喊两声,跳蹿起来。他飞也似的往后逃去,却是撞到了一堵内墙之上,差点儿没把自己给撞晕!当然,他撞到的那堵墙正是小乙,而出口吓他的那人,也只能是童陆了!

    这人竟是如此胆小,这还真是大大出乎小乙意料。经这一下,那人似乎也头脑发懵,再也动弹不得!小乙把手探了过去,触及到那人面门,那人身子一颤,惊声叫唤起来,

    “别杀我,别杀我,我只是路过而已,路过而已!”

    小乙呵呵大笑起来,正欲说话,却听得背后有人说起,

    “小乙,他,他不是坏人!”

    说话之人正是青芒,她这般说来,难道是认得这人的?小乙正要问他,她却又道,

    “让我慢慢与你们说道吧!”

    青芒抱着小伟,慢慢走了过来,经过大山身侧,来到了那人身边。有了青芒 在,那男子也是有了主心骨,渐渐不那么怕了。

    月儿、清玄,还有这里的主人梁多,也都听到了外边动静,先后出了屋来,众人围聚过来,想要听听她又要如何解释。

    青芒先道了声对不住,这才慢慢说来,

    “我想大家对我姐弟二人定是充满了疑惑,我本不愿把所有事情都告知于你们,因为此事牵连颇多,实在不足与外人道。可,可今日又被你们撞着,哎,我也索性就告知你们知晓了吧!”

    众人洗耳恭听,青芒长舒一口气,轻声说道,

    “我之前与你们说过的那位恩人,便是他了!”

    虽然在意料之中,但由青芒口中讲出,还是稍显意外,这青芒如此精明,怎会在还未完了解众人之前,便把所有心事盘托出?!小乙倒很好奇,她又会如何来说起二人之事。

    青芒又道,

    “我与弟弟的事情都是真的,而我们长久以来没有固定的安身之所,也是事实!后来,弟弟眼看就要不行了,我求医无门,最后偶然遇到也喝醉酒的恩人!恩人一番言语,把弟弟从鬼门关唤了回来,而后,又花费颇多,为我姐弟二人置办好住处,还时常叫人送来各类吃用!恩人从来不求回报,我真是难以承受得住!可小伟身子好了起来,我可是再不敢冒更多的风险,于是,便死皮赖脸住了下来!”

    众人听得认真,这青芒说这般话时的语气语调实在叫人信服,众人听得十分认真,把她每一字句都记在心头。

    “我一直想要报答,可又不知要做些什么!恩人救了我们之后,好长时间不曾过来,忽有一天,他出现在我面前,我没有丝毫准备,竟是手足无措,连口水也未给他端去。恩人简单问询了几句便走,更是叫我无地自容!我后来想起,都恨我自己为何这般不懂事,这样做,可不是让他人寒心!”

    “那晚我一夜未眠,也想清楚了很多事情!从那之后,我每日都盼着恩人过来,心想,若是再见着他,我会向他磕头,向他问安,又或是为他张罗一桌好餐!每日都这般想,却始终等不到恩人再来!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小伟长大了不少,像个人样了,我心情大好,便带着他出了门!进了城,来到大街之上,哇,那人可真多,我好些年没见过这么多人了!小伟很是开心,点点这个,又指指那人,我见着他的欢喜模样,也是高兴得很,一时大意,后退时来不及收脚,便硬生生踩到了一人脚面之上!我大惊不已,立时弯下腰去,想要向那人陪礼,同时也想看看是否真的伤到了人家!可令我没想到的是,他竟是上前把我扶了起来,我好不感激,抱着小伟向他磕下头去。起了身一看那人,竟是我每日念着的恩人!我双腿一软,又是跪了下去。恩人有些不喜,叫我再别这样!我被他说了两句,心里却是高兴得不行!恩人有朋友在,问我要不要一起去吃些东西,我谢绝之后,再无心思闲逛,于是带着小伟回到了屋里。我第一次清清楚楚的见到了恩人面孔,便深深喜欢上了他,他是有家室的人,但我喜欢他,是我自己的事,与他无关!”

    童陆搭腔道,

    “呵,好一个与他无关!”

    青芒轻笑一声,又道,

    “第二日起,恩人便来看我和小伟,还带了好多东西过来!这次我是早有准备,因此丝毫没有事到临头的那种慌乱,恩人在家中吃了酒菜,能看得出,他十分的满意!后来,恩人隔三差五会过来一次,每次都会待个小半日,我也每次都会换着花样讨他欢喜!我在忙活的时候,小伟便交到他的手上,他很喜欢孩子,小伟也很喜欢他,他俩很是投缘,更是让我欣喜不已!”

    那小伟醒来,认出了那恩人,立马伸手过去,那人抱住小伟,二人虽然没有说话,却也能够感觉得出二人的亲密关系。

    童陆笑道,

    “我看啊,那位恩人也是被姐姐的美貌所折服,这才背着自己的媳妇过来偷会情人!”

    童陆这话说得倒是有些严重了,那男子想要说上两句,话在喉头咕噜一阵,还是没能说出口来。青芒倒也自然,笑着回他,

    “我对他有情,对于这点,我自然也是知晓的,当然,也不会对任何人隐瞒。我不愿让他为难,可我又忍不住想要每日都能见到他!我虽然不愿打扰到他的家庭生活,可谁都知晓,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童陆问道,

    “所以,那正牌夫人亲自上门,然后捉奸在床?!”

    童陆这话真是伤人,月儿连忙道,

    “陆陆哥,你今日怎的吃了呛药不成?!”

    童陆回道,

    “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你看,这男人都被她拐到这儿来了,你们还以为她是个好人么?!”

    童陆说的,倒也有些道理,这种女人,最是难以捉摸,再加上之前小乙说的那些可能,童陆对她的好感度也是大大降低!

    青芒笑了笑,好似没有受到任何影响,轻声回他,

    “说出来,可能你们不会相信,我与恩人之间,却是从未越过雷池半步!可是这事任谁听来,都绝难相信!一个有家室的男人,在外边安置了一处小宅,里边住着个长相还算过得去的女人,那女人又带着个孩子,每次男人过去,与那孩子玩得不亦乐乎,若说不是亲生的,又有谁能相信!”

    青芒歇了歇,又道,

    “没有不透风的墙,我与恩人之间的事情,最终还是被夫人知晓了!夫人大怒,不过还是给了恩人薄面,叫他带我回家,做个婢女。恩人不愿,说是怎么也有个名份,夫人却是大为恼火。二人针锋相对,大吵一阵,恩人一气之下,竟是搬到了我那里长住下来!夫人多次派人来叫他回去,他却坚持不肯!我苦心劝说,恩人方才同意回去与夫人讲和,好生赔个不是,这事也算是过去了!”

    “夫人也不是诚心要与恩人为难,恩人一怒不再回家,这事做得也不太理智,二人各退一步,这才是最好的结果。至于我,有没有名分,有没有机会与恩人成就一段姻缘,也就不那么重要了!”

    童陆冷冷道,

    “可最后,他还是被你带走了不是?!”

    青芒没有直接回他,而是继续接着说道,

    “这事就先搁置下来,一去就是将近一年!恩人来的次数少了,不过每个月也还是有个一两次,对于我来说,每月都能见着他,都能有个盼头,这也就足够了!我的生命之中,恩人当然不会是我的部,我还有小伟,还有那无限可期的未来!而我更不是那只等着吃喝被人花钱养活的女人!”

    青芒停了停,声音也是低沉下来,

    “有一日,小伟与邻里孩童玩耍,见着对方父母对其的疼爱之色,从那之后,他闷闷不乐好长时间!我看到眼中,疼在心底!我虽然与爹娘再不来往,但小伟还小,他有权利选择自己的生活!我挣扎了好长时间,最终还是决定带着小伟回去看看父母,若是他们愿意留下小伟,而小伟也是同样愿意的话,那我也绝对不会阻拦。于是,我带着小伟回到了家里,由于路远山多,我们足足走了半个多月!回到熟悉的家中,却是没能见着人来!呵,爹娘带着自己喜欢的孩子搬走了,四处打听不着他们的下落。我早看透了,没有什么情绪,可我能感觉得到小伟心中无比失望,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不过还好,我们还是有家可归的!我们原路返回,可又有谁能料到,我们的‘家’也在一夕之间被他人给摧毁了!”

    童陆问道,

    “这又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是那夫人报复于你?!”

    青芒回道,

    “不是,是场可怕的战争,我虽然未能亲见,但只要有人提起它来,也都会伤心落泪。听说,双方战死的加在一起,怕是有万人之众!万人啊,多么恐怖!”

    童陆深吸了一口气,问她,

    “咦,莫非,莫非你是说贵州城的那场攻防大战?!”

    青芒略微迟疑,回问道,

    “你们也知晓得?”

    问完她又接着说来,

    “哦,也对,这事如此轰动,听人说起也很正常!”

    童陆道,

    “我们并非听人说起,而是亲身经历了一切!所以说,你与小伟便住在那贵州城外?!”

    青芒回道,

    “是啊,离城还是有些路程的,但也不是太远!我们的住处已然被人烧毁,成了一片废墟!我整个人都傻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原来,原来这一路听到的说法都是真的,我还以为是有人编来调侃的故事!我带着小伟飞奔进城,目的只有一个,便是寻到我的恩人!几经打听,方才知晓他被关到牢里去了,真好,他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了!我带着小伟去往大牢,那儿也早被烧得干净!我一见那场景,忍不住大哭起来,小伟听着我哭,也是陪我放声大哭!我们就在大牢处哭坐了整整一夜!有好心人为我们送了些吃的来,我也只是让小伟吃了一点,自己一日未吃,却是一点儿胃口也无!我以为,从那之后的日子之中,也只有我和小伟相依为命了!第二日,我才想了起来,去到了恩人府上。府上挂满了白布,人人戴孝,我想要进去再看恩人一眼,可又怕被人误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所以,也只远远的在那儿为恩人默哀祈祷。我虽然很是小心,可还是很快被人认出,立时有人带刀过来,我和小伟没能力反抗,只有跟着他们去了。”

    童陆问道,

    “所以,是那夫人令人将你姐弟二人捉了去,是把你们私禁起来了么?!”

    青芒回他,

    “我们被关在茅房边上的一间,原来是用来装些洁具之类,臭气真不比那茅房之中少多少!小伟一进到那屋,便大吐起来,我也一时没能忍住,把腹中仅有的一些都吐将出来!虽然臭些,但多适应一会儿,感觉也是好了不少!门被从外锁着,我们根本无法出去,只能听到府卫走动的声音。小伟大哭不止,我无法让他停下,也只能陪着他一同哭泣。临近天黑之时,有人送来的饭食,是些残羹剩饭,小伟不能不吃东西,我还是挑了些喂他吃了,自己仍是一口没吃。”

    童陆叹道,

    “那夫人也是够狠的,不过,他失去了丈夫,自然会想着找人出气,你早就是她的眼中钉了,没对你下死手,已然是手下留情了!”

    青芒回道,

    “是啊,她确实是手下留情了,否则我与小伟,也早就没命了!我们被关在那儿足有半月之久,这期间,实在难熬,若不是有小伟在,我怕是很难能够挺得过来!再见天日之时,那贵州城又是变了一个模样,整个街道都焕然一新,只是被烧毁的弃屋一时半会修整不来!我与小伟走在这大街之上,是那般渺小与无助,我也知道,他人的悲伤,也是丝毫不比我们少些!我把小伟抱得极紧,我知道,我要活下去,要带着小伟好好活下去!我们出了城,走在了荒野之上,那儿的草木原本繁茂至极,可现如今,却只是一片灰烬,被风一吹,飞入口鼻,好不难受!走出几里地去,便听着身后马蹄声起,我回头一看,竟是有人骑着大马,拿着战刀,朝我们这边过来!我被吓坏了,我想,他肯定不是冲我来的,于是往侧方奔走,想要让开路来!可那人没有丝毫犹豫,又是直直往我这边扑来!他,他是来杀我们的,我们已然无处可躲!”

    童陆道,

    “在那开阔之地,若是没有防护手段,确实只能任人宰割了!那后来,你们又是如何逃出生天的?!”

    青芒回道,

    “我把小伟按到身下,希望那人把我杀了便了,若是有人发现我的尸首,见着还活在人世的小伟,没准还能救他出去!”

    童陆道,

    “若真是来杀你二人,他又怎会再留下小伟性命!”

    青芒叹道,

    “是啊,那也只是我一相情愿罢了!那人大刀飞快朝我们这边奔来,我知道,我就要死了,于是闭上了眼来等待一死。可那刀迟迟未曾落下,我浑身的冷汗瞬间凝结住了!我身后人仰马翻,好大声响,我睁开眼来,回头一看,那马儿狂暴站起,四蹄乱蹬,然后疯也似的跑开了去。我能够看得出来,马儿受了伤,虽然不致伤其性命,但也叫它痛苦不堪,再不听那人驱使。那人伏在地上,一动不动,战刀扔出老远。我试探着问询几句,那人始终没有动弹,也没有一句言语,难道是被摔晕了过去?!我想要赶紧走,却又想着,若是他还活着,自己走了,没准他会因为无人救治而死在此处!所以,我壮胆走了过去,看看他伤势如何。可我还未走近,便见着了他后脑之上的一把飞刀!天啦,头上插了这把飞刀,又怎么还会有活的机会!那人,那人定是死了无疑!”

    童陆对这青芒的敌意似乎小了不少,说话也不再咄咄逼人,

    “哎,人家要你性命,你却想着是否能够救他!若真如你所说,那你也应该算得上是个善良之人!你可看清楚是何人帮你除掉了那人?!”

    青芒直摇头,回道,

    “我见着一人走远,往那贵州城方向而去,只是他是谁,为何又要来帮我,真是一点儿也猜不透!有人死了,我哪敢再待下去,赶紧抱着小伟走开,直到体力耗尽方才停了下来。我知道,从那以后,我和小伟只能过那东躲西藏的日子了!”

    童陆奇道,

    “那人竟有这般势力,可以随意派人追杀于你?”

    青芒回道,

    “这是自然,他们家中势力极大,可不是容易惹的!加上,已有一人身死,他们必会把这算到我的头上,我和小伟啊,怕是无法安宁了!”

    童陆问道,

    “那后来,那助你逃生的那位再次回来了么?”

    青芒道,

    “我行事小心,几次差点儿被人追到!好在贵州城外山多林深,比较容易藏人,我与小伟这才没有被人发现!我猜测得不错,夫人确实要置我于死地,来寻我们的人马一波完了又来一波,似乎没见着我和小伟的尸首,绝对不会放弃那般!我害怕极了,小伟却是给了我莫大的勇气!他从入了林子,便再未哭泣过一声,我若是怕得很了,他会来亲我一口,或是捏紧我的双手,给我他所有的力量!我振作起来,只要有我一口气在,便要让小伟活下来!这林里野果不少,倒是不用担心没有吃的,只是越往里走,越是怕有野兽出没,所以我还是尽量在林子外围活动,没想竟是起了更好的躲避了追兵!”

    童陆点头道,

    “这林子外边已然搜索过多次,他们要再寻找,定会继续进入到林深之处,这反倒是正中你的下怀!”

    青芒又道,

    “我带着小伟走了好久好久,终于到了一个似乎是夫人势力无法到达的地方。一连数日未见有人追来,我开心至极,与小伟疯狂庆祝!可就是这小小的放肆,却是差点儿给自己若上杀身之祸!”

    童陆问道,

    “难不成,是暴露了自己,被夫人的追兵找到了!”

    青芒回他,

    “不是,是引来了恶虎,你们也都知晓的,若是遇上了恶虎,便没了生还可能!何况我们还没有任何的防护手段,也就只有一条死路了!我看到了虎头,足足比人的大出数倍,那血盆大口,一口便可将我的头给吞下,那牙齿,一颗咬下,就能把我的头给弄出一个窟窿来!我,我和小伟都被吓坏了,我的双腿没有一丝力气,连一步都迈不出去!等死吧,被这虎吃了,总比被人胡乱砍死的强!我抱着小伟,等待最后的决断!可是,老虎在距离我们只几步远处,竟是嗷的一声,奔跑开去了!我看着它跑远,茫然若失,这又是怎么一回事?!我往四下看去,又是未见得有人!我跪倒在地,拜天又拜地,因为我实在不知该去谢谁!磕完了头,我带着小伟起身,刚一转头过来,却又被吓瘫在地!”

    童陆奇道,

    “难道那恶虎又绕了回来,从后方袭来?!”

    青芒轻笑起来,

    “这次的惊吓,却是让我好生欢喜!原来,原来我的恩人未死,此时,他就站在我的面前,微微笑着对望着我与小伟!他看我跌坐下来,便迎上前来,伸手把小伟接了过去,还说,以后再也不要与我分开了!我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可是,并非如此,这一切都是那般真实,周围的事物也都存在,我笑着大哭起来,直到眼中没了泪水,方才收住。”

    童陆问他,

    “你那恩人竟然没死?!这倒是奇了!我想,他那夫人有如此权势,他却舍得放下一切,与你私奔逃走,真是个有情有义之人!不过,那夫人做事太绝,这样想来,也在情理之中。”

    青芒道,

    “可不是么,我这一生,只会认他一个男人!”

    青芒身边的她的恩人终于开口说话,他言语之中,激动非常

    “谢谢你青芒,我会一辈子对你好!”

    小乙一听这话,大跳起来,喝道,

    “我的老天,怎会是你这家伙!”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逐尘录 爱搜书 逐尘录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逐尘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芦水山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芦水山芋并收藏逐尘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