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寒风吹,战鼓擂。

    在这寒冷的冬季,京城的百姓却丝毫不觉那刺骨的寒意,因为他们都沉浸在这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

    虽然郭淡与官僚也有过几回交手,但是大多数时候,大臣们都是一味的利用权力和地位去对付郭淡。

    大多数时候,都是万历挡在前面,郭淡是躲在后面输出。

    双方并未有过真正意义上的正面交锋。

    而这一回朝廷显然是动真格的,他们要针对卫辉府带来的影响,而做出一系列的改革,这可是国家大事,万历也只能作为皇帝来参与此事,要么赞成,要么否决,不可能在挡在郭淡面前,他只能确保郭淡是可以还手的,所以郭淡也被迫站在前面。

    双方已经是摆开阵势,正面交锋。

    与之前不同的是,这一回谁若输了,都要付出极大的代价,不像以前那样,官僚集团随便弄就是了,输了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但是事实证明,这些小动作对郭淡造成不了太大的伤害,比权力,比地位,谁比得过万历。

    除此之外,他们之前也认为郭淡不配跟他们交手,也没有正儿八经的去针对他。

    显然,如今他们不这么认为,郭淡成长的太快,他们原本还想利用开封、彰德、怀庆三府去拖死郭淡,哪里知道郭淡借私学院又盘活了这三府,这一下郭淡手中握有四个州府,这已经给他们造成很大的危机感。

    他们的初次交锋,就是围绕着一诺牙行和五条枪的股份展开的。

    朝廷方面渴望压制股价,让郭淡股份制失败,他们的优势就在于,政策的制定权、发布权和解释权都在他们手中。

    利用政策打击对手,也是他们非常擅长的。

    虽然在数据调查方面,他们不如郭淡专业,但是郭淡似乎也忽略了东厂这个大名鼎鼎的特务机构。

    在东厂的帮助下,内阁方面还不至于被表面的舆论冲昏头脑。

    他们并没有停止对郭淡的压制,最近也是动作频频。

    首先,他们对外正式宣布新的官牙政策,其实将官牙变成一个半私半公的特殊部门,由柳宗成担任这老大,辅助朝廷征收关税、制定关税,各地官牙都得听从柳宗成的命令。

    谁都知道柳家和寇家是死对头,柳家担任官牙的首长,对于寇家而言,显然是非常不利的。

    而且柳家在近一年多,已经整合京畿地的官牙和私牙,并且也拉拢了一帮大地主和商贾。

    这直接从内部分化了商人。

    其次,重整钞关。

    钞关就是明朝征收国内关税的部门,因大明宝钞而得名,后来宝钞变成厕纸,但是名字还是没有变。宣德年间,共有十三所,但在如今只剩下七所,反正如今明朝什么部门都是一种半死不活的状态,就没有一个健康一点的。

    但是这一次直接扩大到三十一所,每一所下面,还设有一些办事机构,几乎涵盖所有的贸易重镇和重要枢纽。

    那些偏远地区,他们并没有设钞关,毕竟明王朝幅员辽阔,凡事还得一步步来。

    由户部直接派人管理。

    非钞关,将不能再征收关税。

    这一举动无疑是加强了中央权力,削弱了地方权力。

    官牙负责起点开票,官牙负责终点收银。

    这么安排主要是借助牙行的估价手段,从起点就将关税给计算出来,官员哪里懂什么商品值多少钱,他们就只管以票证来收取关税,官牙估价,但官牙不收钱,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防止乱收取费用。

    但是话说回来,只要是人在操作,就肯定有办法捞取油水。

    故此,都察院还会安排人去督查,同时接受商人的举报。

    这些政策,对于郭淡而言,都是非常不利的,不管是柳家,还是官员,可都是他的死对头.......。

    一诺牙行!

    “贤侄,朝廷表面上说得是冠冕堂皇,但背地里明显是要针对,据信行打听来的消息,朝廷将会赦免毛深、熊锋、赵丰源的罪,让他们或者他们的后人回来辅助柳宗成,建立起新得官牙制度。”

    陈方圆面色凝重得说道。

    毛深、熊锋、赵丰源就是当初的四大官牙之三,当时被郭淡给整得是家破人亡,至于那蒋世友已经“自杀”了,因为他的私生子被东厂利用,制造天津大火。

    如今肯定是死不瞑目,蒋家肯定没有想到,自己还有机会回来。

    如今朝廷赦免另外三大官牙,这信号是非常明确的。

    一旁的寇涴纱道:“夫君,朝廷最近释放的消息,令大家对于我们疑虑是越来越多。”

    “钞关?”

    郭淡将陈方圆给予的调查报告轻轻扔到桌上,笑道:“如果我是他们,我一定会换个名字,毕竟大明宝钞可是承载着几代人的血泪,我们需要帮百姓唤醒一下那段被尘封已久的痛苦回忆。同时......!”

    说话时,他从柜子里面拿出一个皮革包来,又从里面拿出一份报纸来,放在桌上,“用诚实来击溃他们。”

    寇涴纱、陈方圆往那份报纸看去,“商品报”三个大字非常醒目。

    郭淡笑道:“这就是第一期‘商品报’,而我们宣传的一个商品,就是我们自己,一诺牙行。”

    ......

    朝廷宣布重整钞关,一诺牙行立刻就做出科普,为何要叫做钞关,不叫做银关、金关,就是因为大明宝钞。

    说起大明宝钞.......!

    哇...百姓心里就只有一个字---恨。

    那真是刻骨铭心得恨。

    这个大明宝钞都不能说是割韭菜神器,简直就是除草神器,比股票可是要恐怖得多,股票也就是一个人上上天台而已,但是大明宝钞可以割得全家老小一块死。

    真是“阖家团圆”啊!

    明朝廷的名誉为什么这么差,大明宝钞也是厥功至伟。

    也真是因为如此,银子才开始在明朝盛行,百姓完全对于中央货币失去信心,朝廷不管是发宝钞,还是铜钱,都TM在骗人。

    很搞笑的是,明朝廷从未确定银子为官方货币,但正因为朝廷不确定,所以银子才成为主要货币,因为朝廷控制不了银子,但凡朝廷能够控制的货币,谁用谁知道。

    内阁。

    “二位大人,我们是不是应该换个名字?”宋景升是抹着一把冷汗道。

    当百姓想起大明宝钞,这舆论立刻偏向郭淡。

    钞关?

    鬼门关吧!

    们不失败就有鬼了,就凭这名字,郭淡承包商税已是板上钉钉。

    士林都不敢帮忙。

    其实以前的士林也经常批评大明宝钞。

    这个没法洗白。

    朝廷正在为它的谎言付出代价。

    王家屏道:“但如果更改得话,这又像似欲盖弥彰。”

    宋景升道:“可不改得话,郭淡可是就大明宝钞,不断地攻击钞关。”

    王锡爵突然道:“何不改钞关为市舶司?”

    王家屏、宋景升同时看向王锡爵。

    宋景升为难道:“这不太好吧。”

    市舶司是明朝的海关机构,一般都是内廷控制的,也就是张诚和张鲸,王锡爵提议将钞关改名为市舶司,他无非就是想将关税全部统一,进一步加强内阁的权力。

    可是张诚、张鲸能会答应吗?

    宋景升觉得要这么干,十二监都会倒戈相向,到时问题就更大了。

    王家屏也知道,暂时不能节外生枝,于是道:“就叫钞关,不改,当初朝廷政策失误,那也是事实,遮遮掩掩,反而会给郭淡更多的机会,唯有直面面对,才能够重新让百姓信任朝廷。”

    在哪里跌倒,就要在哪里站起来。

    正当这时,一个小吏快步走了进来,行得一礼,“启禀大人,方才五条枪发布了第一期‘商品报’。”

    说着,便将一份报纸呈上。

    王家屏拿过来一看,“这不是.....!”

    “财务报表。”王锡爵紧锁着眉头道。

    第一期“商品报”突然面世,宣传的第一件商品,就是一诺牙行。

    但并不是纯粹意义上的财务报表,郭淡是借财务报表得模式,来宣传一诺牙行。

    这古人讲究财不可外露,但是郭淡却反其道而行,直接公开一诺牙行的财务报表,并且不是今年的,也不是去年的,而是自一诺牙行成立至今。

    上面用了大量图表和数据来分析一诺牙行。

    经过这份财务报表,大家都终于明白,一诺牙行主要是干什么得。

    之前大家对于一诺牙行的印象,就是非常厉害,但具体是干什么的,大家都不太清楚,一诺牙行到底怎么赚钱,怎么运营,印象非常模糊。

    但是这第一期“商品报”出来之后,大家都清楚的知道,一诺牙行是干嘛得。

    就是投资的。

    一诺牙行就没有完全属于自己的行业。

    八成业务都是投资。

    但是回报率却是非常夸张得,五条枪就不用多说,几乎可以说是空手套白狼,郭淡总共就拿出三千两,还是断断续续,而如今却值五十万两,而陈平的建筑作坊,投资回报率也达到了十倍以上。

    其余业务也都是以倍数在增长。

    多少商人因为与一诺牙行合作,财富增加好几倍。

    并且郭淡还特意表示,我们不撒谎,我们不欺骗,我们不掠夺,任何数据们都可以去调查,查到任何一处错误,直接就赏一百两。

    这讽刺就是官僚。

    们撒谎,们欺骗,们掠夺,们敢跟我一样,公开自己的财富,公开税入流向吗?

    其实不用公开,大家也都知道,都流向们的钱袋里面。

    当然,平民百姓也就是凑个热闹,看不太懂,但是那些商人、地主看到这份报告时,心里都在嘀咕着,这朝廷怎么去围堵一诺牙行。

    他不是一个生产作坊,他到处投资,天津有他的投资,南京也有,临清也有,辽东也有,包括朝廷都有他的投资。

    而且他投资的项目还都不一样,有建筑,有武器,有运输,几乎什么鬼都有。

    他手中的财富就如同水一样,到处流去,根本没法去堵。

    最近卖得好的商品,也几乎都有一诺牙行的身影。

    而最后一栏是一小段访谈录,这种访谈录早就出现,就是当年科举的时候,就出现过进士访谈录。

    访谈的对象就是郭淡。

    郭淡直接表明,由于朝廷在这时候推出新关税法,目前还不知道情况会怎么样,他会选择先观望一会儿,虽然不影响一诺牙行和五条枪挂牌,但是他会根据这方面的影响,来对股价进行调整,其中暗示可能会调低股价和股份发行量。

    并且他也说明原因,虽然他个人对未来是非常自信的,对于朝廷的新关税法也是非常看好,但是大家的疑虑也是确实存在,这也是客观得事实,如果再以原有的价格出售股份,那么就是一种欺诈行为。

    新关税对每个商人都会有影响,一诺牙行也不例外,现在又不确定,这就是风险值,必然要考虑进去。

    另外,大家买我们一诺牙行的股份,不是为了捐助我,支持我,而是渴望我去帮他们赚钱,我们必须要对得起每一个股份持有者,以他们的利益为重,该保守的时候就会保守。

    这里面有着一份信任,而一诺牙行是以信立足。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承包大明 爱搜书 承包大明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承包大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南希北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希北庆并收藏承包大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