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池月跟着乔东阳四处奔走了一天,到处碰壁,那感觉太酸爽,刻骨铭心,池月这么大心的一个姑娘都快要抑郁了,乔东阳依然如故,云淡风轻,按部就班的做事。

    事后,耿介垂头丧气地给乔东阳打电话,“兄弟尽力了……咱们缓缓,等判决下来就好了。”

    “嗯,多谢。”

    乔东阳没有什么情绪,耿介快疯了。

    “话又说回来,你那个大伯,这是要赶尽杀绝啊!?血脉至亲,什么仇什么怨?”

    乔东阳但笑不语。

    什么仇什么怨?利益。

    ……

    东阳科技有官司在身,银行不肯贷款,好几个项目只能被迫终止,公司拿不出钱,发工资都困难,员工肯定有意见。就算乔东阳的几个心腹,嘴上不说,心态也快崩了……

    都要养家糊口,有房贷车贷,有些人还要养孩子,谁敢不拿薪水白给公司干活?

    每天睁开眼就有人要钱,池月亲眼看到乔东阳的体重,一天天下降——

    这段时间,他瘦了很多,唯一没变的是眼里的精光还有从容的气度。池月深信,他不会被打倒,他一定会重新站起来。

    为了渡过难关,乔东阳变卖了两套个人房产,挪出一些活钱周转。但这些钱,仍然只是杯水车薪,支撑不了多久。

    池月看到乔东阳为钱发愁,自己又帮不上忙,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临下班时,侯助理又带着财务进来了。

    “乔先生。”他看了看池月,让财务把报表放在乔东阳的桌子上,压低声音,“咱们手头的钱,最多还能支撑一个月。”

    不待乔东阳说话,他补充:“我问过王律师,这官司打下来,到判决至少得半年。而且,原告那边肯定想方设法的拖时间——”

    乔东阳抬手制止他。

    “不管怎么说,工资必须保证。”

    说完,他盯住财务,“员工的工资,放在公司支出的首位。”

    “明白。”财务站得规规矩矩,一脸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尴尬,大着胆子指了指自己抱过来的文件,“可是这些,都是需要马上结算的。”

    乔东阳搓了搓额头,翻看一下,签了字。

    抬起头,他看向侯助理,“资金的事,我会想办法,公司的稳定,安抚员工的情绪,我就交给你了,猴子。”

    侯助理长长叹息,点头,“我会尽力的。”

    ……

    池月天天跟着乔东阳跑前跑后,月亮坞的情况,她也一直在关注。于凤打电话告诉她,村委会的办公点,已经没有人天天去围坐催促了。

    人都有一个心理底线,都要生存,大家眼巴巴盼了一个多月盼不来消息,该做什么事,还得去做。村民们已经逐渐撤离,大家都像是做了一场黄梁大梦,醒过来不得不说服自己,过上了以往与黄沙风暴为伍的生活。

    他们接受现实的时间,这么快。

    池月甚至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池月。”乔东阳进来的时候,池月正撑着额头发愣,闻言惊了下,朝他莞尔一笑,站起来,“怎么了,要出去?”

    乔东阳拿着公文包,着装整齐,一看就是要出门的样子。

    池月问着,低头就去拿柜子里的包,准备陪他一起。

    然而,乔东阳却拒绝了,“老乔找我谈点事儿。我过去一趟,你下班让猴子送你回家,晚饭不用等我。”

    池月拿包的动作一顿,慢慢坐回去,“你路上慢点。”

    乔东阳嗯一声,摆摆手,大步走了。

    ……

    他一走,办公室就安静了下来。

    池月中途去上洗手间,听到几个同事倚在墙角窃窃私语,说着乔家和东阳科技的事情,一个个情绪都不太好,人心惶惶的样子。

    乔东阳说,现在留在东阳的人,只有两种。

    一类是像侯助理一样,是他的心腹和对东阳有感情的人。

    另一类就是找不到更好的下家,离开东阳找不到更好待遇的人。

    池月昨晚让天狗查过,发现东阳科技出去的人,都十分抢手,去的新公司都不错。所以,池月理所当然的认为,这些闲着没事蛋痛八卦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她轻轻一咳,径直从他们身边走近,沉着脸,一言不发。

    几个员工有点尴尬。

    不过,也就一瞬间,等她背影消失,马上就发出低低的哧声。

    “瞧把她得意完了。拽什么拽啊?将来说不定,还不如咱们呢。”

    “你理她干什么?等哪天乔总成负翁了,她就拽不起来了。”

    “得了吧!人家有姿色,换个男人照样拽。”

    “这到也是,唉!你们说,乔总是不是沾上这女人才开始倒霉的?以前咱公司多好,一帆风顺,日进斗金,年终奖比人家一年的薪水还高,多少人羡慕咱们?看看现在……摊上这么个祸害,乔总又是坐牢又是被告,这日子没法过了。”

    “……本来不信邪,你这么一说,我还真觉得这女人邪门儿。”

    “嘘!别乱说。”

    “出来了!”

    池月远远走来,几个人马上回到座位上,假装工作。

    哼!池月掀起唇角,假装没听见,却在走出众人视野,在他们松口气对视着准备再八的时候,冷不丁回头,凉凉一笑,“工作守则你们都忘了吧?回头我让侯助理过来,再给你们上上课!听说要扣薪水是不是?”

    几个人脸色一变。

    池月笑得更甜了,“真可怜!池月那讨厌的女人就这么邪门儿!谁碰着谁倒霉!”

    说完,她小腰一扭,走了。

    “……”

    一室寂静。

    ……

    池月回办公室收拾着资料,前台就来了电话,说有人找她。

    找她?池月以为是王雪芽耐不住性子,又从父母的看管中跑出来找她了,匆匆下楼,结果发现是龚家武。

    这家伙又黑了些,拎着些土特产,见到池月直往她手里塞。

    “龚家武,你干嘛啊?”池月当然是不肯收的,两个人推来辞去,把龚家武瞥得脸红脖子粗,“哎哟池月,你就收下吧。这是我嫂子让带来的,她手术后身体恢复得很好,特感激你和乔先生……”

    池月望望天花板,想起这档子事儿来。

    看了看龚家武手里这些东西,得值些钱,她连忙推了回去,“心意到了就行,你替我谢谢嫂子。这些东西拿回去,给嫂子补身子吧。”

    “不行不行。”龚家武尴尬着,吭哧吭哧地说,“我今儿可是带着任务来的呢。”

    池月歪了歪头,盯住他。

    “我们不是同学嘛,村里人都知道咱们熟,就是托我,托我来问问,乔先生什么时候回月亮坞,咱那个项目,还搞不搞了?”

    龚家武眼里的渴望像一团火焰,燃烧着池月的心。

    这种光芒她熟悉,与她曾经为月亮坞做的梦,是一模一样的。

    沙漠里住久了,太过渴望绿水青山……

    “他会尽快。”池月叹口气,“现在有些难处。大家理解一下。”

    龚家武抿着嘴,眼珠子四处巡视着,看这东阳科技的前台牌面就不像没钱的样子,脸又皱起了苦瓜,“池月,不瞒你,再这么下去,好多人都过不下去了。”

    “以前没有月亮坞的改造项目,大家不都过下来了?”

    “那不一样……”

    龚家武撇了好几次嘴,反复说“不一样”,但说不出个所以然。

    可是池月知道。

    有一句话说,“我本可以忍受黑暗,如果我从不曾见过太阳。”

    在经过了短暂的幸福后,他们有了憧憬和希望,已经无法再回归到本来的生活。

    池月头有点痛。觉得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如果项目不能继续,那么,就是她……害了他们。

    “你回去吧。”池月说:“我们都会尽力的。”

    “我不回去了。”

    龚家武说完,看池月突然沉下脸,又嘿嘿一笑,“我在申城一个工地上搬砖,赚点生活费。我嫂子没法干活,家里就我一个男人,那么多张嘴要吃饭,不能不干啊。”

    池月心里一酸,拍拍他胳膊,“像个男人。”

    “嘿嘿,你也是。”

    “……”

    ~

    乔东阳是入夜时候才回来的。

    池月正趴在沙发上刷剧,看他脸色不太好,马上暂停,过去给他拿拖鞋,“不顺利吗?”

    “嗯。”乔东阳看她一眼,灯光在他身上铺了一层暖色,可他漆黑的眼看上去却像两颗嵌了冰的黑曜石,凉气逼人。

    池月心下觉得不好,走过去挽住他的胳膊,“没事儿,咱们慢慢来。”

    “嗯。”

    乔东阳拍拍她的手背。

    “我去洗个澡,今天早点睡。”

    “好。”

    手背上冰冷的触感让池月好久才蹦出一个字。这可是大夏天,外面热得流油,乔东阳从室外回来,居然手心发凉,五个指头像冰棍儿似的。

    池月有点担心他的身体,跟上去,“乔东阳,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没有。”

    池月狐疑地靠近,探了探他的额头,好凉。

    “你身上怎么这么冷?一点热气都没有。你确定你没病?”

    “……”乔东阳瞥她一眼,“车里空调开得低。别胡思乱想。”

    他说完,去了浴室。

    池月没吭声,抿住嘴走过去,倚在门口,盯住他。

    乔东阳脱掉上衣,正准备解皮带,看她这动作,怔了怔,失笑,“池小姐,你能不能回避一下?”

    “我又不是没见过。”池月双手抱臂,抬抬下巴,“你洗你的,我就在这儿,不影响你。”

    “——”乔东阳低头看了看自己,“身材特好对不对?”

    池月斜眼瞥他,嗯声,“瘦了些。”

    “刚刚好。你们女人不是都喜欢精瘦的,哭着闹着要减肥?”

    池月抬抬眉。

    “还是要长点肉,健康。”

    “唉!难伺候啊!”乔东阳懒洋洋瞥她一眼,又开始解皮带,逗她一下又迅速提起,“你确定不走?”

    池月皱了皱眉,“我的脸就是一个大写的确定好不好?”

    “……”

    乔东阳哭笑不得。

    “你到底要干什么?”

    “怕你晕倒。”池月凝目,认真审视他,“你今天状态不好,一会晕倒在浴室,得不到及时救援,是有生命危险的。”

    乔东阳唔一声,双手搓脸,对她服气,“看吧看吧。”

    他瞥她一眼,迅速丢开衣服裤子,进入淋浴间,拉上门。

    池月:“……”

    这是害羞,还是防贼?

    她其实是真的担心他啊!

    卫浴间面积很大,北欧冷淡风尽显高雅,两盆高高的仙人掌在墙角绽放美感,整个空间于雾气袅袅间,突然变成了仙境——有仙人,有仙人掌,有仙人驾起的祥云,美不胜收。

    池月有点热。

    她抬头看了看,“怎么觉得不透气呢?”

    乔东阳坦然地看着她,“你心有猛虎——”

    “你是蔷薇吗?”

    “……”

    太热了,这鬼天气!

    池月脊背发汗,潮湿的贴在睡衣上,粘粘的,腻腻的,燥燥的,浑身都不舒服,她不敢再看“仙人气”里的乔东阳,往退后了一步,“我还是出去吹空调吧,有事叫我。”

    转身。

    她听到自己的心,在狂跳。

    背后传来乔东阳的喊声,“池月。”

    她头皮一麻,觉得血液流速过快,“什么事?”

    乔东阳:“拿个浴巾。”

    “……好。”

    浴巾递进去,池月退出来。

    乔东阳又喊她,“拿个浴袍。”

    “……”

    池月回头瞪着他,额头上全是汗水,“你还要什么不要?”

    乔东阳唇线上扬,黑眸深邃若有光,长长吐一口气,慢吞吞一笑,很邪,“要。”

    ……

    完事后乔东阳去阳台打了个电话,再回来的时候,神色退回了原本的样子,沉重,阴凉,心事重重。

    空调开得很大,冷风将池月汗湿的身子一吹,激灵灵打个战。

    她把自己埋入被窝,看乔东阳紧锁的眉头,看他与刚才疯狂时判若两人的表情,思虑片刻,问:“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事。你睡吧。”乔东阳把手机放在床头柜,扣下,躺在她的身边。

    池月:“……”

    这件事仿佛陷入一种僵局,无从破解。

    池月看着他冷峻的眉眼,叹口气,轻轻贴过去,靠在他的肩膀上,“他们怎么说?”

    她用的“他们”,不是“他”。乔东阳一怔,猛地低头看来,目光里有片刻迟疑……

    终究,他没有骗她。

    “他们给我两个选择。”

    ……

    ……

    ------题外话------

    :)是我是我!更新后又是一条好汉~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乔先生的黑月光 爱搜书 乔先生的黑月光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乔先生的黑月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姒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姒锦并收藏乔先生的黑月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