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 ,,

    鄂静白没想到颜米会来看他。

    尽管就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而言,鄂静白已经比任何人都要离颜米更近了,无论是和颜米多年朋友的九天宇,还是痴颜米呆在他身边充当保护者的方树平,他们都没有曾经离得颜米那么近,缘分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它把几乎毫无交集的颜米和鄂静白联系在了一个小小的圆圈里,圆圈里只有他们,没有别人。

    但是在鄂静白的眼里,颜米虽然会关心他,会掐着点儿给他投喂三餐,甚至记下他的每个喜恶爱好,但是颜米这个人的本职就是和这个世界有隔阂的,总部外勤组里的部长大人和鄂静白都是表情少话语少的人,不过他们的面无表情寡言少语多是出自感情内敛,而非真的内心冷漠,颜米却不同,哪怕他会发最可爱的颜文字,哪怕他会最平板的声音说着温柔的喜欢,可是他本人却是真真切切被冰封在一个大冰块里的,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所有声音都和他隔着一层厚厚的冰,他沉溺在自己的世界了,除了偶尔拉着鄂静白进去串门,他就再也没有主动去探究这个世界的欲望了,只会隔着一条网线,平静地看着虚拟世界里的喜怒哀乐。

    在鄂静白看来,颜米可能会因为他被关在禁闭室里而着急伤心,但是他不会主动去做点什么,被动地承受一切似乎已经成了他的本能,就像是颜米在海底人鱼镇背着鄂静白走在海水里的时候对他说的那样——小白,这没什么的,我一直都在接受我的生活。

    他只是在接受……

    所以当禁闭室送饭菜的那个小窗口忽然在非饭点的时间点打开,一瓶玉米汁被传进来的时候,鄂静白整个人都惊呆了。

    爱吃玉米的人,会送人和玉米有关的东西的人,他只认识一个。

    正在对着空白的只写着“检讨”两个字的稿纸的鄂静白愕然地看着那杯玉米汁从钢板门下的小窗口里被推了进来,然后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淡淡地喊道;“小白。”

    鄂静白听到这个声音后猛地回神,一下子站了起来,但是因为他坐得太久了,就算是僵尸也得腿脚麻痹,他身子前倾的时候腿没跟上,一下子就踉跄着撞到了禁闭室里唯一的铁桌子,发出巨大的响声,门外的颜米的声音依旧冷淡,但是极快地响起:“小白怎么了?”

    明明他的声音平淡到了极致,鄂静白却无端端的听出了其中的担忧之情,一直坐在一片黑暗之中与光绝缘的鄂静白忽觉心头一暖,他无视了被撞疼了的膝盖,拖着腿慢慢地走到了门边,揣摩着颜米的声音高度,随即就坐了下来,拿起那杯玉米汁喝了一口,清了清嗓子,才道:“没事,”

    大概是因为太久没有开口了,玉米汁又有些粘嗓子,鄂静白的声线听起来有些沙哑,颜米便又推进来一杯温水,说:“小白喝。”

    鄂静白顿了顿,还是拿起了那杯温水喝了起来,咕噜咕噜很快就把一杯水部喝了下去,他这才发觉自己被关进禁闭室差不多一个晚上一个凌晨了,但是至今都没有吃过东西喝过水,直到这杯温水喝下肚子里,他才发觉自己整个人都有些虚弱,人界的自然规则让灵异学界生灵都必须像是普通人类一样需要自然的进食和作息,一夜没吃没喝没睡的他闭了闭眼,酸涩的感觉让眼角渗出了生理泪水,他想象着孤傲冰冷的颜米是怎么样坐在禁闭室的钢板门外和他说话的场景,听到自己用前所未有的温和口吻说:“喝完了,”微顿,“颜米,谢谢。”

    颜米并没有在意他的道谢,只是又塞进来一个便当盒,说:“小白吃。”

    他就像是情商最低的那种人,除了简单的行动和命令式的言辞之外就没有更多能做的事情了,往往让人觉得他这个人冰冰冷冷很难相处,但是鄂静白却觉得心里更暖,默默地把颜米送进来的便当盒里的食物一样一样地吃干净了,颜米一直沉默着陪着他,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交流,不过也不会出现过于尴尬的凝滞气氛,反而有一种奇异的联系在他们之间建立起来,哪怕是隔着一道钢板门,在这一瞬间,他们的心似乎都是前所未有的靠近。

    原来他也会有这么温情的一面……

    鄂静白吃掉了便当盒里的最后一样食物,然后把饭盒从那个小窗口塞了出去交给颜米,他捧着那杯玉米汁,这才开口问道:“怎么过来了?部长同意的?”

    “我帮了忙,”颜米说得言简意赅,“同事带我来了。”

    鄂静白有些不明所以,“帮了什么忙?”指的是之前漫展的事情吗?

    颜米却道:“审了一个人。”

    “?”鄂静白以为自己听错了,“?”

    “嗯,”颜米顿了顿,补充:“暗部长没答应把放出来,不过好像不那么生气了。”

    鄂静白心道原来还有知道别人在生气的一天啊,但是还是有点懵,“……帮忙,就是为了让部长放我出去?”

    颜米理所当然地道:“我不想被关起来。”鄂静白觉得心口那颗几千年都没有跳动的心脏似乎都鼓动了半拍,“颜米……”

    他喊了对方一声,但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倒是颜米继续道:“小白别担心,我会继续努力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鄂静白还是没搞明白,“到底给我们组帮了什么忙?”

    颜米沉默了几秒钟,这几秒钟的冷场在他们松融的气氛之中显得有些突兀,鄂静白的预感不太妙,下一刻就听到颜米说:“我帮们审了罗成。”

    鄂静白震惊,差点打洒了手里的玉米汁,“说什么?!”

    颜米语气平静地重复:“我帮们审了罗成。”

    被称作人形冰山的鄂静白难得愕然地道:“为什么?!”

    颜米说得很自然:“我不想被一直关着。”

    鄂静白不说话了,他冷不丁地意识到他会被部长大人直接下令关禁闭的原因是……他差点儿私自行动杀死了颜皓。

    而颜皓,是颜米的双胞胎兄弟,哪怕他们之间的立场并不太一致,但是或许颜皓已经是他在这个世界仅剩的唯一的亲人了。

    ……他想杀死颜米唯一的亲人,可是颜米说,他想帮他。

    万事不理隔绝世外的颜米,为了他,走进了这纷杂的红尘凡世里,走到了鄂静白曾经想竭力阻止他们见面的罗成身边。

    被关了一夜都没有写出一个字检讨的鄂静白在这一瞬间忽然隐约产生了一丝悔意,他不知道这是不是封容把他关在禁闭室里希望他明白的道理之一,但是在此时此刻,他听着颜米的声音,想象着他和罗成见面时的模样,知道了他为他做的一切,鄂静白不知道颜米和罗成对峙的场面到底会是什么样的,但是他知道自己的心脏都像是突然活过来了一样,鼓胀得难受,噎得他喉咙发堵,他近乎虚弱地道:“颜米,不需要这么做……”

    颜米淡淡地道:“为什么?”

    鄂静白一字一句艰难地道:“知道么,我差点杀了颜皓……”

    颜米的语气里掺杂上了一份困惑,“所以呢?”

    鄂静白想苦笑,但是扯了扯嘴角,发现自己其实扯不动脸部的肌肉,只能这么僵硬地道:“所以应该骂我,骂我为什么这么冷血。”为什么……那么丧心病狂地像是那些穷凶极恶的罪犯一样,要用杀人来解决一切问题。

    颜米缄默片刻,说:“那又怎么样?”

    鄂静白愣了一下,“什么?”

    “杀了颜皓,那又怎么样?”颜米用冷冰冰的声音如是道,“我只知道,没有人可以伤害小白。”

    鄂静白的话部卡在了嗓子口里,卡得他呼吸困难。

    “不管是罗成,还是颜皓,亦或者是别人,包括……我自己。”

    颜米的声音竟然也有笃定得近乎信念的时候,在这一刻,他似乎终于从一个机器人的身躯里觉醒出了一颗人类的心,上帝咬出的伤口重新长出了新肉,覆盖了残缺的伤疤,他语气平淡,寓意却那么温柔:

    “小白,我会保护的。”

    众神联盟的成员审讯现场,七个银行抢劫案的青少年犯人被审讯完毕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七点多了,熬了一夜的灵安局v6分部部员们都露出了些许疲乏之意,但是封容还是保持着那副淡漠又从容的样子,让大部分人都去吃早餐或者是休息了,只留必要的人在这里守着。

    宜令和寒露忙了一宿,宜令作为审讯的主力人员,精神上的消耗和读心术的施展让他的大脑和身体都紧绷到了一个临界点,从最后一个关押众神联盟成员的玻璃屋走出来的时候,他的身体都不由地晃悠了一下,差点儿被台阶绊倒,还是寒露及时扶了他一把,然后难得非常强势地把他扶到了桌子边找了张椅子坐下来,林映空很贴心地递给了宜令一杯灵力恢复药剂,宜令对他说了一声谢谢,寒露也对林映空笑了一下,林映空摸了摸下巴,表情显得有些意味深长。

    寒露作为辅助人员,大概是因为没有奋战在第一线,第一次被封容交代了正式任务的他显得兴奋莫名,一点儿倦怠的样子都看不出来,他看着宜令把灵力恢复药剂喝下去之后,就把手里的审讯记录簿递给了封容,压抑着激动道:“部长,我们已经完成任务了!”

    封容程都在看着,此时也并不吝啬于自己的夸赞,颔首道:“嗯,和宜令都做得很好,辛苦了。”

    寒露的笑容扩大,“谢谢部长!”

    封容低头去翻阅审讯的手写记录,他们虽然程都在观察着,但是宜令自己利用读心术读到的东西都是用笔速记下来的,现在宜令也需要几分钟来休息一下再来整理,封容就直接把大概的内容过了一遍,看完之后,才沉着脸色道:“这么说来,这次的银行抢劫案的确是他们几个人自己擅自行动的,因为觉得众神联盟的训练方式没办法让他们发挥更大的能力,他们就决定自己来实践了?”

    林映空愣了一下,“什么能力发挥不足?异能力吗?那玩炸弹是哪门子的实践?”

    宜令喝了药剂又坐着休息了一会儿,毕竟是天生身体强悍的魔族,他的精神已经恢复得好多了,闻言便摇头道:“他们只是想在实践的同时还制造一个大新闻,让众神联盟的高层看看他们的潜力无穷,事实上从他们的记忆来看,他们的资质在众神联盟内部最多只是中等水平,无论是什么训练,没有逼到生死的地步,他们都没办法激发更大的潜力。”

    “……所以这就是一场一群想要争宠和吸引家长注意力的小孩子的中二行动?”林映空微笑起来,但也管不住自己的毒舌,“不好意思,我有点想笑。”

    宜令听罢也是苦笑,“众神联盟灌输了很多洗脑的理论给他们,比如说他们是众神的后裔,天生就强大无比应该统治世界之类的,所以他们的信心莫名膨胀,做事情也越来越无脑,完没有考虑到现实情况,如果不是现实之中发生的,我都要以为我在看人界的动画片了,还是上个世纪的老梗。”

    “所以他们只是在培养一群战士而已,”封容淡淡地道,“和所谓的人工制造众神没什么关系。”他们只是需要一批神的战斗力罢了,所谓愚民政策,这些众神的后裔越是无脑,越是对他们有好处,但是现在的问题大概是……他们的训练方式过激了,洗脑也太彻底了,反而让这群众神后裔都开始膨胀到完不听上面人的话,想造反了。

    “部长说得有道理,”宜令回想着从那些众神联盟成员的脑子里读出来的训练内容,身体出于本能地打了个寒战,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恶心,“除了杀人犯罪,他们什么都不会。”

    寒露察觉到了宜令细微的身体变化,立刻把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寒露的体温不太恒定,似乎是能随着他的心意来决定的,这个时候就显得温度很高,贴在宜令的肩膀上,就像是一个暖宝宝似的,宜令被暖得心口发软,忍不住对他笑了一下,寒露看着他笑起来的时候眼角蜿蜒流转的旖旎,微微怔住,但是大家伙儿都把注意力集中在目前的讨论之中,谁也没发现。

    林映空也把那份审讯记录拿过来看了一遍,然后指着宜令“读取”出来的这几个众神联盟成员记得住的聚会地点,问道:“部长,我们要突击这些据点吗?他们应该都知道这几个人被我们抓住了,审讯结果出来也是迟早的事情,我担心他们会转移地点。”既然已经有了控制自爆禁制的方法,也许他们可以先下手为强?

    封容听了他的话之后便站在那里沉吟了片刻,最后摇了头,“先看看513连环案调查组那边的进展,另外,我想和颜米聊聊,再和罗成见一面。”

    林映空毫无理由地尊重他的行动,“行,我陪去。”

    林映空说得很自然,但是封容摇了头,“我单独和颜米还有罗成聊聊。”

    林映空顿时就哀怨了,“单独?”

    封容看着他,目光很清明镇定,“有问题?”

    “……”不,咱家说了算……林映空装作很大度的样子,“没有任何问题。”

    二十分钟后,封容和跟鄂静白聊完天的颜米单独进了一个专门进行谈话的小房间,没有任何问题的林映空掉头就“威胁”着v6分部的老大宗少贤把看那个小房间监控的权限交出来,不然祝孟天就分分钟要倒霉!

    宗少贤:“……”他能不能说,其实他举双手赞成林助手让祝孟天那个混蛋倒霉?

    祝孟天:“……”qaq为什么受伤的总是他!

    那个小房间里,封容和颜米相对而坐,两个人的面前摆了一杯玉米汁和一杯奶茶,玉米汁是颜米的,奶茶是林映空爱心炮制的。

    虽然和颜米没有处于十分熟悉的地步,但是有鄂静白作为外挂,总部外勤组要摸清楚他的习惯也是很容易的事情,封容看着颜米手边的玉米汁,再看看他那张几乎像是石膏一样冷漠孤高的脸,当他的眼神注视着的时候,就像是一只离群索居的苍鹰,孤傲又冰冷。

    一开始的时候,两个人都没有开口,颜米也没有问他为什么把他叫到这里来,直到封容把半杯热乎乎的奶茶喝下肚子里了,觉得胃都暖了,他才出声道:“颜米,静白还好吗?”

    明明封容才是鄂静白的上司,但是他居然问颜米关于对方的情况,颜米闻言也不觉得心虚或者奇怪,很坦然地道:“不好,那里太黑了,他吃不下睡不好。”

    颜米的语气听起来像是在指责封容的不人道,封容也没有什么表示,只是点头表示知道了,就结束了这个话题,冷不丁地道:“这次是为什么跟着我们来v城?”

    颜米微微蹙起了眉,像是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问。

    “我就直说了吧,”封容放下手里的杯子,注视着他,缓缓道:“我的意思是,来v城,到底是因为静白……还是因为罗成?”

    全集txt下载,全文免费阅读,电子书,请记住77读书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御上攻略 爱搜书 御上攻略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御上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MO忘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O忘了并收藏御上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