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 ,,

    好不容易把贺母劝离开了,贺双和贺寿自然也跟着走了,林映空让方恩义去找医生重新给舒秀桑母子三人包扎伤口,他在路上又正好撞见了去医生那边了解他们病情的狄冰巧,于是狄冰巧听他转达了林映空的要求和舒秀桑他们的伤势情况,直接去药房拿了药和纱布过来,反正她有专业的医师资格证,再弄个什么文件糊弄一下医院就行了。把病房里的三个人交给狄冰巧之后,林映空把鄂静白叫到了走廊上,站在一个舒秀桑三人听不到声音、但是林映空看得到他们的位置,林映空有些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古人都知道清官难断家务事,他们还正好赶巧了,所谓的透明人没找到,伦理剧倒是看了一堆,这都是什么破事啊。

    “抱歉,林助手,刚才那情形我不太适合动手。”鄂静白率先道,他的性格一向不适合处理这种事,要他来解决问题只会躺平了一地的人,总办外勤组的人都清楚的。

    “怎么回事?”林映空问,当然,他问的不是这闹剧是怎么来的,而是为什么贺母和贺双把事情突然殃及到了舒秀桑身上。

    “好像是贺双说了什么,她带着贺家老太太来的,”鄂静白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情形,“她好像不信是贺智辰自己单独想害贺福的,而是觉得是舒秀桑指使的。”

    林映空狐疑地想了想前因后果,心里觉得贺双估计是没什么证据,纯靠推测的,也不知道她为什么那么讨厌舒秀桑,难不成真的相信那些个丧门星的说法?林映空忍不住找出资料翻到属于舒秀桑的那一份,看了看她的出生年月日,在换成生辰八字,掐算了一下,纳闷道:“舒秀桑也不是克夫克亲的命格啊,哪家招摇撞骗的算命佬给他们灌输的想法……”他虽然不精于此道,不过一些基本的吉凶还是看得出来,最起码舒秀桑的命格虽然不怎么好,但也不至于是天煞孤星连累亲朋的那种。

    鄂静白对这些没研究,他想到的是另一个问题,“舒秀桑我不清楚,不过那个贺智樱……有点……”他犹豫了一下,似乎不知道该怎么说。

    “什么?”林映空看了看病房里和贺智辰并肩坐在一起的女孩子,狄冰巧正在帮她重新固定石膏,看上去好像没什么不妥。

    “当时只有我在,我不确定我的感应会不会出错,”鄂静白有些费劲地想着形容词,“贺家老太太打他们的时候,贺智樱有一瞬间很生气,像是有一股力量要从她身上爆发出来……只是一种感觉,我没有发现有灵力波动的出现。”他最后又强调了一句,他当时不动手拦人有一半原因也是想看看这种感觉会不会出现第二次,不过到后面贺智樱身上始终没发现什么特殊的变化,只是站在那里被动挨打。

    “我明白的意思,”林映空的表情微微凝重,“如果贺智樱是还没觉醒的后天异能力者,剧烈的情绪的确是引爆体内能量的方式之一,但她的愤怒还没达到引爆的点……不过我和部长见过她几次,都没这种感觉。”尤其是他主攻灵魂术法,是不是觉醒的异能力者,在灵魂强度上都会有区别于普通人的体现,除此之外,灵异学界还没其它合理的方式去检查一个普通人是不是未觉醒的异能力者,可惜林映空没在贺家任何人身上发现过什么异样。

    “或者是被动触发的法器法宝之类的?”鄂静白提出了另一个方向。

    “也不是没可能……贺家人有几个似乎跟戴衬虚挺熟的。”不过贺智辰好像说过他不怎么认识那位“表叔”,那么他妹呢?

    鄂静白觉得这个名字耳熟,想了一下才想起是谁,“他真的是贺家的人?”

    “事情有点复杂,开会的时候再一起说,现在,只能是盯紧贺智樱,”林映空暂时只能这么处理,“有合适的机会的话……可以再刺激她几次。”

    而在此时,医院外头的茶楼包厢里。

    封容结束了和荀初桐等人的视频紧急会议,也没立刻离开,而是坐在原地沉思了片刻,之后便拿出一张传讯符,然后他忽然想到了什么,把符纸收了起来,在电脑上还没退出的灵安局内部联络软件里找到“白丛丘”的名字,点击了视频申请。

    前文就说过了,白虎神君虽然力推各种科技产品和各类术法结合,但是自己本身却不喜欢这些东西,按理来说封容用电脑这种玩意儿来找他,应该是找不着的,不过电脑的页面静止了不到一分钟便发生了变化,显示对方接受了视频申请,电脑屏幕上亮出了一片古色古香的背景,镜头前,穿着墨绿衬衫的男子懒洋洋地窝在软榻里,黑发搭在精致的锁骨上,他一手玩着……呃,psp,一手拿着在一个泡椒凤爪在啃着,一双没有血色的薄唇都因为麻辣而泛出淡淡的红,像是刚被人亲吻过似的,凤爪那丁点儿肉被他啃得七零八落之后,他便嘴巴一张,连带骨头一起扔了进去,毫无障碍地咽下,可饶是这么和环境没有一点搭配的、毫无形象的举止被他做来,都带着一股横生的妖冶媚气。

    没错,这也是老熟人了,之前在鸣镜度假区认识的蛇妖佘巡,立场中立,目前来看也只是有点爱看热闹的小爱好而已,后来愣是被白丛丘以他像是自己几千年前养的第一只宠物相像为由用武力把人拐回了灵安局,鉴于白虎神君以战神之称闻名于世,这丫的还是灵异学界秩序管理者的老大,佘巡打也打不过他,想告状也没门,这不连灵执法部部长见到白丛丘都绕路走了么。憋屈的蛇妖跑不掉,干脆做点什么事情膈应死那只大白蠢猫,白丛丘不是不喜欢科技产品么,他干脆就搬了一堆电脑啊电视啊3456啊,什么流行来什么,连人界流行的x果手机都整来了一部最新版的,塞进白丛丘在灵安局总部顶层的屋子里去,还以“宠物很无聊主人要陪玩”为理由,笑眯眯地要他多多使用高新科技,倒是便宜了老是找局长找不到的灵安局众人——虽然平时也不找他,可要找他的时候多半是救急如救火啊,丫的有时候还给屋子下反通讯咒,他要不是局长早就被套麻袋揍一顿了。

    而最近刚好也是冬天了,蛇类一出门就得冻僵,把总部布置好的保持冬暖夏凉的阵法一开,再看那蠢猫一脸的欲生欲死,佘巡就心情爽到爆,心安理得地把这屋子当做是过冬的地方了。那是白虎神君常年驻扎的猫窝,这么一来可把他别扭死了,不过自己作的死跪着也要死完,自己养的“宠物”烧了房子也得烧完,还得拍着手捧场说烧得好,白丛丘又不肯让他走,只能每天眼泪汪汪地看着自己的家大变样了。

    超级玛丽的背景音在屋子里回荡得那叫一个销魂,估摸着佘巡也是随手点的同意,等一局游戏gaover了,他才想起来往电脑桌面上瞄一眼,这一看就乐了,笑眯眯地冲屏幕那头的人招了招手,“哟,暗部长啊,不是出差去了么,有事儿吗?”

    “嗯,在出差,”封容颔首,当做是打招呼,“神君在么,我找他有点事。”

    “找那只死猫啊?他好像在厨房,我晚上想吃盐焗鸡,”佘巡一边说一边半坐了起来,只系好两颗扣子的衬衫滑开了一些,露出凝白如玉的肌肤,下半身居然没有穿裤子,因为那是一条遍布墨绿色鳞片的蛇尾,悠哉地在皮毛地毯上游曳,在听到封容的话之后长长的尾巴便甩了出去,没一会儿就卷了一个人型物体“嗖”的缩回来,“呐,在这呢。”

    封容:“……”佘巡居然让堂堂白虎神君给他做饭?不对,应该是堂堂白虎神君居然给他的“宠物”下厨?!

    “宝贝找我呢~?”绝美风流的神君大人这时候还拿着个锅铲呢,一身华美的古袍外头居然不伦不类地套着个哆啦a梦的围裙,想也知道是谁的杰作,他被这么粗暴地拖过来也不生气,反而伸手帮他整理了一下快掉下去的衬衫。

    佘巡高傲地一扬下巴,“圆润地离我远点,暗部长找呢。”

    “啊?”白丛丘左看看右看看,最后才苦着脸看向面前的电脑,“小儡啊,好好的传讯符不用,用这玩意儿干嘛?”

    封容不想搭理他的蠢问题,佘巡就在一旁阴测测地道:“电脑很方便啊,有意见么?”

    “没有,一点意见都没有!”白丛丘立刻斩钉截铁道,“我也觉得它很方便!”

    “……”封容实在不想承认这个人是自己的顶头上司,现在关视频还来得及吗?

    “切~”被百依百顺的佘巡一副“真没意思”的表情,爬起来摇摆着尾巴走了,“我去睡觉,别来烦我。”

    “好的~宝贝,吃晚饭的时候再去叫~”白丛丘立刻恭送太后……啊,不,自家“宠物”。

    等到佘巡离开了,封容看着白丛丘往软榻上一坐,又恢复了以往那浊世佳公子的姿态,就是还挂在身上的围裙有点叫人忍俊不禁,封容不由地狐疑道:“的发情期真的到了?”

    “怎么可能,离上一回还没一千年呢。”白丛丘当即就反驳道,上古神兽发情一次得隔着万年之久,不过他也就长得风流而已,没有合适的对象的话,他每次发情都是自己随便找个人迹罕见的地方猫着熬过去的。

    “那逮着人家佘巡不放做什么?”封容板着脸道,“要不是看没闹出什么事,就算是灵安局局长我也会把送进灵督察部。”这一部门本来就是来管灵安局内部人员是否违规的,

    白丛丘觉得好冤,“我不是说了他长得像我的宠物么,们怎么就是不信呢?”

    “……姑且信着,”封容不是来跟他说这件事的,没出大事之前暂时不理会先,转而道:“说正事吧,局里出了点问题……”

    封容把监测阵法从被人为撕开漏洞到布置图泄露的事情给他讲了一遍,听罢之后,白丛丘的第一反应是:“透明人?完透明到啥咒语都检测不到的那种?我完没听说过。”

    封容皱眉,连活了几万年的白丛丘都没有听说过的生物……他的指尖在桌面上轻微地敲击了几下,道:“记不记得上次让我去尊偶村的时候,跟我说过在追查一件旧案?”而刚好白丛丘刚在一个人身上查到线索,那个人就带着一个木偶进了尊偶村没了踪影,白丛丘进去一趟也没看到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加上临时有事,就让封容拉着自己的小队去溜一圈了,后来尊偶村随着神子幻枫的彻底消亡而殉葬,总办外勤组也在那边找到了一堆尸骨,他们都是因为神侍空聆想要把神子的残魂带回来而被迷惑进去的,最后都死于非命,白丛丘要找的那个人也在其中,化作了白骨一堆。

    “呃……”白丛丘听他提起这件事还有点小尴尬,他自己当时去的时候也不是太留心,就把神子幻枫也是水系裸灵力者的事情忽略过去了,而正是因为这个,那次他的得力干将就差点没挺过来,后来封容虽然是醒了过来还因祸得福破解了心结,不过林映空还是明里暗里不知道给他找了多少茬,他心虚着呢,也没敢反击。

    封容倒没在意,只是道:“说那件旧案里,有个秘密组织培养了很多有奇异能力的婴儿作为他们的后备人员,我在想,这次的事情会不会跟查的那件事有关系?”寻常人很难想象灵安局的势力范围有多庞大,能让他们都查不到一点痕迹的东西实在不多,而白丛丘从不假于人手的那单案子便是其中之一,据说牵扯甚广,灵安局内部都没有那个案子的记录,封容听他说过一二,但也不太清楚具体是怎么回事,只觉得有些小细节挺相像的——诡异的从未有人使用过的能力,原因各异的对杀戮的偏好,几乎追查不到的痕迹,干干净净的善后。

    白丛丘把注意力集中到两人的对话中来,不免流露出些许为难之意,“能确定这两件事有关么?”

    “不能,”封容很诚实地摇头,“宁杀错一千,我怕是需要的线索,所以才单独找问问情况。”

    白丛丘显然也是对这件事很重视的,兀自纠结了一会儿,“那边也还没抓到人,我也不知道这事会不会有什么联系,但如果真的有……就算是家助手也不能再插手这件事。”

    封容有些惊讶于他对那个案子的重视程度,因为他这么一说,就表示如果白丛丘插手进来,案子一旦有进展,总办外勤组内除了他之外的人都要退出这个任务,而且他也不能完得知部的细节,“我能保证我的组员足够可信。”

    “不是我不相信他们,的人我还不信的话灵安局里就没几个靠得住的了,”白丛丘凝重道,“只是那件案子牵扯得太深了,事情没有明朗之前,他们知道太多的话没有任何好处。”人界还有威逼利诱严刑逼供呢,在灵异学界,需要撬开一个人的大脑的话对于无视秩序的生灵来说方法太多了。

    闻言,封容抬了抬眼帘,身上的威势像是山一样在小小的包厢里散开,他在用灵执法部部长的身份在和屏幕对面的男子交谈,“既然这么说了,就代表我需要一定的知情权,我要保证这个任务做下去,我能判断什么时候真的需要我的组员退出去。”

    “当然,我不至于糊弄他们,带的一群小家伙没一个是省油的灯,”白丛丘表示就算他是天界战神,也不会忽视他的得力干将和其团队的实力,虽然说强悍的武力能扫清一切障碍,但没有人有足够抗衡“一切”这个词的武力的,白丛丘的表情愈发严肃了,压低声音道:“其实只要知道一个名字,就知道我这么严谨是为什么了。”

    封容脑子里的种种词汇立刻转动了起来,“什么?”

    白丛丘透过电脑屏幕直视着他的双眼,一字一顿道:“戮血盟。”

    全集txt下载,全文免费阅读,电子书,请记住77读书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御上攻略 爱搜书 御上攻略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御上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MO忘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O忘了并收藏御上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