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 ,,

    鄂静白闻声,微微抬起眼帘,看向对面那人冷漠又精致的面孔,他似乎真的只是随口一问,话音落下的时候,整张脸都像是石雕一样再无波澜,鄂静白不动声色地注视着他,道:“很多人觉得她不可能会自杀。”

    “是吗?”颜米语调平平的声音里听不出情绪的起伏,“所以,”他似乎想了想,“是有人杀了她?”

    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从他嘴里说出来,似乎就跟晚上吃烤玉米一样那么自然简单,鄂静白顿了顿,摇头,“没有他杀的痕迹,还不确定。”

    “嗯。”颜米平淡地应了一声,不知是不是看穿了鄂静白的试探,似乎不打算继续问下去了。

    鄂静白不想这个刚打开的话匣子一下子又合拢了,不然要他找话题,等到颜米回家了他都还想不到,于是他说:“的手机方便借我看一下吗?”封容之前说过让他找机会查看一下颜米有没有用什么通信设备和穆廿保持联络,不过按他的行事风格和颜米的性格,他觉得直接跟对方开口更快一些。

    果然,颜米没表示出什么不耐烦之意,随手将放在桌边的手机递给了他,顺便还帮他打开了键盘锁,鄂静白接过来一看,上面是切水果的游戏界面,他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恐怕不只是他,就连封容林映空他们也不能想象这样一个人居然会在百无聊赖的时候玩切水果吧……

    鄂静白保持着不动如山的表情将切水果的游戏界面退了出去,哈士奇卖萌风的桌面又让他无语了一下,然后被他默默地无视了,直接翻开联系人那一栏查看了一番,颜米打进和打出的电话少得可怜,保持最多通话记录的还是个熟悉的名字——他们下午在颜米办公室门口遇到的那位商管学院的老师,方树平。

    “方树平和很熟?”鄂静白淡淡地问。

    颜米正在将刚才坐下时弄歪倒的一堆玩偶摆放整齐,闻言,想了想,点头,“熟。”

    这种完没有延展性的回答实在叫人无奈,好在鄂静白经过两次见面的相处,已经对他说话方式有所了解,倒也不上火,只继续道:“们是朋友?”

    颜米又想了想,“算吧,”顿住,似乎觉得自己不好只说这么两个字,于是又补充,“同时进校当老师,他比较常和我说话。”

    估计也就只有这么一个人敢和说话吧……鄂静白默默地想,不过吐槽不是他的性格,他道:“平时什么事都会跟他说?”

    “没有,”颜米这次回答得快一些了,“我一般没什么私事,公事的话,他消息灵通,有什么事会通知我一声。”

    方树平那种人一看起来就是个好相处的,多朋友通风报信也不奇怪,鄂静白没有就着这个话题问下去,而是道:“平时会去其他学校走走么?”

    颜米已经将那些玩偶摆好了,在鄂静白问完的时候,他的目光就落在了对方脸上,然后眼睫毛淡漠地阖动了一下,“不常去,”他轻微地蹙了一下眉尖,好似有些困扰,“是不是在怀疑我?”

    鄂静白真不知道颜米这个人算是城府深还是人太懒,他这都开始询问多久了,一般人早就开始掀桌子质问对方有什么资格问那么多问题了,他还慢悠悠地问自己是不是在怀疑他。

    “好像不担心自己会变成嫌疑人。”鄂静白道。

    颜米疑惑地问:“我为什么会变成嫌疑人?就因为穆廿是我的爱慕者。”

    “因为一句话都可能可以让穆廿自杀,”鄂静白忍不住如是道,“知道她足足偷拍了两年吗?”

    “偷拍?”颜米似乎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拍照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吗?我也经常拍。”

    他说着说着,就上半身越过茶几,食指在鄂静白拿着的手机上点了点,调开相册的页面,鄂静白还没从“他居然会经常拍照”这件事中回神,下一秒看到这些照片,又愣了愣。

    照片很多,也很杂,似乎只是随手抓拍的,没什么特别的构图手法,也没有特定的主题或者对象,有川流不息的街道,有繁忙的校园一角,有街角晒太阳的猫猫狗狗,还有一些应该是大型的活动,人头簇拥的,偶尔还能看到一些打扮奇奇怪怪的人,不是灵异学界的妖魔鬼怪,而是鄂静白常在费蓉和乘小呆的办公桌上看到的那些据说叫做动漫人物的扮相,要么就是一些出名的k市庆典,总办外勤组有一次在这样一个庆典上搜捕逃亡的罪犯,他挤身其中的时候都能感觉到那份无法形容的热闹,却觉得很不适应。他一直觉得颜米应该也有着一样的想法,因为颜米看起来浑身上下都透着一种隔绝世外的气息,他的样子看上去更像是会喜欢画展音乐剧之类的高雅节目,没想到也会去那些热闹非凡的地方。

    颜米任他下拉着页面,道,“拍照其实挺好玩的。”

    鄂静白终于想起来自己一开始的话题是什么了,顿觉有些无力,“拍照也许是好玩,不过穆廿和是不一样的。”他见颜米似乎还是有些疑惑,便道:“她就只拍一个人,拍了足足两年……她在意淫,懂么?”

    颜米眼里闪过一抹恍然大悟之意,不知道算不算是发怒,鄂静白只看到他将嘴抿紧了点,模样显得冷厉,声音也听不出太大的变化:“的意思是……我遇到了一个变态?”

    “……”鄂静白想了想祝孟天的说辞,严肃地点了点头。

    颜米将自己的身子挪回了原位,也很严肃地想了想,最后有些犹豫地道:“……我应该报警?”

    “……”鄂静白觉得要想跟上这个人的脑回路,还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儿。

    再说部长大人和林助手那边,封容正在和九天宇通电话,问关于颜米的事情。

    “颜米啊,他身份我不好说,”九天宇似乎隐隐约约笑了一声,“不过他那性子,杀人对他来说太有挑战性了,我倒是怕他是不是不小心得罪了什么人。”

    九天宇并没有提供太实质的消息,不过他也是把灵安局当半个家的,封容相信他不会拿案子来开玩笑,挂断电话之后就把他的话跟林映空说了一下。

    “那颜米的这条线算是断了?”林映空的笔尖在西南大学城的地图上点了点,“死亡地点看不出联系,死亡时间也没有规律,三个人的身份背/景都不同,蓉子他们也暂时没有查出有交叉的信息,部长,要不要去问一下这一带的灵异学界的人,看他们有没有见过这三个人去了不该去的地方?”有些任务就麻烦在这里,似是而非的线索,让人永远在纠结先查哪个圈子比较合适,杨斐等人的死亡看不出邪力的干扰,总办外勤组暂时还没惊动大学城里的那群非人类和非普通人类。

    此时他们正坐在校园里供人休息的石凳上,周围还有不少旁边出来散步的学生,封容目送着一只人形的山猫精远远看到他们之时就落荒而逃,淡淡道:“先不用打草惊蛇,总部就在旁边,正正当当在这边读书工作的都不敢嚣张,敢嚣张的,肯定不会露马脚。”给灵执法部提供情报的报酬还是很吸引人的。

    “那我私下找几个线人打听打听吧。”林映空收起了地图和签字笔,摸了摸放在旁边的一盒牛奶,觉得温度没刚从冰柜里拿出来那么冻之后才插上吸管递给封容,“饿了么?”

    封容接过牛奶喝了几口,摇头,“天气热,不是很想吃。”

    林映空有些心疼,“那也不能不吃,查案子的时候没精力怎么行呢,我回去给做些开胃的?”

    封容看了一下时间,随手把喝了一半的牛奶给回他,“嗯,如果九点钟还没线索的话,就让部人都先回去吧,饿了的话可以先去吃。”这附近的美食街是总部的人经常光顾的,祝孟天他们肯定也会找机会填饱肚子,倒是不用担心。

    “我也不饿。”林映空拿着那盒牛奶,忍不住就着那根吸管喝光了剩下的牛奶,见封容并不介意的样子,他心里顿觉甜蜜蜜的——既然不能光明正大亲亲抱抱,间接吃个豆腐什么的也很美好~

    封容也不介意,在他看来男人之间共用个杯子吸管什么的没什么大不了,心里还道自家助手估计是渴了,待会儿得再去买两瓶水带着才行。

    林映空心里乐了一遍才开始干正事,把手机拿出来看了看,“孟天他们都没消息,我们接下来干什么?走一趟西南公安局吗,我们刚才忘了叫蓉子和冰巧去把最近几年相类似的人界案子调出来……”他的话还没说完,手机就响了,显示的是鄂静白的号码,林映空按下了接听,半分钟后,他对封容道:“部长,我们可能找到三单命案的交叉点了。”

    全集txt下载,全文免费阅读,电子书,请记住77读书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御上攻略 爱搜书 御上攻略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御上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MO忘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O忘了并收藏御上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