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石室里的东西我们都认识,一眼就看明白那是什么,可看清楚那些东西之后,我还是忍不住也发出了一声:“那是什么?”

    这是一句看上去很矛盾的话,但我却觉得唯有这样一句话才能表达我当时的情绪。

    石室里挂着画,很多画,粗粗一看起码有数十张,就像是先前在外面那间房子时看到的曹操的画像一样,画中人男女老少都有,而且服饰形态各不相同,显然不是同一时期的作品,但这些画却都有一个相同点,那就是画中人的相貌完全一模一样,即便是女子和小孩,也能看清楚其中的相像度高度吻合。

    何坚强父子看看那些画,又看看我,我看看那些画,又看看他们,不知说些什么好,这时张作为终于忍不住叫了起来:“这画上的人怎么和你一模一样?”

    是的,这些画卷上的人,不管他们是什么性别什么年龄,每一个人的样子都和我一模一样,我呆呆的看着那些画卷,心想难道我真的和这个布阵的人有着极深的关系?不然为什么这个地方会有这么多和我如此相像的画像?

    我走上前去,用手轻轻的抚摸着那些画卷,看上去有些泛黄,应该有好些年头了,我仔细的看着面前的这幅画,上面是一个年轻的古代男人,一身书生打扮,我试图从画中找到何小坚强对我说的那种类似于隐款的作画手法,只是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名堂来,知道自己不是这块料,有些无奈的看了看何小坚强。

    何小坚强明白我的意思,仔细的抚摸着那副画,又看了看在他身前的另外一幅画,上面画的是一个老翁,看了良久,才指着书生的那幅画说道:“从人物服饰和画法来看,这应该是明朝时期作品。”

    何小坚强没有对我解释太多为什么他会得出这个结论,我也没问,反正就算他说了只怕我也理解不了,最关键的是我相信他的判断,我不由得有些疑惑:明朝,怎么会有人和我这么像?和我像的人应该有,只是刚好被人画了挂在这里,又刚好有那么多和我这么像的人被画了挂在这里,那就不正常了。明朝,谁能告诉我,关于明朝的那些事?

    想了想,我还是觉得应该先问清楚我最关心的问题:“这幅画里有没有你说的那种类似于隐款的画法?”

    何小坚强点点头,我顿时紧张起来,说:“写着什么字?”

    何小坚强脸上的神色有些古怪,看了我一眼,说:“还记不记得《老宅》?”看我一愣,马上又说道:“不是房子,是故事。”

    我这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我怎么可能不记得《老宅》这个故事,先是莫名其妙的失忆,然后又莫名其妙的突然出现,身边还多出了一个故事蓝本,然后被萧阳修改得乱七八糟不辨真假,更莫名其妙的是萧阳之所以这么做据说是为了帮他的妹妹报仇,可是袁鼠鼠早就说过那天根本就没有女的出现,除了那个电话里的声音,而莫名其妙的事还不止这些,萧阳是我分身手下的人,对于他所做的一切,分身说是为了证明人性本恶,但从一开始我所经历的到现在,我觉得事情并不是这么简单,只是莫名其妙的事情太多,我根本想不过来。

    我不知道何小坚强为什么要问我这个问题,但还是点了点头,何小坚强道:“你曾经说过,你有位祖先很喜欢写鬼故事,一直想写一个伟大的故事出来?”

    我点点头,在《老宅》故事里,那个不知真假的祖先一直想写一个伟大的鬼故事,后来不知从哪里得到了建造老宅也就是九重天的方法,并且将那些玉佩带到了外面,这才有了后来我在《老宅》故事里接触到的那些鬼故事。除了这件事之外,似乎也就没做过什么了,就是画了一幅画,后来在催眠世界里被我从井底拿了上来。

    何小坚强看了我一眼,说:“我怀疑,关于你祖先的那一部分,是真实的。”

    我曾经对何小坚强说过我的过去,包括我不清楚哪些部分是真实存在,哪些部分又是被催眠后的虚幻世界,这时候听到何小坚强这么一说,心中一动,不由自主的看向那副画:“你是说……”

    何小坚强道:“画上有‘痴人’两个字。”

    我顺着何小坚强的手指看过去,果然看到依稀有两个字:痴人。在催眠世界里,我从井底拿出那幅画时,上面的题款也是“痴人”两个字,只不过并不是隐款。

    我想了想,说:“会不会和前面那幅画一样,这不是作画者的落款,而是这幅画的名字?”我对古玩字画了解不多,也不清楚具体应该叫什么东西,只能依着自己平常说话的习惯这么说,幸好何小坚强也听得明白,摇了摇头,说:“不是。”

    他用手一指刚才看的那副画着老翁的话,说:“这应该是唐朝的画,这里也有‘痴人’两个字。”然后也不对我解释为什么会说“不是”,只是继续往前走去,因为大家的手都握在一起,加上是我带的头,这样一来就显得极为别扭,我急忙后退一步,和他并排行走。如果是在以前我看到两个男人这样的姿势,肯定会恶心得想吐,但现在却顾不得那么多,知道何小坚强这么做肯定有深意,也就没有急着开口问。

    何小坚强每到一幅画前,就会驻足仔细观看,然后丢下一句评定:“唐朝的,痴人”,“宋朝的,痴人”,“元代的,痴人”……一直到将所有的画全部看完,每副画上都有“痴人”两个字。

    等看完了所有的画,何小坚强向我解释道:“中国传统绘画,一般做隐款的目的是为了避免破坏画面整体的和谐,极少有隐藏标题的,如果有也是为了隐藏画中人的身份,但最晚的一幅画应该是几年前画的,如果‘痴人’两个字表示的是他的身份,我不觉得这有什么意义,因为本人来就没人知道他们是谁。”

    何小坚强说的这幅画我也看到了,可以说上面的人和我几乎一模一样,前面的几幅画还因为服饰的原因在感觉上有些异样,但这最后一幅就可以说是完全一模一样了,何小坚强接着说道:“隐款的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不想让人知道这幅画是谁画的,但是作画的人却又忍不住想题上自己的名字,所以会采用这种方式,这种现象在古代十分普遍。结合我们所遇到的一切,我觉得这个‘痴人’只是不想让人知道是他画了这些画。”

    我沉默不语,想着何小坚强的话,似乎也不无道理,轻易不能进入的村庄,隐藏着的第七十三间房,神秘的守洞阵法,一切都表明了有人不想轻易的让这里面的东西被人发现,唯一可以自由出入的我,却又偏偏和里面画像上的人长得一模一样。

    我不知该如何解释这一现象,这时候要说我和这石室的主人没有任何关系,就算是我自己都无法相信,只是追查到现在,不但没有解开我们想要知道的谜团,反而碰到了更多无法解释的现象,就在这时,进了石室后就一直默不作声的何坚强突然说了一句话:“佛教有说红尘历练,也有佛祖化身无数的说法,会不会这里的每一个人就是一个化身,每一个化身经历一次红尘历练?”

    我一声苦笑,心想你们父子可真看得起我,不久前何小坚强还和我开玩笑说佛祖有万千化身,说我搞不好和佛祖有缘,现在到了何坚强手上就更离谱,直接就说我可能也是佛祖的化身了,问题是一个佛教徒会用道家的阵法来守洞么?更何况还是佛祖?!就算他怎么色不异空空不异色,估计也不会这么做。

    何坚强被我这个问题一下给问住了,不过想想也觉得似乎无法解释,干脆闭上了嘴巴,既然想不出是什么原因,只好将这个问题先放在一边,又仔细的将石室到处看了一边,一个角落都不放过,当然这就全部得靠何坚强父子了,有没有机关暗道我是根本看不出来的。

    只不过寻找了大半天什么也没发现,不免让人有些失望,何小坚强将我的手用力捏了捏,说:“不用担心,不是还有一个地方没去过嘛。”

    听他这么一说,我立时来了精神,马上说:“现在过去。”然后当先从入口又穿了过去,径直往对面那个入口而去,因为一直是我在前面的,所以也不知道这个入口的阵法是不是也只能让我一个人通过,但这时也没心思去做试验,先看看里面有些什么东西再说。

    里面很大,但是空荡荡的,四周的石壁上也没有什么图画,只有最中央的位置有一张石机,上面似乎有个盒子。

    我马上抬腿走了过去,因为人太多,又没有说好要一起走,所以起先几步走得并不快,但一会时间大家就赶了上来,跑得最快的反而是原本落在最后的何坚强,我不由自主的向他看了一眼,却发现他的脸上带着一丝激动一丝疑惑。

    我心中一动,突然想起了何小坚强告诉我的关于他家祖先最初得到那块玉佩时的情景,他当初发现那亏玉佩时,似乎也是在一个很大的墓室,那里除了满是壁画之外,似乎也只有一条石机。

    我又想起了何小坚强在听到他父亲说我怎么能从上面下来时对我讲的那些话,他说:很可能那些壁画上的人跟你长得一模一样呢。

    我顿时觉得何坚强的行动有些不对劲起来,一双眼睛立时向他看去,而这个时候,他已经先我一步跑到了石机边上,一只手往那只盒子拿了过去。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老宅 爱搜书 老宅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老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傻子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傻子毛并收藏老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