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他是……”我深吸了一口气,眼前浮现出一个令人畏惧的身影。

    第一百零七章 袁主任与x

    那是2005年7月,我杀掉杨浩,完成了对五名凶手的复仇。但,成功复仇并没有弥合明溪之死带来的伤痛,也无法消除与之相关的愤恨。愤恨愈演愈烈,x的力量也越来越强,真正的我无法将其压抑,更无力与之对抗,因而逐渐成了心理的傀儡。

    那些年,在x的操纵之下,我负责应对日常生活,他则隐藏在我身后,悄悄观察、分析周围的一切,试图为自己寻找出路。有时,随着愤恨的爆发,他还会突然浮现到心理表面,替代我的位置,成为外在人格。我则被临时发配到心理世界的偏远角落,难以知悉他的所作所为。

    当时,x的执念有二,一是解决父母遗留的债务问题,二是查清楚陈玉龙报警未果之谜。

    债务问题自然不必多说,它是来自社会的压力与威胁,是包括x在内的每一个“张一新”都能直面感受、且不得不应对的问题。每当现实中的债务压力袭来,每一个我都会爆发出强烈的愤恨。在特殊的心理架构下,这些愤恨最终都会聚集到x心中,对他造成更加严重的伤害,同时进一步增强他的力量。我的心理是个矛盾的世界,x本身也是一个矛盾体——愤恨成就了他的强大,但同时也是他想要逃离和摆脱的东西。或许,世间万物都是“无矛盾不存在”的——矛盾正是存在的前提。

    总之,愤恨不断壮大,x也一直在想办法帮“我们”摆脱债务危机,这为他后来与袁主任的合作埋下了伏笔。

    至于陈玉龙,他答应帮我报警,警察却没有及时赶到2118房解救我和明溪——为什么?或许陈玉龙出于某种考虑,根本就没有报警,又或许是被某些事情耽搁,因而报得晚了,也可能是警方处警时出现了延误。总之,报警是我和明溪当时唯一的希望,我、或者说x,必须弄清楚报警过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绝不能让明溪死得不明不白。

    其实,结合陈玉龙的突然失踪,我早就在潜意识中猜到了事情原委。但我必须找到陈玉龙,当面问个明白,否则是无法善罢甘休的。

    为此,从2005年7月起,我就开始四处打听陈玉龙的下落。然而,纵然拥有强大的感知能力,想凭一己之力在茫茫人海中寻找一个刻意躲藏的人,终究不是件容易的事。将近一年过去,我没有得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加之债务压力挥之不去,愤恨越发强烈。强烈的愤恨无处释放,只能在心理世界中不断爆发。因此,x开始越加频繁地出现在心理表面,有时甚至一待就是几天。我记忆的空白量,也在那一时期明显增加。

    2006年6月末,我被另一家借贷公司追债,拘禁于城中村的住处。拘禁一周后,愤恨彻底爆发,x通过,引发了几名拘禁者内斗,并趁机逃离。随后几天,我露宿在城郊的一座石桥底部,每晚都做大量恐惧的梦——那或许正是潜意识释放恐惧的方式。7月初的一个夜晚,我再度做了噩梦,梦见自己躺在一片黑暗之中,一个比黑暗更黑暗的身影伫立在我面前,用冰冷而沉重的声音呼唤我的名字。我被噩梦惊醒,更加惊恐地发现,自己面前居然真的站着一个中年男人。黑暗中,我看不清他的长相,只是感觉到一股令人窒息的冰冷与阴森。

    “张一新。”那个人蹲在我面前说,“找你还真是不容易。”

    我以为又是追债的人,瞬间陷入极度的绝望,几乎想要投河自尽。但紧接着,愤怒与仇恨就突然爆发,x出现在心理表面,沉着而警惕地问道:“你是谁?”

    “自我介绍一下。”那个人说,“袁新强,集团特殊事务部主任,由董事会直接领导,你可以叫我袁老师,或者袁主任。”

    片刻之后,眼睛适应了黑暗,我看清了他的长相。他穿着黑色长裤,深棕色皮外套,身材略瘦,头发稀疏,中间秃顶,嘴唇宽厚,鼻子大而下垂,目光平静有力,仿佛能看穿一切,脖子和左耳的连接处,还有一道不太明显的伤疤。

    “袁主任。”我看着他,“特殊事务部……集团……你——”

    “别问那么多。”他摆摆手,“放心,我不是来讨债的,你父亲跟集团没有任何经济上的瓜葛。”

    我松了口气,x逐渐隐去。“那——”我用谦恭的语气问,“那你……您……找我有什么事么?”

    “你还不知道自己拥有多么强大的力量吧?”他露出意味深长的笑:“我不跟你多说,让他出来,我要跟他说。”

    一瞬间,我心中涌起难以名状的愤恨,x也再次浮动到心理表面。我压抑住愤恨,微微皱了皱眉,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一个能帮你的人。”袁主任说,“我能帮你偿还债务,还能帮你找到想找的人。”

    我板着脸,点点头问:“条件呢?”

    “互相帮助。”他说,“这几年,你不动声色地杀了好几个人,对吧?”

    我心中划过一丝惊异:“你怎么知道?”

    他摇摇头:“这个你别问,我可以告诉你一点,我对你的了解,比你自己对自己的了解更深。看着我的眼睛,你就会明白我说的是实话。”

    我和他对视一眼,又迅速逃避他的凝视,作为x,第一次产生了明显的不安。

    “不必紧张。”他接着说,“你拥有强大的精神力量,这是集团所需要的。集团拥有庞大的人脉网络和调查部门,拥有雄厚的资金——你的债务与之相比,连沧海一粟都算不上,这些都是你所需要的。我来找你,就是想跟你合作,我们各取所需。”他对着我观察片刻,点点头,“直白说吧,我们先彼此了解一段时间,然后,你帮我不动声色地杀人,我给你丰厚的报酬,等相互有了足够的信任,我就帮你找到你想找的人。”

    这番话瞬间就俘获了x的心,我答应与袁主任增进了解,并迅速取得了他的信任。2006年9月末,我杀掉严俊卿,完成了作为集团心理杀手的第一个任务,袁主任也如约支付给我一笔酬金。自此,我们的合作全面展开,集团除掉了一个又一个眼中钉,我则逐渐偿清债务,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

    债务清偿后,x的愤恨得到了一定程度的释放与缓解,但有关陈玉龙报警的疑惑,依然在他心中挥之不去。为此,那些年里,每次执行完任务,我都会向袁主任提出寻找陈玉龙下落的要求,但他总是以信任度不足为由拒绝。

    事情一直拖到2008年的11月。11月7号,我受袁主任委托引导秦关自杀,10号,袁主任就给我打来电话,说是有了陈玉龙的消息。他告诉我,陈玉龙一年前已经回到本地,开过一家小型法律咨询公司,08年又进入一家肉食品加工厂做了法律顾问。那家工厂隶属集团,袁主任表示,他可以随时安排我和陈玉龙“偶遇”。

    我当即就要求安排偶遇,但袁主任说,现在并不是处理私事的时候。集团有更重要的任务交给我去办,这个任务,就是杀死在省一监服刑的徐毅江。袁主任向我承诺,徐毅江一死,他马上就会安排我和陈玉龙见面。

    因为事关重大,谨慎起见,袁主任要求我不得与徐毅江见面或交谈。考虑再三,我决定利用徐毅江的狱友除掉他。在袁主任的帮助下,我详细了解了徐毅江所在小队每一个犯人的情况,对他们的心理状况做了详细分析与判断,最终选定一个名叫张瑞宝的犯人作为刺杀武器。2008年12月末,同样是在袁主任的帮助下,我和徐毅江所在监区的监区长付有光搭上了关系,并在他的帮助下,对张瑞宝进行了一次采访。

    监狱提供的个人资料显示,张瑞宝幼年丧母,童年常遭父亲暴打,形成了胆小懦弱的性格。成年后,他在村中务农,常年遭受欺凌,后来到城市打工,被骗被坑也不敢声张。与此同时,妻子长期被其堂兄张瑞卿霸占,他也是敢怒不敢言。入狱后,张瑞宝也经常被狱友欺负,但从来都是忍气吞声,从不惹事。总之,在众人眼中,张瑞宝是个老实本分、窝囊到不能再窝囊的男人。

    但我知道,有时候,越是这样的人,内心蕴藏的愤恨就越是强烈。张瑞宝能砍杀堂兄,就证明他心中压抑着足以导致杀人的愤恨。而根据我的体验,杀人报仇不仅无法消除愤恨,还会使愤恨进一步加深,也就是说,入狱后的张瑞宝,愤恨比之以往一定更深。同时,正如叶秋薇所说,心理是有惯性的,既然张瑞宝能在愤恨的爆发下杀人,只要条件成熟,愤恨就会再度爆发,他也会再度杀人。

    愤怒的来源有三,一是生命受到威胁,二是生存受到干扰与挑战,三是配偶被夺、无法繁殖。张瑞宝第一次杀人的导火索,是撞见了堂兄对妻子的欺辱,其愤恨的主要根源,显然是配偶被夺。只要能通过让他再次产生强烈的配偶被夺感,并把矛头引向徐毅江。当愤恨积攒到不得不爆发时,张瑞宝杀掉徐毅江,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了。 -?#~无弹窗?+

    徐毅江入狱后,一定会向其他犯人隐瞒身份,包括张瑞宝。张瑞宝和徐关系密切,徐在他面前却对身份遮遮掩掩,这无疑会引起张瑞宝的下意识怀疑,给他带来“徐毅江对我不坦诚”的消极。在此基础之上,张瑞宝就会更容易接受对徐毅江不利的。可以说,徐毅江的特殊身份,是刺杀计划成功的重要条件之一。

    再者,徐毅江入狱的罪名是强奸,而张瑞宝愤恨的根源是妻子遭受欺辱。二者潜在的契合点,也是计划成功的重要保证。

    采访过程中,我对张瑞宝进行了多次,成功引发了他对“妻子被占有”的愤怒与危机感。同时,我也对他进行了多次试探,发现他最信任的人,除了妻子,就是同村的张瑞林。后来,我又找到张瑞林,以金钱为诱惑,让他进入监狱探视,向张瑞宝传达了“你老婆遭到徐毅江多次强奸”的信息。

    很显然,张瑞宝的愤恨开始转向徐毅江,他或许问过徐毅江的身份,以及强奸案的事。但徐毅江强奸案背景复杂、牵扯广众,徐毅江怎么可能告诉一个犯人呢?他一定会随便编个谎话应付张瑞宝,但谎话说多了迟早会有纰漏。张瑞宝会逐渐意识到徐毅江在撒谎,这种意识越强烈,他就越是相信张瑞林的话。身在狱中,无处求证,即便张瑞林的话是一戳就破的谎言,张瑞宝也没有条件戳破,只能在其中越陷越深。

    最终,猜疑成为事实,愤恨彻底爆发,张瑞宝杀了徐毅江,或许是对生活彻底绝望,他也随之自杀,了解事情真相的,除了我,就只有立张村的张瑞林了。后来,我以支付酬金为由再次和张瑞林见面,并成功引导他出现严重精神分裂,事情便再无外人知晓。

    计划实施过程中,为了确保张瑞林不漏破绽,我必须花时间对他进行临时培训。为此,我在b市的xx国贸酒店开了一个房间。谨慎起见,房间不能以我和张瑞林的身份登记,登记者,最好是一个永远也不会被查到的人。

    当时,我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陈玉龙。

    第一百零八章 没有胜者的较量

    从2003年6月、回想起明溪的那一刻开始,与陈玉龙有关的疑惑、连同陈玉龙这个名字,就在x心中彻底扎了根。五年的艰难时光里,痛苦与愤恨拼命滋养,使得根系越发深厚。到了2008年11月,对x而言,陈玉龙已经不仅仅是一个与明溪之死有关的人,而是成为一种难以摆脱的消极情结,成为痛苦与愤恨在现实中的唯一寄托,甚至成了明溪之死的潜在象征。

    在这种微妙心理的影响下,x对陈玉龙早已失去疑惑与理性,只剩下毫不讲理的愤怒与仇恨。所以,得知陈玉龙的下落后,x瞬间就产生了无比强烈的杀意。

    言归正传,2009年1月末,经过全面的调查与分析,刺杀徐毅江的计划制定完成。为了保证计划实施过程不出差错,对张瑞林的临时培训至关重要。临时培训需要十几个小时,为此,我必须在b市寻找合适的住处。为了撇清关系,袁主任并未帮我安排地方,而是让我自己想办法。有时,越是隐蔽的场所,反而越容易引起怀疑,所以考虑再三,我决定就在xx国贸开个房间。但我和张瑞林都不方便登记,理想的登记者,应该是一个永远不会被查到的人。在x看来,陈玉龙就是最理想的人选。

    我对袁主任做出提议,让他安排我和陈玉龙提前见面,我不动声色地解决个人疑惑,而后借用陈玉龙的身份证到xx国贸登记。事后,我除掉陈玉龙,既解决了私人恩怨,又能保证刺杀徐毅江的事滴水不漏,可谓一石二鸟。

    一直以来,袁主任都要求我执行任务时公私分明。此次提议带有明显的私心,所以我并不奢望袁主任答应。但出乎意料的是,他不仅爽快地答应下来,而且很快就安排了我和陈玉龙的“偶遇”。

    2009年2月5号,陈玉龙所在的食品厂曝出食品安全问题,我以记者身份进入厂区采访,并理所当然地见到了负责法律事务的陈玉龙。一见面,他就表现出不能再明显的愧疚与惊慌,我瞬间就猜到了当年报警事件的始末。为了不引起他的警觉,我假装不记得明溪与报警事件,以老友重逢的姿态和他拉近关系。发现我失忆后,他对我的愧疚更加溢于言表,而且对我满怀同情。

    之后的几天里,我们又见了几面,经过连番试探,我终于明白了当年报警事件的真相:陈玉龙确实报了警,但出于某种顾虑,他并未完全遵循我所提供的信息报警,也就是说,他在报警过程中误导了警方,使得处警的警察们没能找到我和明溪被囚禁的地方。

    至于更具体的信息,比如他的顾虑究竟是什么,他误导警方的具体方式,等等,则很难通过不动声色的试探获知。但我已经不想知道,也没必要知道。我只需要知道,是陈玉龙的报警不力导致明溪惨死,就足够了。

    2月8号上午,我以工作需要为由向陈玉龙借用身份证,他对我满怀愧疚与同情,虽然有所顾虑,但还是果断答应。2月9号,我以他的名义在b市登记开房,完成了对张瑞林的培训,并于2月11号将身份证交还。徐毅江死后,我开始善后工作,先是引导张瑞林出现精神分裂,而后请袁主任想办法消除公开的住房登记信息,最后着手处理陈玉龙。

    在我面前,陈玉龙的致命弱点有二,一是明显的愧疚与自责,二是潜在的恐惧——他害怕我会突然想起明溪的事,若如此,他将无法面对我,甚至无法面对自己。2009年2月15号到18号期间,我又和陈玉龙多次见面,一边淋漓尽致地表现自己的失忆,放大他的愧疚与罪恶感,一边不时地施加,让他觉得我的记忆正处在复苏边缘,对他造成强烈的心理压迫感,引发他潜意识中的恐惧。

    此外,我还开始调查陈玉龙的过去,并制定了一连串更加详细复杂的计划,但没等我采取更多行动,2009年2月19号,陈玉龙就坠楼身亡,并被鉴定为自杀。或许,2003到2008的五年里,陈玉龙忍受的痛苦并不比我少,在罪恶感与恐惧的双重压迫下,他的心理世界大概早已千疮百孔。从这个角度来说,他其实是个好人。

    但好人未必不会做坏事。

    回忆至此,紧绷的心突然舒缓,我松了口气,再度回到2012年夏天的现实世界。叶秋薇坐在玻璃墙内,用平静的目光看着我,缓缓发出追问:“袁新强是谁?”

    我张了张嘴,刚要作答,却突然觉察到一丝异样。我看着叶秋薇的眼睛,右手食指突然一颤,心中仿佛闪过剧烈电光,升起强烈的敌意与戒备。下一秒,我再次回想起自己的身份和使命。看着叶秋薇手臂上仍在冒血的伤口,我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我是为集团服务的心理杀手,八天前,我进入市精神病院和叶秋薇进行接触,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找出她的弱点,引导她死在病房里。几天以来,在她的不断下,我的心理发生了一系列复杂而微妙的变化,我因此认清了自己,也因此找到了她的弱点。然而,她早已做好防备,轻易化解了我的攻势。同时,她还掌握着我的致命弱点,并据此对我发动突然袭击,就像她一年前所做的那样。而且,我也险些被再次击溃。

    所幸的是,就在她试图通过我挖掘信息的关键时刻,我终于安定了因溃败而动摇的心,从她的心理控制中挣脱出来。在这次交锋中,我虽已获胜无望,但也未必会输。

    “叶老师。”我长舒了一口气,“你确实比我高明太多,刺杀你,对我而言是一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我喘了口气,从地面上爬起来,站在她面前,“我失败了,你也没有赢。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让我苏醒,你应该明白,我一旦苏醒,就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任由你摆布。”我疑惑地看着她,微微摇头,“我不可能杀掉你,你也不可能控制我。”我向后退了两步,“这可能是你我最后一次见面了。”

    说完这句话,我惊讶地发现,自己心中居然藏着些许不舍。

    她轻触伤口,舔舔嘴唇,仍是平静地望着我,目光如同千言万语。我走到门边,侧身对着她,手缓缓伸向呼叫铃。指尖触到呼叫铃的瞬间,我又犹豫了。下一秒,隐约的不舍突然蔓延开来,如同一只老酒坛被打破,酝酿多年的酒香顷刻四溢,充斥在知觉所及的每一个角落。

    我扭头看向叶秋薇,她穿着那条我再熟悉不过的衣裙,端坐在玻璃墙之后,像博物馆里陈列的精美艺术品,令人沉醉而难以割舍。她对我露出微笑,笑容仿佛一双有力的手,瞬间就拽紧了我的心。我轻抚胸口,缓缓转身,心中一阵难以形容的不安。

    理性地说,我明白这种感受来自叶秋薇的。她穿着明溪最喜欢的裙子,戴一副和明溪一样的细边黑框眼镜,她和明溪身材相仿,连说话语气都带着同样的阴郁、温婉。她在我面前呈现的形象,正是她对我的基础与重要部分。所以,第一次见面时,我就在她的言语诱导下产生了强烈的性冲动,甚至产生了与明溪有关的幻觉。从进入病房的那一刻起,她的就正式开始了。

    我突然意识到,这种形象上的是一种有效的自我保护——叶秋薇通过让我对她产生了类似于明溪的感觉,如此一来,即便我掌握了她的心理弱点,也不可能发起完全理性的进攻。所以,我才会在潜意识的支配下,贸然发起正面进攻,因而溃败。我原以为刺杀失败是因为自己的冒失,但此刻才明白,从八天前见到叶秋薇的那一刻起,这场失败就已经注定。

    尽管对自己的感受有着清晰的理性认识,但我却无力摆脱感性的束缚。叶秋薇太像明溪了,我爱明溪,因此隐约爱上了她。所以,明知自己的身份与使命,明知她是敌人,我却对她产生了难以割舍的深厚情感。我拼了命地想要离开病房,最终还是放下手臂,用满眼的火光照着叶秋薇,内心一片温热。

    有几个瞬间,我觉得我并没有把叶秋薇当做明溪的替代品,我惊恐地察觉到,心中的感情似乎正指向叶秋薇本人。

    在强烈的感性中,我理性而绝望地意识到,自己已经彻底输给了叶秋薇,已经完全被她征服了。所以,当她再次开口说话时,我根本无力抵抗。

    “一新。”她突然改变了对我的称呼,“我们之间的话还没说完呢。”

    我走到玻璃墙跟前,自然而坚定地坐下,点点头说:“那就请继续吧。”

    她露出真实的微笑,拨了拨头发,叹了口气说:“直到此刻,你仍然没有完全了解自己,或者说,你还不知道自己的经历背后隐藏着多么可怕的真相。”

    我疑惑地望着她。

    “袁新强。”她说出袁主任的名字,而后看了我一眼,点点头说,“你不说,我也猜得出来,他应该就是对你委派任务的人。”

    我不置可否——对叶秋薇而言,这就等于肯定回答。

    她问:“一开始,是他主动找到你的,对吧?” 暗示:妙

    我仍然没有回答,但叶秋薇大概已经从我的眼神里得到了答案。

    “你有没有想过,他是怎么找上你的呢?”她的声音能穿透我的心,“或者说,他为什么会找上你?利用暗杀操纵他人心理的行为,即便是被的对象也很难察觉,这个袁新强,凭什么认定你有强大的精神力量呢?”

    我愣住。2006年6月,袁主任在城郊的一座石桥下找到了我,几年以来,我一直认为这件事是理所当然,却从未考虑过事情本身的起因。确实,袁主任为什么会找上我?我——

    我看着叶秋薇的眼睛,心中突然一阵不安。

    “我可以告诉你原因。”叶秋薇靠近我说,“因为他曾经是和你一样的人。”

    “一样的人……”我下意识地搓揉额头,越发困惑,“曾经?”

    “曾经。”叶秋薇的声音不容置疑,“我们并不孤独。乱世多怪力,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像你我这样的人就已经出现了。”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别和她说话/暗示 爱搜书 别和她说话/暗示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别和她说话/暗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遇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遇瑾并收藏别和她说话/暗示最新章节